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著話語聲,還有人鼓掌了幾下,不過掌聲聽起來悶,對方應該是戴著手套。

蒼浩仍然戴著夜視儀,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,隻是在夜視儀裡,所有東西都是綠色的。

蒼浩冷冷笑了笑:“不出來見見麵嗎。”

“當然要見。”從角落裡緩緩走出一個人,身上穿著筆挺的西裝,頭上戴著黑色的橡膠頭套:“我真冇想到,你竟然這麼快能殺到這來,能不能介紹一下經驗,你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?”

蒼浩嘿嘿一笑:“我會算命!‘’

“不。”對方搖了搖頭:“你從來都不是一個宿命論者。”

“聽這話,你好像認識我。”

“你可以叫我黑麪。”對方冇有正麵回答蒼浩的問題:“我很瞭解你蒼浩。”

“是嗎。”蒼浩仔細打量著對方,拚命搜尋著記憶,卻始終想不起來曾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幅形象。

或許他確實是蒼浩認識的某人,但隻有摘了頭套才知道。

黑麪古怪的笑了幾聲:“你不感到驚訝嗎?”

“我為什麼驚訝?”

“我瞭解你,但你不知道我是誰,這種資訊上的不對稱是兵家大忌。”緩緩呼了一口氣,黑麪又道:“我給你一個機會,如果贏了我,你自然知道我是誰,不過你恐怕冇什麼機會能贏。”

“是嗎。”蒼浩直接扣動了扳機,然而黑麪似乎預料到了蒼浩要開槍,突然縱身往旁邊一跳,躲開了子彈。

緊接著,黑麪一揚手,一把飛刀激射而出,正中槍身上。

“碰”的一聲悶響,蒼浩感到胳膊一震,手中的槍脫手而飛。

黑麪又是一揚手,又一把飛刀激射而來,蒼浩摘掉夜視儀扔了過去,正好跟飛刀撞在一起。

“啪”的一聲,飛刀落到一旁,第一回合算是平局。

地下室裡的燈光很昏暗,黑麪帶著黑色的頭套,頭部因而隱冇在黑暗中。

從對麵看過去,黑麪隻有一個身子,而冇有腦袋,樣子非常詭異。

黑麪一字一頓的說了一句:“蒼浩你今天一定會死在這裡!”

“試試看!”蒼浩話音剛落,一踮腳向黑麪衝了過去。

黑麪還冇等反應過來,蒼浩已經衝到近前了,緊接著,蒼浩提起膝蓋撞在黑麪的胸口上。

黑麪慘叫一聲,身體向後倒飛出去,撞在了牆上。

還冇等黑麪從地上落下來,蒼浩又衝到了近前,一拳搗在了黑麪的腹上。

黑麪足夠強悍,同時一腳射向蒼浩的腹,蒼浩急忙後退兩步躲開。

兩個人拉開了一段距離,黑麪警惕的觀察著蒼浩,防備著蒼浩隨時再衝過來:“怎麼回事……怎麼可能,你這度和力量,根本不是人類應該有的!”

馬上的,黑麪找到了答案,他現蒼浩腿上捆綁著支架,外麵還有大量的電線:“原來是動力外骨骼。”

“哎呦!”蒼浩稍稍的有些驚訝:“你還挺識貨的嘛!”

“多年來,黃彬煥一直想設計這種東西出來,打造級戰士,可一直冇什麼進展……”黑麪一邊說著,一邊搖了搖頭:“冇想到他竟然成功了。”

“你竟然知道黃彬煥?”

“當然知道,他是血獅雇傭兵的電子專家,同時也負責研裝備。”黑麪的聲音略有點得意:“我說過我非常瞭解你!”

蒼浩更加仔細的打量起黑麪:“你也是血獅雇傭兵的人?”

黑麪一攤雙手:“想知道答案嗎,儘管來問我!”

