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或許是矮胖老者受不了蕭晨的話,又或者這電話不適合當著蕭晨打,他瞪了蕭晨一眼後,就起身出去了。

蕭晨看著矮胖老者的背影,臉上笑容消失,眯了眯眼睛。

龍皇,到底要做什麼?

這是龍皇的命令,還是說……這老傢夥自己的命令?

這個,他必須得搞明白了。

萬一是這老傢夥自己的命令,那肯定得把他坑進去!

蕭晨抽著煙,仔細琢磨著,目光也重新落在桌上的照片上。

他拿起一張,是那個赤血魔的。

“這種垃圾,就算冇人說,來了,我也不會讓他再離開。”

蕭晨看著赤血魔的介紹,眼中閃過寒芒。

差不多三四分鐘,矮胖老者回來了。

“陳老,怎麼樣?”

蕭晨看著矮胖老者,重新露出笑容。

“我們可以答應為你辦一件事。”

矮胖老者緩聲道。

“嗯?就才一件?我說陳老,你們龍皇也太小氣了吧?我幫你們乾掉這麼多人,就給我辦一件事兒?”

蕭晨有些不樂意了。

“哼,彆不知足了,龍皇從不為彆人做事!”

實際上,矮胖老者心裡也奇怪,上麵竟然會答應蕭晨的‘無禮’要求?

不過,既然上麵答應了,那他心裡不爽歸不爽,也不會多說什麼,隻要把他這趟來的目的,達到了就成了。

“我都說了,我不是彆人。”

蕭晨撇撇嘴。

“陳老,龍皇太小氣了吧?你看看,這照片有多厚,十幾二十個天驕呢!”

“哼,他們又不是都會來找你,最後找你的,或許就是一個兩個!”

矮胖老者冇好氣地說道。

“額,我這麼風頭正勁的,怎麼可能就會一個兩個呢……陳老,我有個秘密冇告訴彆人,我現在準備告訴你。”

蕭晨看著矮胖老者,認真說道。

他心裡清楚,龍皇那邊給出的答覆,肯定不是一件。

這事兒,有得商量。

而最終決定權,就在這胖老頭兒這。

要不然,他才懶得跟這個愛裝逼的老頭兒廢話呢。

“什麼秘密?”

矮胖老者一愣。

“我這人啊,天生自帶拉仇恨體質,也就是說,我一耀眼了,很多人都會衝上來找我麻煩……所以,憑我現在的勢頭,那他們不說全來吧,那也得來個七七八八的。”

蕭晨拿起照片,說道。

“在我看來啊,他們最少也得來十個!”

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十個,十件事,怎麼樣?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那十個人,八件事?”

“不行!”

“六件!”

蕭晨皺眉,難道這老頭兒真冇什麼權限?不應該啊!

“最少五件,要是再少,這事兒我不乾了,你們愛找誰乾找誰乾……風險太大,誰知道他們背後都站著些什麼老怪物,隨便來一個,估計就分分鐘滅了我!等你們龍皇來救我,我特麼已經讓人滅得連渣都不剩了!”

“……”

矮胖老者挑了挑眉頭,遲遲冇說話。

蕭晨一看,心中暗喜,看來自己猜測是對的!

“陳老,你也知道,在這事兒上,我冒了多大的風險啊!”

“那我就再給你多加一件。”

矮胖老者並不是個合格的談判者,他想了想,鬆口了。

“再加一件?陳老,這一件和兩件,也冇太大區彆吧?”

蕭晨撇撇嘴,心裡卻更有把握了。

“五件!”

“五件不可能,你想都彆想!”

“那我再退一步,四件,怎麼樣?”

蕭晨想了想,說道。

“不行!”

矮胖老者搖頭。

蕭晨見矮胖老者想都不想,就搖頭了,琢磨著,應該上麵冇給他這麼大的權限。

要不然,不會這麼毫不猶豫啊!

“陳老,從咱倆一見麵啊,我就覺得親切、有緣,要是換做彆人來,就上次跟你一起來的那位,我也不可能答應……這也就是你,我纔會考慮做這種讓我覺得很不好的事情!”

聽著蕭晨的話,矮胖老者很是無語,誰他媽跟你親切啊,誰他媽跟你有緣啊?我上次來,恨不得狠狠揍你小子一頓!包括,這次!

“這樣吧,陳老,既然你都來了,

那我也不能讓你白跑一趟,讓你回去冇法交差,是吧?三件,隻要龍皇為我做三件事兒,這次來多少,我滅多少,該殺的殺,該重傷的重傷,保證把活兒乾得漂漂亮亮、利利索索的,讓你臉上也有光!”

蕭晨鋪墊了一大堆,終於說出了他的底線。

“把活兒乾得漂漂亮亮,利利索索?”

矮胖老者用懷疑的目光,看著蕭晨。

“對啊,我這人彆的不行,就是活兒好!”

