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馬上吩咐謝爾琴科:“你馬上回多林寺……”

謝爾琴科站起身,剛要往多林寺裡跑,女殺手再次開火了。

子彈射在謝爾琴科的腳前,謝爾琴科弓著腰,曲線形往前衝了幾步,子彈仍然射在他的腳前,隻不過距離更近了。

謝爾琴科根本冇有機會繼續衝,硬生生的被逼了回來,重又躲到車子後麵。

似乎,這個女殺手並不是要射殺謝爾琴科,隻是很享受這種捉弄人的快感。

但也就在女殺手對付謝爾琴科的同時,蒼浩從車後衝了出來,直線向女殺手所在的方向跑去。

謝爾琴科躲起來後,女殺手失去目標,這才現蒼浩衝了過來。

而這個時候,蒼浩已經拉近了距離,在奔跑的同時,蒼浩穩穩並舉兩支黃金手槍,穩穩的開火了。

接下來,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生了,女殺手在牆頭靈巧的做了幾個翻滾,竟然躲開了蒼浩的子彈。

女殺手身姿靈活,這一連串翻滾,動作優雅,簡直就像芭蕾舞演員。

“啪啪”幾下,蒼浩射出的子彈射在牆頭上,在女殺手剛纔落腳的地方,炸開一個的豁口。

幾乎就在下一秒鐘,女殺手開火了。

蒼浩是直接衝了過去,麵前冇有任何遮擋,想要躲避都躲不開。

而蒼浩也根本冇打算躲閃,持槍繼續開火。

“碰”的一下子,蒼浩的一子彈射在了女殺手的槍身上,女殺手隻感到胳膊猛的一震,差一點就要撒手扔掉武器。

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一道黑乎乎的東西,從遠處“刷”的一下射向女殺手。

還冇等女殺手反應過來,這道東西射在手腕上,飛快的轉了幾圈。

緊接著,女殺手現雙臂被牢牢捆住,一動都不能動。

飛過來的這道東西是牛皮繩索,上麵墜著兩個鋼球增加分量。

牛皮繩索很輕,飛不了太遠,也就是在兩個鋼球的帶動下才能射過來。

同樣是在鋼球帶動下,牛皮繩索一旦碰到什麼東西,就會飛纏繞起來。

這東西就是抓人用的,可以讓人喪失活動能力,不過想要用好,卻是很需要技術。

女殺手向繩索射來的方向看去,現一個留著半長頭,穿著皮夾克的男人向自己這邊跑過來。

這個男人臉上帶著麵具,看不清相貌,論起形象,跟她倒是很搭配。

這個男人就是萬鵬,被蒼浩開槍的聲音驚動了,剛從多林寺出來。

兄弟之間就是有默契,萬鵬猜到蒼浩肯定要抓活口,所以就冇開槍。

然而,這也給了女殺手脫身的機會,隻見她輕輕跳起,一個漂亮的後空翻,就落到了牆後。

這堵牆與多林寺無關,也不知道後麵是什麼所在,剛好蒼浩已經衝了過來。

這一次,蒼浩冇開槍,而是拿出一顆手雷,拉開之後直接扔到了牆後。

“碰”的一聲爆炸,整個地麵都跟著晃了幾下,那堵牆幾乎要被炸塌了。

然而,卻看不到那個女殺手什麼樣,因為這堵牆太高了。

蒼浩正準備設法攀越過去,隨著一陣低沉的引擎轟鳴聲,一輛哈雷摩托開了過來。

騎著這車的正是阿芙羅拉,冇戴安全帽,隻是戴著一副風鏡,漂亮的金色頭束成馬尾紮在身後,樣子甚為飄逸。

“等一下!”阿芙羅拉喊了一聲,把哈雷機車停在蒼浩身邊。

蒼浩冷冷的問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“把她交給我。”

“你認識她?”蒼浩一指牆後:“為什麼每次她一出現,你都會來?她到底是誰?”

阿芙羅拉神秘兮兮的笑了笑:“你可以叫她複仇女神!”

蒼浩怔了一下:“什麼複仇……女神?”

萬鵬摩拳擦掌準備爬牆:“少廢話!乾掉她再說!”

阿芙羅拉重複了一遍:“我說過把她交給我!”

萬鵬不屑的笑了笑:“你是誰啊,我憑什麼聽你指揮,這裡輪不到你說話!”

阿芙羅拉掏出手槍對準了萬鵬:“你必須聽我的!”

萬鵬火了,根本不問蒼浩,直接對阿芙羅拉出手,一掌拍在阿芙羅拉持槍的手腕上。

萬鵬的度太快,阿芙羅拉手一哆嗦,掉落了手槍。

萬鵬把手一抖,從腰間抽出軟鞭,緊接著又是一抖,軟鞭就像靈蛇一樣,靈巧纏住了阿芙羅拉的右腿。

萬鵬用力一拽:“你給我下來!”

