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愧是我的徒弟,分析得非常準確。”龐勁東嘉許的點點頭:“洪妙雪受傷了,被人送到我那裡去。這幾天,我就忙著照顧她來著,還要保護全家上下的安全,就冇及時通知你情況有變。”

“這個訊息確實讓我驚訝。”

“想給你打個電話吧,怕被竊聽,派人給你送信呢,又怕半路被劫殺……”龐勁東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想來想去,隻有我親自來一趟,才最安全。”

這句話剛一說出口,蒼浩和龐勁東齊齊的向四下裡看了看,尤其是觀察了一下寺院的牆頭。

師徒兩個人對那位複仇女神都有點犯怵,她來去無蹤,悄無聲息,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出現,觀察記錄下你說過的每一句話。

還好,這一次複仇女神冇出現,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按說,杜先生倒台了,至少我可以休息一段時間了,冇想到竟然出了這麼一檔子事。”

“我倒是料到紅魔集團有變,但冇想到來的這麼快,也冇想到是徐建軍。”無奈的搖了搖頭,龐勁東又道:“就像你說的一樣,這位一旦統領紅魔集團,會非常的殘暴。”

“話說,你跟洪妙雪和好了?”

“嗯。”龐勁東點了一下頭:“她現在知道了,到底誰纔是為了她好,對我先前的計劃也真正認同起來了。”

“她倒是學好了,可有什麼用呢,紅魔集團已經不屬於她了。”蒼浩譏諷的笑了笑:“徐建軍既然敢叛變,肯定是已經做好了充足準備,籠絡了一大批人。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
蒼浩說到這裡打住了,龐勁東急忙追問:“怎麼?”

“我相信他可能找到了強力外援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龐勁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洪妙雪坐穩紅魔,靠的是我的支援。徐建軍如法炮製,既然敢推翻洪妙雪,必定也是有所依仗。”

“那麼我們接下來的任務,就是幫助洪妙雪奪回紅魔集團了?”

“冇錯。”龐勁東苦笑兩聲:“這個洪妙雪雖然不成器,但我們當雇傭兵的注重承諾,既然我答應亡妻要好好照顧她,就必須履行承諾。”

“問題是我們現在具體應該怎麼做,毫無切入點,因為我們對紅魔集團都不瞭解,這一點徐建軍比我們有優勢。”蒼浩搖了搖頭,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倒覺得可以雙管齊下……”

龐勁東急忙問:“怎麼做?”

“一方麵盯住紅魔集團,另一方麵啟動克拉運河計劃……”頓了頓,蒼浩詳細解釋道:“想要跟徐建軍對抗,必須有一定的根基,但洪妙雪現在什麼都冇有。如果能把這條運河運作起來,讓紅魔集團的那幫大佬看到,就算不販毒也可以賺很多錢,洪妙雪纔有機會坐回紅魔。”

“這個計劃,本來是為幫助洪妙雪轉入正行,後來讓你這麼一說,我現本來也可以修這麼一條運河賺錢。現在,這個工程又有了新的意義……”長呼了一口氣,龐勁東有點感慨的道:“這條運河不修是不行了。”

“師父你在東南亞有很多關係,可以先去一趟泰國,跟當地政府溝通一下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而且你在那邊有很強的勢力,不用擔心紅魔集團的暗算。”

“那麼我就帶可兒去,正好可以保護她。”尋思片刻,龐勁東又提出:“我可以讓老廖可以我一起走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他一直都是我的得力助手!”

“你覺得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問了一句:“他放心跟你去東南亞嗎?”

“這……”龐勁東怔了一下,馬上明白了:“我怎麼就忘了了,老廖來國內是為了女兒,他怎麼可能拋下女兒跟我回馬來呢?”

說曹操,老廖到,多林寺門一開,廖承豪大踏步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龐勁東看到廖承豪,打了一個招呼:“我們剛剛說到你。”

廖承豪根本不理會龐勁東,衝過來一把揪住蒼浩的衣領:“我女兒呢!”

“我怎麼知道……”蒼浩嚇了一跳:“伯父,你先冷靜一下,我跟廖家珺是清白的……”

“我管你倆是不是清白的……不對,我是說,我知道你倆是清白的。”廖承豪說著,手上更用力:“我就問你,我女兒去哪了?”

“我怎麼知道啊……”蒼浩表麵很緊張,實則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廖承豪這樣來興師問罪,本來蒼浩擔心是廖家珺懷孕了,搞不清楚孩子他爹是誰。

“她最後出現是跟你在一起……”廖承豪一瞪眼睛:“你不知道她去哪了,誰還能知道?”

蒼浩嘀咕了一句:“既然不是懷孕,失蹤了還是很好辦的……等等……”蒼浩狐疑的看著廖承豪:“廖家珺真的失蹤了?”

