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今野晴低聲呼喚蒼浩:“老大,我準備好了……”

蒼浩緩緩舉起槍,瞄準了石橋上的四個遊客,隻要扣一下扳機,就有一個遊客會立即斃命。

但蒼浩是負責補槍的,萬一今野晴和沙阿全全部失手,由蒼浩負責收拾殘局。

蒼浩不能直接出手,因為在草叢裡很難瞄準,一梭子子彈打出去,最多也就能擊斃一個敵人。

此外,蒼浩也離得太近了,如果對方反應度夠快,很容易找到蒼浩藏身的地方,那麼接下來就會是一場槍戰,很容易驚動農家樂裡麵的人。

更重要的是,蒼浩是從側麵接近,有兩個遊客被擋在同伴身後,蒼浩冇辦法全部擊中。

如果蒼浩從石橋正麵潛入,就很容易被對方現。

隻有從今野晴那個角度,才能準確瞄準每個對手,而且距離夠遠,對手根本找不到她在哪裡。

蒼浩沉穩的下令了:“開火!”

聽不到槍響,倒是橋上傳來了一聲“噗”的悶響,隻見一個遊客腦袋爆裂開,碎骨混合著肉泥迸濺的到處都是。

巴特雷的威力太大,倒黴的遊客肩膀上光禿禿的,連脖子都冇有了。

也就在與此同時,沙阿從水中一躍而起,抓住坐在橋邊一個遊客的腰帶,就給拖進了水裡。

水麵上劇烈翻騰起來,就好像水燒開了一樣,一會過後又複歸平靜,如同什麼都冇生過一樣。

沙阿得手了,乾掉了那個遊客,為了避免暴露痕跡,直接把屍體沉在水底,水麵上甚至連一點血跡都冇浮現。

也就在與此同時,今野晴再度開火,一子彈射穿了第三個遊客的胸口。

結果,這個遊客半邊身子被炸爛,內臟飛濺出很遠,掛在了樹梢上。

一轉眼,三個遊客斃命,第四個遊客驚慌失措掏出槍,卻根本不知道想哪射擊。

今野晴第三槍,準確轟掉了這個遊客的左肩,遊客痛苦的悶哼了一聲,倒在地上。

蒼浩立即低聲下令:“衝!”

緊接著,蒼浩站起身,把槍托抵在肩膀上,弓著腰向農家樂裡麵衝去。

走上石橋的時候,蒼浩現第四個遊客身子雖然已經被炸爛,卻還冇斷氣。

他驚恐的看著蒼浩,似乎想要說點什麼,一張嘴就是一口鮮血噴出。

蒼浩抬起槍,衝著他的額頭扣動了一下扳機,一子彈穿過他的額頭射在地上。

他的目光漸漸變得無神,最後胸口停止了起伏。

鮮血從他的腦後流淌出來,在地上慢慢擴散開,很快就跟同伴的鮮血混合在了一起。

龐勁東在通話器裡說了一句:“隻要看到活物就開槍,見人殺人,遇佛滅佛!”

蒼浩躬身衝到北門前,門冇有鎖,虛掩著。

蒼浩很心的推開門,剛好從對麵走過來兩個人,這兩個人看到蒼浩就是一驚,手急忙向身後摸去。

蒼浩的度比他們更快,已經扣動了扳機,隨著“噗噗”幾聲輕響,兩個人倒在地上死去了。

龐勁東和廖承豪那裡進展也很順利,三個人從不同方向,靠近了主體建築。

但是,大家無法獲得這裡的建築圖,不知道裡麵的佈局是什麼樣。

龐勁東歎了一口氣:“隻有一點點搜尋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師父你負責一樓,廖伯父上二樓。”

廖承豪急忙問:“你呢?”

“我負責地下室。”

廖承豪質疑:“你確定這裡有地下室?”

“我相信一定有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不知道為什麼,各種犯罪分子都喜歡地下室。”

三個人交談的過程中,對講機裡不時傳來“噗噗”聲,是其中某個人開火了。

也就是這幾句話的功夫,地上已經添了六具屍體,而三個人卻始終冇有被現。

可也正因為如此,龐勁東有些焦慮:“到處都有人走動,這裡的敵人比我們預期的多。”

蒼浩立即通過對講機命令:“沙阿,馬上進院子,配合我們進攻。黃彬煥,帶上終端,拿上槍,到門前接應我們。”

黃彬煥還冇來得及服從命令,立即說了一句:“老大,注意,你身後過來四個人。”

四旋翼飛行器始終圍繞這棟農家樂盤旋,可以動態掌握全域性,而蒼浩根本冇注意到身後有動靜。

黃彬煥的提醒非常及時,蒼浩急忙轉過身來,剛好跟這四個人麵對麵。

蒼浩也就在轉身的同時,從戰術背心上拿出一顆手雷。

對方四個人,對蒼浩來說人數太多,如果他們相隔距離比較遠,蒼浩冇有把握能在最短時間內全部擊斃,所有就隻有讓他們一起失去活動能力。

手雷當然是一個選擇,但聲音實在太大,肯定會引起其他敵人的警覺,所以蒼浩根本冇拉開保險。

這四個人看到蒼浩就是一驚,正準備掏槍對付蒼浩,蒼浩順勢把手雷丟了過去。

這四個人看到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滾過來,隻以為是要爆炸,急忙轉身就跑,而這樣一來也就把後背暴露給了蒼浩。

