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情況?”

白夜坐在對麵,見蕭晨掛了電話,問道。

“不知道,神神秘秘的。”

蕭晨搖搖頭,剛纔無論他怎麼問,林南都不說。

“那位……是指那位吧?”

白夜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要不然呢?”

蕭晨說著話,又吃了個湯包。

“艸,幾個億的獎金,晨哥,你還真敢說。”

白夜扯了扯嘴角。

“端木世家全麵退出龍海,這次朝廷賺大發了,幾個億的獎金,不過是毛毛雨而已……”

蕭晨輕笑一聲。

“不過看樣子,冇這麼簡單,我倒是有點期待了。”

“嗯,我也挺期待。”

白夜也好奇。

等吃完飯後,兩人就離開了酒店。

“老爺子那邊出發了麼?”

路上,蕭晨看看時間,問道。

“嗯,已經出發了。”

白夜點頭。

“他們正在去龍海大酒店的路上。”

“龍海大酒店……這是龍海的標誌性酒店,官方顏色很濃。”

蕭晨點上一支菸。

“以前的五年會議,都是放在那裡麼?”

“是的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嗬嗬,這也算是變相彰顯主權,朝廷想讓所有人都知道,誰纔是龍海真正的掌控者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是唄。”

白夜認同這話。

“不過,經過這次,朝廷對於龍海的掌控,已經達到了巔峰。”

“這些都跟我們無關了,還是那句話,想要發展起來,成為真正的巨頭,得走出去……華夏這片土地,養不出真正的巨頭。”

蕭晨看著白夜,認真說道。

“我知道了,晨哥。”

白夜點點頭,他知道蕭晨這是在指點他。

兩人說著話,來到了龍海大酒店。

“戒嚴了?嗬,看來還真是重視今天的會議啊。”

蕭晨看著路口上的警車,笑了。

“那當然了,五年會議,可以說是龍海最重要的會議之一了,隻不過普通層麵的人,不清楚罷了!”

白夜認真道。

“嗯,分食龍海這個大蛋糕的會議……嗬嗬,其實當個普通老百姓也挺好的,什麼也不知道,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晨哥,要是給你個選擇機會,你願意去當普通老百姓,過小日子麼?”

白夜轉頭,問了一句。

“不想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為什麼?”

白夜一怔。

“因為我有夢想啊。”

“什麼夢想?”

“醒掌天下權,醉臥美人膝!”

“……”

“其實是為了‘自由’。”

“自由?”

“對,想要擁有絕對的自由,那就必須擁有絕對的權勢……登頂,方可淩駕。”

蕭晨緩緩說道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白夜點點頭,冇再多問。

車,緩緩開了進去。

等進入路口時,被警察攔了下來。

“先生,不好意思,今天龍海大酒店有重要會議要召開,請繞行。”

警察對白夜說道。

“看來我今天太過於低調了。”

白夜對蕭晨說了一句後,看向交警。

“白家白夜,前來參會。”

“白夜?”

交警先是一怔,隨即想到什麼,點了點頭。

“白大少,裡麵請。”

“嗯。”

白夜開著車,進入了戒嚴的街道。

“晨哥,看見冇?其實不是我平時太騷包太招搖,而是有時候低調些,就會有很多麻煩。”

白夜放緩車速,看著蕭晨。

“要是我開著我的座駕,哪個交警敢攔?”

“行了,騷包就騷包吧,找那麼多理由。”

蕭晨說話的時候,眼睛看著窗外。

那裡,有一個車隊開了過來,其中一輛加長勞斯萊斯特彆顯眼。

“唐家的車隊,唐老爺子和唐哥來了。”

白夜瞄了眼,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如今唐鳴的座駕,就是一輛加長版勞斯萊斯。

據說,這勞斯萊斯是限量版本,以前是唐老爺子用的。

後來,唐鳴以強勢手段,成為唐家的家主後,唐老爺子就把他的這輛座駕,送給了他最看好的兒子。

再然後,這輛勞斯萊斯就成為了唐鳴的標誌。

隨著這個車隊停下後,又一個車隊開了過來。

居中的,是一輛賓利!

“嗬,今天這裡,又將是豪車雲集啊。”

蕭晨笑了笑,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晨哥,等我當上白家的家主後,我也搞輛超級拉風的座駕,讓所有龍海人都知道,這是個大人物的車。”

“什麼樣的?”

蕭晨好奇,要知道這傢夥的座駕,已經很拉風了。

比如布加迪威龍,整個龍海都不超過三輛!

再比如騎士十五世,僅此一輛,白大少專屬!

“我準備弄一輛黃金車,金燦燦的,到時候路上一跑,什麼勞斯萊斯賓利的,狗屁都不是,所有人都得看我。”

白夜咧著嘴。

“……”

聽到白夜的話,蕭晨有些無語,敢不敢不這麼招搖!

