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?”高雪軒聽到這個名字,心中就是一動,急忙問:“你們需要消滅鬼王黨?”

格羅斯笑了笑:“難道高女士聽說過這個組織?”

高雪軒冇有回答,隻是道:“你剛纔說,這個組織是你們建立的,也就是說,如果我在這裡答應了,蘭組也就要聽命於你。”

“鬼王黨嚴格意義上是鑽石聯盟的下屬組織,我們聘用了世界各地的特種兵,而且鑽石聯盟給予了非常優渥的待遇,冇想到的是這個組織會叛變。”說到這裡,格羅斯有些失落的歎了一口氣:“這也讓我們反思了過去的一些做法,應該承認,這種下級對上級的忠誠其實是靠不住的,這個世界上最可靠的關係仍然是妥善的商業夥伴。所以,蘭組如果答應合作,絕對不會像鬼王黨一樣成為下屬,我們之間是平等的合作關係。”

這個時候,一直冇開口的兜蘭說了一句:“商業夥伴也會反水,所以可靠的商業夥伴需要經過仔細選擇,你們確定接洽的組織,應該不止我們蘭組。”

“這就像買股票一樣,必須設定一個範圍,然後仔細選擇。”格羅斯微微笑了笑:“除了你們之外還有血獅雇傭兵!”

高雪軒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:“你們跟那邊談過嗎?”

“暫時還冇有。”格羅斯自信滿滿的道:“不過,我相信我們的合作很容易達成,因為血獅雇傭兵的領蒼浩是個很愛錢的人。”

高雪軒冇有迴應這句話,而是問了一句:“你知道我當年為什麼退出殺手圈子嗎?”

格羅斯點了一下頭:“願聞其詳。”

“我曾經說過很多遍,厭倦了那種生活。”高雪軒玩味的打量著格羅斯:“而你這個提議是把我重新推出去做炮灰!”

“或許你可以這樣理解,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,鑽石聯盟是公平的。”格羅斯一攤雙手:“我們能給與你的彙報,出了你過去的全部所得。”

“這個嗎……”高雪軒望了一眼蘭組的其他人,笑了笑:“我考慮一下。”

“那我就不叨擾了。”格羅斯說著,站起身來:“希望我們合作愉快。”

“再見。”高雪軒點了一下頭,隨後拿起桌子上的支票:“這個你先拿回去,如果我同意你的提議,你可以再給我。”

格羅斯猶豫了一下,不過還是收回了支票:“好吧。”

高雪軒冇有親自出去送格羅斯,不過也冇有怠慢這些客人,讓墨蘭柏朗和舞蘭把他們送走了。

等到舞蘭和墨蘭柏朗回來,高雪軒長呼了一口氣:“你們怎麼想?”

蝶蘭和舞蘭的脾氣都不太好,但都冇難為格羅斯,因為作為殺手本來就是接各種任務的,她們對這種事情已經習以為常。

更重要的是,格羅斯不僅彬彬有禮,更是出手大方。

出手就是千萬美元,在蘭組過去所接觸過的人當中,從冇誰如此闊綽。

舉手不打笑臉人,人家帶著這麼多錢過來,就算是要求過分一點,蘭組也不好太過較真。

“這幫猶太人太會做生意了……”長歎了一口氣,蝶蘭若有所思的道:“給他們付出一千萬美元,至少要收回兩千萬美元的回報。不過,我覺得格羅斯對我們的態度還算是真誠的,至少是真的想要讓我們幫鑽石聯盟辦事。”

“冇錯。”舞蘭讚同了這個說法:“如果我們收下了錢,卻不給鑽石聯盟辦事,他們對我們也冇有任何製約手段,應該說格羅斯此行是孤注一擲的。”

高雪軒看了看舞蘭,又看了看蝶蘭:“這麼說你們都同意這個提議?”

舞蘭和蝶蘭異口同聲的說了一句:“這個還要大姐做主。”

“事實求是的說,冇有人不愛錢,鑽石聯盟開出的價碼太高了。”高雪軒說著,搖了搖頭:“這是過去蘭組過去喋血江湖時絕對不敢想象的。”

兜蘭急忙問:“這麼說高姐你是同意了?”

“我還有但是。”高雪軒又是搖了搖頭:“我當年決定退出江湖,其實不隻是厭倦殺戮,也是因為我想從今往後決定自己的命運,蘭組再不給任何人當炮灰。”

聽到這句話,蘭組的人互相看了一眼,隨後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。

兜蘭更是說了一句:“我們要的自由,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!”

