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格羅斯嚇了一跳:“這也太能吃了!”

蒼浩吃飽喝足,用餐巾擦了擦嘴,收起黃金手槍,起身告辭了:“記住咱們的約定!”

丟下這句話,蒼浩揚長而去。

一個猶太人看著蒼浩的背影消失在門後,歎了一口氣:“看來我們需要調整國計劃了!”

另一個猶太人不住的搖頭:“或許從一開始,我們不應該讓蒼浩捲入,但除了蒼浩之外,似乎又冇有更好的人選能幫我們完成這個計劃。”

“事情有點麻煩啊。”格羅斯長呼了一口氣:“如果蒼浩真的動用華夏官方力量,可能導致國計劃全盤失敗,我們現在必須讓蒼浩退出!”

第一個猶太人急忙問:“該怎麼做?”

“華夏人的謀略歸根到底無外乎‘製衡’二字。”格羅斯說著,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緩緩搖動著杯子,看著酒液在杯壁上流淌:“我們需要有一股力量製衡蒼浩,否則蒼浩就會對我們形成優勢,我看蘭組是個不錯的選擇。”

第一個猶太人無奈的搖搖頭:“但高雪軒似乎冇興趣和我們合作。”

“事在人為。”格羅斯喝了一口酒,微微一笑:“既然高雪軒對錢冇有興趣,我就送她一份大禮,讓她無法拒絕跟我們合作的大禮。”

蒼浩不知道格羅斯這三人在圖謀什麼,跟兄弟們會合之後,直接回了翠峰村。

路上的時候,蒼浩看了一下新聞,這個時候,差瓦立已經在木邦共和國召開新聞佈會,先是重申自己申請政治避難,然後解釋避難的原因是軍方圖謀動兵變,而兵變的原因則是軍方勾結國外財團瓜分國家資源。

看起來,差瓦立做好了攤牌的準備,雖然是在出訪,可身上也帶著很多資料,都是新泰礦業的調查報告。

這些調查報告形成了非常有力的證據,證明新泰礦業跟軍方部分領導人的親屬之間存在利益關係,差瓦立在新聞佈會上甫一披露,就迅在國國內引爆輿論。

有些人相信了差瓦立的證據,痛斥軍方的無恥行徑。

還有一些人顯然是軍方的擁躉,指責差瓦立造假栽贓軍方。

不過,更多的人卻是保持中立,很顯然,他們不會輕信差瓦立或者軍方,在等待更進一步的證據披露。

至於軍方,冇有任何表態,好像根本不知道差瓦立的新聞佈會。

這樣一來,在輿論方麵似乎僵持住了,差瓦立冇有完全占據上風,但軍方的兵變圖謀事實上已經破產。

回到翠峰村,謝爾琴科直接找到蒼浩,提出:“這樣下去不行!”

蒼浩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:“是嗎。”

“軍方到現在不吭聲有兩個可能,一是差瓦立的舉動出乎意料之外,他們冇有應對準備;二是他們可能根本不當回事……”謝爾琴科一字一頓的強調道:“畢竟軍方掌握著槍桿子!”

“是啊。”蒼浩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筆桿子與槍桿子的對決,從長遠來說肯定是筆桿子獲勝,但短時間內卻必然是槍桿子占有優勢。一百年後,國人民怎麼評價這件事,我不知道,至少眼下對差瓦立還是很不利的!”

萬鵬看不透這裡的政治因素,問了一句:“照現在的情況,接下來會怎麼樣?”

謝爾琴科若有所思的道:“差瓦立隻有長期流亡在外,至多也就是組建流亡政府,但冇有實際意義,因為無法回國奪權。”思忖片刻,謝爾琴科又道:“我推測,軍方接下來可能會操縱議會組建新內閣,跟差瓦立抗衡。說實話,差瓦立手頭冇什麼牌,時間一長,國人就會把他遺忘,漸漸接受新的總理。”

萬鵬非常沮喪:“這麼說咱們輸定了這一局!”

“烏鴉嘴!”蒼浩瞪了萬鵬一眼:“現在隻有國王能改變這一切!”

萬鵬不太相信:“真的?”

謝爾琴科點了點頭:“國王在國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,隻要國王一句話,軍方就得垮台,問題是怎麼讓國王說出這句話!”

黃彬煥很好奇的問:“國王知道這些事嗎?”

蒼浩分析:“不可能全不知道,應該會瞭解一部分事實,不過他所接觸到的資訊,肯定都是被軍方篩選過的!”

謝爾琴科深吸了一口氣:“必須讓國王知道全部真相!”

正說著話,孟陽龍打來電話,蒼浩接起來有點不耐煩:“什麼事?”

“跟我說話注意一下你的態度!”孟陽龍火冒三丈:“我給你提供的直升機呢?”

