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紅褲子看到封禪子,哈哈一笑:“我擦,這不是寺廟嗎,怎麼還有道士呢?”

封禪子心翼翼的問:“請問……你們找誰?”

“我找蒼浩!”大紅褲子又是哈哈一笑:“我們是東龍幫,蒼浩一定知道我們!”

蒼浩慢悠悠走了過去:“冇錯,我聽說過東龍幫,不知道你是哪位?”

“原來你就是蒼浩!”大紅褲子指了指蒼浩的鼻子,旋即再次哈哈大笑起來:“久仰大名!真是久仰!能把我們東龍幫殺得人仰馬翻,我敬你是個人物!”

“你還冇說你是誰?”

“東龍幫老大,兄弟們都叫我花東……”大紅褲子說著,張開雙臂,看樣子竟然想要跟蒼浩擁抱一下:“有句古話怎麼說來著,相逢一笑泯恩仇,咱們是不是可以學學古人?”

“我不學任何人,我就是我自己!”蒼浩懶得跟花東擁抱,徑自坐到了是桌旁,隨後指了指自己的對麵:“請坐。”

花東放下雙臂,倒也不覺得尷尬,直接走過來坐下:“說起來,也是我的不對,我剛來廣廈的時候,應該四處拜拜山頭,尤其是你這多林寺,第一時間就應該來……”

“打住!”蒼浩擺擺手:“你的手下來多林寺了,可是牛B得很呢!”

“哎……”花東長歎了一口氣:“我年紀比你大,叫你聲老弟,你不生氣吧?”

蒼浩點點頭:“請講!”

“咱們把話說明白了,在碼頭那一次,拜你所賜,我們損失了不少貨物……”花東的表情倒是很誠懇:“我聽說你有個弟叫羅霸道,在廣廈也算有名的人物,那你多少應該明白道上的規矩。這麼多錢不見了蹤影,要是不拿出點說法來,兄弟們也不答應呀!”

蒼浩笑了笑:“這話倒也有點道理!”

“當然有道理了!”花東用力拍了拍蒼浩的肩膀:“但是呢,我派來的人輕鬆被你給解決了,這就證明蒼浩你有實力有魄力,不是我們東龍幫能對付的!”

“嗯。”蒼浩微微頷:“這話我倒是愛聽。”

“我猜到了,你很生氣,可我那麼多弟都死了,再加上我的麻將館也被你給抄了,你總該消消氣吧?”花東說著,又是哈哈大笑起來:“出來混,一個字——錢,咱們也算是不打不成交,我很願意以後跟蒼浩老弟你合作乾點什麼!”

“你想乾點什麼?”蒼浩笑眯眯的看著花東,偶爾的,用眼角的餘光掃量著那兩個打手。

花東帶來的這兩個打手,進了門之後就到處閒逛,顯然是在勘察環境。

不過他們很有分寸,既不走的太遠,也不進任何房間,以免引起蒼浩的警覺。

此時,封禪子去後院忙了,前院除了蒼浩之外,就隻有慕北和沙阿。

沙阿躺在長條凳上曬太陽,慕北則盯著一盆花在呆。

慕北最大的愛好就是呆,北美印第安人相信萬物有靈,一草一木在他們看來都是神明,蒼浩有時懷疑他可能會點異能什麼的,能跟花草樹木對話。

這兩位稀鬆懈怠的,花東完全冇理由放在眼裡,兩個打手衝著花東微微點點頭,而花東則會心的一笑。

馬上的,花東注意到蒼浩在觀察自己的手下,立即拍了一下桌子,引起蒼浩的注意:“我知道老弟你是個人才,過去的事情咱們就徹底翻篇,以後互相合作花開富貴,你看怎麼樣?”

蒼浩似笑非笑的看著花東:“我搶走了你的貨,乾掉你那麼多手下,你竟然咽得下這口氣?”

“實話實說,如果你做不到這些,我今天也不會來跟你談判!”花東似乎很喜歡笑,總是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:“這個世界,每個人都有價值,價值越大的人我越欣賞,對那些冇有價值的人我何必正眼看他們呢!老弟你就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人,所以我想跟你合作,以後咱們能把過去所有的損失都賺回來!”

“是嗎?”蒼浩點上一根菸抽了一口:“不知道你打算怎麼合作呢?”

花東笑嘻嘻的反問了一句:“這世上最賺錢的生意是什麼,你難道真不知道嗎?”

“不過就是走毒嗎!”蒼浩說著,把目光落到那個斯文男人的身上,他坐在花東旁邊,一直不說話。蒼浩指了指他,問道:“這位是……”

“他是我的軍師!”花東說著,拍了拍那個斯文男人的肩膀:“你叫他老開就成,我凡事都聽他的,有重要的事情也一定會帶上他!”

蒼浩衝著老開店了一下頭:“幸會!”

老開衝著蒼浩也點了一下頭,算作是打招呼了,卻冇開口說話。

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看來軍師都是惜字如金!”

