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白了萬鵬一眼,對冷瞳說道:“分體一號的選址,一定要在偏僻的地方,儘可能不被人現,除了咱們自己兄弟之外,也不要讓其他人知道。”

冷瞳點點頭:“放心好了!”

墨師這一番話證明,他有著非常龐大的願景,矩陣將會是一座無所不能的級電腦。

兄弟們都冇有想到,這個平常看著蔫聲不語的偽中醫,竟然還有這樣的野心。

“那麼就立即開工建設吧……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矩陣係統這麼重要,集中在翠峰村這一個地方,本來我也不太放心。”

冷瞳很心的問了一句:“那……錢呢?”

“彆跟我提錢!”蒼浩翻了翻白眼:“我都快窮的尿血了!”

墨師笑了笑,插了一句:“這個……我是有點辦法的。”

蒼浩斜眼看著墨師:“什麼辦法?”

“我不是說過嗎,用矩陣挖位元幣,這幾天下來,也算有些收穫。”

蒼浩眼睛一亮,雙手揪住墨師的衣領:“能賣多少錢?”

“我估計……用來完成分體二號的建設冇問題,冇準還能調撥一些出來支援南非基地的建設。”墨師看著蒼浩的樣子,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你彆這樣,容易把我嚇到!”

“好,好……”蒼浩連忙鬆手,還給墨師整理了一下衣領,笑著道:“以後你好好挖幣,賺了錢怎麼對半分,怎麼樣?”

“都歸你。”墨師滿不在意的撇了撇嘴:“錢財對我是身外之物,我從來不放在心上。”

蒼浩嘿嘿一笑:“你還真是高風亮節!”

“你看,我身無分文,隻是靠腦袋設計了這麼一個矩陣,也就是身無分文的把它建了起來。當然,你纔是矩陣的主人,但我也一樣能使用。”嗬嗬一笑,墨師意味深長的問道:“那麼錢這東西對我來說到底有什麼用呢?”

聽到這話,蒼浩一時無語,因為墨師說的一點錯都冇有。

墨師一生清苦,不像那兩個弟弟,整日在外麵坑蒙拐騙討生活。

但很神奇的就是,墨師想要做什麼事情都能做成,錢這玩意兒,對他確實冇用。

墨師的生活,給了蒼浩一個啟迪,不過兄弟們卻不關注墨師這個人本身,他們更驚訝於矩陣竟然能自己養活自己了。

冇錯,過程就是這麼簡單,這台級計算機係統通過計算位元幣,然後在上出售換來資金,可以進一步完善自己。

兄弟們七嘴八舌討論起位元幣,蒼浩卻思考著其他事情。

過了一會,蒼浩的手機響起,蒼浩走到一旁接了起來:“你好。”

“你好……”電話裡傳來高雪軒的聲音:“你現在說話方便嗎?”

“方便。”

“好。”高雪軒輕歎了一口氣:“兩個事兒,一是,我聽說死神射手出山了。”

蒼浩根本不懂:“什麼死神射手?”

“他是死神派來的殺手……”高雪軒深深的一笑:“凡是被他瞄準的人,隻有死路一條,他是非常有名望的殺手,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。”

蒼浩很好奇的問:“比起短斧手呢?”

高雪軒不屑的笑了起來:“短斧手簡直就是渣!”

“那麼,我問一個不該問的問題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緩緩問道:“這個死神射手比起你們蘭組又如何?”

“這個嗎……”高雪軒的聲音變得沉重起來:“我們……有三個姐妹,死在他的槍口下。”

“他這麼狠!”蒼浩多少有點驚訝,蘭組赫赫大名,可是很對付的,區區一個季蘭都讓蒼浩很頭疼。

而就是這個死神射手,竟然乾掉了蘭組三個人,這簡直有點難以想象。

高雪軒長歎了一口氣:“就是這麼狠……”

“這麼說你們蘭組跟這個死神射手有恩怨?”

“倒也不能完全這麼說,各為其主吧……”頓了頓,高雪軒又道:“這個死神射手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,也不知道為什麼重新出現,你要當心。”

“為什麼是我當心?”蒼浩非常委屈:“我跟他又冇仇,應該是你當心!”

“你怎麼還不明白,當下形勢這麼微妙,怕是有人雇傭死神射手對付你。”

蒼浩當然明白,隻是裝作不明白:“你說還有第二件事?”

“最近幾天,你得來一趟盛世荷園,具體時間待定,我通知你。”

蒼浩怔了一下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有幾個人想要見見你。”

蒼浩深深的一笑:“什麼人?”

“都是我這邊的朋友,他們很想見見你,但需要大家約一個時間都能到齊,暫時還冇定下來。”

“你的朋友想要見我,我就一定得去嗎?”

“聽著,蒼浩,彆忘了你曾經用過一次荷園令。”頓了頓,高雪軒一字一頓的道:“荷園令之所以有用,就是因為這些人的存在,說起來你倒是欠了一個人情!”

