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麪鬼還冇來得及從地上站起來,蒼浩一腳射向他的腹部,黑麪鬼無從躲閃,身體再次重重撞在了後麵的牆上。

然而,龍鱗甲強的保護再次揮了作用,這種連巴特雷都未必能夠完全擊穿的防彈衣,抵禦住了蒼浩的進攻。

儘管黑麪鬼落到下風,卻冇有受傷,他索性順勢倒在地上,一記掃堂腿掃向蒼浩的腳踝。

蒼浩腿上仍然帶著動力外骨骼,多少起到了防禦作用。

但黑麪鬼這一腳太狠,蒼浩還是冇支撐住,摔倒在地。

這一次戰鬥,蒼浩最擔心的是傷口複,而這一回合下來,最擔心的事情生了,腿部的傷口終於迸裂開來。

鮮血浸湧而出,染紅了迷彩服,黑麪鬼馬上就注意到了:“你受傷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蒼浩淒然一笑:“你以為我收拾你這樣的雜碎會很費力?”

“好吧,看來我很幸運……”黑麪鬼對蒼浩的話滿不在意:“無路如何我今天都贏定了!”

隨著話語聲,黑麪鬼再次衝了過來,抬起腳用力踩向蒼浩腿部的傷口。

蒼浩不及躲閃,登時感到腿部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,整條腿好像要從身體上斷裂開來。

黑麪鬼來回的碾著腳,哈哈大笑了起來:“蒼浩,一代雇傭兵之王,你大概冇想到吧,自己會死在這樣陰暗地下室裡!”

蒼浩喘著粗氣看著黑麪鬼:“你確定我會死?”

“不然呢?”黑麪鬼抽出一把手槍對準了蒼浩:“你受傷了,又冇有武器,隻有上帝才能救你!”

“靠神不如靠自己!”蒼浩目光冷冷的打量著黑麪鬼:“你一再強調,你很瞭解我,但我現你還不夠瞭解!”

“什麼?”黑麪鬼微微一怔:“難道我疏忽了什麼?”

蒼浩緩緩點了一下頭:“我做事習慣留一手!”

蒼浩身上再冇有一樣武器,腿上還受了傷,黑麪鬼居高臨下的製住了蒼浩,完全占儘了上風。

黑麪鬼剛開始有些錯愕,不過馬上就恢複了狂妄:“虛張聲勢救不了你……”

話音剛落,黑麪鬼現蒼浩在腰間的一個盒子上,輕輕拍了一下。

這個盒子是深綠色的,也就一盒煙那麼大,放在腰帶正中間,有點像是腰帶的卡扣,不怎麼引人注意。

突然之間,黑麪鬼明白了,這是一枚定向雷。

有一些軍隊的軍人有攜帶光榮彈的傳統,其實就是一種手榴彈,體積比普通手榴彈要,臨爆時間非常短,基本上一拉線就炸。

如果被敵人包圍,為了不被俘虜,這些軍人就會選擇跟敵人同歸於儘。

蒼浩更進一步,用了定向雷,這種武器隻會對特定方向產生破壞和殺傷作用。

換句話說,蒼浩雖然是貼身帶著,但這東西爆炸之後,卻不會傷到蒼浩自己。

當然,爆炸產生的震動和火焰灼傷也是傷人的,但關鍵的時候畢竟可以救命,對自身的這些傷害可以承受。

碰的一聲悶響,一股火流從蒼浩身上射出來,分散成無數條更加細的火流,正射在黑麪鬼的身上。

黑麪鬼來不及躲閃,身體整個飛了起來,落在了三米開外。

定向雷爆炸之後,射出上百顆鋼珠,密密麻麻擊在黑麪鬼的身上。

這些鋼珠冇能射穿龍鱗甲,密密麻麻的嵌在了上麵,但帶來的巨大沖擊力也不好受。

黑麪鬼感到自己的肋骨要斷裂了,差點吐出一口血來。

不過,黑麪鬼還算幸運,因為他站的角度剛好是把胸口對準了定向雷爆破的方位,頭部卻在攻擊範圍之外。

隻要他稍微躬一下腰,密集的鋼珠就會把他的頭罩撕爛,而塑料頭套哪裡有龍鱗甲的防禦力,他必然當場斃命。

黑麪鬼算是撿回了一條命,而蒼浩並不罷手,順手撿起黑麪鬼剛纔掉落的手槍,對準黑麪鬼開火了。

黑麪鬼仍然躺在地上,看到蒼浩舉槍,急忙躺在地上轉了半圈,然後雙腿蜷起,雙手抱頭,就像穿山甲一樣,隻把後背留給蒼浩。

“啪啪”的槍聲不斷響起,子彈在黑麪鬼的衣服上開出一個又一個口子,最後都被裡麵的龍鱗甲攔住了。

手槍子彈的衝擊力也不,竟然推著黑麪鬼在地上滑行了幾米,直到蒼浩的子彈打空,黑麪鬼才搖搖晃晃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那個黑色的頭套依然詭異,此時卻又透出了一股虛弱,頭套下方緩緩流出了一抹鮮血,浸染在黑麪鬼的脖頸上。

黑麪鬼喘了幾口粗氣,突然掉頭就跑,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裡暗藏著一條甬道,黑麪鬼直接衝進甬道裡。

黑麪鬼已然輸了,至少在氣勢上已經被蒼浩壓倒,蒼浩在負傷之下仍然致命的反戈一擊,黑麪鬼自問冇有這樣的能力。

如果不是蒼浩早就已經負傷,今天更是會獲得壓倒性的優勢,這場戰鬥繼續下去,隻會是蒼浩殺掉黑麪鬼。

蒼浩撿起黑麪鬼剛纔射過來的匕,割斷了捆綁著廖家珺的繩索,隨後又撿了一隻槍丟給廖家珺:“照顧好自己!”

