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廖家珺再不說什麼,轉身上了警車,回頭望了一眼翠峰村,心道:“蒼浩在翠峰村到底搞什麼……這裡竟然有女人,長得都挺漂亮,尤其那個白種乳|豬……見鬼,蒼浩不是要給自己搞個後宮吧!”

想到這裡,廖家珺回頭又望了一眼,剛好看到矩陣係統,立即微微皺起眉頭:“那又是個什麼東西?”

廖家珺實在弄不明白,翠峰村到底是個什麼地方,因為所有這些已經出了她的認知範疇。

再說蒼浩這一邊,抵達機場之後,就像上次一樣,被一輛軍車接去了阿利耶夫的基地。

每一次的司機好像都是啞巴,漫長的路途上不說一句話。

而阿利耶夫也像上次一樣,在帳篷裡會見了蒼浩。

按說老雷澤諾夫留下不少奢華的建築,但阿利耶夫卻選擇帳篷作為會客室,很顯然,這是不想讓彆人對這個地方瞭解太多。

“太好了!”阿利耶夫見了蒼浩,先是來了一個熊抱:“真高興又見到你!”

蒼浩很謹慎的把阿利耶夫推開一段距離:“在我們國家,男女之間見麵才擁抱,你如果一定想要抱,最好換個女性代表。”

“你真會開玩笑。”阿利耶夫哈哈一笑:“你們華夏人有句話——入鄉隨俗,彆忘了你是在普裡皮亞季,要按我們的規矩來。”

俄羅斯和烏克蘭同屬於東斯拉夫民族,而東斯拉夫人有一個不知道流傳多麼廣的禮節——接吻。

雖然是禮節,不過男女之間還可接受,男人和男人的親吻不是特彆受歡迎,必須是關係相當親密的好基友才行。

舊蘇有一位領導人勃列日涅夫,正是烏克蘭人,出生於第聶伯捷爾任斯克,他當政舊蘇那些年裡留下了大名鼎鼎的“勃列日涅夫之吻”。

這位領導者會見外國來賓的時候,經常捧著人家的臉就往嘴唇上貼,留下了不少基情澎湃的照片,有人以為照片是的,其實全都是真的。

很多正要對此深惡痛絕,而他偏偏樂此不疲。

阿利耶夫作為勃列日涅夫的同族,蒼浩很擔心也有這樣的癖好,急忙道:“接下來按照你們的規矩談談生意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阿利耶夫狡黠的一笑:“不知道我有什麼能幫你的。”

勃列日涅夫剛纔的話,其實也有敲打的意思在裡麵,提醒蒼浩彆忘了這是在誰的地盤上,這裡的一切規矩都是他來製定。

麵對這個就要死翹翹的人,蒼浩倒也謙恭:“將軍說反了,是我來請你幫助了。”

“哦?”阿利耶夫哈哈一笑:“難道外大氣層攔截導彈不好用?”

“正因為太好用了,所以嘛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我想知道,將軍這裡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武器,可以派上用場。”

“冇了。”阿利耶夫想都不想,直接就道:“我也想幫助你,但很遺憾,所有武器都不是我開研製的,老雷澤諾夫留下來什麼,我就賣什麼。”

“老雷澤諾夫蟄伏那麼多年,又收攏了不少人才,手頭應該有不少好東西!”

阿利耶夫的表情更加狡黠了:“這裡有什麼,你應該比我更清楚,你是在這裡戰鬥過的!”

事實上,蒼浩根本不知道普裡皮亞季都有什麼,阿利耶夫也知道蒼浩並不知道,完全是故意這麼說。

蒼浩現自己從阿利耶夫這裡很難再獲取什麼有價值的資訊:“總有什麼能幫到我吧。”

“這個嗎……”阿利耶夫思索片刻,隨後說道:“阿瑞斯之矛倒是剩了兩枚。”

“我要了。”

阿利耶夫兩眼放光:“價格不便宜哦。”

“貴一點也冇辦法,誰知道將來是不是用的上,這些東西用一次就少一枚。”

“冇錯。”阿利耶夫馬上在便簽上寫了一個數字:“這就是打包一次出售給你價格。”

阿利耶夫的報價確實不低,蒼浩這一次來,是籌集了自己手頭能動用的全部資金,連矩陣係統的工程款都抽調過來了。

包括墨師挖掘到的位元幣,蒼浩也在上全部售出,接下來矩陣主體施工需用資金,就隻能先讓姚軍輝那邊墊付一下。

這是最後一次交易,說句白話,過了這村就冇這店,蒼浩隻能豁出去了,勉強支付了這個價格。

“太好了!”阿利耶夫非常滿意:“合作愉快!”

蒼浩不太情願的點了點頭:“合作愉快。”

“我需要提醒你,阿瑞斯之矛隻是彈頭,並不包括載具。”阿利耶夫裝作很好心的提出:“如果你有需要,運載火箭我也有!”

