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這麼聰明,難道還不明白嗎?”嚴月蓉哈哈笑了起來:“當然是為了錢!”

蒼浩點點頭:“繼續說。”

“你作為雇傭兵,有很多兄弟和朋友,我混跡官場,也有很多同學、同鄉、同僚。如果冇有這些人脈資源,我也做不成任何事……”嚴月蓉說到這裡,感慨的歎了一口氣:“大家在一起熟悉了,就想要共同做點什麼,我們擁有資源整合在一起會相當的強大。但是,做任何事總要有人出麵,如果具體由某個人出麵都會帶來風險,於是我們就想到設定一個虛擬人物。”

蒼浩若有所思的笑了笑:“原來杜先生就是這麼誕生的。”

“一個虛擬的杜先生出麵,會讓所有人都以為,事情是杜先生乾的,而我們隻是給杜先生跑腿。”頓了頓,嚴月蓉笑著問道:“外界把注意力放在杜先生身上,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一個什麼人,那麼我們自己就安全了。”

“外界冇人想到其實你們自己就是杜先生。”

“冇錯。”嚴月蓉表情變得陰冷起來:“直到遇見了你。”

“很遺憾我敗壞了你的升官財大計。”

嚴月蓉的臉色變得鐵青:“蒼浩,你是一個聰明人,聰明人就不應該多管閒事!”

蒼浩哈哈一笑:“嚴市長你這話說的太對了!”

聽到蒼浩這話,嚴月蓉反倒是一愣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,實在太特麼聰明瞭,每個人都知道明哲保身,遇到大是大非問題不敢站出來。當然了,你看互聯上,正義之士真特麼多,明星的兒子吸個毒讓他們這頓罵。但是呢,也就是這幫人,在街上看見偷甚至都不敢吼上一嗓子……”蒼浩說到這裡,手指輕輕敲了敲桌子:“正是這個聰明絕頂的社會,才造就了杜先生這樣的人,也正是這個社會,道德淪喪到了老人在街上摔倒都冇人敢扶!”

“你就是這個社會中的一員。”

“不,你說錯了。”蒼浩豎起一根手指緩緩搖了搖:“對這個社會來說,我是蠢人,但我願意做這個蠢人!”

“你覺得你一個人能改變社會?”

蒼浩毫不猶豫的道:“或許能,或許不能,我不管彆人怎麼樣,先把自己做好了再說。”

“癡心妄想!”嚴月蓉哈哈一笑:“這個社會太龐大了,蒼浩你縱然再怎麼有本事,又能做多少事呢?”

“不管實際上能做多少,至少這一次,杜先生要完蛋了!”

這句話說得太噎人了,嚴月蓉臉上一陣紅一陣白,過了一會纔不太自在的說了一句:“好吧,既然你把話說到這裡了,我也不妨給你講點事情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知道我為什麼**嗎?”

“當然是為了錢!”

“蒼浩,你是一代兵王,但你太不瞭解官場了。”嚴月蓉長歎了一口氣,緩緩搖搖頭:“你以為,我一分錢不貪,晚上睡覺就可以踏實了嗎?我就不用擔心突然之間被免職?甚至於我在不經意的某一天就不會大禍臨頭了?”

這一次,輪到蒼浩無語了:“這個嗎……”

“我告訴你,一樣一樣的,不管我怎麼做,都冇有半點不一樣。”說到這裡,嚴月蓉的語氣有些愴然:“那麼問題就來了,既然伸頭是一刀,縮頭也是一刀,我為什麼不給自己多賺點錢?有了足夠的錢,將來我就可以去國外享受陽光海灘,離開這個讓我噁心的環境,這有什麼不好?”

“似乎你很不喜歡自己所處這個環境。”

“當然了。”嚴月蓉的語氣變得有些悲涼了:“我官場的第一步,隻是民政局的一個科長,完全憑藉能力起來的。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,要多去做一些實事,我對自己的能力一直很自信,憑藉這份能力我可以繼續提升……然而,我悲哀的現,所有的上級領導,他們對我的才乾不感興趣,更感興趣的是我的身體。”

這個,就算嚴月蓉不說,蒼浩也能猜的道:“都怪你長得太漂亮了!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嚴月蓉今天穿著一條黑色薄絲襪,雙腿優雅的交疊在一起:“不用我說,你也能知道,很多女性就是憑藉潛規則上位的。但我不是那樣的人,隻要是我不喜歡的人,他們碰我一下都讓我噁心。那麼問題來了,我該怎麼辦?”

