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知道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意味著我們乾涉了他國內政。”

“蒼浩,你想怎麼搞,那是你自己的事情,我可是代表著咱們國家的。”孟陽龍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必須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可能產生的影響,我要是把頌猜帶進王宮去,訊息一旦泄露出去,對我個人和國家都非常不利。”

“那就不讓訊息泄露。”

“冇有不透風的牆。”孟陽龍一個勁的搖頭:“你把事情考慮的太簡單了。”

“我知道是冒險了一些,不過隻要成功了,回報可觀!”

“隻是可能成功而已。”孟陽龍冷冷一笑:“我的隨行人員,需要被國方麵多次覈實身份,就算我能帶著頌猜成功進入王宮,也見到了國王,又能怎麼樣?”

“我估計國王會有兩種反應……”蒼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或者是勃然大怒,立即追究軍方的責任;或者……當做什麼都冇生過,犧牲頌猜和差瓦立。”

“你倒是挺聰明嗎。”孟陽龍又是哼了一聲:“國王有可能會袒護軍方,這個機率是一半對一半,如果國王真的不給頌猜和差瓦立做主,我們將被置於何地?”

“所以才說是冒險。”蒼浩很認真的道:“我不是讓你大模大樣的把頌猜引薦給國王,而是讓頌猜混進你的出訪隊伍,等見到了國王,讓頌猜自己說話。如果國王支援頌猜,你可以承認是故意安排的,如果國王不支援頌猜,你也可以裝作不知情。”

孟陽龍一愣:“怎麼混進來?”

“你知不知道現在的易容術已經非常達了?”

“這個……”孟陽龍明白了:“你的意思是,讓頌猜冒充成我某個手下,也就是真實存在的人,而這個人本人留在國內?”

蒼浩點點頭:“對!”

“如果這麼說的話,倒是可以一試……”孟陽龍不太放心的問:“你確定有這麼高的易容技術?”

蒼浩反問了一句:“你這次隨行人員有冇有看著比較胖的?”

“有。”

蒼浩立即提出:“把他的資料穿著給我,尤其是各個角度的照片,越詳細越好。”

這個倒是事,孟陽龍馬上就把資料穿著過來了,是一個姓王的參謀,三十多歲的樣子,胖乎乎的,略有些禿頂。

蒼浩記得謝爾琴科曾經提過,聯邦安全域性有非常高的易容技術,蒼浩把這些照片交給謝爾琴科:“能不能把頌猜變成這個王參謀?”

謝爾琴科仔細看了看照片,片刻後點點頭:“可以。”

所有的易容技術,說到底都是在人的麵部貼上一層放生皮膚,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,那就是會讓頭部看起來有些腫大。

仿生皮膚需要模擬出自然的脂肪隆起和生理褶皺,不可能做得太薄,所以蒼浩纔要孟陽龍挑一個比較胖的隨員。

因為頌猜身形瘦弱,被謝爾琴科易容過後,正好接近被模仿的人。

孟陽龍對蒼浩並不放心,要求先看看易容過後的頌猜,然後再決定是否帶頌猜入宮。

這樣一來,時間就不夠用了,不過孟陽龍決定給蒼浩一個機會,找藉口把出訪日期後押了兩天。

按說孟陽龍的到訪是非常重要的,但由於差瓦立申請避難,搞得國內部很緊張,所以也對延期這事也冇怎麼上心。

蒼浩把頌猜找了過來,講了一下自己的話,又道:“如果你想獲得公正,把整件事情翻盤,眼下是唯一的機會了!”

“能見到國王?”頌猜兩眼爍爍放光:“你放心,我一定把真相全部說出來,獲得國王的支援!”

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這個不是最重要的!”

“那什麼最重要?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國王未必支援你!”

頌猜傻住了:“這……”

“如果國王真的不支援你,我們所有這些人,都要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……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畢竟是我們安排你入宮的,這可是赤果果乾涉彆人家裡的事!”

“放心好了!”頌猜斷然道:“如果國王被矇蔽了,我就以死明誌!”

“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!”頌猜毫不猶豫的道:“與其揹負汙名活下去,還不如用生命證明清白,我絕對不會連累你們的!”

“那就好!”蒼浩說著,衝著李崇點了一下頭。

李崇把一個非常的膠囊交給頌猜,頌猜一愣:“什麼東西?“

“氰化鉀。”李崇告訴頌猜:“把這東西貼在牙上,如果形勢不妙,或者被人識破,立即咬破,可以幾秒鐘斃命!”

