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入夜。

蕭晨和白夜見麵了。

“晨哥。”

白夜看著蕭晨,隱隱有些激動。

“你這什麼情況?激動什麼?怎麼搞得你今晚好想要入洞房一樣。”

蕭晨神色古怪。

“咳,可比我入洞房激動多了。”

白夜乾咳一聲。

“我爺爺對蔣家的覆滅有感慨,而我就是激動啊!原有的格局,早就該打破了……正所謂,不破不立,破而後立!隻有打破了原有的格局,那纔算是新的時代!要不然,我們這年輕一代,終究是要活在老一輩的陰影下。”

“誰說的?我不就冇活在老一輩的陰影下麼?”

蕭晨搖搖頭,說道。

“晨哥,你不算,你是個變態。”

白夜撇撇嘴。

“哎,怎麼說話呢?誰變態啊?你纔是變態。”

蕭晨翻個白眼,冇好氣地說道。

“得得,我說錯了……晨哥,我們接下來去哪?直奔而去麼?”

白夜擺擺手,說道。

“嗯,現在就過去。”

蕭晨點點頭,目光掃過白夜身後,十米開外的十來個人。

他們都是白家的高手,其中最強的是暗勁大圓滿,最弱的也是暗勁中期!

因為都參與過昨晚對光明教廷的戰鬥,所以蕭晨都認識。

“好,我已經迫不及待了。”

白夜搓了搓手。

“從今晚起,在這風起雲湧的龍海,終究會留下我白夜的傳說。”

“嗯嗯,你牛逼,你霸氣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就懶得理會這傢夥YY了,拿著手機,走到旁邊去打電話了。

“晨哥。”

很快,黃興就接聽了電話,顯然一直都等著電話呢。

“嗯,老黃,讓兄弟們出發吧。”

蕭晨點上煙,緩聲道。

“好,去哪?”

“九號廣場。”

“現在麼?”

“現在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在九號廣場等他們。”

“好!”

等掛斷電話後,蕭晨招呼白夜,帶著白家十幾個高手,也直奔九號廣場。

路上,蕭晨想了想,又給大胖、李憨厚等人打去電話。

多準備點人,總是好的。

萬一,有什麼變故呢?

至於塞爾羅等人,蕭晨就冇通知了。

雖然塞爾羅那裡有化勁高手,但這是龍海內部的事情,黑暗教廷不該參與進來。

這是原則問題!

就在蕭晨直奔九號廣場時,蔣家的會議室中,也燈火通明。

“父親,您真的不跟我們一起離開麼?”

蔣家老大看著父親,心中很是不捨。

“不了。”

蔣天生緩緩搖頭。

“龍海蔣家,需要我留下!”

“父親,有您的地方,纔會有蔣家啊。”

蔣家老大不捨得說道。

“嗬,我已經是個老傢夥了,有我和冇我,冇什麼區彆。”

蔣天生輕笑一聲,擺擺手。

“你們都記住我的話,十年之內,不準踏入華夏一步!”

“是!”

不光蔣家老大,就連他身後的蔣家核心成員,都紛紛點頭。

他們心裡都清楚,等待蔣家的,將會是什麼。

“如果在這十年內,蔣家變得更強大了,你們可以考慮回來……可要是衰敗了,那就永遠不要回來,知道麼?”

蔣天生沉聲道。

“是!”

蔣家老大點點頭。

“父親,您放心,我會按照您說的做。”

“三年後,你把家主的位子,交給小昱吧。”

蔣天生看著兒子,緩緩說道。

“如今的蔣家,他比你更適合來當這個掌舵者!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蔣家老大點頭。

“一切,都聽父親的。”

“所有人,都要聽蔣昱的,知道麼?這是我最後一個命令,誰要是違背了,那就滾出蔣家!”

蔣天生對兒子的態度還算滿意,隨即他看向其他人,聲音冷了下來,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氣場。

此時的他,纔像是一個執掌蔣家多年,擁有龍海話語權的大人物!

“是!”

其他人心中一顫,無一人敢違背蔣天生的話,全都低頭,應聲。

最主要的是,他們也都認可蔣昱的能力。

所以,就算蔣天生不這麼說,他們也不會有什麼想法。

因為這些年來,他們都很清楚,老爺子早就把蔣昱當掌舵者來培養了。

而蔣家新生代,更是以蔣昱馬首是瞻,所以根本不可能有異議。

“好了,該說的都已經說了,現在,都走吧。”

蔣天生看看時間,緩聲道。

“記住我的話,走吧。”

“父親……”

蔣家老大看著父親,張張嘴,還想說什麼。

“不用多說了!”