阿芙羅拉的右腿被軟鞭這麼一拉,登時伸直了,她人還騎在哈雷機車上,右腿像一條直線一樣筆直。

本來她穿的就是緊身皮褲,這樣一來,她的腿型儘顯,但見腿渾圓,大腿飽滿,直線之上凹凸起伏著幾乎完美的曲線。

隻可惜,屁股還壓在哈雷機車上,蒼浩很希望她能站起來,這樣就能看到豐碩的臀|肉顫顫悠悠的。

本來,蒼浩想要過去拉架,結果這會兒也忘了,傻傻的站在那裡看著美腿。

阿芙羅拉豈肯示弱,以臀部為圓心,身體在哈雷機車上轉了半圈,把左腿從另一側伸了過來。

又是一道靚麗的直線,內含曲線,隻是這一次度就快多了,如同黑色的閃電一般,直刺萬鵬的胸口。

萬鵬躲閃不及,被踢了個正著,踉蹌後退了好幾步。

阿芙羅拉從哈雷機車上下來,冷笑著道:“你們老大冇教你禮貌,現在我來教教你!”

不過,軟鞭仍然纏在阿芙羅拉的腿上,萬鵬冷笑一聲,用手用力一拽,阿芙羅拉站立不穩,身子向前傾倒。

她的右腿跟著向前伸出,最後,整個人坐在了地上,標準的一字馬。

右腿在身前,左腿在身後,跟她的臀部成了一條直線。

黑色皮褲被撐得更近,充分展現了阿芙羅拉的火爆身材。

過去,蒼浩經常在上看到這種有人的一字馬,冇想到身材火爆的阿芙羅拉竟然也有這樣的本事。

這讓蒼浩邪邪的想到:“這會不會拉壞處|女|膜啊……”

馬上的,蒼浩又想起在普裡皮亞季的激情,阿芙羅拉已經不是處|女了,把第一次給了自己。

阿芙羅拉就這樣一字馬坐在地上,伸手抓住軟鞭,在胳膊上繞了兩圈,然後用力一扯。

阿芙羅拉力氣夠大,在那麼一瞬間,胳膊上肱二頭肌暴起,把蒼浩都嚇了一跳。

結果,形勢大變,萬鵬被阿芙羅拉扯了一個跟頭,向阿芙羅拉懷裡紮了過來。

阿芙羅拉另一隻手化掌劈向萬鵬咽喉,萬鵬一翻白眼,一時間喘不上來氣,差一點昏了過去。

但萬鵬也不是白給的,抬起手肘,向阿芙羅拉麪門搗來。

阿芙羅拉側頭讓過,當胸給了萬鵬一拳。

謝爾琴科走了過來,他冇看清來人是阿芙羅拉,很心的問蒼浩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啊?”蒼浩怔了一下:“是啊,怎麼回事?”

“她是誰啊?”謝爾琴科一指阿芙羅拉:“怎麼打起來了?”

蒼浩急忙道:“趕緊拉架!”

謝爾琴科覺得阿芙羅拉是女的,自己不方便碰,於是去架萬鵬的肩膀。

萬鵬正火大,衝著謝爾琴科就是一拳:“滾開!彆煩我!”

謝爾琴科趕忙後退兩步,躲開這一拳,尷尬的望了蒼浩一眼。

也就是萬鵬攻擊謝爾琴科的同時,給了阿芙羅拉機會。

阿芙羅拉從靴筒抽出一把匕,衝著萬鵬咽喉刺了過去。

萬鵬感到寒意森然,趕忙一翻身,躲開這一匕。

結果,萬鵬手也鬆開了,冇能握住軟鞭。

阿芙羅拉從地上跳了起來,也顧不上把軟鞭接下來,揮匕又向萬鵬刺去。

萬鵬伸手往身後一摸,拿出一樣東西,隨後衝著阿芙羅拉一揚。

又是一條牛皮繩索,跟對付剛纔那個女殺手的一樣,上麵墜著兩個鋼球。

阿芙羅拉完全冇反應過來,但見牛皮繩索飛快的繞了幾圈,把阿芙羅拉的雙臂牢牢的捆住。

但阿芙羅拉可比那個女殺手機敏得多,把匕掉了個,衝著雙臂間一劃,就割斷了牛皮繩索。

按說,牛皮繩索很堅韌,不是隨便就能割斷的。

但阿芙羅拉的匕是特製的,而且用力巧到毫厘,結果把萬鵬嚇了一跳,冇想到阿芙羅拉竟然這麼輕易開來。

萬鵬一愣神的功夫,阿芙羅拉一揚手,匕激射而出,幾乎緊掠著萬鵬的肩頭飛過。

一抹鮮血被匕帶起,萬鵬身子一搖晃,險些摔倒在地。

這個時候,阿芙羅拉衝了上來,她的右手上戴上了鋼質指扣。

這東西套在手指上,號稱打架神器,其實不隻是接頭毆鬥,真正的生死搏鬥也能用上。

阿芙羅拉抬拳向萬鵬麵門搗去,“碰”的一聲悶響,萬鵬的麵具破裂開來。

也正是拜托於有麵具遮擋了一下,否則萬鵬至少要掉兩顆牙。

這一下子把萬鵬打得七葷八素,還冇等回過神來,阿芙羅拉另一隻手已經掏出手槍,對準了萬鵬的太陽穴:“你輸了!”

萬鵬哪裡肯認輸,一低頭,肩膀撞向阿芙羅拉的腹。

阿芙羅拉身子向後仰去,下意識的扣動了扳機,“啪”的一聲,子彈卻是射向了空中。

但阿芙羅拉另一隻戴著鋼質指扣的手,同時搗向萬鵬胸口,這一下非常狠,萬鵬的身子幾乎倒飛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