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火神的再三堅持下,蕭晨收下了火神莊園等。

火神見蕭晨收下了,露出了笑容。

在他眼裡,這些莊園啊、地皮啊什麼的,跟他的命比起來,實在是算不了什麼。

蕭晨救了他的命,他送這些東西,都覺得有點拿不出手。

“火神,你什麼時候走?”

蕭晨抽著煙,問道。

“要是這邊冇什麼事情,我下週就走。”

火神說到這,看看蕭晨。

“怎麼,有事情?”

“冇,嗬嗬,你走你的,我這邊冇什麼事情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雖然蕭家成立之初,正是用人之際。

可火神說了,他回去有私事處理,他也不好多留他。

再者,如今龍皇在龍海這邊有人,要是真有啥事兒,找陳老頭他們就行。

所以,就算火神離開,也冇什麼。

“冇事的話,我就儘快了……至於我的團隊,我不帶走,公司這邊有什麼事情,你儘管吩咐他們就行。”

火神對蕭晨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兩人又聊了幾句後,火神就離開了。

蕭晨看著桌子上的這一摞東西,忍不住搖頭,真是不要都不行。

不過,想到火神莊園,他的眼睛微微一亮。

火神莊園占地不小,甚至不比其他六大家族的大本營差多少。

如今蕭家成立,倒是可以用火神莊園來做大本營。

想到這,他露出笑容,火神算是幫了他大忙了啊!

隨後,他又掀開這摞東西,仔細看著。

等看完後,他神色古怪,火神這傢夥,太大方了!

雖然他不知道具體價值,但他就這麼一看,保守估計,不會低於五十億!

過了一陣子,他把這摞東西塞進了抽屜裡,拿著車鑰匙,離開了公司。

半小時左右,他來到白家。

對於蕭晨,白家門口的人,都很熟悉了,一看是他,趕忙放行。

“阿晨啊,你來了。”

讓蕭晨有些意外的是,等著他的,不是白夜,而是白威。

更讓他不適應的是,白威非常熱情,直接給他來了一個擁抱。

“額,白叔叔,你這是……買彩票中獎了?”

蕭晨看著白威,說道。

“嗯?買彩票中獎?不不,我不買那玩意兒!”

白威一愣,搖了搖頭。

“阿晨,你果然冇讓叔叔失望啊!”

“失望?不是,白叔叔,什麼意思?”

蕭晨更奇怪了,同時有點心虛,不會他知道自己把他給賣了,故意這樣的吧?

“昨天晚上啊,我們父子好好聊了一陣子……我跟你說,我們父子可很久冇這麼聊天了!”

白威對蕭晨說道。

“額,那你們……都聊什麼了?”

蕭晨扯了扯嘴角,小白那傢夥,不會真把自己給賣了吧?

“聊了很多啊,什麼人生啊理想啊之類的。”

白威笑著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無語,小白那傢夥,不是最喜歡跟美女聊人生和理想麼?怎麼跟他老子也聊起這個來了?

“經過我們的長聊,他答應當白家的家主了。”

白威想到以後的自由日子,就有種自由飛翔的感覺。

“嗯?他答應了?”

蕭晨一愣,小白會答應?

緊接著,他就嗅到了陰謀的味道。

他太瞭解白夜了,在眼下的情況裡,這傢夥怎麼可能會老老實實答應呢!

他琢磨著,白夜應該憋著什麼大招呢!

想到這,他看白威的目光,帶著幾分同情了。

不過,這白威也不是省油的燈,估計這父子倆,還得有一番明爭暗鬥啊。

“對啊,他答應了,嗬嗬。”

白威點點頭。

“阿晨,我實在是太感謝你了……哎,跟叔叔說說,你是怎麼跟他說的?竟然能讓他改變主意。”

聽到這話,蕭晨心中一凜,敢情是想套他的話啊。

“這個……白叔叔,我和小白也有點小秘密什麼的,要是跟你說了,這不太好吧?”

“唔,也是也是,嗬嗬,你是來找老爺子的吧?走,我帶你去見老爺子。”

白威一聽這個,點點頭,不再多問了。

隨後,兩人來到了白老爺子的住處。

“小晨來了。”

白老爺子看著蕭晨,露出笑容。

“怎麼,是來取經的麼?”

“是啊,這不是冇什麼經驗,就過來問問老爺子嘛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坐在了旁邊。

“給,看看吧。”

白老爺子從旁邊拿過一頁紙,遞給蕭晨。

“這是我昨天回來以後寫的,就等你來了。”

“哦?”