蒼浩冇有說話,冷冷的打量著,看頌猜是不是接下這個膠囊。

事實上,孟陽龍的那些顧慮,蒼浩也有。

有這樣一種可能,當頌猜表明真實身份,國王立即命令衛士逮捕頌猜,這樣一來,包括孟陽龍在內所有人都無法乾涉。

儘管頌猜落到軍方手裡,嚴刑拷打之後也冇有幫助栽贓差瓦立,但如果是國王下令審問,可能就是另一個結果了。

頌猜自骨子裡敬重國王,很可能會把這段時間以來的所有事情全部說出來,尤其是蒼浩的所作所為。

毫無疑問,國肯定會勃然大怒,要求追究蒼浩的責任。

畢竟,蒼浩在國劫獄,又摧毀了海岸巡邏隊的巡邏艇,不管原因為何,畢竟是嚴重犯罪。

國方麵固然不能把蒼浩如何,隻是孟陽龍今後隻怕要疏遠蒼浩了,因為孟陽龍必須避嫌,向全世界表明蒼浩的所作所為與官方無關。

這是蒼浩不願看到的局麵,雖然蒼浩跟孟陽龍明裡暗裡也有些芥蒂,可蒼浩還有不少事情要仰仗孟陽龍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一旦事情敗露,最好的辦法就是頌猜去死。

至於為什麼頌猜會出現在華夏使團裡,也可以任由孟陽龍找理由解釋,反正死無對證。

頌猜是條漢子,從情感上來說,蒼浩不希望頌猜落這樣一個結局。

可凡事總有萬一,如果事情真的冇向預期的方向展,隻有讓頌猜把一切秘密全部帶進墳墓,這對大家都好。

蒼浩也不願冒險,所以做了兩手準備,隻要頌猜做了必死的心理準備,可以按照原計劃執行。

如果頌猜有所猶豫,蒼浩就需要重新考量計劃了。

頌猜輕鬆的一笑:“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!”

說罷,頌猜讓李崇教自己如何把膠囊貼在牙上,半絲遲疑都冇有,完事之後還問了一句:“這東西見效快吧?”

李崇有些不太好意思:“毒性很強”!

“那就行!”頌猜坦然點點頭:“我不怕死,但要來個痛快的,彆讓我太受折磨!”

“希望這東西用不上……”蒼浩長呼了一口氣,對謝爾琴科點了點頭:“開始吧!”

接下來的一天時間裡,謝爾琴科不眠不休,製作了一張人皮麵具,一點點的貼在了頌猜的臉上。

讓大家有點吃驚的是,其實謝爾琴科冇用到什麼太過高科技的材料,其中很多東西甚至在淘寶上都能買到。

整個易容過程,最重要的是技術,而大家過去都冇想到謝爾琴科的技術水平竟然這樣高。

完成了人皮麵具整體之後,一點點的植上汗毛,又調配出顏色噴塗在上麵,模仿出正常的皮膚色斑。

現實中的易容術跟武俠說決然不同,不是那麼一張麵具往臉上一貼就可以,不僅考驗技術,同樣考驗耐心。

二十四個時的時間裡,謝爾琴科不眠不休,而頌猜也一直陪著。

過去血獅雇傭兵接觸過易容技術,蒼浩還曾親身用過,但謝爾琴科最後完成之後,大家一致認為這是最完美的作品。

大家不知道的是,鬼王黨經常采用這種易容技術,當然,謝爾琴科的水平越了他們。

孟陽龍趕過來驗收,看到之後先是一愣,隨後下意識的招呼了一聲:“王參謀?”

蒼浩不無得意:“你認為怎麼樣?”

“你手下還真是人才濟濟啊!”孟陽龍歎了一口氣,又搖了搖頭:“我的手下都冇有這樣的技術!”

蒼浩試探著問:“那麼你答應了?”

“答應了!”孟陽龍點了點頭,隨後走過來,拍了拍頌猜的肩膀:“頌猜是吧,我知道你是什麼人,接下來,我會帶你進宮覲見你們的國王。我希望你明白,這件事根本與我們無關,我這樣做是冒了很大的政治風險……”

頌猜用力點了點頭:“我懂!”

“我們隻能做到這些了。”孟陽龍歎了一口氣,意味深長的道:“忙,我們可以幫,但希望你不要給我們添麻煩……”

頌猜怪異的笑了笑:“放心,我做好了犧牲的準備,絕對不連累任何人!”

“那就好!”孟陽龍的想法是一樣的,一旦此行失敗,最好讓頌猜一死了之。

這一次孟陽龍來還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接收雷霆無人機,然後很大方的把款項達給了蒼浩。

辦完這些之後,孟陽龍帶著頌猜離開了,接下來就是正常的出訪。

看著孟陽龍和頌猜離開,死神射手不放心的問:“不會出什麼問題吧?”

“但願不會。”蒼浩說著,看了死神射手一眼:“對了,你要幫我做件事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