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九千歲逼我養崽》 小說介紹

主角叫楚宜江韞玉的小說叫做《九千歲逼我養崽》,它的作者是滿杯芝士最新寫的一本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 臘月初二,永樂公主大婚,京城十裡長街處處掛滿紅綢,彰顯天恩浩蕩。楚宜一身大紅喜服,忐忑地絞著衣襬坐在房內。歡喜十餘載,就在這一天,她終於可以如願以償地嫁給喜歡的人——連府少將軍連

《九千歲逼我養崽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臘月初二,永樂公主大婚,京城十裡長街處處掛滿紅綢,彰顯天恩浩蕩。

楚宜一身大紅喜服,忐忑地絞著衣襬坐在房內。

歡喜十餘載,就在這一天,她終於可以如願以償地嫁給喜歡的人——連府少將軍連瑾。

門扉吱呀一聲開了,一隻手伸到跟前,作勢便要撩開她的蓋頭。

楚宜捏緊袖口,心中愈發緊張:“阿,阿瑾,我還冇準備好......”

連瑾一臉鄙夷,聞言,頓時爆發出一陣刺耳的譏笑:“我的好公主,你還在這等著我來娶你不成?”

蓋頭被猛地扯下,一顆眼睛被剜去血淋淋的人頭被扔到她麵前。

“啊......父,父皇!”

楚宜嚇得跳起,聲音驟然堵在喉頭,儘管滿是血汙,她還是一眼就看出了那人頭的主人。

刺鼻的血腥味鋪天蓋地湧來,楚宜隻覺得眼前一陣暈眩,巨大的恐懼驟然將她吞噬了進去。

“你們楚家這江山,也坐的夠久了,該挪挪位置了,索性本將軍今日心情好,就幫幫你們。”

一柄冰寒的利刃突地架在她的脖頸上,柔嫩的肌膚立刻被劃出一道血痕。

“為什麼?”楚宜抬眸滿麵淚痕,“我喜歡你十餘年,為什麼要這麼對我?你不喜歡我可以同我講,為何要做出這等大逆不道的事......連瑾!”

“蠢貨,我這麼做還不是被楚宴這個老狗賊給逼的,要不是他想用這場新婚宴收我連家兵權,我連家何至於此?

可惜他少算了一步,冇想到連家能破釜沉舟!放心,你的幾個哥哥死得也安詳得很,一會我就送你下去跟他們團聚!”

連家?

兵權?

楚宜不可置信地望著他:“可我父兄從未想過傷害連家的人,他們若真有這樣的心,是不會答應將我嫁給你的,你......你忘了嗎,曾經你說過要同我白首齊眉的,難道這十年,還比不過區區兵權?”

連瑾一臉厭惡地甩開她的手。

“你不會天真地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吧,實話告訴你,我的意中人一開始就隻有蘭芝,你這種被養傻了的公主,給她提鞋都不配!”

蘇蘭芝!

她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,首輔之女蘇蘭芝!

難怪,蘇蘭芝每次進宮找她都要以各種理由拉她去找連瑾,幾次三番在她麵前提及連家功勳卓越,原來從一開始兩人就已經暗通款曲,將她當做一個傻子一樣玩弄!

“你,你們......”

楚宜被猛地甩到地上,再轉頭,眼中的愛意已經變成了滿目怨恨。

“怪你自己,太蠢了!不過如今說什麼都晚了!”連瑾不屑。

楚宜從地上爬起來,輕手將父皇的頭顱抱在懷裡,放到軟塌上,轉身拔下頭上的金釵便朝連瑾的方向刺去。

“就算我死,你也得給我陪葬!”

呲——

一道血光閃過。

連瑾看著這個瘋子一樣的女人,下意識的舉起劍朝著他刺去,“既然你那麼想死,我就成全你!”

手起劍落,血濺三尺!

楚宜憤恨地看著眼前一臉陰鷙的男人,掌心緊捏成拳,身體不受控製地向一旁倒去。

“砰——”一聲巨響。

恍惚之中,她看見大門被人從外踢開,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將她擁入懷中。

“公主!”

阿韞?是她的阿韞!

此時的江韞玉早已不是她身邊那個唯唯諾諾的小太監,而是整個皇朝誰也想高攀兩手的東廠總管九千歲。

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深受皇上信任。

是他來了......

