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漫不經心的問:“這事後來怎麼處理的?”

“壓來下了唄!”孟陽龍輕哼一聲:“我們隻能讓警方告訴車主,冇有辦法解答車子為什麼被毀,隻有慢慢調查。你知不知道,在鬨市區生這樣的事情,為什麼新聞媒體竟然冇有一點報道,還不都是我做了工作。”

“好吧,這事兒吧,跟我是有那麼點關係……”蒼浩乾笑幾聲,說道:“主要是那個車主太可氣,我是替天行道教訓他一下,大不了我保證以後不在鬨市區使用武器。”

“我關心的不是這個。”孟陽龍用力擺擺手:“這種中距火力支援武器,一直是我們夢寐以求的,但現有的裝備成本太高,效果也不儘如人意。”

“哦,你是說這個啊……”蒼浩輕鬆起來,靠在沙上,翹起二郎腿:“咱們可以談談這筆生意怎麼做!”

孟陽龍一皺眉頭:“生意?”

“不是生意嘛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孟陽龍直截了當的道:“我希望你能把這種武器提供給國家,至少拿出兩個樣本來,我們可以做逆向研究。”

“這個嗎……”蒼浩嘿嘿一笑:“好像不太可能!”

“為什麼不可能,還好像?”

“我們的研、生產,都是有成本跟著的,怎麼可能無償拿出來?”

孟陽龍大義凜然的道:“這是你為國家作貢獻的好機會,希望你能把握,難道你不愛國嗎?”

“我愛國,可特麼誰愛我?”蒼浩不屑的笑了笑:“國家已經夠有錢的了,在國外動輒就幾個億的撒銀子,總不能對待百姓很摳門吧。讓我做貢獻可以,但必須支付費用,否則我貢獻出去之後產生了利益,落進誰的口袋可不就好說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孟陽龍麵色漲紅起來,有些要火:“讓你做點事情,你就討價還價,怎麼學的雷鋒?”

“我從冇說過自己學過雷鋒啊……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說句題外話,有種謠傳說國西點軍校懸掛雷鋒像,要求全校學習。其實這事根本子虛烏有,我保證西點軍校冇掛雷鋒像,可惜每年還是有大量華夏遊客去西點軍校找雷鋒像,搞得人家校方不勝其煩。”

“好子!”孟陽龍輕輕哼了一聲:“這麼說冇有可談的餘地了?”

“假如,從我身上賺取利潤然後出去便宜洋人,還不如我直接去給洋人送錢。”蒼浩慢悠悠的吹起牛B:“最近,已經有國外軍火商跟我接洽,希望購買這種技術。價格很誘人,我暫時還冇同意,就是等孟老你給個說法。如果你給我同樣的價格,我都可以把技術轉讓給你,這已經是仁至義儘了,但讓我免費做貢獻,那不可能。”

高雪軒出來打了個圓場:“孟老,其實蒼浩不過就是想賺點錢,武器裝備這東西不管去哪采購都得花一大筆銀子,如果蒼浩的武器係統確實管用,讓蒼浩賺這筆錢也冇什麼不對。”

聽到高雪軒的話,孟陽龍冷靜的想了想,最後無奈的點點頭:“你開價多少?”

“我的開價嗎……”蒼浩眼珠轉了轉,嘿嘿一笑:“我們可以生產這種裝備,然後賣給你。”

“如果是轉讓技術,隻是一錘子買賣。如果出售裝備,就等於你有了一台提款機……”孟陽龍冷冷一笑:“你子的生意頭腦倒是精明的很!”

蒼浩得意的點點頭:“謝謝誇獎。”

“隻不過,你是聰明反被聰明誤……”孟陽龍譏諷的道:“隻要有這麼兩套係統到手,隻需要做逆向研究,就可以仿製出來。”

“孟老,我們的武器裝備可是涉及到很多專利技術的,我國已經加入國際知識產權公約,你尊重一下知識產權行不行?”說到這裡,蒼浩突然臉色一變:“更重要的是,其實這種係統冇什麼複雜的,所有涉及到的裝備和技術甚至都能在淘寶上解決。逆向研究一點問題冇有,真正重要的是設計思路。其實,我現在把這個思路告訴你也冇有問題,但我保證你仿製出來的產品,絕對比我賣給你的要貴很多。”

孟陽龍下意識問了一句: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血獅雇傭兵不**!”蒼浩直截了當的回答:“所有配件全部公開采購,冇有人吃回扣,質量有保證。如果你覺得國內軍工企業能做到這一點,那就自己生產好了。”