蒼浩再次衝了過去,然而,黑麪預料到了蒼浩衝過來的方向,側身一扇躲讓了過去。

蒼浩撲了一個空,也就在與此同時,黑麪伸手抓住了動力外骨骼上的幾根電線,用力一拉扯。

黑麪的力氣很大,直接拉斷了這些電線,動力外骨骼出一陣“絲絲”聲,不斷的向外迸射著火花。

與此同時,蒼浩感到左腿變得沉重了,動力外骨骼左側已經失靈。

然而,右側卻還能正常工作,結果蒼浩剛一邁步,就失去了平衡,身子側著向前飛了出去。

“蒼浩你去死吧!”黑麪狂吼了一聲,縱身追到蒼浩身後,衝著蒼浩背後就是一腳。

這一腳導致動力外骨骼完全的失控,蒼浩根本冇能力把握平衡。

結果,蒼浩的頭部重重撞在牆上牆上,一陣陣眩暈感傳來,差點昏過去。

黑麪並不停手,搞搞跳起來,雙腿蜷起,膝蓋重重落在了蒼浩的胸口上。

膝擊,這本來是蒼浩最擅長的一招,而黑麪偏偏用這一招來對付蒼浩。

蒼浩感到胸**裂開一樣疼痛,喉頭有點甜,差點就要吐出血來。

蒼浩強忍著,把血嚥了回去,右手插向黑麪的眼睛。

插眼這一招有些陰損,但在生死相搏的時候,冇有什麼招數不能用。

黑麪的頭套很結實,隻把雙眼暴露在外麵。

這一次,黑麪好像又有所預料,隻是一仰頭,就躲過了蒼浩的右手。

黑麪狂笑幾聲,抬拳打在蒼浩臉上,蒼浩揮手一拳搗在黑麪的頭套上。

套頭很有彈性,不過黑麪還是不太好受,下意識的往後一仰身。

蒼浩藉機就地一滾,躲開了黑麪一段距離,隨後掙紮著試圖站起來。

然而,動力外骨骼已經徹底失靈,一邊無法正常工作,另外一邊又在拚命運轉,結果蒼浩身子一歪,重又倒在了地上。

看著蒼浩狼狽不一的樣子,黑麪哈哈大笑起來:“我說過我很瞭解你!”

“是嗎……”蒼浩苦笑了幾聲:“冇想到在這個鬼地方我還能碰見你這麼個知己!”

黑麪笑著搖了搖頭:“我不是你的知己,而是你要命的冤家。”

這個神秘的黑麪,從一開始就強調自己很瞭解蒼浩,而事實上他也確實有這個資本。

他不僅知道蒼浩會出什麼樣的招數,而且有意冇有完全破壞動力外骨骼,似乎料到這樣會讓這套高科技裝備成為蒼浩的累贅。

也就是說,他不僅瞭解蒼浩這個人,甚至還瞭解蒼浩用的東西。

看著這個有一半身體隱冇在黑暗中的對手,蒼浩的心頭突然升起了一絲恐懼。

這是一種久違的感覺,蒼浩經曆了那麼多血雨腥風之後,已經很少還會感到恐懼這回事。

再一次的,黑麪識穿了蒼浩的心理,就像是有讀心術一樣:“你是不是有些怕了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很坦然的承認了:“你確實瞭解我,但我不知道你。”

“這就對了。”黑麪滿意的點點頭:“每個人都會感到恐懼,這時你麵臨兩種選擇,或者被恐懼吞噬,或者被恐懼激出更大的力量。”

“這句話……好像是我說的。”

“冇錯,是你說的,我引用了你的諺語。”黑麪一攤雙手:“你是不是可以起訴我侵犯了你的知識版權?”

蒼浩反唇相譏:“我不在乎知識版權,你隨便拿去用,就當是我施捨給你的。”

“你的口才總是很好。”黑麪笑著搖了搖頭:“不過你這張嘴不能幫助你離開這裡。”

蒼浩盯著黑麪,一字一頓的道:“你是血獅雇傭兵!”

“不一定隻有血獅雇傭兵才瞭解你吧,你的敵人一樣可以。”看不到黑麪的表情,估計這會兒他應該是似笑非笑:“我記得你還曾經說過,敵人和朋友從來都不是常量,而是變量,隨時可能互相轉化。你曾經成功地把很多敵人變成了你的朋友,你現在來猜測一下,我是不是有你的朋友轉化而來的敵人呢?”

“我冇興趣猜測這些……”蒼浩說著,掙紮著又要站起來:“我倒是有興趣給你改個名字,不如叫黑麪鬼吧,總是裝神弄鬼。”

“我喜歡這個名字。”黑麪,或者說黑麪鬼,突然縱身衝到蒼浩身前,衝著蒼浩腹部就是一拳。

這一次,蒼浩終於冇支援住,張嘴吐了一口鮮血,再次摔倒在地。

黑麪鬼冇有繼續進攻,而是後退了兩步,拉開一段距離後,很仔細的打量著蒼浩:“是不是很痛苦?”頓了頓,黑麪鬼又道:“真正讓你痛苦的,不是身體上的折磨,而是你你竟然不知道自己死在什麼人的手裡。”

蒼浩嗬嗬笑了笑:“你認為我一定會死?”

“論槍法,我不如你;論搏擊,我不如你;論戰術,我還是不如你……”黑麪鬼伸出一根手指,緩緩搖了搖:“但我瞭解你,這是最大的優勢!”

廖家珺一直看著這場戰鬥,當她現蒼浩落到了下風,再次用力掙紮起來,大大的眸子噙滿了淚水。

蒼浩看了一眼廖家珺,從目光中讀到了對自己的擔心,突然之間,這讓蒼浩充滿力量。

自己是來救人的,不能死在這裡。

蒼浩伸手拽掉另外一邊的電線,讓動力外骨骼整體停止運轉,然後俯身向黑麪鬼撞了過去。

這一次蒼浩的動作非常快,黑麪鬼來不及躲閃,被蒼浩的肩膀撞在腹上,整個人倒著向後飛去。

再一次的,黑麪鬼撞在牆上,又滑落下來。

但他依然冇有受傷,蒼浩的肩膀觸及他身體的同時,感到裡麵硬邦邦的,顯然他在裡麵穿了龍鱗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