蔣天生搖搖頭。

“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不過我不會離開龍海的……我與蔣家同在,這是我的責任,我必須要扛起這個責任……如果我也走了,死了,都不會瞑目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蔣家老大不再說話了,他知道父親的脾氣,一旦決定了,那他更改不了。

整個蔣家,恐怕也隻有自己的兒子蔣昱,能稍微改變一下父親的決定了。

可現在,蔣昱他……根本不在。

想到父親的兩手安排,蔣家老大心中一歎。

隨後,蔣家的核心成員,陸續離開了會議室。

半小時後,所有人集合,通過蔣家的一條秘密通道,離開了蔣家。

“父親,我走了。”

蔣家老大看著父親,跪在了地上。

“您……保重。”

“嗬,去吧,我不會有事的。”

蔣天生勉強笑笑,擺擺手。

“就算真要出什麼事情,他們也不至於把我這個老頭子怎麼樣……倒是你們,一定要小心。”

“我知道,父親。”

蔣家老大點點頭。

“去吧。”

蔣天生緩緩轉身,不再去看。

“……”

蔣家老大看看蔣天生,轉身離開。

等他們都離開後,蔣天生轉過頭來。

“你去跟著他們,等他們離開後,回來彙報。”

“是。”

忽然,幾米開外的一個黑影中,傳來一個聲音。

緊接著,那裡又有輕微的聲音傳出後,彷彿有人離開了。

“都走了……小昱,我的賭注,可都壓在了你的身上啊。”

蔣天生看著假山上的秘密通道,自語一聲,轉身,一步步向裡麵走去。

他的背影,看起來……很是蕭索。

十幾分鐘後,在距離蔣家兩公裡外的一個彆墅中,一扇門打開。

隨即,蔣家老大等人,從裡麵走出。

“我們快走!”

蔣家老大回頭,說了一句。

“嗯。”

蔣佑跟在後麵,點點頭。

等他們出了彆墅,已經有兩輛大巴車,在等待他們了。

他們上了車後,大巴車發動起來,緩緩離開了。

“大哥,我們這一走,真就十年不能回來了麼?”

蔣佑看著蔣家老大,緩聲問道。

“老爺子說,不能。”

蔣家老大搖搖頭。

“華夏,已經冇有我們的容身之處了。”

“可就這麼離開,我不甘心。”

蔣佑咬牙。

“我又何嘗甘心呢?端木世家把我們賣了,朝廷不可能會放過我們……”

蔣家老大點上一支菸。

“先離開吧,等找機會,再回來!”

“嗯。”

蔣佑點點頭。

“大哥,你跟小昱聯絡過了麼?”

“冇有,我暫時聯絡不上他。”

蔣家老大搖頭。

“等我們離開後,再想辦法跟他聯絡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車內,除了兩人在說話外,其他人都看著窗外,有些晃神。

無論上一代還是新生代,在此時此刻,都心生不捨。

按照老爺子的話來說,他們這一走,十年不能回來。

這裡熟悉的一切,也都不存在了。

想到接下來,要去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他們心裡就有些忐忑和茫然。

“該死的蕭晨,都是他害得……要不是他,我們又怎麼會被迫離開龍海!”

忽然,有人罵了一句。

“冇錯,就是蕭晨……老爺子也說了,蕭晨是一個變故!要不是他,或許如今龍海還是另一種局麵!”

有人點點頭,附和著。

隨著這兩句,車裡亂了起來。

尤其是新生代,對蕭晨都是恨得咬牙切齒,你一句,我一句,罵個不停。

“都給我閉嘴!”

忽然,蔣家老大冷冷一句。

“吵什麼?有本事,去找蕭晨啊!”

“……”

車內,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
“一個個的,還有臉在這吵?剛纔怎麼冇見你們說,要留下來呢?要去找蕭晨呢?”

蔣佑也發飆了,對於蔣家的新生代,他也很是不滿。

“……”

冇人說話。

“行了,都閉嘴吧。”

蔣家老大看看這些年輕人,再看看蔣佑,搖了搖頭。

其實不光是這些年輕人,就連他,對於接下來的一切,也都心裡冇底。

雖然他知道,老爺子早就在外麵有過經營,為最壞的結果做打算。

甚至,他這些年也秘密出去過幾次。

可這一天真的到來,他還是忐忑,不安。

大巴車,疾馳著。

半小時左右,來到了九號碼頭。

“把車燈關了。”

蔣家老大吩咐了一句。

大巴車的燈關了,緩緩停在了碼頭上。

“所有人安靜點,下車。”

蔣家老大藉著微弱的燈光,說了一句後,當先從車上下來。

“家主。”

已經有人等在了這裡,快步上來。

“嗯,都準備好了吧?”

蔣家老大點點頭。

“已經準備好了,馬上就可以登船。”

這人點頭。

“好,馬上登船!”

蔣家老大看向不遠處的海麵,那裡停著一艘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