“沙特那邊有一輛黃金版的勞斯萊斯,據說非常牛逼……等我也弄一輛,不過不弄勞斯萊斯,人家有的,我不要,我要找個知名廠商,為了打造一輛專屬的,世界上獨一無二的。”

白夜越說越興奮。

“嗯,你可以打造一輛黃金版大金鹿,到時候你在大街上一騎,絕對牛逼。”

蕭晨點點頭,說道。

“啥玩意兒?大金鹿?”

白夜呆了呆。

“對啊,大金鹿自行車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限量版,獨一無二,你值得擁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白夜無語了。

兩人胡扯著,車也開到了龍海大酒店門口。

作為官方顏色很濃的標誌性酒店,從外麵看,中規中矩的,不顯得那麼豪華。

可在龍海,幾乎人儘皆知,龍海官方一些重要會議甚至會麵,都是在這裡舉行。

包括朝廷幾位大佬,在龍海見什麼國外元首,也是在這裡。

這裡,代表的意義,已經不單單是個酒店了!

車停下後,蕭晨和白夜並冇有馬上下車。

“我先給老白打個電話,問問他們到哪了。”

白夜拿出手機,說道。

“嗬嗬,好。”

蕭晨笑了笑,白威要是知道白夜私下裡,一口一個老白,估計能氣得蹦起來。

“喂,爸,你們到哪了?行,我和晨哥已經到了,在門口等你們。”

白夜簡單幾句後,就掛斷了電話。

“晨哥,老白說,再有五分鐘就到。”

“嗯,那就等等吧。”

蕭晨點點頭,點上一支菸。

“對了,你媽呢?最近去你家,怎麼冇見到你媽。”

“我媽?不知道。”

白夜搖頭。

“什麼?不知道?”

蕭晨有點傻眼,這特麼什麼兒子,竟然把自己媽給弄丟了?

“晨哥,我媽又出去旅遊去了,誰知道她又跑哪個犄角旮旯去了。”

白夜聳聳肩。

“不過,等她回來,我就知道她去哪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蕭晨好奇。

“因為她每去一個地方,都會給我買一個禮物……”

白夜撇撇嘴,似乎有些無奈。

蕭晨見白夜的表情,好像有些不對勁,心裡更好奇了。

“都是些什麼禮物,來,跟我說說。”

“不說。”

白夜搖搖頭,他丟不起這人。

“彆墨跡,趕緊說。”

蕭晨一瞪眼。

“好吧,說就說,比如什麼內褲啊,這個那個的。”

白夜想到他老媽給他帶回來的那些小禮物,就是一陣頭疼。

“上次去國外,給我帶了一條很有當地特色的褲衩回來,還非得讓我穿……臥槽,晨哥,你說說,我要是穿著那麼條花褲衩,還怎麼跟女明星、模特什麼的吃飯!”

“你穿花褲衩,跟你約女明星、模特有什麼關係?”

蕭晨奇怪。

“那吃完飯,不得去開房啊?一開房,不得脫褲子啊?一脫褲子,她們不就得看到了嘛。”

白夜很無奈。

“你牛逼,你們城裡人真會玩!”

蕭晨豎起大拇指,他覺得自己最近變得單純了,竟然真的就把吃飯,當成了吃飯……

兩人正胡扯著,白家的車隊到了。

車門打開後,白老爺子以及白威從車上下來了。

“我們下去吧。”

蕭晨打開車門,下車。

“老爺子,白叔。”

“嗬嗬,你們早到了?”

白老爺子看著蕭晨,露出了笑容。

“走吧,我們進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小白,你媽剛纔打電話來了,她說明天回來,讓你去機場接他。”

白威看著兒子,想到什麼,說道。

“嗯?為嘛讓我去接她?”

白夜一愣。

“她說她這次給你帶了不少禮物,自己一個人拿不了。”

白威想到自己那個奇葩媳婦兒,也是一陣頭疼。

“……”

聽到這話,白夜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,媽蛋的,苦日子又要來了。

隨後,他們進入龍海大酒店,直升頂層。

等進了大廳後,就見唐家唐老爺子以及唐鳴,還有許家許老爺子等人,都已經到了,正在寒暄著。

除此之外,歐陽家的老爺子和歐陽鋒,也在。

秦家的人,還冇到。

“蕭老弟。”

唐鳴見蕭晨進來了,先跟白老爺子打聲招呼後,來到蕭晨麵前。

“嗬嗬,唐哥,我剛纔在外麵看到你的座駕來著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那你怎麼不攔著我。”

唐鳴問道。

“我哪敢啊,萬一再讓你唐家的高手,把我當成什麼圖謀不軌的人,那我得受傷,是吧?”

“……”

唐鳴翻個白眼,這個傢夥。

“對了,悠悠讓我問你,你答應她,要去陪她玩,怎麼冇還不去。”

“啊?那什麼,你就冇跟她說,我最近有點忙麼?”

“我說了。”

“哦,她怎麼說?”

“她說,你忙,她可以來找你玩。”

“……”

——

第三章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