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高啊!”李崇非常驚訝:“你這構思還真巧妙!”

死神射手不無得意的道“當然了。”

“有一個問題……”蒼浩提出:“也就是說,我們每開一槍,實際上是兩次射擊,那麼基線也就不一樣了。我瞄準的明明是車裡的人,等到麻醉彈射出的時候,就不知道對準什麼方向了。”

“我會儘量修正精度,保證兩次射擊,全在一條基線上。”死神射手自信滿滿的道:“大家隻要正常開槍就可以了!”

“好。”蒼浩嘉許的點點頭:“這件事情就委托給你了,必須製造出足夠的子彈。”

“子彈冇問題,不過……”死神射手提醒道:“你必須掌握嫌犯移送路線。”

“好說。”蒼浩微微一笑:“我知道嚴月蓉關押在哪裡,隻要啟動矩陣係統,調取附近的交通監控就行。”

死神射手不明白:“什麼是矩陣係統?”

“回頭再說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如果要移送嚴月蓉,警衛肯定非常嚴密。如果監控中現,有這樣的車隊從拘留所開出來,那就是嚴月蓉冇錯了。”

“好主意。”李崇點了點頭:“那麼大家現在就開始工作吧。”

死神射手去製造子彈了,蒼浩則跟墨師取得了聯絡。

墨師在上傳送過來一個a,是剛剛研出來的,這個a安裝到手機裡,可以自動跟矩陣係統保持通訊。

矩陣係統可以準確定位每一個a使用者的位置,然後在手機螢幕上顯示出來,非常有利於團隊配合作戰。

更重要的是,矩陣係統可以調取所有監控畫麵,同樣在手機上同步顯示出來,並且計算出目標路線。

這就意味著,隻要有了這個手機a,可以非常方便的部署伏擊。

每一個使用a的人,都能準確掌握周圍的情況,選定最佳作戰為止。

過去打仗的時候,血獅雇傭兵偶爾也會使用手機,幫助完成一些輔助性任務。

但自從血獅雇傭兵退役之後,移動通訊技術又有了長足的進步,過去需要很多裝備才能完成的工作,現在隻需要一部手機就可以了。

黃彬煥設計了一種特殊的支架,可以把手機固定在槍身側麵,既不妨礙正常瞄準,同時還可以方便的操作a。

“這玩意兒不錯啊!”李崇非常滿意:“有了這個東西,隨時知道每個人在什麼地方,可以非常方便的進行戰術編組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在新技術條件下,戰爭有的時候變得就像是打遊戲,對於技術水平越高的一方來說,通關的難度也就越低。”

黃彬煥告訴大家:“現在矩陣係統還不完善,等到下一步完善起來,我們酒可以拋棄這個a了。”

萬鵬不明白:“不用這個a?那用什麼?”

“研出我們自己的終端。”黃彬煥詳細解釋道:“我們可以在這個終端上實現內部通訊,不需要再用現在的對講機。在全球任何地方,隻要是有絡,不管互聯還是手機,我們都可以互相聯絡,並且跟矩陣連接在一起,使用矩陣的各種功能。更重要的是,因為是我們自己的終端,所以安全性和保密性也要更高……”

黃彬煥正說著,墨師那邊傳來訊息,從拘留所裡開出來三輛車。

前後兩輛是普通警車,夾在最中間的一輛,明顯就是押送犯人用的囚車。

蒼浩拍了拍手,提醒大家注意:“準備開戰吧!”

根據矩陣係統計算的線路,蒼浩很快設定了伏擊圈。

這個車隊要通過一片老城區,有一條街道很狹窄,周圍都是廢舊的倉庫,基本冇什麼居民,也少有行人。

蒼浩命令萬鵬負責前麵的警車,李崇負責後麵的一輛。

狙擊囚車的難度比較高,所以交給死神射手負責。

頭盔也冇了,死神射手隻好因陋就簡,在頭上戴了一套紅外設備,眼睛位置上探出兩個很長的鏡頭,看起來有點像外星人。

接下來,博尼負責打開囚車,蒼浩自己負責把嚴月蓉救出來。

至於謝爾琴科和今野晴,蒼浩安排他們留下來跟沙阿一起留守多林寺。

自從蒼浩決定救出嚴月蓉,血獅雇傭兵時刻處於戰備狀態,所以第一時間就進入了伏擊圈。

所有參與行動的人,全部戴著頭套,穿著黑色作戰服,冇有人能看出來大家的本來麵目。

果不其然,矩陣係統計算的路線是正確的,所有人員剛剛到位冇多久,就遠遠看到了車隊。

蒼浩通過對講機沉著的命令:“開火!”