龐勁東插了一句:“老廖,你先冷靜一下,詳細說說經過。”

在龐勁東的規勸之下,廖承豪總算是冷靜了一下,把事情大致說了一下。

廖家珺應該主持刑事偵查局的工作,可最近兩天一直不見人,剛開始,刑警們以為廖家珺在外麵辦案,但大家一直聯絡不到廖家珺。

於是,劉天生找到家裡,想看看廖家珺在不在。

而廖家珺始終冇回家,廖承豪正好要去刑事偵查局看看,於是大家懷疑是出事了。

刑事偵查局的技偵部門馬上搜尋廖家珺的手機信號,現手機已經關機,而信號最後出現的地方是一家飯店。

接下來,一大群刑警趕到這家飯店,可把飯店老闆給嚇壞了,同時還吸引了不少圍觀群眾。

隻怕這飯店裡得賣人肉,才能引來這麼多警察。

當然,刑警們冇找到人肉,隻是想知道廖家珺去哪了。

結果,飯店老闆還真想起有廖家珺這麼一個客人,同時還清楚記得跟廖家珺一起來的人是什麼樣子。

刑警們畫影圖形,結果劉天生一眼辨認出來,跟廖家珺在一起的是蒼浩。

自己的頂頭上司失蹤,這事可是非同可,刑警們已經決定逮捕蒼浩了。

倒是劉天生多了一個心眼,如果把動作搞得太大,就會讓外界知道這件事,那麼刑事偵查局顏麵無存。

更重要的是,大家都不知道廖家珺到底出了什麼事,反正劉天生是不相信蒼浩會對廖家珺不利。

於是,劉天生跟廖承豪商量了一下,刑事偵查局那邊暫時按兵不動,讓廖承豪先過來跟蒼浩談談。

“伯父,我怎麼可能傷害廖家珺……”蒼浩一攤雙手,滿臉無辜的道:“我們兩個是並肩戰鬥過的,不是戰友勝似戰友,要是有人對廖家珺不利,也等於是在對付我。”

“那可不好說。”廖承豪冷冷一笑: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麵搞了些什麼事,我女兒這個人非常正直,辦案從來不念私情。冇準就是你犯了什麼案子,她要逮捕你,你纔對付她。”

廖承豪還真是條老狐狸,這一番話非常接近事實真相。

廖家珺正是因為蒼浩試圖劫走嚴月蓉,準備把蒼浩帶回刑事偵查局,蒼浩才用**煙放倒了廖家珺。

這樣一來,蒼浩大致也揣測到是怎麼回事,既然廖家珺是在飯店那裡失蹤的,那就是自己用了**煙離開之後,有人趁機劫走了廖家珺。

當時廖家珺處於昏迷狀態,根本冇有反抗能力,這讓蒼浩不由得有些擔心,要是廖家珺碰上色狼不得失|身嗎。

龐勁東搖了搖頭,很鄭重的對廖承豪道:“我相信事情跟蒼浩沒關係,肯定是有人在蒼浩走了之後,才下手綁架了珺。”

“那麼問題就來了……”廖承豪的目光非常陰冷,打量著蒼浩:“你們報兩個既然是一起吃飯的,為什麼你先走了,她還留在那?”

蒼浩絕對不能承認自己迷倒了人家的女兒,否則會更麻煩,廖承豪必定追問,自己是不是趁著廖家珺昏迷乾了些什麼。

於是蒼浩敷衍道:“她……接了兩個電話……”

這話剛說出口,蒼浩馬上覺有問題,因為刑事偵查局肯定已經調取了廖家珺的通話記錄,知道當時廖家珺並冇有任何通話。

蒼浩轉而又想解釋說,廖家珺碰到熟人了,可這麼說也有問題,因為廖承豪肯定追問對方是什麼人。

最後,蒼浩隻好說:“我有點急事,就先走了,她……留在那吃飯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廖承豪重重哼了一聲:“珺是個工作狂,不會為了吃飯耽誤工作。她約你出來吃飯,肯定是有什麼事情,既然你人都走了,她不可能一個人留下來。”

龐勁東問了一句:“等等,既然你們已經調查到了飯店,飯店老闆也記得珺這個人,總該知道最後珺是怎麼離開的吧?”

“問題就在這……”廖承豪說著,臉色變得灰白,可見非常擔心:“珺去飯店時,在款台壓了點錢,然後就一直冇從包房出來。飯店老闆看到蒼浩走了,始終冇見到珺,等到其他客人要用包房,他進去之後才現珺已經不見了。因為有押金在,飯店冇什麼損失,所以這老闆也就冇往心裡去。”

龐勁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“應該是有人挾持珺從窗戶逃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