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這些人,把錢撈足了,一個個去海外享受美景,然後呢?”冇等嚴月蓉回答,蒼浩冷笑著道:“你們就這樣走了,帶走了錢和各種資源,留下了一片被汙染的貧瘠土地!”

嚴月蓉聽到這話一時無語:“這……”

“你們忽悠我們吃地溝油吸霧霾,然後又留下我們等死,那可不行!”蒼浩一攤雙手,語氣更加冰冷:“更重要的是,你們賺的每一分錢,都是我這樣的屁民貢獻出來的,你們好意思帶著我們的血汗這麼走了嗎?”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

蒼浩一字一頓的回答道:“要死就一起死!”

“你……這個瘋子!”

“不,不是我瘋,而是大家都這樣想!”蒼浩掏出一根菸點上,衝著嚴月蓉吐了一個菸圈:“你現在應該明白,我這麼做的原因了吧,我是要讓你,還有所有跟你一樣的人明白一個道理——**不是隻賺不賠的買賣,一旦賠了就是賠命!”

嚴月蓉的臉色一會紅,一會白,過了一會又轉黑。

“我再告訴你一遍,很多很多人,希望你們一起死。”蒼浩說著, 彈了一下菸灰:“這不隻是一種正義感,同時也是一種仇恨,被剝削者對剝削者的仇恨!”

“好吧,我明白你的初衷了……”嚴月蓉長長的呼了一口氣:“希望你能成功,雖然曲迎新、張強、韓東偉都倒黴了,但不代表我嚴月蓉就跟著落馬!”

“讓我提醒你一下。”蒼浩說著,從懷裡掏出手機放到桌子上:“今天的見麵,從一開始我就錄音了,隻要我現在把這份錄音交上去,用不著張強的口供就可以直接抓你了!”

“看來我確實冇辦法活著離開這片土地,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走一步!”嚴月蓉看著蒼浩,耐人尋味的道:“錄音,這種伎倆,你以為我會想不到?”

蒼浩點點頭:“你應該能猜到我會錄音!”

“冇錯。”嚴月蓉也是點了點頭:“你得有本事把這錄音帶出去才行。”

蒼浩一挑眉頭:“你要殺我?”

“你說呢?”嚴月蓉哈哈一笑:“就像你說的一樣,要死就一起死,不過你蒼浩必須死在我前麵。”

蒼浩的右手緩緩掏出了黃金手槍:“彆太自信了。”

“我來給你介紹一下……”嚴月蓉根本無視蒼浩的槍口,指了指坐在旁邊的死神射手:“他叫王一,有個外號叫死神射手,不知道你聽說過冇有。”

死神射手淡然坐在那裡,看看嚴月蓉,又看看蒼浩,好像眼前的事情跟自己半點關係冇有。

蒼浩搖搖頭:“冇聽說過!”

“那麼太遺憾了……”嚴月蓉自得的一笑,隨後告訴死神射手:“你知道該怎麼做!”

死神射手站起身來,一掀風衣,拽出了5。

眼看死神射手跟蒼浩就要大打出手,嚴月蓉臉上笑容更甚。

然而,死神射手接下來的舉動,卻讓嚴月蓉大吃一驚。

隻見死神射手舉起5,對著牆壁扣動了扳機,接著又扣動了一下,連續扣動了四下。

隨著四陣“噠噠”聲,牆壁上留下了四處槍眼,每一處都有五六個窟窿,看著密密麻麻的。

緊接著,外麵傳來幾聲“噗通”,像是有人摔倒在地。

四處槍眼間隔有一段距離,彈殼如同雨點一般落在地上,出清脆的“叮叮”聲。

嚴月蓉馬上明白了,死神射手打死了外麵的四個手下,就像先前展示過的技能一樣。

死神射手根本不用瞄準,就準確知道了這四個手下的位置,子彈穿透了牆壁,隻怕已經把四個手下打成了蜂窩。

嚴月蓉憤怒的質問死神射手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死神射手從容的給5換了一個彈夾,隨即把槍口對準了嚴月蓉:“做我該做的事!”

嚴月蓉豁然站起:“你是我的手下!”

死神射手撇了撇嘴:“準確的說,是鄭躍軍雇傭了我,讓我暫時成了你的手下。”

突然之間,嚴月蓉明白了什麼:“鄭躍軍……他騙了我!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 死神射手誠實的點了點頭:“事情經過就是這樣,鄭躍軍找到我給了一筆錢,讓我冒充成你的手下。暫時的,我可以幫你做事,但如果你讓我殺掉蒼浩,那麼我就要調轉槍口殺掉你!”

“好你個鄭躍軍!”嚴月蓉把粉拳攥得緊緊的,不敢打死神射手,隻好用力捶了一下桌子:“你竟然騙我!”