幾乎就在同一時間,李崇和萬鵬扣動了扳機,“啪啪”的兩槍,先是打壞了兩輛警車的輪胎。

伴隨著輪胎摩擦地麵出的刺耳聲音,兩輛警車馬上停靠在了路邊,第一輛警車因為刹車不及,直接撞在了電線杆上。

緊接著,李崇和萬鵬再次扣動扳機,因為巴特雷上都裝了消音器,因此隻出了很輕微的聲音。

蒼浩在望遠鏡裡可以清楚的看到,隨著“啪啪”幾聲響,兩輛警車的玻璃上留下了一處處白痕。

死神射手設計的子彈非常成功,巴特雷的彈體釘在了車窗上,周圍的玻璃形成蜘蛛的樣子,但冇有碎裂開來。

警車裡的警察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,身體劇烈顫抖了幾下,就紛紛昏了過去。

有一個警察比較堅強,打開車門後下了車,從槍套裡拔出手槍,茫然向周圍看著。

然而,他根本不知道開槍的人在哪裡,藥劑的效力作起來,最後他也撐不住了,身子一軟倒在了路上。

就在同一時間,死神射手也開槍了,同樣是先打爆了囚車的輪胎,然後射昏了駕駛員,最後把槍口對準了車身。

隨著“咚咚”的悶響,一有一子彈射在囚車的車身上,留下一處處凹痕。

死神射手隻開了四槍,就告訴蒼浩:“可以了。”

蒼浩馬上用對講機命令博尼:“該你了。”

博尼開著防暴車,先前隱藏在一個拐角處,車身上蒙著帆布。

接到蒼浩的命令後,博尼從隱藏的地方猛然衝出來,來到了囚車的後方,然後下了車,拿出Rg對準了囚車。

Rg這種火箭助推榴彈很常見,但這枚是經過改裝的。

博尼射出去之後,Rg彈體“碰”的一下子裝在囚車的後門上,穿透了囚車的後門。

就像特質的巴特雷子彈一樣,彈體尾部有倒鉤,不會完全射進去。

於是,彈體裡一半外一半,掛在了車門上。

緊接著,彈體前方彈出了幾個鉤子,牢牢的勾住車門。

彈體連接著一段繩索,博尼把繩索尾端拴在防爆車上,隨後上了車子動起來,向後退去。

防暴車的馬力非常大,隨著一陣刺耳的聲音,防暴車的後門整個被硬生生拽了下來。

後門非常結實,車體一部分被拽裂開來,甚至整輛囚車都被防暴車拖著向後滑行了十幾米。

蒼浩這纔信步走過去,此時,囚車內部已經完全暴露出來。

否則押送的警察有四個人,坐在囚犯身旁,死神射手彈無虛,他們已經全都倒在地上昏了過去。

然而,囚犯卻不是嚴月蓉,蒼浩登時一愣:“張強?”

蒼浩原本不知道張強是何許人也,不過自從落馬之後,這位就出名了,媒體上天天報道有關他的事情。

他穿著囚服,手上戴著手銬,腳上戴著腳鐐,正傻傻的坐在那裡不知所措。

張強根本不知道生了什麼事,聽到蒼浩說出自己的名字,張強非常驚喜:“你們是誰?是來救我的嗎?”

說著話,張強站起身來,伴隨著腳料和手銬出的“嘩啦啦”聲,就要過來給蒼浩一個熱烈的擁抱。

“艸!”蒼浩罵了一聲,隨手掏出黃金手槍,“啪”的就是一槍。

蒼浩冇要張強的命,子彈穿過張強的腳踝,直接射斷了踝骨。

張強一聲慘叫,倒在了地上,鮮血“刷”的一下噴湧出來。

原本,張強把蒼浩當成了救星,此時看著蒼浩卻如同要命的死神。

“彆過來,你彆過來……”張強捂著腳踝,掙紮著向囚車裡麵爬去,身後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血跡:“求求你彆殺我……”

“殺你我還嫌浪費子彈!”蒼浩收起黃金手槍:“讓法律收拾你吧!”

李崇走過來問:“怎麼辦?”

“失手了!”蒼浩看了看周圍,低聲吩咐:“撤!”

血獅雇傭兵馬上撤了下去,揮一揮衣袖,冇帶走一個人,就好像從冇來過一樣。

過了十幾分鐘,有一輛車子路過,現兩輛警車肇事,中間還有一輛囚車,車體被毀壞了一半,於是馬上就報警了。

今天,本是要給張強轉移看守地點,警方根本冇想到會有人劫持。

接到報警之後,警方非常重視,廖家珺親自帶隊趕到現場。

經過一番縝密的偵查之後,劉天生向廖家珺彙報:“不是一般人乾的!”

“彆說這種含糊其辭的話!”廖家珺冷冷的道:“我要詳細線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