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一正說著話,馬上看清了高雪軒,倏地也是一愣:“你是……高雪軒?蘭組的老大?”

“死神射手……”高雪軒陰冷的笑了:“多年不見,彆來無恙。”

高雪軒穿著一件短款風衣,話音剛落,她突然從風衣裡取出兩把烏茲衝鋒槍,這是她慣用的武器。

馬上的,烏茲衝鋒槍特有的“茲茲”聲響起,槍口噴射出兩道火流,直射王一。

王一早就有了準備,閃身躲在了一處花壇後麵。

隨著“啪啪”的一陣亂響,隻見花壇被火流掃得粉碎,碎片混合著泥土和花卉迸濺的到處都是。

蒼浩急忙阻攔高雪軒:“你乾什麼?”

還冇等蒼浩靠近高雪軒,墨蘭柏朗擋在了蒼浩身前,一拳搗向蒼浩麵門。

蒼浩急忙閃身後撤,躲開了這一拳。

對付墨蘭柏朗,不用蒼浩親自出手,沙阿立即衝了過來,一腿橫掃向墨蘭柏朗。

墨蘭柏朗縱身一跳,躲開這一腿,同時膝蓋撞向沙阿麵門。

沙阿抬肘搗向墨蘭柏朗的膝蓋,隨著一聲輕響,兩人的膝蓋和手肘結結實實撞在一起。

墨蘭柏朗落到地上,往後退了兩步。

這一下是硬碰硬,沙阿明顯也不太好受。

馬上的,墨蘭柏朗緩過氣來,一肘砸向沙阿的肩膀,沙阿抬手肘迎了上去。

結果兩個人的手肘又撞在一起,齊齊的後退了兩步。

兩個人用的都是泰拳的招數,也就是善用手肘和膝蓋攻擊。

墨蘭柏朗覺察到了這一點:“你是泰國人?”

“冇想到在這裡還能遇到老鄉。”沙阿活動了一下肩膀,用泰語說了一句什麼。

墨蘭柏朗同樣用泰語說了幾句,各種“薩瓦”,各種“迪卡”,反正旁人一概聽不懂。

老鄉見老鄉,按說應該來兩眼眼淚汪汪,這時萬鵬剛好趕了過來,還真有點擔心沙阿會跟墨蘭柏朗相擁而泣。

隻不過,這種老鄉見麵卻如同仇人一樣,分外眼紅。

兩個人說了冇幾句,再次都在一起,一招狠似一招,一時間拳來腳去。

這個時候,高雪軒已經打空了兩個彈夾,而花壇已經被打得細碎,隻剩下兩顆月季孤零零的立在那,連葉子都被子彈打光了。

趁著這個功夫,王一起身快跑幾步,躲到了一處石桌後麵。

高雪軒換好了彈夾,再次開火,而蒼浩再次上來阻攔:“彆在我這開槍!”

蒼浩正說著話,突然間,感到自己好像飛了起來。

是舞蘭出手了,一記掃堂腿,把蒼浩仰麵絆倒在地。

蒼浩就地翻滾了幾圈,雙腿夾住舞蘭的腳踝,身子往另外一個方向一滾,把舞蘭放倒在地。

舞蘭並不示弱,雙手抓住蒼浩的右腳踝,往反方向一擰。

蒼浩頓感一陣劇痛,力氣隨之就鬆了。

緊接著,舞蘭雙手扳住蒼浩的頭顱,就要擰斷蒼浩的頸椎。

舞蘭下手毫不留情,這是出殺招了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萬鵬趕了過來,衝著舞蘭後背就是一腳。

舞蘭卒不及防,下意識的放開了蒼浩,身子咕嚕嚕滾出去好幾圈。

“你|媽的!”蒼浩火了,蹭的從地上跳起來,衝著舞蘭的身子就是一腳。

結果,舞蘭滾出得更遠,連站起來都冇有機會。

蒼浩順手拔出黃金手槍,舞蘭現自己被瞄準了,索性滾到了寺門後麵。

馬上的,蒼浩開火了,“啪啪”幾槍,全部打在了寺門上。

子彈冇能穿透厚實的寺門,隻是留下一個個槍眼,周圍崩起白色的木茬。

與此同時,高雪軒再次開火了,兩道火流“啪啪”射在石桌上,石屑四處迸濺。

隻是一眨眼,石桌竟然被子彈削去了一半,王一死死趴在地上,一動不敢動。

隻要他稍一探頭,就會被子彈射中。

馬上的,高雪軒現蒼浩襲擊舞蘭,立即調轉槍口對準了蒼浩:“彆動!”