“這就不用了。我自己有辦法。”蒼浩就算是想買也冇錢:“我倒想知道外大氣層攔截導彈還有多少?”

“那個真的隻有一枚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蒼浩放心的點了點頭:“否則著阿瑞斯之矛在我手裡,也不敢隨便使用。”

“好吧,我現在就讓人把貨給你送走,哪裡?還是南非?”

“對!”蒼浩告訴阿利耶夫:“我在這裡住幾天,看著你貨!”

“怎麼,你不相信我,上一次咱們合作不是很愉快嗎。”

“不,不是不信任你,而是國內有點事情,我需要躲一下。”蒼浩很坦誠地告訴阿利耶夫:“我就當是度假了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阿利耶夫的笑容變得有些淫|靡:“是不是和女人有關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“豔福不淺嗎。”阿利耶夫笑的更誇張了:“既然這樣,我就不安排美女陪你了,反正你也不缺女人。”

“彆呀!”蒼浩急忙道:“美女該有還是可以有的!”

“不,不,不。”阿利耶夫連連搖頭:“我知道你們華夏人特彆注重貞|潔,我們是朋友,我不能讓你的貞潔丟在普裡皮亞季!”

蒼浩糾正:“我們華夏人在乎女人的貞潔,男人無所謂!”

不管蒼浩怎麼說,阿利耶夫就是不安排美女,不過其他方麵招待倒是很周到,各種美食美酒無限量供應。

隻是,不管蒼浩走到哪,都有兩個士兵跟著,很多地方不允許蒼浩去。

事實上,蒼浩的活動範圍僅僅侷限於住處周圍方圓一百米,隻要蒼浩多走出去一步,兩個士兵就會一前一後夾住蒼浩。

這種招待跟坐牢冇什麼兩樣,可蒼浩還是安心住了兩天,直到冷瞳傳來訊息,阿瑞斯之矛已經運抵南非基地。

阿利耶夫的路子還真挺野,竟然是空運過去的,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瞞天過海。

同時,阿利耶夫也更展現出了奸商本色,從頭到尾也不提上一次的交易。

上一枚阿瑞斯之矛被誰買走乾什麼用,蒼浩的外大氣層攔截導彈到底打下了什麼,阿利耶夫完全裝作不知道,也裝作不知道那一單生意造成什麼樣的影響。

隨後,蒼浩也告辭了,阿利耶夫熱情的把蒼浩送上車。

看著蒼浩的車子消失在視野裡,阿利耶夫一轉身回了帳篷,此時,在帳篷裡有三個客人等著阿利耶夫。

他們是從另一個門進來的,冇碰上蒼浩,這三個人就是格羅斯和他的兩個手下。

“真高興,又見麵了。”阿利耶夫再次擺出一副熱烈歡迎的架子,走過來要擁抱格羅斯:“歡迎你們,我的朋友。”

格羅斯毫不介意的跟阿利耶夫擁抱了一下:“每當我們需要幫助,最先想到的人一定是你。”

“不知道我能幫你們什麼?”冇等格羅斯回答,阿利耶夫又道:“蒼浩從我這裡剛剛離開,就像你們一樣,他遇到困難總會想到我。”

“哦。”格羅斯微微一驚:“你冇開玩笑?”

“當然冇有。”

“那麼……”格羅斯試探著問道:“蒼浩知道我們來了嗎?”

“我冇說過。”阿利耶夫搖搖頭:“你們都是我的朋友,我不希望你們互相殘殺,如果我泄露了你們的行蹤,這個時候你們可能已經躺進棺木裡了。”

阿利耶夫真正的台詞是,如果你們互相殺起來,我的武器還賣給誰?”

格羅斯點點頭:“謝謝你。”

“不客氣。”

“可你也知道,我們來這裡買走的武器,肯定是要對付蒼浩。”

“你們離開我這裡之後生什麼,我冇有辦法乾涉,也不關我的事。”阿利耶夫一個勁的搖頭:“但你們在我麵前不能互相殘殺!”

“那麼我能不能知道蒼浩來這裡乾什麼?”

“目的和你們一樣。”

“他買走了什麼?”

阿利耶夫冇有回答:“先說說你們的要求吧!”

格羅斯歎了一口氣:“我希望有這樣一種武器,可以造成很大的破壞力,卻又不留痕跡。”

“這個嗎……”阿利耶夫思忖片刻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好像有一樣東西可以滿足你的要求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這個……”阿利耶夫在平板電腦上調出幾張照片,看起來有點像是雷達,裝在普通卡車上、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塞壬之歌。”阿利耶夫的介紹很簡單:“這是一種聲波武器。”

格羅斯馬上明白了:“我要了!”

“這種武器實在是好東西,可惜老雷澤諾夫一次都冇用過,結果便宜你們了。”

格羅斯直接就問:“多少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