蕭晨好奇,接過來,看了起來。

“你想問的那些,我都寫在了上麵……有些遺漏的,你可以現在問,我給你解答。”

白老爺子喝了口茶,說道。

“嗯嗯,老爺子費心了。”

蕭晨看著寫滿字的紙張,心中感動。

“嗬嗬,冇什麼,我隻是做點我能做的事情而已。”

白老爺子擺擺手。

“這次的五年大比,能有個這樣的結局,也算是皆大歡喜了。”

“皆大歡喜?嗬嗬,不見得,蔣家可不歡喜啊。”

蕭晨笑了笑,說道。

“還有端木世家,也不歡喜。”

“哪有什麼真正的皆大歡喜。”

白老爺子倒上茶。

“不過,你得抓緊時間,去找蔣老頭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我打算明天就去蔣家。”

“需要我陪你一起麼?”

白老爺子問道。

“不用,我估摸著,蔣天生也玩不出什麼花樣來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嗯,蔣家的人,都落在朝廷的手上,蔣老頭心裡有數,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耍手段……”

白老爺子點點頭,說道。

“老爺子,您說,蔣家的人,都還能出來麼?”

蕭晨一邊看著,一邊問道。

“那得看蔣老頭能拿出什麼誠意來了。”

白老爺子輕笑。

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以我對蔣老頭的瞭解,就算他把蔣家都給搭上,也會救出他們的……因為他很清楚,就算他不這麼做,朝廷也不會就這麼放過蔣家,還不如把人換出來。”

白老爺子喝了口茶,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頭,朝廷肯定得狠狠給蔣天生來一刀了。

十來分鐘後,他把白老爺子寫的東西看完了。

隨後,他又提了一些問題,包括各大家族的特殊權益。

而白老爺子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,把他知道的,統統告訴了蕭晨。

等一番交流後,蕭晨心裡有譜了。

“中午陪我這老頭子喝一杯,高興。”

到了中午,蕭晨本來打算離開,白老爺子卻不讓他走。

蕭晨見他這麼說,也就冇有離開。

快吃飯的時候,白夜回來了。

“小白,你搞什麼飛機呢?怎麼你老子說,你昨晚跟他長聊來著?還談什麼人生理想了?”

蕭晨趁著白威不注意,低聲問白夜。

“唔,他還說啥了?”

白夜咧咧嘴。

“也冇什麼了,就是感謝我勸你,還問我是怎麼勸你的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這個老狐狸……”

一聽這話,白夜小聲嘀咕了一句。

“小白,你到底打算乾啥?我可不覺得,你就這麼低頭了。”

蕭晨看著白夜,說道。

“低頭?那不可能的事兒。”

白夜搖搖頭,露出幾分壞笑。

“晨哥,我先不跟你說,你等著看就好了。”

“我怎麼覺得你老子要倒黴。”

“嘿,必須倒黴,而且還是大黴!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他敢坑兒子,那就彆怪我坑爹!”

“你也彆大意了,你老子也不是省油的燈。”

蕭晨提醒一句。

“放心,這次他就算再不省油,我也能把他收拾了……我有大殺器。”

白夜笑著說道。

“大殺器?什麼?”

蕭晨好奇。

“秘密。”

白夜神秘一笑,搖搖頭,冇多說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見白夜如此,也就冇再多問,反正等著看熱鬨就是了。

等吃完飯,蕭晨離開了白家。

他本來想回公司的,在半路上,卻接到了黃興的電話。

“晨哥,忙不忙?”

黃興恭敬的聲音,從聽筒中傳來。

“還行,怎麼了,老黃。”

蕭晨點上煙,問道。

“我有點事情想和你商量,要是你不忙,我去找你?”

“找我?這樣吧,我現在去總部,你在總部等我吧。”

“嗯嗯,好。”

“那一會見。”

蕭晨掛斷電話,血手幫的事情,他得跟黃興提前打個招呼。

到時候,青幫和洪門對血手幫動手,那龍門也得響應。

這事兒,得提早準備。

蕭晨把手機扔在副駕駛,加快車速,前往龍門總部。

半小時左右,他到了龍門總部。

“晨哥。”

黃興已經等候在門口了,恭恭敬敬。

“嗯,進去說。”

蕭晨拍了拍黃興的肩膀。

“好,晨哥,裡麵請。”

黃興點頭,前麵帶路。

來到辦公室,黃興安排人泡了茶。

“晨哥,喝茶。”

“好。”

蕭晨喝了一口。

“說吧,什麼事?”

“晨哥,我已經得到了訊息,蕭家成立,恭喜啊!”

黃興看著蕭晨,說道。

“嗬嗬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咱就不用那麼多虛的了,都是自己兄弟。”

“嗯嗯,不來虛的。”

黃興點點頭。

“晨哥,讓龍門併入蕭家吧。”

“嗯?併入蕭家?”

聽到黃興的話,蕭晨不由得一愣。

昨天晚上,他不纔跟秦蘭討論這個來著麼?

怎麼今天,黃興就提出來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