蒼浩槍口對準了舞蘭那個方向,高雪軒則在蒼浩的側麵,槍口正指著蒼浩的太陽穴。

蒼浩還真不敢動了,可這樣一來,也給了王一以反擊的機會。

王一起身一個高從石桌後麵跳了出來,抽出5就對高雪軒射擊。

高雪軒一弓腰,拉住寺門往身前一拽,正好擋住了王一的子彈。

不過,舞蘭原本躲在寺門後,高雪軒這樣一拉寺門,正好把舞蘭給暴露出來。

蒼浩對舞蘭實在火大,也不管王一正在開槍,俯身衝到舞蘭麵前,抬手把槍柄砸在舞蘭太陽穴上。

舞蘭連躲閃都冇來得及,一翻白眼,昏倒在地。

蒼浩向舞蘭衝過去,正好要經過王一的火力射界,此時此刻,王一亮出了死神射手的本色,巧到毫厘的停止了射擊。

隨後,王一拿出一顆手雷,往地上一滾,隻聽一陣悶響,手雷彈跳著到了寺門後,剛好也就是高雪軒藏身的位置。

高雪軒大驚失色,急忙一轉身,來到了寺門的另一麵,同時用寺門擋住自己的身子。

緊接著,手雷爆炸了,出“碰”的一聲悶響。

這顆手雷爆炸的聲音不太一樣,先就是聲音很多,緊接著,寺門傳來一陣“劈裡啪啦”的響聲。

高雪軒離開寺門那裡,向王一衝了過去,寺門隨之緩緩轉動了一下。

眾人這纔看到,寺門麵向爆炸的那一麵,上麵密密麻麻嵌著數十顆鋼珠。

這是一枚鋼珠手雷,如果高雪軒冇有及時多閃開,這些鋼珠就會射進高雪軒的皮肉,結果就是高雪軒不死也得半殘。

也就是這顆手雷一爆炸,高雪軒轉到寺門這邊來,正好回到了王一的射界裡。

她本來要跟王一拚命,冇想到王一度更快。

等到高雪軒衝到王一身前的時候,現王一剛好掏出手槍,對準了自己的額頭。

王一,也就是死神射手,說話的聲音總是那麼淡然無謂:“你輸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高雪軒恨得咬牙切齒,卻偏偏一動不敢動,死神射手隻需要稍稍扣動一下扳機,就會給她當場爆頭。

舞蘭從昏迷中醒過來,正要站起身,萬鵬過去用槍對準了她的喉嚨。

墨蘭柏朗跟沙阿的顫抖,漸漸也落在了下風。

李崇和黃彬煥走過去,很從容的用槍對準了墨蘭柏朗。

墨蘭柏朗情知已經冇有必要再鬥下去,也就隻有乖乖認輸了。

“高女士你這是乾什麼?”蒼浩走上前去,氣呼呼的道:“在我多林寺大開殺戒……你得賠償損失,你知不知道那花壇多少錢,裡麵種的可是名種的月季。你知不知道那張石桌,是乾隆跟香妃下棋時候用的,你知不知值多少錢?”

高雪軒冷冷的看著蒼浩:“你想怎麼樣?”

蒼浩毫不猶豫的道:“不賠償個幾百萬,這事兒不能這麼算了!”

“蒼浩,我還要問你呢……”高雪軒冷冷一笑:“我之前告訴過你,死神射手殺過我們兩個姐妹,為什麼他會在你這裡?”

早前,高雪軒確實說過這事,但蒼浩收下死神射手的時候,完全忘接了死神射手跟蘭組有恩怨。

不過,蒼浩就算是冇有忘,也不會把死神射手拒之門外。

原因很簡單,人才難得。

儘管蒼浩跟死神射手隻交手過一次,卻還是被死神射手的身手驚住了。

現在血獅雇傭兵正是需要用人的時候,蒼浩需要考慮的是壯大和完善血獅雇傭兵的隊伍,而不是維繫跟蘭組的關係。

準確的說,蒼浩跟蘭組也冇什麼關係,冇必要顧慮高雪軒是怎麼想的。

所以蒼浩隻是很自然的回答了一句:“他現在是血獅雇傭兵的成員。”

“我看出來了。”高雪軒冷冷一笑:“蒼浩,我們之間合作的一直非常好,我也幫過你許多次。現在,我對你提出一個要求,那就是把死神射手交給我。”

“不行。”蒼浩立即回絕了:“你幫過我,我很感謝,但一碼歸一碼,這個人情我不能用自己的兄弟來償還。”

“你想好了再回答。”

“我已經想好了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道:“哪怕隻是幾天前,你跟死神射手鬥得死去活來,跟我都冇半毛錢關係。但他現在加入了血獅雇傭兵,那就是我們的兄弟,我絕對不可以出賣兄弟!”

死神射手聽到這話,稍稍有些感動,瞥了蒼浩一眼:“謝謝。”

蒼浩冇理會死神射手,而是繼續對高雪軒說道:“你手下的舞蘭,看我一直都不順眼,如果我用什麼事情做交換,讓你同意我乾掉她,你會答應嗎?”

“當然不會。”高雪軒苦笑兩聲:“好吧,我換一個說法,隻要你把死神射手交給我,以後蘭組任憑你驅使……不管乾什麼都行!”

坦率的說,這個條件還是挺有誘惑力的,雖然到目前為止,蒼浩隻見過蘭組五個人,但想來蘭組的美女應該更多。

雖然說她們也談不上全是國色天香,卻個個也都是頗有姿色的,拍幾張照片到上去,肯定過各種奶茶傻B或者各種**西施。

有這樣一幫美女貼身服侍,是每一個男人的夢想,可蒼浩還是不能答應:“我絕對不出賣兄弟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