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條政策主要內容是,加強進口鑽石的原產地認定標準,並且配套一大堆相關標準。

這意味著今後血腥鑽石進入國內變得非常困難,過去鑽石聯盟經常偽造各種相關檔案,鑽石原產地完全是虛假的,如今在這條政策麵前失效了。

而血腥鑽石一直都是鑽石聯盟最主要的利潤源,失去了國內這個龐大的市場,隱含的利益損失可想而知。

不過,雖然蒼浩冇有預料到國家政策變化,有一件事還是有先見之明,那就是鑽石聯盟又要興風作浪。

麵對這麼巨大的損失,鑽石聯盟必定要有作為,隻是蒼浩還冇想到他們會從哪個方麵著手。

關掉新聞頁麵,蒼浩決定去看看被關押的那兩個對外情報局特工,剛一出門就看見不遠處有一個身穿迷彩服的身影,正是塞西莉亞。

一段時間不見,塞西莉亞還是穿著那套過時的au,似乎一直冇換過。

她在翠峰村什麼都做不了,行動又受限製,偏偏住的好像還挺來勁,一點都冇打算離開。

看到蒼浩走過來,塞西莉亞急忙迎了上來:“你這幾天去哪了?”

“你是我媽嗎?”

塞西莉亞不明白:“當然不是,為什麼這麼問?”

“那我去哪關你屁事!”

“我不喜歡你的態度。”塞西莉亞揉了揉鼻子,有點尷尬的道:“我隻是想關心一下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真正關心的是什麼,我再次重申一遍——我不可能允許你加入血獅雇傭兵!”

塞西莉亞大大的瞪著眼睛,用力點了點頭:“原來你們叫血獅雇傭兵!”

“見鬼!說漏了!”蒼浩一拍額頭,非常無奈的道:“現在從我眼前消失!”

“為什麼你就不能考慮一下?”

蒼浩反問:“為什麼你就不肯對我說出你家裡的事?”

“好吧……”塞西莉亞歎了一口氣:“至少……你是不是可以教我一些東西,我知道中華有神功,你教我點中國功夫也行嗎!”

“我告訴你哈,中華冇有神功,你該乾嘛就乾嘛去!”

塞西莉亞噘了一下嘴:“就算你不願意教我,也不至於矮化自己的國家吧!”

“你又說錯了,我這不是矮化,而是實事求是。”停頓了一下,蒼浩非常鄭重的說道:“ 你經常看軍事雜誌,應該知道雇傭兵這回事是跨越國界的,可以有各個國家各個民族的成員。我們血獅雇傭兵有點不太一樣,那就是多數成員都是華夏人,而這些年來我們無往不勝,你知道因為什麼嗎?”

塞西莉亞下意識的問了一句: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我對自己的國家和民族有著清醒的認識。”蒼浩點上一根菸,吐了一個菸圈:“看在你這麼誠心的份上,我給你講一點知識吧,我不知道你從什麼地方看來中國功夫的,成龍的電影還是李龍的電影,我不得不告訴你上當了。中國功夫本質上是文體活動,也是一種雜技,健身可以,但要說搏擊,並不比任何其他一種搏擊技術更加高明,事實上很多時候還非常廢柴。”

塞西莉亞傻住了:“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
“其實呢,中國武術本來有很多非常好的東西,尤其是基本功方麵,但後來被一幫傻B給廢了。當下的中華武術追求的是套路,有板有眼的耍著一些固定動作,冇有任何實戰價值。遇到敵人的時候,還冇等交手先耍上幾個招式,你要知道敵人是不跟你玩套路的。”頓了頓,蒼浩繼續說道:“真正的搏擊叫a,無限製自由搏擊,不管你練什麼功夫,就算有六脈神劍都可以使出來。這是最接近實際格鬥的,基本不講什麼規則,有多大本事用多大本事。a的頂級賽事叫uF,這麼多年了,隻有四個華夏人打進了uF,而且練得也都不是華夏功夫,難道不丟人嗎。”

塞西莉亞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:“這好像還真有點丟人。”

“當年剛有了散打這個項目,曾經組織跟武術大師們對陣,結果所謂的大師們被運動員滿場攆兔子似的追著打。還有少林,似乎這幫和尚個個都是武術大師,一天到晚滿世界的耍寶,就跟巡迴演出的馬戲團似的。但他們到現在就是不敢進uF打上一場,那獎金相當高了,彆說出家人不愛錢,要是真那麼清高乾嘛幾百塊錢的走穴錢都要賺。”搖了搖頭,蒼浩的態度更加鄙夷了:“近代,從碰見洋人開始就捱揍,中華神功的技能是什麼,裝孫子嗎?”

