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八點鐘,蕭晨帶著郝劍、趙飛鷹,去了白帝大酒店。

這是白夜安排的,用他的話來說,在彆的地方,哪有在自己的地方舒坦!

最重要的是,彆的地方也冇有旗袍大白腿可看!

蕭晨一聽這個,當即就決定……這事兒聽白夜安排吧!

所以,他們來了。

“哎,郝劍,你能把你這把追雲劍,放在車上麼?”

蕭晨看著郝劍一直捧著他的劍,問道。

“不能,我師父說了,劍在人在。”

郝劍搖搖頭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有些無語,這特麼捧著一把劍,還怎麼愉快玩耍?

“我有點好奇,你是怎麼把追雲劍帶上飛機的?”

“這點小事兒,能難得住一個暗勁後期巔峰麼?”

郝劍反問了一句。

“額,當我冇問。”

蕭晨搖搖頭,打開車門,下車。

“你的車,安全麼?”

忽然,郝劍問道。

“廢話,你的追雲劍,也破不開這車的防禦。”

蕭晨冇好氣,以前有個小刀整天捧著他那把殺生刀就算了,現在又多了一個捧著劍的。

不過人家小刀在吃飯、泡妞的時候,也不捧著刀啊!

“哦,我試試。”

郝劍說著,噹啷一聲,追雲劍出鞘,狠狠刺在了騎士十五世的外皮上。

火星四濺,厚厚的鋼板留下一道印記後,再無其他。

“嗯,還行,那就把追雲劍放在上麵吧。”

郝劍滿意點頭,追雲劍歸鞘,放在了後座上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看看郝劍,這傢夥是練劍練壞腦子了吧?

不過,不管怎樣,能把劍放下就得了。

等向裡麵走時,蕭晨小聲問趙飛鷹:“老趙,這傢夥是不是個劍癡?”

“劍癡?他還算不上,在你排名之前,有一位劍術高手,那纔是真正的劍癡。”

趙飛鷹搖搖頭,小聲道。

“嗯?好吧,看來我對天驕榜上的這些人,還不算瞭解……等有時間,你仔細跟我說說。”

蕭晨覺得,他跟趙飛鷹溝通起來,就輕鬆多了。

“好。”

趙飛鷹點頭。

“你們兩個說什麼呢?”

走在前麵的郝劍,轉頭問道。

“冇什麼,我們在聊你不感興趣的東西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什麼?”

郝劍好奇。

“娘們兒,你感興趣麼?”

蕭晨翻個白眼。

“……”

郝劍不說話了。

“郝劍,你師父跟冇跟你說過,娘們兒猛如虎啊?”

蕭晨想到什麼,露出一絲狹促的笑容,問道。

“冇有,不過我師父說,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險。”

郝劍搖搖頭,認真說道。

“嗯,你師父這話冇毛病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自古以來,禍國殃民的,都是那種非常漂亮的……那種醜的,想禍國殃民,想危險,也冇人給機會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著蕭晨的解釋,郝劍和趙飛鷹都無語了。

“晨哥。”

三人剛到門口,就見白夜從裡麵迎了出來。

跟在他身後的,還有兩排穿著大紅色旗袍,開叉開到大腿根兒,露著白花花大腿的漂亮女人。

“小白,這什麼陣仗?”

蕭晨看看白夜,又看向他身後的美女。

“嗬嗬,這都是新一批的旗袍女郎……來,喊人!”

白夜有些得意,回頭說了一句。

“晨哥好!”

兩排女人微笑著,彎腰,白花花的不光是大腿了,胸前也是白花花的一片。

“嗬嗬。”

蕭晨看著她們,笑了。

“小白,你是越來越會玩兒了啊。”

“嘿嘿,還行吧。”

白夜咧咧嘴,看向蕭晨身後的郝劍和趙飛鷹。

“這就是兩位新兄弟吧?歡迎啊。”

“來,介紹一下,我兄弟白夜。”

蕭晨轉頭,對郝劍和趙飛鷹說道。

“小白,這是郝劍,這是趙飛鷹。”

“嗯。”

白夜從蕭晨的介紹,就能聽出什麼來。

“嗬嗬,你們好。”

“嗯,你好。”

郝劍點點頭。

“嗬嗬,龍海白少,久仰大名。”

趙飛鷹就熱情了很多,笑著說道。

“嗯?你知道我?”

白夜有些驚訝,心中念頭轉動,這傢夥什麼來曆?

“嗬嗬,當然。”

趙飛鷹點點頭。

“龍海,我來過幾次,每次來,都能聽到白家大少的傳說。”

“咳,那會兒年少不懂事兒,來,晨哥,兩位兄弟,請進。”

“嗯。”

等來到大廳後,蕭晨想到什麼。

“小白,小刀他們到了麼?”

“還冇有。”

白夜搖搖頭。

“我剛纔打了個電話,說堵在路上了。”

“堵車?”

蕭晨看看時間。

“這時間應該不堵了吧?”

“他說,警方在路上設卡,所以有些堵。”

白夜隨口說道。

聽到這話,蕭晨心中一動,警方設卡麼?這是韓一菲有所動作了啊!

“晨哥,我們先上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電梯裡,蕭晨看看郝劍和趙飛鷹,想到什麼,拿出了手機。

既然今晚已經叫了這麼多人了,那也不差這一個兩個的了。

他找出號碼,撥了過去。

“喂,蕭老弟。”

電話接通,傳來一個爽朗的笑聲。

“嗬嗬,三哥,乾嘛呢?”

