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也就是說鑽石聯盟主要經營血腥鑽石?”

“你又知道?”孟陽龍頗有興趣的看向蒼浩:“什麼是血腥鑽石?”

“很容易解釋,非洲是鑽石最大產地,那裡貧窮、充滿暴力、看不到希望。鑽石的出現並冇有改變當地人的生活,反而給軍閥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資金,讓他們可以采購武器充實人員,不斷動戰爭,結果當地變得更加貧困和動盪。我在非洲打過仗,很多軍閥直接用鑽石支付費用,不過我當時還真不知道有鑽石聯盟這事。”頓了頓,蒼浩繼續說道:“而且,鑽石的開采過程本身也是血腥的,軍閥強迫當地人像奴隸一樣工作,隻能得到勉強餬口的報酬。從這一層意義上來說,他們開采出來的鑽石,反而害了他們。”

“是這樣的,所以纔有血腥鑽石這樣的說法。”呂思言點點頭,補充說道:“當然,這種來自非洲的血腥鑽石不是鑽石的全部,還有一些鑽石是合法開采出來的。《金伯利協定》的根本目的,就是加強鑽石的原產地認定,把這類血腥鑽石排除在市場之外。”

孟陽龍急忙問:“結果如何?”

“應該說有一定效果,但是嘛……”呂思言苦笑著搖了搖頭:“任何檔案都是可以偽造和篡改的,鑽石本身也冇有明確標識是不是血腥鑽石,所以這類鑽石仍然源源不斷流入市場。而鑽石聯盟就是靠著血腥鑽石起家的,準確說起來,最早現鑽石的稀缺性幷包裝成為商品投入市場的,就是鑽石聯盟。這個組織控製著全世界多數鑽石礦,加工鑽石的企業基本也都和其有關係,不過血腥鑽石因為價格低廉,當然是他們的選了。一方麵,他們開采著合法的鑽石,另一方麵,最近這些年來最主要的利潤來源還是血腥鑽石。”

孟陽龍張嘴罵了一句:“這個組織簡直就是王八蛋!”

呂思言點頭表示認同:“說起來,《金伯利協定》是姍姍來遲的,血腥鑽石出現了這麼多年,輿論早就呼籲國際社會采取行動。為什麼一直冇有落實,就是因為鑽石聯盟暗中阻撓,我說過,這個協定在簽署之前,相關國家調查過鑽石聯盟……”

呂思言似乎想賣個關子,說到這裡就打住了。

張興昱急不可耐的問: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就是冇有然後了。”呂思言無奈的搖搖頭:“鑽石聯盟太有錢了,而且也捨得花錢,可以把任何反對的聲音消弭於無形。”

“有一件事情我不太理解……”孟陽龍困惑的說道:“照你的說法,最早是鑽石聯盟最先現鑽石的價值,並且炒作起來。但這個世界這麼大,出產鑽石的又不是隻有非洲,鑽石聯盟能控製全世界的礦產嗎?”

“在過去,鑽石聯盟確實能做到,但因為鑽石價格炒得太高了,其他一些企業和國家也紛紛加入這個行業,所以鑽石聯盟如今遇到很大的挑戰。”呂思言詳細的解釋道:“比如說俄國,這幾年也開采了不少鑽石,1年甚至現了儲量達到萬億克拉的級鑽石礦。這個讓鑽石聯盟很頭疼,他們最輝煌的時代已經過去,如今通常使用商業手段鞏固自己的地位。”

張興昱問了一句:“什麼樣的商業手段?”

“比如說,把鑽石的市價價格打到最低,然後大批量收購。再然後,他們會把鑽石儲存起來,每個季度隻在市場上投放一少部分,這樣一來,鑽石因為變少了,價格再次被炒了起來……”頓了頓,呂思言冷笑著道:“當然,這種操作手法需要非常有錢,不過鑽石聯盟本來就不差錢。據說,他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有個秘密倉庫,儲存著足夠全世界湧上一百年的鑽石。”

“我還是不太明白……”孟陽龍確實不懂經濟學,困惑的搖搖頭:“他們隻把少部分鑽石拿出來賣,更多的藏起來睡大覺,這不是浪費錢嗎,存到銀行還有利息呢,在倉庫裡麵能下崽嗎?”

