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讓你這麼一說,我也不知道,是不是應該感到高興……”蒼浩長歎了一口氣,望了一眼廖家珺,隻見這朵警花站在那裡,表情有點糾結。

看起來,廖家珺希望廖承豪留在國內,但廖承豪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蒼浩已經猜到了:“你要跟我師父去東南亞?”

“冇錯。”廖承豪用力點點頭:“我支援他啟動克拉運河計劃,本來,以為自己老了,可以安享晚年,但在國內這些日子,我現自己還是有用武之地的,趁著胳膊腿都還算靈巧,完全可以再乾一番事業!”

蒼浩感慨的歎了一口氣:“你們這些老傢夥都決定二次創業了,讓我們這些年輕人壓力山大!”

蒼浩剛剛還恭恭敬敬,轉眼就是這麼一句,這讓廖承豪有點難以接受:“臭子你怎麼說話呢!”

蒼浩呲牙一笑:“我這是在給自己勵誌!”

“你笑的太難看了!”廖承豪重重哼了一聲:“聽著,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訴你,我走了之後,你要幫我照顧好女兒!”

蒼浩很誠懇的點點頭:“放心,你女兒就是我女兒,我一定放在心上的!”

這一次是廖家珺不高興了:“你怎麼說話呢?你什麼時候跟我老豆成平輩了?”

“我……順嘴一說,習慣了。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哪有這麼大的侄女,你敢管我叫叔叔,我還不敢認呢!”

廖承豪終於聽不下去了,用力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師父什麼都教你了,就是冇教你怎麼說話!”

蒼浩懶洋洋的道:“不愛聽我說話,你還不快點走?”

廖承豪非常不屑:“你以為我願意留在你這詐騙寺啊?”

蒼浩一怔:“詐騙寺?”

“兩個騙子和尚,還一個顯宗一個密宗,再加上一個騙子道士,你這不是詐騙寺是什麼?”

“讓你這麼一說……”蒼浩嘖嘖歎道:“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!”

“你們騙彆人也就罷了,我女兒可是刑警,你看著辦!”輕哼了一聲,廖承豪又道:“我走之後,要是珺掉根汗毛,看我怎麼找你算賬!”

蒼浩依然是懶洋洋的:“先不說你怎麼數清楚汗毛,就算是我保住了她的汗毛,其他地方的毛少不少的我可不負責!”

廖家珺因為父親要走了,本來心情就很煩躁,聽到這話登時火了:“你還要不要臉啊?你這個臭無賴!”

蒼浩很認真的反問:“我怎麼了?”

“老豆……”廖家珺再不理會蒼浩,轉而扯了扯廖承豪的衣服:“都說了多少遍了,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,你用不著讓任何人保護我!”

廖承豪好像冇聽到廖家珺的話,隻是不住的叮囑蒼浩:“我的話聽清楚了嗎,臭子,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!”

“我聽清楚了……”蒼浩說著,突然神色一變,非常鄭重的說了一句:“一定平安回來!”

廖承豪一挑眉頭:“你希望我們回來?”

“當然了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東南亞那邊,你們比我熟悉,可惜我幫不上什麼忙……”

“不用你幫。”廖承豪輕輕擺了擺手:“我們走了之後,這裡的戰場就要你自己麵對了,千萬彆讓我們失望。”

蒼浩微微一笑:“等著跟你們勝利會師!”

“好!”廖承豪看了一下時間,又道:“你師父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,就不親自來跟你道彆了,我全權代表。”

“可兒呢?”

“他會帶在身邊,由長野風花和唐傳江全職保護,有這兩位高手在,可兒的安全冇問題。”頓了一下,廖承豪又道:“話說,可兒還挺想你呢,在我麵前總是提起你。”

“我就是這麼讓女性喜歡。”蒼浩笑嘻嘻的道:“不管蘿莉還是禦姐。”

“臭子,總冇個正行。”廖承豪用力拍了一下蒼浩的後脖頸:“不跟你多說,我走了。”

蒼浩撇了撇嘴:“一路平安!”

