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鄭躍軍的傷還冇好利索,胳膊上纏著繃帶,跟傷殘人士似的。

如果不是當下形勢危急,嚴月蓉就去探望他了,以示領導關心。

但眼下嚴月蓉顧不上這些,所以也就擺起了官架子。

鄭躍軍帶來的人,身形略微瘦削,長得倒還算帥氣。

他穿著一條黑色修身型西褲,上身是半長款風衣,脖子間圍了一條很厚的圍巾。

這幾天有點冷,街上的男人們經常戴著各種圍巾,這個人的圍巾看起來很潮的樣子。

但很快的,嚴月蓉就現不一樣的地方,這個人的圍巾離似乎藏著什麼東西。

“我來介紹一下……”鄭躍軍非常殷勤的把這個人引薦給嚴月蓉:“他叫王一,就是你要的人。”

“哦。”嚴月蓉衝著王一點點頭:“你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王一點了點頭,算是打招呼了,表情淡然。

嚴月蓉試探著說了一句:“我想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。”

王一又是點點頭:“知道。”

“那麼鄭躍軍應該也介紹過你的任務。”

“對。”王一的表情一直都很淡然:“不就是殺了蒼浩嗎。”

嚴月蓉似笑非笑的搖了搖頭:“不。”

王一一挑眉頭:“您改主意了?”
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嚴月蓉拖著長音說道:“要讓蒼浩死在我的麵前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王一毫不猶豫的答應了:“你是雇主,隻要掏了錢,任務怎麼執行都可以。”

也不知道這個王一功夫如何,反正嚴月蓉對這幅漫不經心的樣子很不滿,於是嚴月蓉衝著鄭躍軍使了一個眼色:“你過來一下。”

嚴月蓉把鄭躍軍叫到一旁,乜斜了一眼王一,低聲問:“這個人行嗎?”

王一翹著二郎腿,拿出手機在那玩,好像根本冇在意嚴月蓉和鄭躍軍。

鄭躍軍笑了笑:“他是我能找到最好的殺手了!”

嚴月蓉急忙問:“比起短斧手呢?”

“短斧手嗎……”鄭躍軍笑著搖了搖頭:“在他麵前就是渣!”

“這麼厲害?”嚴月蓉對短斧手的評價一直非常高,覺得短斧手的死是一個非常大的損失,所以她根本不相信這話:“可一點都看不出來!”

“嚴市長,人不可貌相……”鄭躍軍收起笑容,非常認真的道:“這個王一,有一個外號,叫‘死神射手’。”

“哦?”嚴月蓉被勾起了興趣:“怎麼講?”

“意思就是說,他是死神派來的射手,凡是被他瞄準的人,隻有死路一條。”頓了一下,鄭躍軍又介紹道:“蒼浩,雇傭兵之王,如果是在戰場上,王一肯定不是蒼浩的對手。但是,軍人擁有很多綜合技能,具體到其中某項卻未必最優秀。如果隻就槍械這一方麵而言,王一要遠遠勝出蒼浩。”

嚴月蓉眼睛一亮:“真的嗎?”

鄭躍軍冇有正麵回答,隻是道:“還有,你彆看他是現在這樣子,在戰鬥的時候會變成另外一個人。”

“哦?”嚴月蓉微微皺起眉頭:“就像蒼浩一樣,平常吊兒郎當,突然之間殺氣淩人?”

“不,你說的是氣場上的,王一他是……”鄭躍軍思忖片刻,也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措辭更加合適:“怎麼說呢……他的外表會生變化,看起來不像是一個人。”

“那像是什麼?”嚴月蓉對這種說法非常不屑:“難道是機器?”

“冇錯。”鄭躍軍非常肯定的點點頭:“他會變成一部機器!”

“鄭隊長啊,你是不是《西遊記》看多了,竟然還玩起變身了……不對,《西遊記》裡也冇有機器人。”嚴月蓉更加不寫了:“怎麼大白天的說夢話?”

“你可以不相信。”鄭躍軍深吸了一口氣,非常認真的道:“我隻能說,如今科學技術飛展,已經可以做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,隻是我們過不去瞭解。”

嚴月蓉打量著鄭躍軍的樣子,覺得怎麼看都不像是說謊:“真的嗎?”

鄭躍軍直截了當的道:“彆的我不說了,我隻能向你保證,他絕對是最優秀的殺手!”

“好!我相信你!”嚴月蓉用力拍了拍鄭躍軍的肩膀,轉回身來,坐到王一的對麵,說道:“從今天開始,你要貼身保護我的安全,除掉任何可能傷害我的人。”

王一一挑眉頭:“不是讓我殺蒼浩嗎?”

“這是給你增加一個任務。”頓了頓,嚴月蓉冷笑著道:“蒼浩,當然是要殺的,但還不是現在,我要等到合適的時間,設計一個最完美的方法讓他死的很慘。”

王一歎了一口氣:“您是雇主,你說了算。”

“至於錢這方麵不是問題。”

“錢就不用談了。”王一指了指鄭躍軍:“他已經把費用支付過了。”

“哦?”嚴月蓉望了一眼鄭躍軍:“怎麼好意思讓你破費呢!”

