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s:貴賓票才一毛錢一張,真的很便宜呦,大家彆吝嗇了。

“這個太好辦了,弄點鴿子血,裡麵摻點抗凝血劑,然後泡到塊海綿裡……我保證,王富彪開門就能見紅……”說到這裡,羅霸道的表情更加猥瑣了:“這種事情我常乾,其實還有更高級的手段,不過來不及準備了。到時讓霞把燈關了,房間裡黑燈瞎火的,王富彪不注意根本現不了。不怕老實告訴你,我冇少乾這樣的事,憑空能多賺出好幾千塊錢呢……不過這是行業機密,你可不要告訴彆人啊,咱們都是兄弟不能斷我的財路!”

蒼浩有點驚訝:“你的商業道德呢?”

“凡事從不同角度看就有不同的解讀,你可以說我冇有商業道德,可也讓真正純潔的女孩免於遭殃。”歎了一口氣,羅霸道非常感慨:“就比如明星黃海波,作為知名男演員,既不通過談戀愛蹭炮,也不潛規則女演員,更不哄騙女粉絲,而是花錢自己解決需要,這不就是正能量嗎?我羅霸道也是正能量!”

蒼浩跟羅霸道分開後,回到家裡放下行李,換了一身不常穿的衣服,把外衣的領子立了起來,又戴上了一頂鴨舌帽,自己對著鏡子一照,跟平日形象還真不一樣,有點像盜版的高倉健。

王富彪跟霞約在巴黎之春,是廣廈一座比較高檔的購物中心,一樓有家哈根達斯。

蒼浩提前到了巴黎之春,本來想進哈根達斯吃點東西,卻馬上從哈根達斯聯想到哈根斯。

哈根達斯是做冰激淩的,哈根斯是做人體標本的。

蒼浩打定了主意,如果今天成功拿下王富彪,就請霞吃哈根達斯,如果失手了,就把霞做成哈根斯。

過了一會,王富彪和霞果然進來了。

霞頭紮馬尾,冇化妝,穿著非常簡樸,看著這裡奢華的裝修,表情有點怯。

蒼浩點頭嘉許:“果然是演技派!”

王富彪則是大大咧咧,聲音連一百米之外都能聽到:“來,隨便挑,喜歡什麼就直說,富哥送你,記得開**就行!”

霞澤依然羞怯萬分,隻是不好意思的笑笑,也不好意思說什麼。

蒼浩把帽簷壓得低低的,遠遠的跟在兩個人的後麵,自我感覺有點像是尾行癡漢。

王富彪和霞進門的時候距離比較遠,後來靠近了一些,不過大體還是規規矩矩。

等到進了一家店再出來,霞的手裡拎著兩件衣服,兩個人就手拉上手了。

過了一會,兩個人又進了一家店,再等到出來的時候,王富彪的手挽在霞的腰上,時常還在霞身上摸兩把。

這兩家店都是名品店,有那麼一瞬間,蒼浩覺得王富彪挺不值的。

霞在羅霸道手下本來是個足療技師,幾十塊錢按一次,也不知道見過多少男人的腳丫子。後來,她下海開始提供特殊服務,價格依然不貴,一百多塊錢一次,更不知道見了多少男人的那玩意。

王富彪花了這麼多錢,最後落下的結果可能就是讓霞那雙本來按腳的雙手,給自己擼一下管。

其實,這也是一種社會現狀,很多男人自己吃著泡麪卻請心目中的女神出去吃高檔餐廳,然後女神丟下一句:“咱們不合適!”就轉身離開鑽到某個高帥富的被窩裡。

蒼浩正跟著,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,是姚軍輝打過來的:“從京城回來了?”

“是啊。”蒼浩急忙躲到一旁,輕聲道:“我在外麵有點事情……”

“哦,沒關係,你先辦自己的事,回頭再上班也行。”歎了一口氣,姚軍輝叮囑道:“不過你最好儘管搞定王富彪!”

蒼浩正在搞王富彪,不過不能告訴姚軍輝,隻能含糊的應著:“知道了……”

“對了,你見到呂明剛,他有冇有說什麼?”

蒼浩急忙道:“他想讓自己孫女來曹氏地產!”

“我知道這事,他跟我說過。”姚軍輝點點頭:“我冇想到他是認真的!”

“怎麼說那個呂嘉琦也算是**,不進機關吃皇糧,怎麼來企業打工?”

“那個呂嘉琦有點任性,老呂拿她也冇辦法。”嗬嗬笑了笑,姚軍輝問道:“你答應了?”

蒼浩反問:“我能拒絕嗎?”

“往好處看,一則是呂嘉琦終歸有些背景,在你身邊工作,能給你帶來一些資源;二則是你作為總經理,確實應該配一個秘書……”哈哈笑了笑,姚軍輝打趣道:“不過不是每個秘書都可以潛規則的!”

蒼浩黑著臉道:“姚總你看你這話說的!”

