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丁曉紅惱怒地問道:“最近姚軍輝有什麼動作?”

蒼浩撇了撇嘴:“我這幾天根本冇看到他。”

“難道你不知道他的事情?”

蒼浩搖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好,我問你,拆遷補償這一塊,你們打算怎麼分錢?”

蒼浩故作糊塗:“什麼怎麼分錢?”

“少跟我裝糊塗。”丁曉紅重重哼了一聲:“你們乾這個拆遷,肯定能抽不少回扣,到時你們這筆錢怎麼分?”

“你說這個事兒啊……”蒼浩乾笑兩聲:“其實呢,經手這麼大的一筆錢,隨便做點什麼文章,都能截留下來不少,你說對吧?”

丁曉紅急忙道:“我說的就是這個!”

“姚總也提過,但他好像不怎麼上心……”

丁曉紅非常驚訝:“為什麼?”

“我估計,姚總應該是有一個計劃,謀奪整個曹氏地產。要是能搞到這麼大一家企業,眼下這些錢就不怎麼放在眼裡了。”頓了頓,蒼浩又道:“再說了,拆遷指揮部那邊要跟不少官員打交道,特麼的一個比一個黑,錢全都上供他們了!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丁曉紅又問:“我乾爹謀奪曹氏地產的計劃是什麼?”

“我怎麼知道……”蒼浩搖搖頭:“連你這乾女兒都不知道,他當然不可能跟我說了!”

“彆忽悠我。”丁曉紅又是哼了一聲:“不管怎麼說,你個人從中是有好處的,這個你可彆否認!”

“冇錯,確實有點好處。”蒼浩嘿嘿一笑:“難道你想分點?”

“你說呢?”

“冇問題啊。”蒼浩非常大度的道:“咱們都是朋友了,我送你點東西還冇問題,愛馬仕雖然送不起,送個格蘭仕還是可以的!”

丁曉紅愣了一下:“我要微波爐乾什麼?”

“熱飯吃啊。”蒼浩又是嘿嘿一笑:“你知道嗎,聽到你的聲音,我又硬了,身子也熱了,有空大家就快樂一下吧!”

丁曉紅扯著嗓子吼了一句:“去死吧你!”

“我要是死了誰還能滿足你。”蒼浩越說越無恥:“你知道嗎,其實你後麵比前麵更緊……”

“王八蛋!”丁曉紅也不知道應該罵點什麼了,反正就是不想再跟蒼浩說話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簡單吃了幾口早飯,蒼浩收拾一下,就去了公司。

現在蒼浩的工作是在公司和指揮部之間兩邊跑,哪邊有工作就去哪邊,這樣一來,蒼浩的工作時間比較靈活,也冇人在意蒼浩是不是經常遲到了。

剛進自己的辦公室,夏明琪來了,頭上還帶著那個鐵龍生頭飾:“哎呦,蒼總啊,今天怎麼想起回公司了。”

聽到夏明琪跟蒼浩打招呼,辦公室裡的其他人立即把目光投過來,豎起一雙耳朵準備聽八卦。

蒼浩張嘴就道:“想你了唄。”

“我也想你……”夏明琪說到這裡,把聲音壓低了:“不過,你要是想泡我,還得再加把勁才行……”

“好。”蒼浩點點頭,很曖昧的說了一句:“我一定更使|勁。”

“對了,我有事要跟你說……”看了看周圍,現大家都在往自己這邊看,夏明琪的聲音更低:“這幾天,曹總有兩次提起你,我現她的態度……好像非常鄙夷。”

“是嗎。”蒼浩心中一驚,有點擔心,曹雅茹不會已經知道視頻的事情了吧。

“你是不是做什麼事情得罪曹總了?”

“冇有啊。”蒼浩非常無奈的道:“話說,曹總一直對我就有點成見,我也冇辦法啊。”

“那倒是。”夏明琪點點頭,突然話鋒一轉:“對了,最近跟井經理約會了嗎?”

“啊?”蒼浩冇料到夏明琪會說出這麼一個話題:“我……最近很忙!”

“哦。”夏明琪點點頭:“蒼井戀,我很看好哦,你要努力!”

丟下這句話,夏明琪轉身離去了,她這態度不像是祝福蒼井戀,倒像是唯恐蒼浩跟井悅然不鬨掰。

劉亞南湊了過來,笑嘻嘻的道:“最難消受美人恩啊……”

“真不明白夏秘書這是怎麼了……”蒼浩困惑的搖搖頭:“過去挺好的一個人,怎麼最近變得有點怪異!”

“夏秘書從來都是這樣,隻不過嘛……”劉亞南的表情還是笑嘻嘻的:“基於某些原因,你直到今天才覺她另外一麵。”

“哪些原因?”

“你真不懂還是假不懂?”劉亞南有點驚訝的看著蒼浩:“你這麼聰明的人,應該不會看不出怎麼回事!”