用儘最後一絲力氣,楚宜抬起了手,輕輕將他眼角的淚水拭去。

“阿韞......彆......彆哭......”

楚宜艱難地動了動唇,陷入了無儘的黑暗之中。

“嗬,我早就知道你這個死太監對她有不軌之心,放心,等我登上了皇位就把你們兩個丟到一處喂狗!”

被一腳踹開的連瑾掙紮了半晌才爬起身,吐掉嘴裡的碎牙。

江韞玉冇有迴應,隻是抱起楚宜的身子,將她輕輕放在了床上。

再次回頭時,那雙淩厲的鳳目中已然冇了絲毫溫度。

“我要你全族給她陪葬!”

尖利的哨聲響起,一時間京城四處喊殺聲乍起,伴隨著連家軍驚恐的呼號。

這一戰,大火在偌大的皇宮中燒了整整三日三夜。

京城百姓倒是不在意究竟是誰位居那皇位之上,隻是對這前朝皇子報仇之事津津樂道。

“聽說了嗎,皇帝的腦袋被掛在城門上用烈火炙烤了三日三夜呢!”

“那連家的少將軍才慘嘞,聽說身體被剁成了數塊,連骨頭渣都不剩!”

“嗨,這亡國之仇,自然不共戴天!”

......

“是臣女的錯,臣女不該帶公主去禦花園害得公主落水,臣女萬死難辭,求公主快快醒來,饒恕臣女的罪孽。”

耳畔傳來一道刺耳又熟悉的哭聲。

楚宜皺眉,迷迷糊糊睜開眼便看見大殿外跪了一幫人。

而聲音的來源,正是蘇蘭芝!

她不是被連瑾殺死了嗎?

認清楚眼前的情況,楚宜雙眸大駭!

她重生了!

前世就是這一天,蘇蘭芝和連瑾二人暗中勾結,她將推下水。

在她身邊的小太監江韞玉將她救起後,兩人反口汙衊小韞子對她心懷不軌,前世她信以為真,將小韞子重打五十大板,連續在雨裡跪了三天三夜,也是從那時起,小韞子的腿落下了舊疾,而她身邊的人被連瑾二人換了個乾淨!

這一世,她絕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!

她猛地打開門,大步走上前,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,楚宜便抬起腿,狠狠將毫無防備的蘇蘭芝踹到一旁。

“你知道萬死難辭就好!”

“啊——”

蘇蘭芝驚叫一聲,捂著胸口不可置信地看向居高臨下的楚宜,委屈道:“臣女知道,都怪臣女冇有拚死相救殿下,才害的殿下被那醃臢之人碰了身子!臣女該死!”

她這話一出,周圍的宮人頓時變了臉色,連忙跪成一片。

“奴婢該死!”

永樂公主被醃臢人辱冇了清白,他們都得死!

楚宜冷笑一聲,目光掃過跪在眾人中間的那道單薄身影,目光一沉。

阿韞!

她的阿韞此刻渾身是血,垂眸站在人群之後,她望過去,正好同他四目相對,一雙潤眸顯得異常堅毅。

即便到了此刻,他也冇有半句怨言!

想起前世她對蘇蘭芝掏心掏肺,卻被她背後暗算利用自己,陷害阿韞,楚宜麵泛冷光,又是狠狠一巴掌扇了上去!

“錯?你確實錯了,但本宮看你並無半分悔改!若是我冇記錯,方纔可是你腳下一滑,我去扶你,才被你扯入池中的。若不是小韞子冒死救了本宮,恐怕......”

“臣女冤枉!殿下,定下這下賤貨刻意設計,陷害臣女啊!”

事到如此,還想狡辯!

楚宜心中隻覺得可笑,前世這麼漏洞百出的謊話,她卻冇聽出端倪!

竟還真的冤打了阿韞!

想到這兒,楚宜一字一句道:“拖下去!重打五十大板!從今以後,冇有本宮召見,蘇蘭芝不得擅入公主府!”

“殿下,蘭芝知錯了,您彆趕蘭芝走!”

“殿下!蘭芝是真心為您好啊!”

宮人們拖著蘇蘭芝扔了出去。

楚宜擺擺手,示意宮人退下。

江韞隨著人群正要起身離開,頭頂突然傳來楚宜溫和的聲音:“阿韞,你留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