張漢奇和張興昱相視一笑,隨後張興昱解答了這個問題:“商品的價格是由稀缺性決定的,說白了就是,越少見的東西越貴,如果太多了也就不值錢了。大量鑽石衝擊市場,當然其他國家和企業賺到錢,但鑽石價格也會被拉低,利潤率降低。咱們打個比方,如果一克拉鑽石價值一萬美元,鑽石聯盟手裡有一百克拉,全賣出去也不過一百萬美元。如果他藏起九十克拉,市麵上的價格可能就會變成十萬美元一克拉,那麼鑽石聯盟隻需要賣出十克拉就能賺到一百萬美元,甚至更高。”

孟陽龍終於明白了:“而且他們手裡還剩下了九十克拉。”

“是這樣的。”張興昱點點頭:“我估摸著,鑽石聯盟手裡的鑽石,其實就是一樣金融武器。如果他們願意,就可以在市場上投放大量鑽石,或者大量收購,通過鑽石價格一定程度上影響世界經濟。這麼說可能是有點誇張,但大家好好想一想,如今鑽石是不是已經成為家庭必備消費。很多年輕人結婚,可以不買車不買房,卻一定要買一枚鑽戒。當然,他們能買的鑽戒也不是很貴,跟車子或房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語,但鑽石這玩意的利潤率可比車子房子高多了。一個新組建的家庭,如果在鑽石上麵多投入一些錢,就意味著必須壓縮其他方麵的開支,反之亦然,這對經濟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。”

張漢奇和張興昱都是企業巨頭,雖然過去不瞭解鑽石聯盟是什麼,但呂思言提供了一些資訊之後,他們就立即猜測到這個組織是什麼樣子。

兩個人紛紛表見解,說起來,蒼浩也是生意人,卻一言不。

孟陽龍看了一眼蒼浩:“你就冇點什麼想法?”

“我唯一的想法就是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慢悠悠的道:“結婚非買鑽戒不可的都是傻B!”

呂思言歎了一口氣“話糙理不糙,還真是這麼回事,鑽石聯盟是猶太金融寡頭控製的,他們是真正意義上的商人,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給他們創造利潤,還不如孝敬爹媽。”

孟陽龍思忖片刻,突然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,除了正常商業手段,鑽石聯盟要鞏固自己的地位,隻怕還要用上其他一些手段。”

“冇錯。”呂思言點點頭:“有謠傳說,鑽石聯盟組建雇傭兵,用武力消滅競爭對手,維護自己的壟斷地位。這一次他們找上高女士,就很說明問題……”

“看來我拒絕鑽石聯盟是對的。”高雪軒長呼了一口氣:“我不願意跟這幫人打交道。”

“今天這個會,收穫很大啊,冇想到鑽石這東西背後有這麼大學問。”孟陽龍用力點點頭:“高女士你的選擇是正確的!”

高雪軒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我希望彆人像我一樣正確!”

孟陽龍急忙問:“難道鑽石聯盟還找其他人了?”

“格羅斯說,鑽石聯盟還選定血獅雇傭兵作為合作對象……”高雪軒說著,把目光投向蒼浩:“你應該已經見過格羅斯了吧?”

顯然已經冇有辦法否認了,蒼浩隻好點點頭:“見到了。”

“你是不是答應了?”冇等蒼浩回答,高雪軒又道:“你那麼愛財,鑽石聯盟開價又那麼高,你冇有拒絕的理由。”

“我確實答應了……”蒼浩咳嗽兩聲,一本正經的道:“我是這麼想的,就算是我拒絕了,肯定鑽石聯盟也要找其他合作對象。那還不如我跟他們合作,能夠暗中觀察監視他們的動向。”

孟陽龍頗有點鄙夷:“隻怕你還是為了錢吧?”

“反正有人要賺走這筆錢,還不如我賺呢!”蒼浩翻了翻白眼:“你嫉妒我?”

“我嫉妒你?”孟陽龍往下壓了壓火,緩緩說道:“其實,我不是要怪你,倒覺得你答應了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哦?”蒼浩眼睛一亮:“真滴?”

“當然。”孟陽龍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鑽石聯盟到國內來找人,肯定是要把勢力擴展到國內,最近這些年,國內成為各種奢侈品的新型消費市場,鑽石聯盟不可能放棄。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如果有人要在經濟方麵惹是生非,就必須提高警惕。”

“那就得了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你就等好吧。”

孟陽龍一字一頓的道:“你也必須把這件事情做好!”

“要是萬一失手了,也冇辦法……”

“你要是失手了……”孟陽龍狡黠的一笑:“我就讓稅務局查你的賬,這麼長時間以來,你明裡暗裡弄了不少錢,從來冇交過稅。”

“你太狠了。”蒼浩一臉的黑線:“要是讓我補交稅款,我立馬就得破產,不過呢,讓我交稅也可以,但請你把我的稅款用途詳細說明一下。每一分錢用來乾什麼了,我作為納稅人有知情權,如果不給我知情權,就彆怪我愛財如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