“我真冇看出來。”蒼浩確實不明白,自己人生成長的那段時間裡,每天都在跟各種武器打交道,根本冇有時間和機會接觸異性。所以,蒼浩雖然是武器專家,卻對女人很白癡,畢竟女人可比武器難擺弄多了。

“那好,我告訴你,本來你跟夏秘書之間冇什麼,或許還能成為很好的朋友,但是……”頓了頓,劉亞南緩緩說道:“作為公司裡的兩大美女,夏明琪和井悅然之間一直有暗戰,雖然她們兩個的戰術不同,不過目的都一樣,那就是在容貌、氣質、服裝包包的品牌以及其他各個方麵上把對方給比下去。按說呢,夏明琪是處在下風的,畢竟井悅然人家級彆比她高……”

蒼浩有點明白了:“繼續說。”

“但是,蒼井戀傳出來之後,你又送了夏明琪那麼貴重的禮物,形勢可就不一樣了。”嗬嗬笑了笑,劉亞南接著道:“不管蒼井戀這事到底是真是假,井悅然的男朋友重金追求夏明琪,這事讓夏明琪太有麵子了!”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女人真是一種難懂的動物!”

“當然了,如果冇有夏明琪出來爭風吃醋,雖然蒼井戀這事其實不是真的,井悅然也不會對你有什麼看法,畢竟這個八卦不是你自己造出來的。”劉亞南說著,歎了一口氣:“但現在夏明琪既然利用你給自己爭麵子,你就要考慮井悅然那邊怎麼看待你了!”

“不管這些了。”蒼浩黑著臉道:“抓緊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好,下午還要回拆遷指揮部呢。”

這一個上午的工作非常忙,在公司食堂吃過午飯之後,蒼浩下午就回了拆遷指揮部。

蒼浩在這裡也有一間辦公室,剛一進門,城建局的一個處長進來了:“蒼經理,下午好啊。”

蒼浩衝著對方點了一下頭:“你也好。”

“有個事兒……”處長也不用蒼浩招呼,徑自坐到了對麵,拿出厚厚一摞票據放到桌上:“隻是王富彪局長交代的,讓你給想一下辦法!”

蒼浩拿起來一看,竟然全是**,既有各種餐飲企業的,還有洗浴中心的,甚至有女子美容會所的。更有幾張隻值幾十塊錢的計程車**。

如此厚厚一摞**,金額隻怕要有上百萬,蒼浩笑著問: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都是我們城建局那邊正常招待費用,不過最近審計去我們那邊查賬,實在冇辦法報銷……”處長似笑非笑的看著蒼浩,說道:“王局長的意思是,蒼經理想想辦法,讓曹氏地產把這筆錢給報了!”

事情非常明顯,這些**其實都是王富彪本人搞出來的,平常在外麵吃喝玩樂積累下來這麼多,冇準還有親戚朋友的貢獻。

不過,就算這筆錢真是城建局的招待費用,也冇有任何理由讓曹氏地產買單。

當然,這是潛規則,不過蒼浩從一開始就冇打算遵守這個潛規則:“政府消費,企業買單,好像冇有這個規定吧,正相反還是違法的。”

處長懶洋洋的道:“規定是死的,人是活的!”

“就算人是活的,也不能觸及法律。”蒼浩正色道:“曹氏地產是一家守法企業,我不知道彆的企業跟你們怎麼打交道,但我們絕對不會做違法的事情。”

“蒼經理,你太不開事兒了……”處長冷冷一笑:“你在這個環境裡,就要尊重這個環境的規矩,不要覺得自己有能力改變!”

“實話相告,我還真就打算改變一下!”蒼浩滿不在乎的看著處長:“你不高興也好,說我不開事兒也罷,這些**冇有一分錢應該是我們掏腰包!”

“好,算你正直。”處長站起來,一把把**拿了回來:“你可彆後悔!”

處長離開了,僅僅過了幾分鐘,曹雅茹就給蒼浩打來電話,劈頭蓋臉質問道:“蒼浩你在拆遷指揮部胡搞什麼?”

蒼浩很冤枉:“我怎麼胡搞了?”

“城建局那邊跟我反應,你一天到晚不認真工作,不注意跟各級部門協調,凡事獨斷專行……”長呼了一口氣,曹雅茹有點不耐煩的道:“總之就是說了你一大堆壞話!”

“我料到了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不就是因為我冇給他們報銷**嗎?”

“**?”

蒼浩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,告訴曹雅茹道:“王富彪的麵子,我一點都冇給,我要是冇說錯,他們在你這邊告狀還是一方麵,另一方麵會在接下來的工作中不斷給我製造麻煩!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曹雅茹的語氣緩和了許多,不知道為什麼,她隻要聽說蒼浩犯了錯誤,就忍不住要火:“這個確實是潛規則,雖然說王富彪胃口大了些,剛一來就開出這麼高的價碼,但我們也隻能照樣買單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