“開個玩笑罷了。”姚軍輝頓了頓,又道:“還是那句話,隻要你願意,女人有的是,但不該碰的女人就不要碰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蒼浩心中微微一驚,懷疑姚軍輝的話另有所指。

“說到女人這回事,你要是願意的話,可以再配一個秘書,反正作為總經理你有用人權,至於你跟其他秘書之間怎麼樣那是你的自由。”說到這裡,姚軍輝的語氣非常鄭重:“但呂嘉琦畢竟是我老朋友的孫女,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!”

“姚總,你今天這是怎麼了,總是在女人問題上叮囑我。”

“男人嘛,事業一旦成功,難免會在這方麵動心思。”嗬嗬笑了幾聲,姚軍輝把語氣緩和了:“我不建議你在自己手下身上做文章,一旦你把哪個女屬下給睡了,那麼你以後就是部門二把手,她纔是一把手!”

“謝謝姚總提醒。”

“好了,我冇什麼事了,你忙吧。”也不知道姚軍輝是不是故意裝作不知道蒼浩很忙,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看似無關的事情,這才掛斷了電話。

這使得蒼浩越來越擔心,是不是姚軍輝知道了什麼。

尋思來尋思去,蒼浩最後得出四個字的結論:“愛咋咋地”,要是姚軍輝真的追究起自己和丁曉紅的關係,索性就說自己實在喜歡丁曉紅,願意認姚軍輝當個乾嶽父。

說起來,這個丁曉紅又緊又窄,跟她在一起還真挺舒服,反正蒼浩是很滿意。

蒼浩yy得過癮,馬上卻現,王富彪和霞不知道去哪了。

蒼浩在商場裡找起來,最後赫然現,王富彪摟著霞從對麵走過來。

大家相距不到十米,幸好王富彪和霞的目光都在看旁邊店裡的東西,冇注意到蒼浩。

其實大家在這裡碰見,蒼浩當然也可以大大方方打個招呼,裝作完全是偶遇的樣子。

不過,蒼浩還是不想這麼快攤牌,怕被王富彪看出什麼端倪,於是閃身進了旁邊一家店。

這家店的牆上掛著許多衣服,貨架一直延伸到店門前,蒼浩弓著腰,隨手抓過兩件來當在臉前,從縫隙裡麵觀察著王富彪。

一個女孩的聲音在身後響起:“先生……你這是乾什麼?”

“彆吵。”蒼浩根本不回頭,隻是衝著身後襬擺手:“我看看這衣服怎麼樣!”

“先生你要買嗎?”

蒼浩點點頭:“對。”

女孩顯然是店裡的導購,忙不迭的做起了生意:“送給誰,多大年紀,你說出來,我幫你挑選一下。”

蒼浩隨口道:“不送人,我自己穿!”

“你自己穿?”女孩的聲音更加驚異:“這……怎麼可能,先生你不是開玩笑吧?”

“我像是開玩笑嘛……”蒼浩依然觀察著王富彪:“怎麼難道我自己就不能穿衣服了嗎?”

導購的聲音有些尷尬:“先生您真快開玩笑!”

“你纔開玩笑。”蒼浩見王富彪摟著霞走遠了,這纔多少有些放心,直起了身子:“我手裡這件怎麼賣?”

“這一套是法國名牌Lis 1,售價三千兩百元,不打折。”

“這麼貴……”直到這個時候,蒼浩纔想起來看看手裡拿的到底是什麼衣服,結果登時愣在了當場。

這是一套白色蕾絲透明的內衣,薄如蟬翼,穿在身上等於冇穿。尤其那條內褲,上麵刺繡半透明花辯,而蒼浩剛纔一直拿在手裡捂著鼻子。

“這……太尷尬了……”蒼浩傻眼了:“對不起,我剛纔再跟你開玩笑,其實我是給我女朋友買。”

導購笑了笑:“我說嘛。”

這間店裡有幾個客人,都是年輕亮麗的女孩,正用看著怪物的眼光看著蒼浩。

“太丟人了……”就在這個時候,蒼浩現有一個女孩格外養眼,穿著一件緊身白色迷你連衣裙,修長雙腿大都暴露在外,巧的腳趾便包裹在一雙銀色高跟涼鞋內。

蒼浩在對方身上一番掃量,等最後看到臉卻愣住了,竟是秦慕瑤。

而秦慕瑤也認出了蒼浩,驚恐的往後退了兩步,嘴唇嚅囁著不知道說了句什麼。突然,秦慕瑤高喊了一聲:“來人啊,快報警,這裡有殺人犯!”

話音剛落,店裡的幾個女孩急忙後退開來,看著蒼浩的目光同樣很驚恐,顯然是真把蒼浩當成殺人犯了。

毫無疑問,一個躲在內衣店裡,把女式內褲放到鼻子上聞了半天的人,有可能做出來任何變態的事情。

與此同時,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幾個警察迅衝進了內衣店。

秦慕瑤看到這一幕也愣住了:“這警察來的度也太快了!”

為的警察是廖家珺,她把黑洞洞的槍口對著蒼浩,冷冷一笑:“你好,傑羅德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