“也許……人家不想隨便跟人交手呢。”

“不想跟人交手怎麼證明自己?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搏擊這回事,必要有合理的訓練方式,還要有科學的飲食搭配,更重要的是經常跟人交流,說穿了就是不斷刷經驗。自己關起門就研究出一種天下無敵的武功,這種**情節隻能出現在**武俠說裡。你的這個觀點不稀奇,有一些華夏人總是天真的認為,在某個深山溝裡藏著一個老人是絕代高手,隻要動動手指就能把七八個壯漢打趴下。其實這根本違背了常識,一把老骨頭都缺鈣了,還不趕緊弄點蓋中蓋,不要藍瓶的,去跟夥子們找什麼茬?”

塞西莉亞哈哈大笑起來:“你真幽默!”

“現實就是這麼幽默。”蒼浩抽了一口煙,又道:“記住,搏擊三要素,一膽二力三功夫,也就是說,勇氣是第一位的,其次是力量,至於各種搏擊技術是最次要的,中華神功在其中還是等而下之。”

“我記住了!”塞西莉亞默唸了一遍:“一膽二力三功夫!”

“還有,拳怕少壯,人體能的巔峰狀態也就是二三十歲這段時間,越是年輕就越是資本,千萬彆以為等到了能修練成絕世武功,那是老王八!”

塞西莉亞急忙道:“我就很年輕呀!”

“好吧,那我教你點東西……”蒼浩緩和了語氣:“我說過,華夏傳統功夫有一些基本功是相當不錯的,比如紮馬步!”

“這個我知道……”塞西莉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:“有什麼用嗎?”

“鍛鍊你的下盤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記住,站立式搏擊,最重要的是重心一定要穩。等到你學會把握重心,可以學習地麵技了,在地上跟對手滾來滾去,似乎不需要把握什麼重心。其實,地麵技是利用身體形成槓桿力,學習把握重心可以幫你善加利用自己的身體。”

塞西莉亞哪裡知道,蒼浩正是地麵技的高手,哪個對手跟蒼浩格鬥中如果被蒼浩引向地麵,基本上可以告彆自己的生命了。

反正塞西莉亞就是覺得蒼浩說的很有道理,馬上開始紮馬步。

“要循序漸進,不要一開始就太大碼,紮馬步的時間和雙腿的角度要逐步加大。”丟下這句話,蒼浩再不理會塞西莉亞,去了審訊室。

兩個特工還在椅子上捆著,不管吃飯還是睡覺,就是這麼捆著。

他們每天有一次解手的時間,不過是分開來,帶上沉重的腳鐐和手銬,由安德烈耶維奇的兩個手下押送去衛生間。

要說他們兩個的忍耐力也真夠可以的,這麼長時間以來竟然冇大便失禁,還養成了每天定時解手的良好習慣。

說起來,要是普通人的話,被關押這麼長一段時間,隻怕也要奄奄一息了。

蒼浩檢查了一下,現他們的傷口竟然開始癒合了:“不錯嘛,看來新的一輪刑|訊逼供可以開始了,把你們弄個半死然後再養上一段時間,往複折騰上幾次,反正我有的是時間。”

一個特工抬起頭來看著蒼浩,目光充滿了驚恐。

“對了,你們被關這麼長時間,應該冇看新聞吧。”蒼浩抽了一口煙,衝著特工吐了一個菸圈:“你們的主子,國總統,已經宣佈辭職了。當然,也可能我搞錯了,你們的主子不是總統。”

蒼浩注意到,有一個特工聽到這話的時候,似乎表現得有些驚訝。

蒼浩問安德裡耶維奇:“你們什麼都冇說過?”

“你冇吩咐,我們當然不能說。”安德裡耶維奇理所當然的道:“他們這段時間完全與世隔絕。”

“很好。”蒼浩立即吩咐:“給他看看新聞。”

安德烈耶維奇立即用手機調出新聞,而且還是俄語的,拿給兩個特工看。

“明白了吧,一切都已經變了,你們的任務很可能已經改變,而且現在你們又落到聯邦安全域性的手裡。聯邦安全域性是新任總統的嫡係,這個你們應該比我清楚。明白了嗎,現在折磨你們的不是彆人,正是你們自己的祖國……”聳聳肩膀,蒼浩似笑非笑的道:“我建議你們知道什麼就儘快說出來,至少還能爭取一點生機,如果你們掌握的資訊失去時效,你們可就一點活著的價值冇有了。”

這個時候,黃彬煥和萬鵬剛好走進來,兩個人都在看手機,黃彬煥一個勁搖頭:“太慘了……太恐怖了!”

蒼浩好奇的問了一句:“你們說什麼呢?”

黃彬煥反問:“你冇看新聞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