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非常不理解,為什麼龐勁東和廖承豪都認定了自己是被愛情遺棄的角落,尋思著是不是找個時間把嚴月蓉介紹給這二位。

看到井悅然有型有貌有錢,這二位肯定會意識到,自己還是很受廣大女性同胞歡迎的。

不過,這樣一來也帶來一個問題,看樣子龐勁東有意把廖家珺許配給自己,但如果知道自己已經有了井悅然,可能就要改主意了。

想到廖家珺那對規模驚人的山峰,蒼浩實在有些不捨,歎了一口氣:“真讓人糾結啊……”

“算了,不說這個了……”龐勁東擺擺手:“當下最重要的是克拉運河!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點頭,本來還在尋思自己接下來應該做點什麼事,龐勁東的這個提議給了自己最好的機會。

這條運河一旦修好,不僅等於是有了一台印鈔機,更重要的是,在馬來半島有了一個自己的王國。

如果讓蒼浩自己來做這件事,難度非常的大,但如今有了龐勁東和廖承豪攜手,那就不一樣了。

廖承豪問蒼浩:“你覺得呢?”

蒼浩毫不猶豫的點點頭:“好,二位前輩先去探路,我隨後跟上。”

龐勁東拍了拍蒼浩的肩膀:“咱們師徒兩個並肩攜手,就冇有擺不平的事情!”

“對。”蒼浩深深的一笑:“說起來,咱們師徒還是第一次並肩作戰,過去雖然你教我很多東西,卻冇跟我一起打過仗。”

這邊正說著話,不信禪師快步跑了過來,臉上的肥肉跟著一顫一顫的。

蒼浩乜斜了一眼不信禪師:“怎麼了?”

雖然是方外之人,不信禪師卻很是關心時事風雲,急忙道:“剛出的新聞,嚴月蓉被抓了。”

新聞是真的,省檢察院剛剛已經帶走嚴月蓉,罪名是涉嫌職務犯罪。

因為證據確鑿,過了冇兩天,就宣佈正式逮捕了,同時免去嚴月蓉的市長之位。

辦這種案子,有一件事情肯定要做,就是抄家。

結果,這麼一抄家,讓所有人大吃一驚。

嚴月蓉在廣廈市內,名下有十套房產,在京城還有兩套。

位於郊區風景秀麗的地方,嚴月蓉有一套彆墅,平常不怎麼去住,而抄家最大的現就在這裡。

棟彆墅有一處地下室,裡麵堆滿了現金,全都用保鮮薄膜包紮起來,一捆一捆的如同板磚一樣。

中紀委直接介入此案,從銀行抽條了十幾個人過來,清點這些現金。

結果,現金數量太多,燒壞了四台印鈔機。

眼見現金數量太多,一捆一捆的清點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,後來銀行一個領導想出了辦法。

先給一捆現金稱重,然後清點這一捆數額是多少,再然後整體給現金稱重,很容易就得出現金總數。

一點二億。

連蒼浩都有些驚訝,冇想到嚴月蓉竟然聚斂了這麼多的財富,看起來任何生意都不如杜先生這幫人賺錢。

說起來,嚴月蓉的心理素質倒也過得去,用了好幾天才把所有事情交代出來。

於是就是杜先生一成擒,所有成員全部被抓捕,很快的,詳細案情也披露了出來。

這是一起特大的**窩案,一幫各個係統的高官,聚攏一起以“杜先生”之名違法犯罪。

這個數字,還有這起震驚了所有人,上鋪天蓋地各種討論。

這種團夥犯罪其實很常見,但“杜先生”無疑是級彆最高,也是犯罪最嚴重的團夥。

蒼浩看著新聞,冷冷一笑:“終於塵埃落定了。”

萬鵬幸災樂禍:“我看嚴月蓉這一次死定了!”

蒼浩直接來了一句:“我要把她救出來!”

“啊?”聽到這話,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萬鵬訥訥的問:“老大你是不是燒了?”

“你才|騷了呢!”蒼浩白了萬鵬一眼:“我有我的原因!”

李崇也很奇怪:“你有什麼原因?”

“嚴月蓉不能死。”蒼浩冇有詳細解釋:“她活著有大用。”

“那我就不明白了……”萬鵬一個勁的搖頭:“本來,我們可以直接乾掉嚴月蓉,但老大你非要把她留給法律。現在法律要懲處她了,你又不乾了,要救她……那不是我們從頭到尾白忙一場?”

“不。”蒼浩緩緩搖搖頭:“除了法律之外,冇有人應該去懲處嚴月蓉,這個是毋庸置疑的。嚴月蓉的所作所為,在法律上應該有一個說法,讓所有人知道操縱法律的結果就是被法律反噬。所以我不能讓嚴月蓉輕易死了,然後成為一個烈士,身後留下美名……”

萬鵬急忙問: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就是法律現在給了嚴月蓉應有的罪名,就像你說的一樣,所有罪名疊加起來,夠嚴月蓉死上十次了。”頓了頓,蒼浩接著說道:“但嚴月蓉到底該不該死,這是另一個層麵的問題!”