“那當然了……”花東瞥了一眼老開,歎了一口氣:“不過,真正要命的是,老開根本不會說話……”

蒼浩一挑眉頭:“聾啞人士?”

花東又歎了一口氣:“他能聽,但不能說。”

蒼浩的注意力完全被這個老開吸引了:“那我就奇怪了,既然他不能說話,又怎麼給你當軍師呢?”

“他的工作很簡單……”花東說到這裡,表情重又變得神秘起來:“老開精通周易術數,我在做重大決定之前,都會讓他卜一卦。他隻需要用紙筆把卦辭解釋給我就行,我一定照辦,其他的不用費心。”

“哦……”蒼浩似懂非懂的點點頭:“冇想到你還信這個。”

“信!當然信了!”花東一瞪眼睛:“老祖宗的寶貴遺產,當然要信了,這裡麵有很多玄機,科學根本解釋不明白。”

這邊花東說著話,老開衝著那兩個打手打了幾個手勢,隨後那兩個打手向山門外走去。

這一切,都是那麼的不經意,看起來很自然,但蒼浩卻注意到了:“他們去乾什麼?”

“老開讓他們去買盒煙。” 花東笑哈哈的道:“老弟你就自己抽,也不管我們,我們就隻好自己備煙了!”

“我這煙倒是可以給你們,就怕你們抽不起啊……”蒼浩說著, 突然掏出一把黃金手槍,也不回頭,隻是一揮手就扣動了扳機。

花東的一個手下卒不及防,慘叫一聲,摔倒在地。

他的腳踝被蒼浩射斷了,鮮血滴滴答答的落下來。

另一個打手愣住了,也不知道該乾什麼,警惕地看著蒼浩。

花東勃然大怒,猛地一拍桌子:“蒼浩你要乾什麼?我帶著誠意來跟你談判,你為什麼開槍傷我兄弟?”

說著話的同時,花東警惕的看向蒼浩的兄弟們,同時把手摸向腰間。

這一槍過後,多林寺裡依然平靜,沙阿還在曬太陽,慕北繼續對著花盆呆。

“你帶著誠意向我撲麵而來是吧,你的誠意還真特麼把我給感動了……”蒼浩把黃金手槍放到桌子上,掐滅了菸蒂,重新給自己點了一根:“請你用你的誠意回答我,你特麼是不是以為我不懂手語?”

花東有點吃驚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蒼浩冇有回答,漫不經心的反問了一句:“你們剛進來的時候,是不是現這裡冇有信號,手機不能用,身上帶的竊聽器也不好使?”

花東臉上變顏變色:“我不懂你的意思!”

“不,你很懂。”蒼浩衝著花東吐了一個菸圈:“我不用搜也知道,你們身上帶著竊聽器。不過呢,我多林寺有通訊遮蔽,平常倒是不怎麼開,今天為了歡迎你, 開啟了全頻遮蔽,這會兒隻有我們內部使用的通話器纔有信號。”

花東的嘴角抽搐了幾下:“防人之心不可無,我也是冇辦法!”

“好,那咱們繼續說……”蒼浩指了指老開,淡淡然的道:“剛纔,你的這位軍師打的手語,纔不是出去買什麼煙。他是讓你的手下出去給其他人信號,多林寺這裡隻有三個人,隻要你們迅包圍,利用人數優勢,就可以把我們一成擒。”

花東有些不相信:“你……竟然懂手語?”

“我不知道你對我瞭解多少,今天正式告訴你,老子過去是雇傭兵,必須得什麼都懂一點才能活下來。”彈了一下菸灰,蒼浩依舊淡淡然的道:“我要是冇猜錯,你應該在周圍準備了很多人馬,你帶著這三個人進來探探路,大部隊隨後就到。”

蒼浩說這些話的時候,目光一直看著花東,似乎忽視了老開。

這讓老開覺得自己找到了機會,趁著蒼浩不注意,突然伸手去搶桌上的黃金手槍。

然而,蒼浩把他的動作瞭若指掌,而且度更快。

還冇等老開把手伸過來,蒼浩胳膊一晃,已經重新拿起黃金手槍,槍口正對著老開:“你裝啞巴也挺辛苦的,現在像個人正常人一樣跟我說話,否則我立馬把你爆頭。”

花東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:“他確實不會說話。”

“我數三個數……”蒼浩呲牙一笑:“一、二……”

似乎,蒼浩又把注意力放在老開的身上,花東的另一個手下以為蒼浩冇注意到自己,躡手躡腳向山門外走去。

蒼浩依然不回頭,隻是回手一槍,就把這個手下的腳踝也射斷了。

這個手下撲倒在地,疼痛的來回打滾,身上沾滿了灰土。

而慕北和沙阿好像根本冇聽到,依舊是該乾什麼就乾什麼。

蒼浩甚至不屑於拿出另一把黃金手槍,隻是一瞬間的功夫,重又把槍口對準了老開:“下一個數,你再不開口,就去跟閻王嘮嗑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