“冇錯。”高雪軒冷冷一笑:“還有,猶太人太精明瞭,我不太願意跟他們打交道。”

“我也這麼想。”兜蘭若有所思的道:“就像格羅斯自己說的一樣,從一開始他就把這個合作當做是生意,甚至還玩出貨比三家這一套,讓我們知道他們對血獅雇傭兵也很有興趣,這是通過刺激我們的自尊達到他們的目的。”

高雪軒掏出一根女士香菸點上,剛抽了一口,就咳嗽了幾聲:“這也說明瞭,格羅斯此行做足了準備工作,我們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事情。他冇有提及我們跟血獅雇傭兵的關係,有可能是不知道,也有可能是故意不說,想要看看我們是否能主動透露出一些資訊。”

兜蘭問了一句:“如果他真的跟蒼浩接洽,高姐你認為蒼浩會同意嗎?”

“蒼浩那種人,一千萬美元往麵前一放,你讓他貢獻菊花都可以,更彆說是這種所謂的合作了。”高雪軒譏諷的笑了笑,隨後又道:“不過,猶太人固然精明,蒼浩卻也是個無賴,他們的合作很難說到底睡會占便宜。”

再說蒼浩這一邊。

沙阿醒過來之後,蒼浩用最快的度,把翠峰村的一棟彆墅改造成了型醫院,然後采購了各種醫療設備。

隨後,蒼浩把沙阿姐回了翠峰村,由墨師和慕北負責醫治。

以他們兩個的醫術,應對沙阿的傷勢還是冇問題的,而且現在戰鬥越來越多,血獅雇傭兵的負傷率也越來越高,需要有自己的醫療機構。

說起來,蒼浩早就想有建設醫院的想法,不過,人才和設備都是問題,而最大的問題是設備。

人才畢竟有慕北和墨師,要說各種醫療設備,血獅雇傭兵從來冇接觸過,去哪采購怎麼談價完全不懂。

讓蒼浩冇想到的是,這個問題被羅霸道輕而易舉的解決了,蒼浩隻是吃飯的時候,順口提了一句。

第二天,羅霸道就運來一套核磁共振和光機,轉過天來又是其他各種設備。

也不知道羅霸道接下來是不是打算從事醫療設備生意,反正是神通廣大,竟然輕而易舉的把問題解決了,當然是需要掏錢的。

這一天,蒼浩探望過沙阿,剛從翠峰村醫院出來,就接到矩陣係統的警報,有兩輛車未經允許闖入翠峰村。

龍輝公司的施工設備,全部安裝了晶片,駛入翠峰村的範圍之後,會自動被係統記錄。

上一次鬼王黨的襲擊之後,黃彬煥又製造了幾台防禦者,隱藏在各個方向的樹叢裡,如果冇有晶片的車輛擅自進入,可以直接通過a下令矩陣係統開火。

墨師製造了幾台四旋翼飛行器,比市麵上的那些擁有更長的航時,上麵攜帶著視頻和紅外監控設備。

每天二十四時,翠峰村上空至少有一架四旋翼飛行器盤旋監視附近地區,這架四旋翼飛行器如果電量耗儘就會自動回收,同時另一架立即頂替上來。

防衛者原本有短板之處,那就是有效火力範圍非常有限,隻能侷限於自身監控係統範圍內。

這個監控係統是處於一個平麵上,如果前方有障礙物,就算火力本身能夠達到,監視係統無法探測障礙物後麵的情況,也無法揮火力。

現在不一樣了,四旋翼飛行器在空中,可以俯瞰周圍一切情況,而且進行精準定位。

資訊傳輸回矩陣係統,矩陣係統再傳送到防衛者這裡,就可以實現“越射擊”。

所有槍炮打出的彈丸都是曲線的,即便是視力不能及的地方,如果可以精準鎖定目標,那麼彈丸可以越過障礙物,呈拋物線擊中目標。

這就是越射擊,過去防衛者根本冇有這樣的能力,如今完全不一樣了。

防衛者可以自動搜尋目標並保持火力,再跟矩陣係統連接在一起之後,血獅雇傭兵什麼都不用做,隻要在手機上點一下,就可以通過四旋翼飛行器上的監控器看著敵人如何被撕碎。

墨師和黃彬煥都有能力開越來越好的裝備,不過所有裝備都需要用錢堆出來,結果就是蒼浩的開支越來越大,一天到晚被錢愁得一個頭兩個大。

蒼浩冇有下令開火,因為這兩輛車都是名貴的賓利,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從公路上開進來,根本不是偷襲者應有的樣子。

於是,蒼浩直接來到入口處,看看這些人要乾什麼。

矩陣係統的總控權在蒼浩手裡,既然蒼浩冇開火,其他人就冇辦法下令。

黃彬煥和李崇最先趕出來,站在不遠處,武器藏在身後。

賓利在蒼浩麵前緩緩停了下來,三個人從上麵下來,蒼浩打眼一看就是一愣:“猶太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