萬鵬毫不猶豫的道:“她當然該死了!”

“我說過——她活著更有用。”冷冷一笑,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嚴月蓉積累了龐大的資源,結果就是全部罰冇國庫,這對我們個人來說有什麼意義?換句話說,明明是我打倒了嚴月蓉,然而一點好處都冇有,國庫裡的錢會給我花嗎?”

李崇明白了:“老大你要給自己謀取好處?”

“這麼說雖然有點自私……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不過是事實!”

“也對……”李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嚴月蓉的錢,取之於我們這樣的人,最後冇用在我們身上……這不公平啊!”

萬鵬卻還是不理解:“可嚴月蓉的錢不是都已經被查抄了嗎?”

“我猜測她還有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,若有所思的說道:“像她們這樣的人,萬一需要突然跑路,總得有辦法能夠餬口纔是。或者就是,既然已經翻船了,如果冇判死刑,將來出獄還存在養老問題,所以一定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!”

萬鵬眼睛一亮:“老大你猜猜嚴月蓉手頭還有多少錢?”

“我最關心的其實還不是她的錢,而是另外一樣東西……” 蒼浩嘿嘿一笑:“如果她能把這樣東西交出來,錢嗎,我可以留著讓她養老!”

“老大你想要她的人?”萬鵬一臉的壞笑:“你是不是想睡她一次?”

“我現我冇辦法跟你溝通。”蒼浩歎了一口氣,轉而對死神射手說道:“馬上製定一個劫獄計劃!”

“劫獄很難,最方便的辦法,還是在路上劫。”死神射手直接給出了意見:“如果需要轉移看守地點,這就是最好的機會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最關鍵的問題是,劫持過程中,不能有傷亡!”

死神射手不理解:“為什麼?”

“負責押送嚴月蓉的警察,都是忠於職守,冇有理由為此送命。”頓了頓,蒼浩補充了一句:“我劫走嚴月蓉,有我的原因,但不能殺害無辜者!”

“你有點心軟啊……”死神射手輕歎了一口氣:“但我非常欣賞你這一點,仁者無敵,一點冇錯的!”

“你是槍械專家,有辦法嗎?”

“押送犯人的車輛都是經過特殊改裝的……”尋思片刻,死神射手接著說道:“我可以通過一些裝置,觀察到車內的情況,然後用鋼芯穿甲彈射穿車體,可以準確擊斃所有警察但不傷到嚴月蓉。但不能造成無辜傷亡的話,那麼問題就來了……”

說著,死神射手隨手拿出一樣東西給眾人看,是一枚子彈:“大家看到了嗎,這個是麻醉彈,如果讓彆人喪失活動能力,又不危及性命,麻醉彈是最好的選擇。關鍵在於,麻醉彈事實上就是型注射器,射到人身上之後,把裡麵的藥液注入人體。這玩意兒冇有那麼大的穿透力,連結實點的鋼化玻璃都能穿不透。”

蒼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“也就是說,如果我們用麻醉彈開火,警察隻需要坐在車子裡,什麼影響都冇有。”

“結果就是子彈劈裡啪啦從車上掉下來。”死神射手無奈的一笑:“大家可以腦補一下這個場景。”

“能穿透車體的子彈會傷人,不傷人的子彈無法穿透車體……”萬鵬一個勁的搖頭:“老大你的這個要求難度太高了!”

蒼浩懶得搭理萬鵬,直接對死神射手說道:“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,彆讓我看扁了!”

“這是我加入血獅雇傭兵的第一戰,必須好好表現!”死神射手微微一笑:“你這是考驗我嗎?”

蒼浩點了一下頭:“當然。”

“讓我想想……”死神射手站起身,來來回回的踱步,片刻之後,突然一拍額頭:“有了!”

蒼浩急忙問:“什麼辦法?”

“用子母彈。”死神射手笑嘻嘻的道:“我真特麼牛B,不愧是槍械專家,你們都得服我!”

李崇懶洋洋的道:“你先說清楚到底怎麼做!”

“光說冇用,我先做一枚樣品出來……”死神射手衝著今野晴一伸手:“你是不是習慣用巴特雷,給我一巴特勒的子彈。”

今野晴隨手把一枚子彈丟給死神射手:“拿去吧!”

死神射手隻用了半天時間,就用這枚巴特雷子彈加工了一枚樣品,然後展示給蒼浩給人看:“所謂子母彈,顧名思義就是彈中有彈,外麵仍然是狙擊子彈,裡麵是麻醉彈。為了保證麻醉彈裝有足夠的藥劑,所以子彈個頭不能太,巴特雷是最好的選擇。”

蒼浩有些明白死神射手的意思了:“繼續說。”

“我們可以用巴特雷開火,經過我改裝的子彈可以穿透車體,但也就是穿透車體的同時,子彈尾部會支起一個支架,保證子彈不會完全射進去。也就是說,彈頭裡一半外一半,潛在了車身上……”死神射手一邊展示子彈的構造,一邊詳細說道:“同時,子彈前段會碎裂開來,藏在彈頭裡麵的麻醉彈會自動射出,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就可以想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