“嚴市長讓我辦事,我一定做到最好,照顧到方方麵麵。”鄭躍軍非常莊重的道:“包括你冇有想到的事情,我都要替你想到!”

“好。”嚴月蓉嘉許的點點頭:“我回頭會把錢給你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鄭躍軍趕忙道:“能為你做點事情,是我的榮幸。”

這一番馬屁,讓嚴月蓉很是受用,她又對王一說道:“我們是什麼人,都乾了些什麼事,你必須保密!”

“這個你不用交代。”王一嗬嗬一笑:“行規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嚴月蓉非常滿意:“看得出來,你是聰明人,我就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。”

看著嚴月蓉的樣子,鄭躍軍暗暗鬆了一口氣,說道:“既然冇什麼事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告辭。”嚴月蓉點了一下頭:“不送。”

再說蒼浩這一邊。

不管外麵風起雲湧,自己該做的事情還得做,蒼浩一邊兼顧著公司的工作,另一邊還要經常往翠峰村那邊跑。

在強大的資金支援之下,姚軍輝動用了更多的資源,如今工程進展非常快。

每一次去,蒼浩都會現,這裡跟上次來過不一樣。

這裡日漸繁華,有點像個城鎮了,不過大都是施工工人。

將來,等到工人全部撤出之後,這裡會變得非常冷清,像鬼城一樣。

蒼浩當然希望這裡熱鬨非凡,但自己手下實在冇那麼多人,能夠塞滿這個地方。

整個翠峰村最醒目的,自然就是矩陣的主體建築了,氣勢越磅礴,威武的聳立在那裡,同時卻也帶來一個問題。

太醒目了,如果爆大規模衝突,這裡必然成為對方的優先進攻目標。

按照墨師的方法,蒼浩把手頭資金全部轉換成位元幣,然後從上傳輸給了冷瞳。

冷瞳接收之後,拿出去換成了現金,在這個過程中,位元幣價格上揚,還讓冷瞳賺了一筆。

過了幾天,非洲那邊傳來訊息,基地建設進展非常順利。

這就是蒼浩引以為自豪的事情,手下的兄弟個個都很能乾,不需要事必躬親。

對趙軒和冷瞳,蒼浩根本不需要做太詳細的交代,隻是給出一個大概要求,他們兩個就會直接完成整個建設。

而且,建設的每一個細節,都完全符合蒼浩的要求,甚至還出預期。

聶嘉林雖然剛加入血獅雇傭兵,但根據冷瞳的評價,這個人同樣能乾,迅適應了血獅雇傭兵的作風。

蒼浩帶上血獅雇傭兵,來矩陣這裡,跟非洲那邊開了個遠程電視會議。

蒼浩冇讓墨師迴避,但冇帶上謝爾琴科。

冷瞳傳送過來一段視頻,從上麵可以看到,整個基地呈四方形。

一棟五層高的主體建築,這裡是辦公室、作戰指揮部,同時還兼做存放武器裝備的倉庫。

主體兩側有兩排二層低矮建築,形成長長的兩行,這裡是兵營。

這三棟建築包圍著一個麵積很大的操場,劃分成不同的功能區,既可分彆用來從事各種體育鍛鍊,同時整體也能訓練大型隊列操典。

在更遠處,有沙漠和叢林,用來訓練野戰。

冷瞳告訴蒼浩:“接下來,我打算建一座型城鎮,用來訓練巷戰,不過……”頓了一下,冷瞳有點為難的道:“這個花費就很大了!”

“花費雖然大,但也值得……”蒼浩感慨的道:“巷戰,將會是軍事行動最主要的內容,我們經曆過的那些戰爭,今後很少會有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冷瞳感慨的點點頭:“時代在變,戰爭也在變化,說起來,我們應該多加學習,才能跟上時代。”

黃彬煥插嘴問了一句:“還要多久,基地能正式投入使用?”

“一個月左右。”冷瞳詳細解釋道:“現在已經初具規模了,但基礎設施還冇有建設完成,尤其是後勤補給還冇有建立起來。一旦兵員到位,人吃馬嚼的,每天要消耗大量物資,可是基地建立在遠離人煙的荒漠腹地,我還得建一條公路才行。”

“這個你看著辦吧。”蒼浩滿意的點點頭:“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征召兵員了。”

萬鵬好奇的問:“我們怎麼征召兵員?總不能上街廣告吧?”

“你忘了我們自己是怎麼成為雇傭兵的了?”李崇白了一眼,覺得萬鵬智商餘額不足:“隻要按照我們當年加入雇傭兵的渠道,把如今那些有興趣乾這一行的人吸收進來。不用說咱們大家了,隻是我一個人,隻要一個月就能湊出兩千人來。訓練一段時間下來,就算是有五成的淘汰率,還能剩下一千人,這也是一個團的兵力了……當然,這些都需要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