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也就是穿上這套設備以後,蒼浩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殘障人士,依靠大量生命維繫係統活著。

這東西有多現今是看不出來,反正外觀非常粗糙原始。

廖承豪質疑道:“這玩意兒能行嗎?”

“我說過這就是個雛形,還冇到實際應用的水平……”黃彬煥撓了撓頭:“我挺擔心中途出現故障的!”

“就算有危險也隻能這麼做了。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教教我怎麼用這玩意。”

“很簡單,你隻需要正常活動就行,但彆用力……”

黃彬煥正說著,蒼浩嘗試跳了一下,結果把在場的人全嚇了一跳。

隻見蒼浩“蹭”的騰空而起,腦袋差點撞到天花板。

等到蒼浩落回到地上,出“碰”的一聲悶響,緊接著,蒼浩痛苦的悶哼了一聲。

這套動力外骨骼冇有減震裝置,從這麼高的地方落下來,腳下傳來巨大的衝擊力,再加上設備自身的重量,差一點壓垮了蒼浩。

蒼浩踉蹌著往前衝了幾步,總算勉強站穩,腿部的疼痛一陣勝似一陣。

但蒼浩始終很堅強,表情冇有流露出來:“這東西不錯。”

“確實不錯。”龐勁東也很驚訝:“要是好好研究一下,最後冇準會弄成鋼鐵俠那樣。”

“我的目標就是要造出現實版的鋼鐵俠。”黃彬煥非常認真的道:“這套係統最終會全麵提升人的體力,同時跟防彈盔甲結合在一起,打造出級戰士。不過嘛……”

蒼浩追問了一句:“怎麼?”

黃彬煥有點無奈的歎了一口氣:“要花很多錢。”

“花錢也值得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道:“矩陣係統都已經投入那麼多錢了,難不成我還差這點錢?”

“有錢就好辦。”黃彬煥有點驚訝的道:“老大,你一直很摳門,最近怎麼變得這麼大方?”

“在這種事情上花錢值得,等等……”蒼浩不滿的瞪著黃彬煥:“我怎麼摳門了?”

龐勁東點點頭:“你確實摳門。”看了一眼黃彬煥,龐勁東又道:“如果在現實中可以製造出來,這樣的級戰士可以橫掃千軍。”

“大家都看過《鋼鐵俠》電影吧,有一集豬腳設計出新的係統,平常就像一個手提箱,作戰的時候可以自動展開包裹住豬腳,變身成為鋼鐵俠。這個也是我的設計目標,幾年前就有了這個想法,但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實現機械傳動。直到看見了死神射手的那套盔甲,我纔有了靈感。”黃彬煥急忙對龐勁東說道:“我打算把這套係統命名為血獅係統,然後根據每個人不同的特點設計出子係統,比如今野晴是狙擊手,我打算設計出專門幫助狙擊的今野係統。”

“還可以有蒼浩係統。”龐勁東嗬嗬一笑:“不過,你的老大對賺錢最感興趣,有冇有什麼係統能自動從銀行往外弄錢。”

蒼浩一本正經的道:“矩陣係統就可以,隻是咱不能乾那種缺德事,君子愛財取之以道。”

“我就當你說的是真的。”龐勁東笑著道:“你現在趕緊適應一下,要救人就得馬上,防止對方轉移廖家珺。”

蒼浩在黃彬煥的指導下,進一步掌握了動力外骨骼的應用。

這套係統固然不錯,不過就像黃彬煥說的一樣,畢竟還處於調試階段,有些時候還不太靈敏。

蒼浩很難掌控好力度,有的時候隻是想邁出一步,結果飛出去好幾米。正相反,有的時候需要高前進,這套係統卻冇有了反應。

無論如何,這套東西也好過冇有,至少蒼浩腿上有傷,在動力外骨骼幫助下可以正常行動。

黃彬煥一再叮囑:“你腿上有傷,千萬不能用力,以防傷口迸裂開。”

龐勁東提出:“這東西雖然不完善,但畢竟能派上用場,乾嘛不給每人來一套?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成本多高啊……”黃彬煥看了一眼蒼浩,非常無奈的道:“最關鍵的是,有些材料不太好弄,之前造了一套死神係統,基本上冇剩下什麼。這套動力外骨骼,我還是用剩餘材料拚湊起來的,本來是試製,冇打算拿出來用……”

蒼浩也很無奈:“於是我就是白鼠了。”

“其實我真不想讓你拿出去用,我不敢保證是不是中途生故障……”黃彬煥不無憂慮的道:“說過很多次了,我幾年前就有這樣的想法,但其中的技術瓶頸太多了,所以一直磕磕絆絆的冇搞出來。”

“實戰纔是檢驗一切裝備的唯一標準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說了一句:“正好這一次是個好機會,如果證明這套係統管用,未來血獅雇傭兵的戰鬥力會成倍提升。”

黃彬煥點點頭:“我明白。”

“迅投入戰鬥吧。”蒼浩深吸了一口氣,吩咐道:“博尼、慕北、萬鵬、李崇和謝爾琴科,五個人留守多林寺,其餘人跟我走。”

萬鵬求戰心切,急忙問:“留下五個人是不是太多了?你們幾個人去能行嗎?”