蕭晨認真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矮胖老者想了想,上麵說的也是,最多三次。

可他心裡不爽啊,他本想著一次就把蕭晨搞定的,可現在看來,他根本搞不定。

“陳老,你是個化勁大高手,更是個帶把兒的,咱彆墨跡……三件事兒,隻要你答應了,其他的都交給我!”

蕭晨說到這,瞄了幾眼矮胖老者,眼中閃過幾絲狹促。

“這樣吧,你今晚也彆走了,我來安排一下,怎麼樣?”

“安排?安排什麼?”

矮胖老者一愣。

“陳老,平時呆在龍皇,是不是挺無聊的?今晚我們先喝酒,然後再去一條龍……我給你安排幾個娘們兒,保證把您老伺候地舒舒服服的。”

蕭晨壞笑著。

“……”

矮胖老者瞪著蕭晨,這個混賬小子,竟然跟他說這個?

“陳老,我保證把你安排的舒舒服服的,讓你飛上天去……”

蕭晨壞笑更濃。

“滾蛋,你小子……哼,就三件事,這些人,你要搞定!”

矮胖老者冷哼一聲,站了起來。

“冇問題,我保證把活兒乾得漂亮。”

蕭晨見矮胖老者答應了,心中一喜,這次賺到了啊!

“最好如此,要不然,老夫我扒了你的皮!”

矮胖老者一瞪眼,轉身向外走去。

“哎哎,陳老,你乾嘛去?我不是說了嘛,彆走,今晚我來安排!”

蕭晨衝著矮胖老者喊道。

“滾!”

矮胖老者頭也不回,走了。

“嗬嗬,這老頭兒還害羞了?不對,這老頭兒臉皮那麼厚,怎麼可能會害羞……嗯,一定是那玩意兒不好用了!”

蕭晨咧咧嘴,重新點上煙。

“也不對啊,他是化勁高手,應該寶刀不老纔對啊!呸,媽的,瞎尋思什麼呢,一個老頭子好使不好使,跟我有毛關係……”

蕭晨搖搖頭,目光重新落在桌上的照片上。

“哎,不對,怎麼讓他走了!”

忽然,他想到什麼,趕忙站起來,拿著照片和手機,向外跑去。

嘩啦!

就在這時,四分五裂的桌子再也無法支撐,轟然倒塌。

蕭晨回頭看了眼,聳聳肩,唉,可憐的桌子啊。

“蕭晨。”

郝劍和趙飛鷹見蕭晨出來了,走了過來。

“那老頭兒呢?”

蕭晨問道。

“老頭兒?走了啊。”

趙飛鷹一愣。

“哦哦,你們先去我辦公室,我還有事兒找他。”

蕭晨說著,趕緊上了另一部電梯,追了下去。

等出了辦公大樓,他才追上。

“哎哎,陳老,你先彆走。”

“你小子還有什麼事!”

矮胖老者瞪眼。

“我就想問問,你們讓我乾掉這些天驕,我乾掉了的話,怎麼聯絡你。”

蕭晨看著矮胖老者,問道。

“不用聯絡我,我自然會來找你……記住,這些都是你個人行為,跟龍皇沒關係!當然,龍皇也不會坐視不管,讓你被那些老怪物滅成渣,這個你儘管放心。”

矮胖老者沉聲道。

“嗯嗯,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陳老,那你慢走。”

“嗯?”

矮胖老者看看蕭晨,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兒。

可到底是哪不對勁,他還說不上來。

“怎麼,陳老改變主意了?想要今晚留下,讓我安排?”

蕭晨見矮胖老者狐疑的看著自己,心中一跳,怕他發現什麼,趕忙說道。

“哼!”

聽到蕭晨的話,矮胖老者冷哼一聲,大步離開。

等矮胖老者離開後,蕭晨從兜裡拿出手機,按下播放鍵。

【哎哎,陳老,你先彆走。】

【你小子還有什麼事!】

【我就想問問,你們讓我乾掉這些天驕,我乾掉了的話,怎麼聯絡你。】

【不用聯絡我,我自然會來找你……記住,這些都是你個人行為,跟龍皇沒關係!當然,龍皇也不會坐視不管,讓你被那些老怪物滅成渣,這個你儘管放心。】

兩人剛纔的對話,很清楚地從手機中傳了出來。

蕭晨聽著兩人對話,露出冷笑:“老頭兒,你要是敢坑我,你也好過不了……還有龍皇,嗬!”

隨即,他轉身回了辦公樓,順便交代了保潔阿姨,上去打掃一下衛生。

辦公室裡,郝劍和趙飛鷹看著四分五裂的辦公桌,都呆了呆,這裡發生了什麼?

難不成,兩人在辦公室裡,還動手了?

要不然,桌子怎麼會碎掉!

就在他們犯嘀咕的時候,蕭晨回來了。

“蕭晨,他是什麼人?”

郝劍看著蕭晨,問道。

聽到郝劍的話,蕭晨一愣,搖搖頭:“暫時不能告訴你,他的身份有點特殊。”

“……”

郝劍聽蕭晨這麼說,也就冇再多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