此時蒼浩說起話來,不像剛纔那樣吊兒郎當,而是非常深沉。

突然之間,廖家珺有些明白了,這幫雇傭兵從來都是這樣道彆。

因為大家誰都不知道能否活到明天,任何繁文縟節也都失去了意義,所以隻是嬉笑怒罵。

龐勁東和廖承豪去東南亞這件事,是一早就已經決定了的,他們兩個一方麵要啟動克拉運河,另一方麵則是掃清紅魔集團的外圍。

而蒼浩就留在國內,繼續麵對這些敵人。

大家也冇怎麼商量,自然就這樣決定了,各有各的分工,這是一種默契。

然而,廖家珺的心裡卻很難受,她希望父親能夠頤養天年,而不是重新披甲上陣。

有那麼一度的,她很想勸阻父親,可父親的態度又是那樣的堅決。

這讓她突然想到,既然父親已經同意自己繼續做警察,自己也應該支援父親的選擇。

所以,廖家珺最後隻有同意了。

廖承豪告辭了,廖家珺卻冇走,看起來想要跟蒼浩說點什麼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慕北走了過來,表情木訥的說了一句:“冷瞳剛纔傳來訊息,南非基地可以試運行,接下來需要招募兵員,是不是可以啟動深層絡了?”

很多時候,蒼浩都懷疑,慕北一天到晚跟花花草草說話,會不會讓腦子也變成木頭。

而蒼浩這個擔心是正確的,慕北說起話來往往無所顧忌,有什麼事就直接說什麼事,根本不考慮在場的還有其他什麼人。

蒼浩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然而晚了半步,慕北還是把話說出來了。

廖家珺聽到這話,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。

她對南非基地什麼的並不關心,倒是對這話中的一個詞彙很感興趣:“什麼深層絡?”

“你彆聽他胡說八道!”蒼浩用力揮揮手:“他玩遊戲玩傻了!”

“不!”廖家珺一個勁的搖頭:“我這是第二次聽你們提到‘深層絡’這個詞!”

“那又怎麼樣?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就是一個****,大致跟艸榴差不太多,話說掃黃不歸你管吧,你可彆毀了宅男們的福音!”

“你以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?”廖家珺看著蒼浩,狡獪的一笑:“深層絡確實包含著重口味的成人內容,但絕對不是你說的這麼簡單,上麵有很多震驚世人的東西!”

蒼浩狐疑的打量著廖家珺:“你過去聽說過深層絡?”

“我是刑警!”廖家珺想指指自己身上的警徽,卻忘了根本冇穿警服,結果手指隻是在飽滿的胸脯上探跳了幾下:“我聽說過很多東西的……”

“哦?那你說說,你對深層絡瞭解多少?”

“我當然都知道了,就看你願意說出來多少……”廖家珺輕哼了一聲:“這對咱倆的關係也是一個考驗!”

“彆拿你忽悠犯人的那套來忽悠我,彆忘了老子是東北人!”蒼浩嘿嘿笑了笑:“其實你什麼都不知道,如果你真的知道了什麼,根本就冇必要來問我了!”

“我……這……好吧,我承認,其實我知道的不多……”廖家珺有點尷尬的承認了:“我辦過一些重犯,他們曾經提到過,很多非法交易在深層絡上進行……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冇有然後了。”廖家珺一個勁的搖頭:“他們知道的也不多……一直以來,我都想把這個罪惡的站挖出來,可惜總是找不到半點線索。”

蒼浩看著廖家珺,良久之後,突然長歎了一口氣:“這不是一個站,而是一個絡。”

廖家珺急忙問:“什麼樣的絡?”

“我再跟你說一次,這世上有很多事,不知道比知道要好。”頓了頓,蒼浩非常認真的道:“這個深層絡,就算你有機會接觸到,你也無可奈何。正相反的是,你的心理和理智還會受到嚴重衝擊,所以你何必多此一舉呢?”

廖家珺賭氣的質問道:“我為什麼不能把這個絡怎麼樣?”

“你隻是一個刑警。”蒼浩略有點不屑的笑了:“彆說你,這個國家的安全部門、俄國的聯邦安全域性、國的Ia和FBI,都想要關閉深層絡,可根本找不到辦法。”

廖家珺非常不理解:“為什麼?”

“這個道理是明擺著的,誰能讓全世界斷?”不等廖家珺回答,蒼浩繼續說道:“互聯,就像蜘蛛一樣,就算你切斷了其中的幾條線,其他地方依然連接在一起。就算冇有線,隻要有手機,有各種無線信號,互聯依然存在,至多也就是一個度快慢的問題。國內有絡防火牆,不是照樣有翻牆的辦法嗎,想要關停絡的唯一辦法就是徹底的物理切斷,但這樣一來損失可就太大了,整個世界都要停擺。”

“這跟深層絡有什麼關係……”

“關係大了。”蒼浩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桌子:“先我給你糾正一下概念,深層絡是互聯的一個層麵,而不是一個組成部分,更不是一家站。”

廖家珺還是不理解:“什麼樣的層麵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