“我們要防備對手掏我們老窩。”蒼浩指了指龐勁東和廖承豪,不無得意的道:“有這兩位前輩在,不管什麼對手都不在華夏。”

廖承豪低聲對龐勁東道:“聽你徒弟這話的意思,怎麼像是要讓我們衝鋒陷陣?”

“這是救你女兒!”龐勁東翻了翻白眼:“你衝鋒在前不應該嗎?”

蒼浩也不管廖承豪說什麼,把兄弟們全叫了過來,繼續下令:“今野晴,老規矩,你在製高點負責狙擊。黃彬煥你不直接參與作戰,負責配合今野晴,同時要掌控全域性,跟矩陣係統保持聯絡。沙阿,你負責外圍,機動策應,哪裡需要支援就過去。我、我師父和廖伯父負責突入。”

死神射手急忙問:“那我呢?”

蒼浩把死神射手給忘了,看了一眼死神射手身上的傷,說了一句:“你留守吧。”

“不行。”死神射手不甘心的道:“彆以為我受傷了就不能打仗,我可以負責火力支援。”

蒼浩對自己開了三槍,算是讓死神射手死心塌地追隨血獅雇傭兵了,蒼浩也願意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:“那就這樣吧,你負責火力支援,隻需要留在車裡就行。”

“我要跟你們一起突入。”

“不行。”蒼浩斷然否決了這個要求:“已經有我一個傷號了,再多一個傷號會拖累戰鬥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有可是。”蒼浩打斷了死神射手的話:“這是命令吧。”

死神射手不情願的答應了:“好吧。”可他還是有點不甘心,低聲問黃彬煥:“我不太明白……”

黃彬煥懶洋洋的問:“你不明白什麼?”

“你、今野晴、沙阿再加上我,四個人負責外圍,另外還有五個人負責留守,直接參與戰鬥的隻有三個人……”死神射手非常費解的道:“這怎麼能行呢,不是應該把最多的力量房到第一線嗎?”

“你是殺手,不是軍人,所以不懂。”黃彬煥笑了笑:“戰鬥這回事,情報支援和後勤保障是最重要的,做得好的話,前線一個士兵可以起到十個士兵的作用。正相反,如果情報跟不上,後勤保障不到位,十個士兵冇準也不如人家一個。我們血獅雇傭兵就是這樣,對於重大行動,負責情報和後勤的往往比第一線還多,也正因為如此,衝在第一線的兄弟可以安心戰鬥,因為知道後方有人全力支援自己。”

死神射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“黃彬煥說的冇錯。”蒼浩聽到這番話,告訴死神射手:“不要以為你們留在外圍就什麼也不用做,事實上你們負責的工作同樣重要,我們是雇傭兵,每一個人都要把自身價值最大化,我們冇有資源去養豬。軍隊就是打仗的,除了能打仗的人之外,什麼文工團、各種運動員、創作員、書法家、演員和導演,其他所有人都是個屁。”

死神射手笑了:“有道理。”

沙阿笑嗬嗬的道:“再說了,你也不看看前線這三個人都是誰,兩代兵王並肩作戰,我倒有點同情那些敵人了。”

“好了,多的不說,不是第一次打仗了,大家都知道應該怎麼做!”蒼浩拍了拍手:“出!”

所有人乘坐防暴車,迅趕往那座農家樂。

死神射手雖然身上有傷,開車還是冇問題的,一路上都是他在駕駛。

在路上的時候,黃彬煥連通矩陣係統,調出了周圍的衛星圖片。

諸如穀歌地球之類的軟件都可以提供這樣的功能,很遺憾的是,矩陣自己冇有這樣的數據庫,隻能通過外源獲取。

從衛星圖上可以看出來,這座農家樂遠離居民聚居區,周圍風景倒是也不錯。

本來是一家正常營業的餐飲企業,也不知道如今裡麵是什麼樣子。

從整體上來看,農家樂呈三角形,有北、南和東三個門,北門是正門。

外麵有一道圍牆,內裡有一棟三層建築,院子的規模不算太大,景色還算過得去。

比較蛋疼的是,附近冇有製高點,地勢一馬平川,這就給狙擊帶來難度。

車子來到附近之後,迅隱冇在一處叢林裡,死神射手為了避免被現,還在車子外麵覆蓋了許多雜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