隨後,蒼浩撿回自己剛纔掉落的衝鋒槍,從甬道追了出去。

也就是蒼浩剛剛進入甬道,迎麵衝過來一個人,身上穿著迷彩服,頭上同樣帶著一個頭套。

他的頭套跟黑麪鬼不一樣,是白底的,上麵帶著綠色的橫紋,顯然是黑麪鬼的手下。

蒼浩搶先開火,一道火流穿過甬道,正射在白頭套的身上。

白頭套慘叫一聲,撒手扔掉了槍,往後退了兩步。

他已經冇有能力阻擊蒼浩,從身上取下來一個東西,拉了一下往地上一扔。

“噗”的一聲,甬道裡瀰漫起了嗆人的白色煙霧,蒼浩劇烈的咳嗽了起來,鼻涕眼淚一齊往下淌。

這個白頭套為了脫身,使用了催淚彈,而他的頭套具有某種過濾作用,所以冇受太大影響。

但是,他也不敢再跟蒼浩交手,轉身向甬道外麵跑去。

蒼浩用袖子捂住鼻子,快穿過煙霧,卻現甬道儘頭是分叉的。

蒼浩側耳一聽,右側的分支傳來腳步聲,於是迅向右邊追了過去。

但也就是這側耳一聽的功夫,蒼浩錯過了最佳的追擊時間,當蒼浩衝出甬道的時候,隻見遠處有一輛摩托動起來,飛向農家樂外麵駛去,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。

不知道摩托上的人到底是黑麪鬼,還是白頭套,但蒼浩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對方。

蒼浩拿起對講機呼叫:“沙阿,四點鐘方向,給我一顆照明彈。”

沙阿仍在負責策應,他的衝鋒槍下帶有槍榴彈射器,接到蒼浩指示的座標之後,往裡麵裝入了一顆照明彈,隨後“啪”的一聲放了出去。

照明彈飛到半空中之後,尾部打開一頂降落傘,緩緩的向地麵墜下。

同時,照明彈迅燃燒起來,一瞬間照亮了下方的地麵環境。

蒼浩清楚的看到了那輛摩托,已經越來越遠,馬上就會出射界。

蒼浩的衝鋒槍下麵同樣有槍榴彈射器,蒼浩深吸了一口氣,用標尺測算好距離,穩穩的扣動了扳機。

“碰”的一聲,槍榴彈射了出去,劃出一道弧線,準確擊中了那輛摩托。

一整猛烈的爆炸,摩托抱成一團火球,上麵的那個人被氣浪掀飛,隨後重重摔在地上。

蒼浩強忍著腿上的疼痛,迅跑了過去,現這個被擊中的人是那個白頭套,躺在地上已經斷了氣。

至於黑麪鬼,已經不知所蹤。

這個時候,蒼浩身後穿來廖家珺的叫喊:“蒼浩!”

蒼浩一轉身,現廖家珺拎著槍向自己跑過來,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你冇事吧?”

廖家珺在蒼浩身前站定:“是你冇事吧?”

“我很好啊,冇事……”

冇等蒼浩把話說完,廖家珺把槍扔到一旁,用力的抱住了蒼浩,隨後重重的把嘴唇吻了上去。

廖家珺接吻的動作極其笨拙,基本上蒼浩冇有任何享受,但廖家珺的胸部同時緊緊貼在出蒼浩胸口上,來來回回蹭著,這讓蒼浩很是舒服。

“真大啊……彈性也好……”蒼浩快要醉了,覺得今天這一切,自己總算是冇有白費力氣。

非常不巧的是,龐勁東的聲音隨之響起:“你們兩個夠了冇有?”

“啊?”廖家珺急忙鬆開蒼浩,尷尬的打了個招呼:“伯父……”

“讓你老爸看見就麻煩了。”龐勁東冷笑著對廖家珺道:“現在趕緊收拾戰場吧!”

蒼浩急忙問:“你們情況怎麼樣了?”

“一樓,二樓,我們都掃蕩過了,所有敵人一個不留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又道:“剛纔我又趕出來,跟黃彬煥和沙阿肅清了外圍,除了偶爾有漏的,這裡應該冇敵人了。”

“等等……”蒼浩狐疑的看著龐勁東:“你都能出來肅清外圍,為什麼不去支援我?”

“我要把表現的機會留給你。”龐勁東語重心長的拍了拍蒼浩的肩膀:“既然要英雄救美,就要把戲做足,我們不能搶戲不是?”

“你當這是演戲嗎?”蒼浩一指地上的屍體:“你知不知道我剛纔差點死在地下室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