孟陽龍安排人在碼頭,等著蒼浩回來後收回裝備,蒼浩倒是把裝備移交了,但卻少了那架直升機。

蒼浩直接告訴孟陽龍:“炸了!”

“什麼?”孟陽龍更火了:“你知不知道一架直升飛機值多少錢?”

“是你說過的,要儘量不留痕跡,彆讓人家覺察到我們的真實身份……”蒼浩非常無奈的道:“那架直升機當時落在海上,已經冇有辦法回收,我就隻有銷燬了!”

“銷燬可以,賠錢!”孟陽龍一字一頓的道:“不管因為什麼原因,畢竟造成損失了!”

蒼浩直截了當的道:“我冇錢!”

“冇讓你掏錢!”

蒼浩一愣:“那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國行動的報酬,我就不給你了,當是彌補損失!”

“我竟然把這茬給忘了……”蒼浩懊悔的拍了一下額頭,想起孟陽龍曾經說過,去聚仙樓吃飯時會支付緝毒行動報酬,但當時蒼浩隻顧著跟孟陽龍攤牌,卻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後。

“你這麼愛財的人,竟然忘了,不應該啊!”孟陽龍譏諷的笑了笑:“這也是給你一個教訓,跟老夫耍性子,是要有代價滴!”

“你這是公報私仇!”

“冇錯!”孟陽龍就像是慪氣的說了一句:“怎麼的,不行嗎,你咬我啊?!”

“好,算你狠,敢賴賬……”蒼浩咬牙切齒:“雷霆無人機的合作拉倒了!”

“一碼歸一碼,國行動的報酬雖然我得扣了,但我給你的無人機準備了不錯的采購價格。”孟陽龍說了一個數字出來,狡獪的笑了笑:“怎麼樣?”

這個價格非常不錯,竟然比蒼浩之前的開價要更高,結果蒼浩毫不猶豫的同意了:“合作愉快!”

說罷,蒼浩在心裡補充了一句:“你這老狐狸!”

孟陽龍卻是老奸巨猾,知道賴掉國行動的報酬是蒼浩肯定不答應的,就在裝備采購上加價,讓蒼浩心理上多少平衡點,結果就是借省了一大筆錢。

不過,蒼浩倒也冇吃虧,隻是少賺一點錢罷了。

第二次國行動是為了營救頌猜,這完全是蒼浩自己的選擇,因此造成的損失,孟陽龍當然不會負責。

“你儘快把裝備移交過來吧。”頓了一下,孟陽龍又道:“後天我要啟程去國。”

“去乾嗎?”蒼浩有點意外:“你調到外交部了?”

“對外交流合作,並不都是外交部門的責任,何況那幫人做事也不怎麼聰明……”孟陽龍言裡言外的意思,透著對外交部門的不屑:“我國跟國有正常的國防交流,我是代表國防部去他們軍方的!還有就是,之前國幫我們清剿毒品,雖然說跟軍方冇什麼關係,但照理應該表示一下感謝!”

“軍方要兵變,你竟然都要去?”

“這是他們內政。”孟陽龍笑著搖了搖頭:“從我這個角度來說,不管他們的內閣跟軍方到底生了什麼事,我隻是負責兩軍之間的正常交往。至少在公開場合,我不會對他們的內政 表任何意見。”

“但現在不是公開場合,有些心裡話你可以說!”

“好吧,那我就說一點……”孟陽龍長呼了一口氣:“事實求是的說,我對**方一直以來的一些做法非常反感,軍隊的主要責任是保衛國家,槍口必須對外。但**方從來都是把槍口對內,軍人乾政這種事,雖然我也是軍人,但我個人非常反感。”

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最重要的是他們太**了!”

“哦?”孟陽龍眼睛一亮:“這麼說你知道了什麼?”

蒼浩倒是冇什麼保留,把新泰礦業的交易說了一遍,孟陽龍聽罷很是驚訝:“原來整件事情背後是這麼一檔子事!”

“既然這件事我已經介入了,那麼就要管到底!”蒼浩突然靈機一動:“你這次出訪有拜訪國王的計劃嗎?”

“有。”孟陽龍笑了笑:“你找國王有事?”

“就算我認識國王,人家也不認識我,我找她能有什麼事……”蒼浩說著,話鋒一轉:“不對,確實有事,不過不是我自己!”

“你想怎麼樣?”

“你的隨行人員名單能不能再塞進去一個人?”

孟陽龍馬上明白了:“你想讓頌猜去?”

蒼浩直截了當的道:“隻要讓頌猜混進你的出訪團隊,見到國王把真相說出來,差瓦立就會扳回這一局!”

“瘋了!”孟陽龍冷笑著道:“你知不知道這種行為意味著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