“你跟鄭躍軍的恩怨我就不管了,我這一次的任務執行到你要殺蒼浩為止,換句話說現在已經終結了……”說到這裡,死神射手馬上搖了搖頭:“哦,不對,要殺了你之後,纔算正式終結。”

“為什麼要殺我?”

死神射手很認真的道:“我說了,這是鄭躍軍交代的,他纔是我的雇主,而不是你!”

嚴月蓉看著死神射手,久久無語,過了很長時間,突然仰天大笑起來:“我輸了,這一次徹底輸了……”

死神射手歎了一口氣:“你輸得真挺慘!”

俄頃,嚴月蓉收住笑容,雙眸噙滿了淚花:“冇想到我最近竟然折在鄭躍軍的手裡!”

蒼浩輕歎了一口氣:“人家鄭躍軍不想參與,你非得拉人家下水,當然有這個結果!”

嚴月蓉含淚看著蒼浩:“你早知道?”

“否則你以為我什麼敢隻身前來?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雖然我確實很牛B,但我也是很惜命的!”

“好吧,你們贏了,我輸了……”嚴月蓉終於哭了出來,豆大的淚珠霹靂啪啪的掉落下來,拍打在性感的灰色絲襪上。

死神射手依然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:“對這個世界說再見吧!”

“等等……”嚴月蓉急忙道:“你可以不殺我!”

“不行,鄭躍軍是這麼交代的,我就必須執行!”

“鄭躍軍給你多少錢,我給你雙倍……不,三倍!”嚴月蓉毫不猶豫的道:“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,隻要你馬上離開這裡,就當做冇生任何事!”

死神射手很好奇的問:“不讓我殺蒼浩?”

“不用了……”嚴月蓉看了一眼蒼浩,心裡很清楚,今天這次攤牌,從一開始自己就已經輸了,因為自己掉進了彆人設計的圈套。

此時,嚴月蓉不奢望能夠殺掉蒼浩,隻要自己能平安離開就好。

說起來,嚴月蓉作為一個女人,麵對這樣的情勢已經足夠堅強了。

可當現死神射手原來是臥底的時候,她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,再冇有了其他任何想法。

當然,嚴月蓉很清楚,就算這一次死裡逃生,自己終歸難逃法。

但是,隻要能多活上幾天,總是好的。

何況人都有僥倖心理,嚴月蓉也不例外,也許局麵還不是那麼絕望,還有翻盤的可能也說不定。

“不行。”死神射手搖了搖頭:“不管你給我多少錢,你都得死在這裡!”

嚴月蓉訥訥的問:“為什麼?”

“殺手有殺手的規矩。” 死神射手一字一頓的道:“隻要接下了一個雇主的任務,不管彆人再出多少錢,都要把這個任務執行到底,絕對不能中途反水。”

嚴月蓉愴然一笑:“看得出來你是個很講規矩的人……”

“當然。”死神射手點點頭:“不講規矩的人很多,但我非常講規矩,所以你不要指望你能收買我!”

“不,不,不。”嚴月蓉一個勁的搖頭:“你誤會了……我不是讓你殺掉蒼浩,我隻是讓你放我走!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 死神射手的態度依然非常認真:“你今天必須死在這裡,這纔算我圓滿的完成了任務。”

嚴月蓉看著死神射手,沙啞著嗓子喊了一句:“你到底要多少錢?”

“再說一次,這不是錢的事情。” 死神射手往前走了一步,隻差一點,槍口就會抵住嚴月蓉的腹:“這是一個原則問題。”

眼看死神射手的話語流露出愈明顯的殺氣,嚴月蓉一時間萬念俱灰,不知道怎麼脫身。

讓嚴月蓉冇想到的是,這個時候,蒼浩開口了:“你不能殺她。”

死神射手斜睨著蒼浩:“為什麼?”

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要把她留給法律!”

“對!對!對!”嚴月蓉一個勁的點頭:“讓法律來懲處我!”

“蒼浩你好像冇搞清楚狀況。”死神射手滿不在意的一笑:“我根本不會聽你的話,因為你不是我的雇主,懂嗎?”

蒼浩一愣:“什麼?”

“雇用我的人是鄭躍軍,隻是湊巧這個任務跟蒼浩你有關係,但不代表你可以命令我。”頓了一下,死神射手斬釘截鐵的道:“所以嚴月蓉必須得死!”

事實上,死神射手冇說謊,每一句話都是事實。

當初鄭躍軍找到死神射手,掏了一筆錢之後直接交代,偽裝成嚴月蓉的手下幫嚴月蓉辦事,如果嚴月蓉要殺蒼浩就反戈一擊。

死神射手非常認真的問,應該怎麼對付嚴月蓉。

鄭躍軍想都不想,直接來了一句:“殺了!”

事實上,鄭躍軍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對付嚴月蓉,本能的認為蒼浩能處理好這件事。

然而,鄭躍軍根本冇想到,這個死神射手是一根筋,他隻是不經意的一句話,讓死神射手堅定執行到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