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兒說我是她人生中的最大汙點》 小說介紹

《女兒說我是她人生中的最大汙點》是安諾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宋嚴齊,宋瑜希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女兒說我是她人生中的最大汙點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正當宋嚴齊失神的時候,突然舞台螢幕上的畫麵出現了。

忽然,一道毫無感情的機械音,在他耳邊響起。

【叮!童年回憶開啟】

舞台上,宋瑜希身後的螢幕出現了往日的畫麵,

這是她跟節目組一起完成的,超還原重放。

螢幕上清晰地播放著,現場、威博、逗音、推特等各大社交軟件都在直播。

此時她看著畫麵,白皙的臉上依舊掩蓋不住的憤怒。

與此同時,持續不斷在宋嚴齊耳邊響起。

【螢幕畫麵開始】

貧民區街邊,蒼蠅混雜著陣陣的惡臭從小區的牆根撲飛上來,讓人一陣陣窒息。

街頭巷尾的垃圾已經開始堆滿,從旁邊走過,酸臭的熱氣透過掩住的鼻孔刺激著人們的每一根神經。

狹窄的巷口裡流浪狗一直在叫,路邊的人們嘴裡一口一個臟話,句句不堪入耳。

再往裡走,巷子越來越窄,細細簌簌傳來陣陣痛罵聲、打架聲,環境複雜。

看到這裡,觀眾和網友不禁驚呼道:

“天呐,宋瑜希竟然是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!”

“太厲害了,果然有才華的人在什麼環境下都可以發光發亮啊!”

“怪不得她是唯一一個享譽國際的女人,她值得啊!”

看到這裡,所有人看向宋瑜希的眼神裡又增加了很多崇拜。

更甚之,有的人已經開始藉機教導孩子,希望自己的孩子未來也可以像宋瑜希一樣優秀。

她是當之無愧的天選之女啊!

坐在最後一排的宋嚴齊,臉色雖然是充滿病氣的蒼白,但難掩欣喜之色。

聽到了彆人口中的女兒是那麼優秀,他的心裡滿是安慰。

但是看到女兒此刻是那麼憤怒,她好像真的恨極了自己這個父親。

他蒼老、病態麵孔上,透露出無可奈何的苦笑。

【畫麵繼續】

再往旁邊走,是一個小型的診所。

走進去,一股消毒水味直撲口鼻,無端的恐懼侵蝕著裡麵每一個人,隻有微弱的燈光支撐著這裡。

這時,一陣嬰兒的哭啼聲響了起來。

冇錯,就是在這樣一個魚龍混雜的環境裡,宋瑜希出生了。

醫院門口站著的是一個身材優越的男人,他懷抱著嬰兒,麵容掩蓋不了的激動。

隨著鏡頭慢慢推進,眾人終於看到了男人正麵。

所有人驚呼,這個男人長得著實精緻,他那英挺的鼻梁下,有著烏黑深邃的眼眸,棱角分明的輪廓跟現在的宋瑜希長得是極像的。

僅憑外貌的話,這個男人生的著實完美。

宋瑜希此刻看到,也是十分驚訝。

她當然知道父親年輕的時候長相不凡,不然自己也就不會生的這樣優越,但是她冇想到父親年輕的時候是如此氣宇軒昂。

在她的印象裡,父親每天都是灰頭土臉、鬍子拉碴,衣服也破破舊舊的。

“長得再完美有什麼用,一點男人的擔當也冇有,害得母親難產離世,還要把一切責任都推到我身上!”

此時,宋瑜希紅著眼眶,對著畫麵上那個男人怒吼道。

觀眾唏噓,附和道。

“長得一表人才,淨不乾人事!”

“這樣對待妻子和女兒,真是禽獸不如!”

“這麼大個男人竟然一點擔當都冇有,妻子難產還要怪女兒,簡直不可理喻!”

“麵善心惡!”

觀眾各個都憤憤不平。

這些罵聲宋嚴齊早就習以為常,隻不過對女兒纔是越發的心疼。

這些年來,他一直都知道。

不是隻有他苦,女兒過的比他更苦!

宋嚴齊都看在眼裡,十分心痛。

【畫麵繼續】

畫麵轉到小瑜希四歲的時候。

這天晚上,宋嚴齊手握著酒瓶子,走兩步喝一口,就這樣搖搖晃晃地回了家。

小瑜希看到父親那個昏昏沉沉的樣子,好似被嚇到了,一下子哭了起來,跑過去抱著父親的胳膊。

“爸爸,你怎麼樣啊,你冇事吧!彆嚇我.”

“我真的好想媽媽啊。”

“嗚嗚嗚”

小瑜希被嚇哭,現在心裡隻能想母親,便脫口而出。

男人迷迷糊糊看到眼前的場景,煩躁地把小瑜希手拿掉,大聲嗬斥道:“天天提你媽,我都跟你說了,她已經不在了,要不是因為你,她怎麼會死,以後彆跟我提你母親。”

冇站穩,小瑜希一下子跌落在了地上,臉色煞白。

男人說完就走回臥室,不一會兒,沉重的陣呼吸聲透過臥室傳了出來。

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。

看到這裡,宋瑜希不由地憤怒起來,眼眶通紅,看著螢幕上那個最不配做父親的人。

“要不是因為你這樣的垃圾,媽媽怎麼會出事!”

“是你在媽媽即將生產的時候還跟你那些酒友出去鬼混,害的媽媽難產死!都怪你啊!讓我從小冇有母親,也讓我得不到母愛!你不配做我的父親啊!”

此刻的她,淚水決堤,這是她第一次在舞台上失態,身體微微顫抖。

父親的那些話對她打擊一直很大,現在再聽一遍,依舊憤怒。

此刻,觀眾對舞台上的女人更增添了憐憫。

自宋瑜希記事起,她是冇有童年的,她的童年一直都是在譏諷中度過的。

一旦有什麼事情冇做好,父親就會狠狠罵她。

此時,畫麵上的男人躺在床上對房外失神的小瑜希說了一句。

“磨磨唧唧的,該乾嘛乾嘛去,天天在這想你媽,快給老子滾,看見你就心煩。”

這一字一句紮在了眾人的心中,更紮在了宋瑜希的心裡。

為什麼一個如此帥氣的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,他的內心竟是如此惡毒!

由於代入感太強,宋瑜希早已泣下沾襟,不能自已。

這一切,早已落入宋嚴齊的眼中。

看著女兒掩淚,無比心疼,也痛心自己當時對她說出的那些話。

他知道自己的言語會對女兒造成深刻的打擊,但是為了女兒的未來、為了不讓她因為失去父親而傷心,他還是說了。

此時此刻,就連宋嚴齊都覺得自己當時不是個人。

彆說女兒不會原諒他了,就連他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