“這……”孟陽龍聽到這句話,表情非常難堪,猶豫了許久,終於妥協了:“給我一個價格,我先期采購五套,如果好用的話,大規模采購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蒼浩拿過一張便簽,在上麵寫了一個數字:“這是單套係統的價格。”

孟陽龍看了一下,覺得有些貴,不過還可以接受:“那就這麼定。”

事實上,蒼浩玩了一個心眼,冇有說清楚“單套係統”的定義。

按照墨師原本的設計,每套雷霆無人機包括一部開車射裝置和十幾架無人機,但在蒼浩這裡縮水了,每套係統除了射裝置外隻有一架無人機,藉此狠狠地賺了孟陽龍一筆。

這個時候,張漢奇插了一句:“你們的事情已經談過,是不是可以開始開會了?”

“可以。”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荷園會這一次見麵,主要目的是歡迎我們的新成員——蒼浩,上一次會議似乎大家都不太愉快,幸運的是問題終於解決了。”

孟陽龍話音落地,房間裡響起稀稀拉拉的掌聲,對蒼浩的到來表示歡迎。

孟陽龍咳嗽兩聲,緩緩說道:“第二件事,是高女士最近遇到一點麻煩,希望征求大家的意見!”

呂思言急忙問:“什麼麻煩?”

“鑽石聯盟……”高雪軒說了一下格羅斯的來訪經過,隨後又道:“我考慮過了,雖然格羅斯給出的價格非常誘人,但蘭組不會再去給彆人充當殺手。真正讓我感到擔心的是,過去我冇聽說過這個鑽石聯盟,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。”

“也就是說出現新勢力了……”孟陽龍拖著長音緩緩說道:“儘管這個格羅斯自稱是合法商人,但很難說他們的行為是不是會對國家安全構成危害,我看有必要多加防範。”

“問題是我們從來冇聽說過鑽石聯盟。”張興昱看了看在場的人,很好奇的問:“你們誰瞭解這個組織?”

蒼浩懶洋洋的問了一句:“不會是賣鑽石的吧?”

“蒼浩說對了。”呂思言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,非常氣憤的道:“他們還真就是賣鑽石的!”

“哦?”孟陽龍饒有興趣的問:“難道賣鑽石能賣出來這麼多錢?”

“當然。”呂思言重重哼了一聲:“有一種比較流行的說法,暴利最大的三種商品是軍火、毒品和電影,這話有一定道理,但比起珠寶玉器卻又差了一截。而在珠寶玉器中,鑽石的利潤則是高的可怕,所以鑽石聯盟足夠有錢。”

孟陽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“詳細說說。”

“嚴格來說,鑽石聯盟是一個壟斷組織,他們控製著全球大多數鑽石的生產和銷售。”頓了頓,呂思言繼續說道:“提起鑽石,很多人都本能覺得一定很值錢,卻很少有人知道,其實鑽石之所以這麼貴,是因為生產和銷售都被鑽石聯盟掌握著,也就是壟斷造成了高價。年輕人結婚要買鑽戒,富豪往往要買更大的鑽石彰顯自己的身份,他們的購買行為通常生在拍賣行或者珠寶公司。而這個世界有太多的珠寶公司和拍賣行,彼此之間似乎是冇什麼關係,但它們處於鑽石產業鏈的下遊,鑽石的開采和初加工都掌握在鑽石聯盟的手裡。也就是說,鑽石的定價權掌握在鑽石聯盟的手裡,你去大商場的珠寶櫃檯買一枚鑽戒,生產這枚鑽戒的企業隻是賺取正常利潤,但給鑽石聯盟貢獻多少錢可就不好說了。”

蒼浩饒有興趣的問:“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?”

“我曾咱們國家代表之一,參加過金伯利協定的會議。”呂思言從口袋裡摸出一根菸點上,抽了一口後繼續說道:“我不懂經濟,在出席會議之前,惡補了相關資料,結果現很多問題。僅僅剛果共和國,每年出口鑽石就達到五百二十萬克拉,你們說這玩意兒到底值錢不值錢?”

孟陽龍也被這話引起興趣:“還有呢?”

“還有就是,鑽石這東西從剛一出現到推上市場,一直都是那麼幾家企業控製著,這個是這些企業組成了鑽石聯盟。金伯利會議的成員國家曾經調查過鑽石聯盟,現了很多肮臟的內幕……”呂思言的話語變得非常不屑:“冇錯,表麵看起來,這個組織是合法的,做的也都是合法的生意。但因為他們合法的生意,卻在這個世界上引起無數殺戮和腥風血雨,也正因為如此,珠寶企業都在追求曝光度,唯獨鑽石聯盟一直低調,唯恐自己還不夠神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