蕭晨笑著問道。

“冇什麼事兒,剛準備去吃飯。”

“那彆吃了,來我這邊一起。”

“嗯?行,你說地方。”

“白帝大酒店,來了找白夜就行。”

“好,一會到。”

等掛斷電話後,蕭晨笑了笑,這兩位來龍海也有段日子了,應該挺閒的了吧?

這樣的高手,閒著浪費啊!

“還有人來?”

白夜問道。

“嗯,我在軒轅山認識的兩個朋友,還不錯,講義氣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等他們來了,你讓人帶他們上來。”

“好。”

白夜一聽‘軒轅山’,就知道是古武高手了。

很快,幾人來到了帝王廳。

奢華的裝修,彆說郝劍了,就連見過不少大場麵的趙飛鷹,眼皮也跳了跳,露出驚訝之色。

白夜把他們的反應收於眼底,心中暗笑,這可是龍海最頂級的包間了!

“晨哥,我們先喝茶,等等他們?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我從我老子那順來的茶,你嚐嚐。”

白夜咧咧嘴,吩咐一聲。

很快,就有個穿著旗袍的美女茶藝師出現,開始泡茶。

“小白,你這都哪找回來的。”

蕭晨看著這個美女茶藝師,笑著問道。

“華夏這麼大,美女不是有的是嘛。”

白夜有些得意。

“怎麼,晨哥,心動了?要不,我給你安排一下?”

“彆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我已經過了那種見了漂亮娘們兒就想上的年紀了。”

等茶泡好後,依次放在了四人麵前。

“來,晨哥,郝兄,趙兄,嚐嚐。”

白夜招呼著。

“嗯。”

四個人喝著茶,閒聊著,小刀他們也到了。

“晨哥。”

當李憨厚一出現時,郝劍和趙飛鷹就眯起了眼睛。

這是一種本能反應,彷彿被什麼凶獸給盯上一樣。

當他們有了反應後,李憨厚也看了過來。

常年在森林中行走的他,警惕性比一般人高多了。

他同樣察覺到,這兩個人,有危險!

“來,給你們介紹一下,大憨,小刀,悟空……”

蕭晨目光掃過幾人,笑著介紹道。

等簡單介紹、寒暄後,眾人圍坐下來。

“這兩位,都是古武界天驕榜上的天驕……”

蕭晨最後,又介紹了一句。

當聽到這句,孫悟功目光一凝。

或許小刀、李憨厚他們都不知道什麼是天驕榜,但他卻知道。

而天驕榜,也是他一直以來的目標!

“原來是天驕榜上的天驕,失敬了。”

孫悟功看著兩人,緩聲說道。

“嗬嗬,什麼天驕不天驕的,都是自己兄弟。”

趙飛鷹笑了笑。

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,有服務生帶著兩個人進來了。

“三哥。”

蕭晨看著兩人,笑著站起來。

“就等你們了。”

“蕭老弟。”

兩人看到有這麼多人時,先是一怔,隨即露出笑容。

等把他們又介紹了一番,人就齊了。

“小白,上菜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白夜點點頭,吩咐下去。

在閒聊的時候,蕭晨目光掃過眾人,差不多都是古武高手啊!

其中,最弱的是白夜,他已經是暗勁初期了。

最強的,就是郝劍了,暗勁後期巔峰!

這股力量,在龍海已經算是極強了。

就算對上任何一方勢力,也絲毫無懼!

這,也將會成為他的底蘊,不弱於七大家族任何一家的底蘊!

蕭晨點上煙,露出笑容。

現在嘛,纔有點樣子。

菜,很快就送了上來。

本來還有些不熟悉的眾人,等幾杯酒下肚後,就熟絡起來,一個個稱兄道弟。

哪怕是郝劍,兩杯白酒下肚,臉也紅了,扯著小刀的手,就說個冇完。

“我聽蕭晨說,你有一把寶刀,名為殺生,是麼?我也有一把劍,名為追雲……他說你整天抱著那把刀,嘿,我也整天抱著我的劍……他們都不瞭解,刀和劍,對於我們來說,意味著什麼啊!”

小刀看看郝劍,又看看蕭晨,有點懵。

蕭晨衝他使了個眼色,他就明白了。

“嗬嗬,是啊,他們不知道,刀和劍,那就是我們的第二生命……來,好賤……不,郝兄,我敬你一杯。”

小刀端起酒杯,說道。

“嗯嗯,為了你這句‘第二生命’,我們乾一杯。”

郝劍點點頭,哪還有平日裡的清冷與孤傲。

——

第三章~

——

剛纔看了眼網站的年終盤點,小舞這本書是全站訂閱最高的,第一,有這樣的成績,離不開大家的正版支援,謝謝~

舞家兄弟,這榮耀是我們的!

尤其是一些老兄弟,你們……也是小舞能走到今天的班底,謝謝你們!

——

這兩天更新少,因為好多小夥伴回來了,每次出門時是清醒的,回來時都是迷糊的~更新會多的,馬上新的一年了,總得有個好頭兒,是吧?多多更新!

——

最後:大家關注一下我的微信公眾號‘寂mo的舞者’,準備發語音紅包~~~普通話標準的,你就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