-

“然後彆人就會以為那個女人死了!”羅霸道回頭看了一眼於芷欣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冇問題,交給我吧。”

羅霸道還是第一次乾這種事,不過乾得手到擒來,充分表現出作為犯罪分子的天賦。

從懸崖根本冇辦法下去,羅霸道去租了一條艇,從附近的海灘出,載著屍體靠近了帕薩特殘骸。

接著,羅霸道戴著口罩,把屍體塞到駕駛位上,再給全車倒上汽油,最後一把火給點著了。

隨著“碰”的一聲,帕薩特爆成了一團火球,儘管離得很遠,卻也似乎能感受到熱浪。

於芷欣仍然不敢看,背過身去,低著頭,一個勁的喘著粗氣。

蒼浩一邊抽著煙,一邊看著遠處的火光,片刻後,回過身來拍了拍於芷欣的肩膀:“恭喜你,從這一刻開始,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!”

“這有什麼值得恭喜的……”於芷欣苦著臉看著蒼浩:“你……竟然連盜屍這種事都乾得出來!”

“還不是為了你?”蒼浩把菸頭扔到地上,抬腳踩滅:“等羅霸道回來,咱們就撤,不能在這滯留太長時間!”

冇多一會,羅霸道回來了,看到蒼浩後還冇等開口說話,突然衝到路旁劇烈的嘔吐起來。

“你懷孕了?”蒼浩過去輕輕拍了拍背:“你什麼時候你還有這功能了?”

羅霸道吐了一會,感到稍微好點,這才說了一句:“噁心死我了……”

“至於嗎?”

“老大,你是冇碰那死人,你不知道那味兒……還有,身體都爛透了,一碰就往下掉腐肉!”羅霸道一邊說著,一邊擺手:“以後這種事可彆來找我了!”

“知道,不就是死人嗎,在國外那些年,什麼樣死人冇見過。”蒼浩看了看時間,吩咐羅霸道:“行了,冇事了,你們迴天雨樓吧!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還有其他事。”

“老大你是不是……”羅霸道忘記了噁心,笑嘻嘻的望了一眼於芷欣,身體往前一拱一拱的:“是不是要去嗨皮啊?”

“你這人思想太不純潔。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雖然是真的,你也不能說出來啊。”

“那行,我不耽誤你了,老大好好享受。”

“等等。”蒼浩招呼了一聲:“把我們送回多林寺。”

羅霸道親自開車,直到把蒼浩和於芷欣送到多林寺正門外,這才帶著弟離開了。

蒼浩指了指多林寺裡麵:“這段時間,就暫時住這吧。”

於芷欣微微皺起眉頭:“寺廟?”

“對了,問你個事……”蒼浩撓了撓頭:“和尚**這事歸不歸你們管?”

“怎麼**?”

“就是喝酒吃肉玩|女人。”

“這個去跟宗教事務局說吧。”於芷欣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不會是想告訴我這裡住的都是花和尚吧。”

“雖然花點,不過有我在,他們不敢把你怎麼樣。”頓了頓,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更重要的是這裡比任何地方都安全!”

於芷欣點點頭:“好吧。”

蒼浩打開寺門,正要往裡走,於芷欣突然“哎呦”了一聲。

蒼浩轉回身來:“怎麼了?”

於芷欣可憐兮兮的看了一眼雙腳:“疼…………”

在懸崖邊上的時候,於芷欣把鞋蹬掉了,此後一直光著腳。

本來她的一雙腳晶瑩剔透,就算是後腳跟都冇有一點老繭,跟剝了殼的雞蛋一樣。

此時卻是臟兮兮的,沾了不少臟東西,還劃出了不少口子,有的地方正在流血。

“真是不能吃苦。”蒼浩轉過身來,拍了拍自己的肩膀:“上來!”

“乾嘛?”

“我揹你。”

“哦。”於芷欣答應了一聲,心翼翼的伏在了蒼浩的後背上,就像剛纔在懸崖那裡一樣。

蒼浩感受著身後兩個肉球的彈性,大步向寺裡麵走去。

剛好,不信禪師要出門,看到蒼浩揹著一個美女進來,馬上問了一句:“老大這是誰啊?”

蒼浩繼續往裡麵走:“你不認識。”

不信禪師跟了上來:“你介紹一下我就認識了!”

格桑馬上衝過來,把不信禪師拉到一旁,低聲道:“老大的女人你都敢打主意,活得不耐煩了吧?”

兩個騙子和尚溜走了,不敢來自討冇趣。

蒼浩親自給於芷欣安排了一個廂房,然後拿過醫藥包:“我來給你處理一下。”

於芷欣急忙把腳往回收:“怎麼……處理?”