“日後提拔,或者提錢進步,既然你不想選擇前者,那就隻有後者了。”

“冇錯。”嚴月蓉點點頭:“明白說了吧,我要是不往上送錢,根本坐不到今天的這個位子上。於是,我收的錢越來越多,官也越做越大,官大了收到的錢更多,由此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。但也就在這個過程中,我對這個環境越來越噁心,所以我要積累足夠的錢然後走人!”

蒼浩看著嚴月蓉,深深的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,今天的見麵很值得,如果不見你也冇機會說出這些心理話。”

“當然。”嚴月蓉微微頷:“這些,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,冇誰會公開說出來。也就是你我之間吧,事情已經展到這個地步,冇什麼不能說出來的吧。”

蒼浩輕呼了一口氣:“謝謝你給我上了一課!”

蒼浩話音剛落地,外麵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,儘管很輕微,但蒼浩還是聽到了。

蒼浩仔細數了數,微微一笑:“四個人。”

嚴月蓉也是一笑:“如果不是認識你很久,我倒要懷疑你有異能了。”

“這四個人,從不同方向,已經把這個包房圍起來了。”頓了頓,蒼浩又道:“嚴市長你今天是有備而來嗎!”

“既然是聰明人就不要說蠢話。”嚴月蓉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以為,今天我會讓你平安走出這裡嗎,我為什麼約你出來不明白?”

“可是就憑著四個人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緩緩說道:“你覺得能對付得了我?”

嚴月蓉衝著死神射手努了一下嘴:“還有一個呢。”

“哦。”蒼浩笑嗬嗬的道:“對了,是五個。”

“看來你還會算算術!”

蒼浩撇了撇嘴:“你覺得五個人就夠了?”

“反正我認為是夠了。”嚴月蓉輕歎了一口氣:“蒼浩,你倒是讓我有點意外,冇想到你還真大大咧咧的一個人來。”

“我還真冇把你放眼裡!”

“你要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!”

“謝謝提醒!”蒼浩說著話的同時,目光一直在死神射手身上逡巡:“不過嘛,今天咱倆肯定攤牌,但我還真冇想把你怎麼樣。”

“哦?”嚴月蓉似笑非笑的問:“你要對我手下生?那我還真的謝謝你!”

“不用謝。”蒼浩搖了搖頭,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是要把你留給法律!”

“冇想到你法律意識這麼強。”

“我一直都認為,自己可以起到很多法律無法揮的作用,但對你來說不一樣。”蒼浩又是搖了搖頭:“你隻有被法辦才更有警示意義!”

“希望你有這個機會!”嚴月蓉撇了撇嘴:“你不想把我怎麼樣,可我很想把你怎麼樣!”

嚴月蓉對死神射手充滿了信心,當看到死神射手的時候,目光都變得不一樣。

外麵那四個人,嚴月蓉是安排用來清場的,他們的主要職責是看住門,不允許任何人進來。

自始至終,嚴月蓉也冇指望這四個手下能排上什麼用場,因為蒼浩想要收拾掉他們,隻是一瞬間的事。

嚴月蓉的全部希望,都寄托在死神射手的身上。

想起那天死神射手如何輕易殲滅東龍幫,嚴月蓉甚至有點迫不及待,想要見識一下死神射手跟蒼浩對決的樣子。

蒼浩今天一定會死在這裡,反正嚴月蓉是這樣認為的,不過在此之前,嚴月蓉還有些話要說:“我要恭喜你,蒼浩,能把我毀到今天這一步,除了你也冇彆人了。”

蒼浩很認真的問:“你是打算先|奸|後殺,還是殺了再奸?”

“我現在冇心情開玩笑。”嚴月蓉的表情捉摸不定:“我再跟你多講一點,本來我們在加勒比海買下了一個島,有了足夠的錢之後我們會在那裡建立自己的王國。因為你,泡湯了,那個島最後也不知道會便宜給什麼人。”

“加勒比海,我去過那地方,非常美,就是每年的颶風季有點嚇人。”蒼浩揶揄的道:“你們還特麼挺會享受生活的!”

“我是一個有水平的貪官,我明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,也知道自己應該去做些什麼。”嚴月蓉往前弓了一下腰,略略拉近了跟蒼浩的距離:“蒼浩你真的不應該多管閒事!”

“是嗎。”

“其實,你完全可以配合我,我保證你在我的手下,可以比周大宇獲得更大的重用,而且我會給你想象不到的好處。”嚴月蓉深吸了一口氣,質問道:“你為什麼要多管閒事?難道你真的那麼有正義感?”

“可能你不相信正義感這事,那麼我也不妨告訴你……”蒼浩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:“確實有其他原因!”

嚴月蓉急忙問:“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