當初蒼浩認識高雪軒冇多久,高雪軒就給了蒼浩一張卡,稱為“荷園令”。

高雪軒告訴蒼浩,不管何時遇到麻煩,隻要用任何一種方法,能把這張卡裡的晶片連接到互聯上,自然會有人來搭救。

後來,蒼浩還真的就用了,而高雪軒所言不虛,這張荷園令確實揮了作用。

荷園令隻能用一次,蒼浩手頭這一張就算是作廢了,此後高雪軒再也冇提過荷園令的事。

不過,蒼浩多少能夠猜測到,在這張荷園令背後,隱藏著一個神秘組織。

現在可以肯定的是,這個組織包括高雪軒,還有孟陽龍。

至於其他人,蒼浩從來冇見過,更是不知道他們的身份。

現在看起來,這些人有興趣見一下蒼浩,但蒼浩卻冇什麼興趣:“等我有時間再說吧。”

“你最好段整一下態度。”高雪軒的聲音變得有些不滿:“這對你可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,如果錯過了,就冇有了。”

“什麼樣的機會?”

“獲得更大力量的機會!”高雪軒直截了當的告訴蒼浩:“我們從來不主動去見任何人,更是從來不吸收任何人加入,在你這裡算是破例了。如果你能加入我們,能夠獲得的東西,遠遠乎你的想象。”

蒼浩撇了撇嘴:“是嗎。”

“希望你考慮一下。”

蒼浩突然問了一句:“你們為什麼想讓我加入?”

“因為你表現出了足夠的能力,因為你竟然連神秘的杜先生都能給揪出來,所以我們都很欣賞你!”

“好吧,謝謝你的欣賞。”

“那麼你會來嗎?”

蒼浩很簡短的說了一句:“等你電話。”

掛斷電話,蒼浩轉回身來,就南非基地的事情,又交代了一下,隨後趕回公司上班去了。

蒼浩連午飯都冇吃,可是根本顧不上,因為公司還有很多工作。

說起來,蒼浩倒是很敬業,隻可惜,手下的秘書卻很懶散。

按說,秘書至少應該給蒼浩分擔一下,但呂嘉琦此時最關注的,卻是各種八卦。

蒼浩剛在辦公室坐下來,呂嘉琦就溜進來,悄悄的問道:“蒼總你去哪呢?”

“我……”蒼浩隨口敷衍道:“逛街去了。”

“你還逛街購物呢?”呂嘉琦眼珠一轉:“給我買什麼禮物冇有?”

“從商場買的東西,怎麼足夠表達我對你的敬仰呢……”蒼浩非常感慨的歎了一口氣:“如果一定送你禮物,隻有送上我的祖傳寶物了!”

“什麼寶物?”呂嘉琦興奮的就快蹦高了:“我聽說,你給夏明琪送了一件鐵龍生的頭飾,給我的檔次可不能低於這個!”

“當然不低了。”蒼浩很鄭重的問道:“我送你一條祖傳的染色體,你要不要?”

“你……”呂嘉琦愣怔了許久,才明白了蒼浩這句話的意思,臉騰的一下子紅了:“你……你流氓,竟然騷擾我……”

“不想被我騷擾就趕緊去工作。”蒼浩一指辦公室的門:“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間,大家都在低頭忙,就你嘚吧嘚的!”

“其實……”呂嘉琦拖著長音說道:“倫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訴你。”

呂嘉琦的表情神神秘秘的,蒼浩嚇了一跳:“你不會是想說你懷孕了吧?跟我可沒關係啊!”

“且!你想到哪去了!”呂嘉琦翻了翻白眼:“本來想跟你透露一下紅青會的內幕,既然你不關心,就算了!”

蒼浩還真挺關心這個,急忙拉住呂嘉琦的手:“說!趕緊說!”

呂嘉琦撇了撇嘴:“你讓說就說啊。”

“呂啊,你也知道,我平常工作壓力很大,所以脾氣不太好……”蒼浩一邊說著,一邊摸著呂嘉琦的手:“你的皮膚真細滑!”

呂嘉琦急忙把手抽了回來:“變態!”

蒼浩見軟的冇用,就來硬的了:“你說不說?”

“不說又怎麼樣?”

“那我就給你講一個故事。”

“什麼故事?”

“霸道總裁的故事!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信不信我在這裡就把你給辦了?”

呂嘉琦還真被嚇住了,趕忙道:“我說……我說還不行嗎。”

蒼浩滿意的點點頭:“那就說吧。”

“其實也冇什麼……”呂嘉琦歎了一口氣,有點感慨的道:“廖家珺這不是抓了一幫二代回去嗎,這幫二代的家裡人都急眼了,通過各種方式給廖家珺施加壓力,但廖家珺一概不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