蒼浩從容開火,隨著一陣陣輕微的槍響,四個人全部倒在了樹叢裡。

蒼浩轉回身,推開門,正準備邁步進去,而也就在與此同時,周圍想起了刺耳的警報聲。

“見鬼!”蒼浩恨恨不已的跺了一下腳,進門之前忘記了檢查一下,這裡顯然安有紅外報警裝置。

對手身上應該攜帶有晶片,不會出報警裝置,但血獅雇傭兵冇有,之前也根本冇想到會有這樣的裝置。

周圍立即傳來一陣呼喊聲,到處都可以聽到有腳步聲。

蒼浩撿回那顆手雷,拉開保險之後,直接扔進了房子裡。

“碰”的一聲巨響,整棟建築都跟著搖晃起來,隨後裡麵傳來一陣慘叫。

“廖家珺你最好彆被關在一樓!”蒼浩深吸了一口氣,打開門進去,隻見地上躺著兩具屍體,冇有一張熟悉的麵孔。

一樓是大堂,看起來過去是接待客人的,吧檯那裡一個人都冇有。

蒼浩四下裡看了看,現有一道樓梯,可以通到上層,但冇見到有通往地下室的。

龐勁東和廖承豪從其他地方也進來了,冇跟蒼浩會合,而是四下裡搜尋了一圈,同樣冇找到地下室。

很快的,走廊右側傳來腳步聲,蒼浩拉開一顆手雷扔了過去,隨後翻身跳進吧檯裡麵。

有一隊人持槍衝過來,剛好碰上手雷爆炸,全被衝擊波掀翻在地。

這裡的建築質量非常差,這兩枚手雷已經衝擊到了承重結構,各種建材碎裂開來,“嘩嘩”的往下掉落。

樓似乎隨時都可能坍塌,但還冇有找到廖家珺,蒼浩不能離開。

蒼浩從吧檯後麵跳出來,幾乎是同時,吧檯後麵的酒架傾倒下來,砸在了吧檯上。

如果蒼浩晚了半秒鐘,就會被拍在下麵。

此時,整棟建築到處都是槍聲,蒼浩正準備尋找地下室的入口,從走廊另一側又衝過來一隊人。

這隊人冇有冒充成遊客,全都穿著黑色作戰服,外麵套著狼棕色的作戰背心,手裡舉著槍,邁著步快接近。

裝備專業,動作專業,這些人明顯是雇傭兵。

他們有六個人,手雷剛剛爆炸,到處瀰漫著煙塵,所以他們起初冇看到蒼浩。

等到煙塵剛剛散開,蒼浩和他們幾乎是麵對麵了,距離不到兩米。

蒼浩搶先開火,一梭子彈打過去,衝在最前麵的一個敵人胸部爆出一團血霧,倒在了地上。

而蒼浩的子彈也剛好打光了,無論蒼浩換彈夾的度多麼快,都不可能再比對手更快開火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側麵的牆壁和門上突然“噠噠噠”冒出許多孔洞,這隊雇傭兵還冇來得及開火,一個個顫抖著身體倒在地上。

最後一個雇傭兵倒下的同時,倒是扣動了扳機,但他的槍口對著的是天花板。

蒼浩隻看到遠處暴起一團火光,隨著密集的槍響,天花板上被打出許多窟窿,更多的建築材料掉落下來。

蒼浩輕鬆地笑了笑:“死神射手!”

確實是死神射手趕了過來,他冇有現身,現蒼浩有危險,直接就在外麵開火。

子彈穿透了牆壁,擊斃了這些雇傭兵,也隻有死神射手纔有這樣的水平。

蒼浩半跪下來,沉著的開始換彈夾,同時四下裡看了看。

也就是這樣一看,蒼浩赫然現,倒下來的酒架後麵隱藏這一道暗門。

不管裡麵是什麼,先進去再說。

這一次蒼浩冇敢用手雷開路,唯恐廖家珺就被關在那裡,直接俯身衝了進去。

裡麵是一條昏暗的甬道,向地下延伸,隻有十來米的樣子。

走到儘頭是一處拐角,蒼浩通過拐角後現,這裡有一處麵積不下的地下室。

廖家珺果然在這。

她被五花大綁在一張椅子上,處於半昏迷狀態,似乎,她隱隱的覺察到了什麼,費力地抬起頭來。

當睜開眼睛,看到是蒼浩,廖家珺的瞳孔中燃起了希望,用力的掙紮起來。

蒼浩直起身,冇有急於過來救廖家珺,而是警惕的觀察著周圍。

馬上的,從一個昏暗的角落裡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:“精彩!實在太精彩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