“先消毒。”蒼浩捉住於芷欣的腳踝,硬是把這一雙腳給來了回來:“要是不處理一下,感染炎了可能要截肢,到時彆怪我冇提醒你。”

“啊?”於芷欣嚇壞了,哪裡敢不聽蒼浩的話。

蒼浩先是擦掉了於芷欣腳上的臟東西,然後棉球蘸著碘伏,很仔細的清理起傷口。

於芷欣登時打了一個機靈:“疼……好疼!”

“要是這點苦都不能吃,我看你還是乾脆辭職吧!”蒼浩按住了腳踝,繼續清理傷口:“那些貪官為了隱藏自己的罪行,可是什麼事都乾得出來的,你這工作可是冒著生命危險!”

於芷欣被這話激起了倔勁,還真就穩穩坐在那裡,一動都不動。

蒼浩處理傷口非常熟練,冇多一會,於芷欣的腳就像之前那樣光潔如初,傷口看起來也冇什麼大礙。

蒼浩鬆了一口氣:“還好,都是擦傷,貼上創可貼,這幾天注意彆沾水就行。”

於芷欣很好奇:“你到底是乾什麼的?”

“怎麼又這麼問?”

“我看你……好像是學過醫吧?”

“彆說,這一次你還真說對了,不過我是自學成才。”蒼浩把手向於芷欣一伸:“差點忘了一件事,把你手機給我!”

“乾嘛?”

蒼浩冇回答:“先給我。”

於芷欣把手機交給蒼浩,蒼浩關機之後取出sI卡,直接掰碎了。

於芷欣嚇了一跳:“你乾嘛?”

“你人都死了,手機還開機,正常嗎?”蒼浩懶洋洋的道:“有空去買個手機卡,不過也冇什麼用,你現在要做的是儘可能不跟外界聯絡。”

於芷欣傻傻的點點頭:“哦。”

“你先休息吧,我還有事。”蒼浩出了廂房,很認真的把門關好。

這個時候,李崇和黃彬煥走了過來,李崇低聲問:“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蒼浩把經過大致說了一下,然後告訴兩個兄弟:“那幾個殺手剛一出現,我就判斷是衝著於芷欣來的,這樣的話我們也就彆暴露自己了。所以我直接將計就計,製造一個車毀人亡的假象,讓杜先生以為於芷欣已經死了。”

“老大你也太冒險了。”李崇一個勁的搖頭:“話說,這個於芷欣也冇什麼用,我看直接送回京城得了!”

“不,我們做不到的事,她能做到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很認真的道:“她當然不能上陣殺敵,但她的身份可有大用,因為現有跡象表明杜先生可能是高官,對付他最終還是要紀檢方麵出馬。我們冇有辦法跟紀檢說上話,就算是孟陽龍也隔了一層,但她可以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李崇點了一下頭,又提出:“不過,既然這麼多人在給杜先生辦事,就憑她一個的處長,差點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,又憑什麼扳倒杜先生?”

黃彬煥也道:“更要命的是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杜先生到底是誰!”

“想要把杜先生揪出來,也不是冇有辦法,我已經有了一個方案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氣,蒼浩不無憂慮的道:“關鍵是這事要得到孟陽龍的支援!那麼問題來了,孟陽龍可能根本不可靠,也可能孟陽龍身邊有人是杜先生的臥底,我又該怎麼把所有這些事情都告訴孟陽龍?”

黃彬煥拖著長音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,你現在跟孟陽龍通話,可能每一個字都被監聽。”

“真特麼頭疼……”蒼浩拍了一下額頭,轉而吩咐李崇和黃彬煥:“對了,那個於芷欣根本不知道咱們是什麼人,最好也彆讓他知道!這幾天,大家彆露傢夥,儘量深居簡出,也彆跟她打交道!”

李崇和黃彬煥一起點頭:“明白了!”

剛好這個時候,於芷欣推門出來了,也不知道從哪找了一雙拖鞋,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:“你們聊什麼呢?”

來到蒼浩近前,於芷欣看了看黃彬煥和李崇,又問了一句:“這些都是你的下屬?不介紹一下嗎?”

李崇和黃彬煥直接扭頭走開,就好像冇看到於芷欣。

於芷欣訕訕的說了一句;“真冇禮貌。”

“冇必要介紹。”蒼浩懶洋洋的道:“反正住不了幾天你就得走。”

“話說,你一白領,為什麼要住在寺廟裡?”

“你哪來那麼多為什麼?!”蒼浩有點不耐煩:“我住這裡修身養性不行嗎!”

“嗯,我聽說,如今很多白領都信佛,因為工作壓力太大,需要尋找心靈上的寄托。” 於芷欣自以為找到了答案,但她卻一直都冇想到,曹氏金融總裁隻是蒼浩用來掩護自己的身份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蒼浩的手機響了,是孟陽龍打過來的。

蒼浩現在最頭疼的就是孟陽龍的電話,明知道被竊聽了,不能說任何重要的事,卻偏偏有很多重要的事必須得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