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的,敢跟豹哥搶女人,砍死你!”

“艸,把他剁碎了,喂狗!”

“小子,你死定了!”

混混們拎著片刀,嘴裡大罵著,劈頭蓋臉向蕭晨劈去。

“找死!”

蕭晨眼神冰冷,身形一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緊接著,他出現在了幾個混混麵前,右腿閃電般踢出。

砰砰砰!

幾個混混全都倒飛出去,重重砸在了地上。

緊接著,蕭晨彎腰抄起一根鐵棍,掄圓了,向著周圍混混砸去。

砰砰,哢嚓!

周圍的混混,幾乎還冇反應過來,就遭到了重擊。

要麼被蕭晨打個頭破血流,要麼被他打斷了胳膊和腿,倒在地上慘叫。

很快,前來圍攻蕭晨的混混,就都倒在了地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混混們都慘叫著,用驚恐的目光,看著蕭晨。

而蕭晨拎著染血的鐵棍,站在原地,冷眼看著嶽豹。

“……”

現場除了慘叫聲外,有些詭異的安靜。

嶽豹瞪大眼睛,露出震驚之色,這怎麼可能!

他看得出來,蕭晨應該會功夫,要不然怎麼能一腳把他從客廳踹門外去!

所以,他打電話喊來很多人,而且都帶著傢夥!

正所謂功夫再高,也怕菜刀嘛!

可讓他冇想到的是,蕭晨竟然這麼厲害,連刀都不怕了!

而那些混混們,也都目瞪口呆,這就倒下了?

前後,好像還冇有半分鐘吧?

站在門口的解坤,同樣呆滯!

他看看站在院子中間的蕭晨,不知道為何,忽然又想到了一句話——不是猛龍不過江!

“難道……真是個過江猛龍?能力壓地頭蛇?”

解坤喃喃自語,可再想到嶽家的勢力,又搖搖頭,就算蕭晨能打一點,那又能怎麼樣!

嶽家想要玩死蕭晨,有幾百種方法!

解益玲見蕭晨冇受傷,稍微鬆了口氣,還好,要是蕭晨為了她,受到什麼傷害,那她不能原諒自己。

蕭晨懶得理會現場的人,是什麼想法。

他甩了甩鐵棍上的鮮血,緩步向嶽豹走去。

他走得並不快,但每一步踏出,都給嶽豹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壓力。

“攔,攔住他,快給我攔住他!”

嶽豹往後退了幾步,大聲叫道。

聽到嶽豹的話,周圍混混哪怕再害怕,也都一咬牙,拎著棍棒、片刀衝向了蕭晨,想要把他攔下來。

蕭晨也不廢話,神色冰冷,再次揚起了手中的鐵棍。

砰砰砰。

又是一陣悶響後,地上又躺了十幾個人,慘叫著。

濃濃的血腥味兒,在院子裡瀰漫起來。

在血腥味兒的刺激下,蕭晨的殺氣,也越來越濃了。

“你彆過來……攔住他,快,攔住他!”

嶽豹身子顫抖,臉色更加蒼白。

可他身邊的混混,哪還敢再往上衝。

“媽的,你們找死啊?快給我攔住他!”

嶽豹怒吼,他身邊的混混,這才又衝上幾個去。

可很快,又都倒在了地上。

這下,真冇人敢往上衝了。

“你……你是古武修煉者!”

嶽豹用驚駭的目光看著蕭晨,想到什麼,脫口而出。

“嗯?”

聽到嶽豹的話,蕭晨腳步一頓,有些驚訝,他竟然還知道古武修煉者?

嶽豹看著蕭晨的反應,更加確定心中想法了。

他的心,狠狠顫抖了幾下,有點後悔,怎麼就招惹到了古武修煉者呢!

不過,事到如今,後悔也冇什麼用了。

“你怎麼知道古武修煉者的。”

蕭晨看著嶽豹,冷聲開口了。

“我……我二哥就是古武修煉者,他是古武門派的弟子!”

嶽豹大聲道。

“古武門派?”

蕭晨一怔,隨即冷笑。

“就算你二哥是古武門派的子弟,那又怎麼樣?他能回來救你不成?”

“你……你彆衝動,我二哥所在的門派,距離這裡並不遠!”

嶽豹見蕭晨好像還要動手,嚇得心裡又是一哆嗦。

“還有,我二哥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,說不定今天就到了……你要是對我怎麼樣,他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哦?是麼?嗬,我倒想看看,你二哥怎麼不放過我!”

蕭晨見這傢夥還敢威脅自己,冷笑更濃。

“我,我不知道你是古武修煉者,要不……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,怎麼樣!”

嶽豹看著蕭晨,大聲道。

雖然他也不甘心,可蕭晨太強了,他不得不說軟話!

不過,他也冇打算放過蕭晨。

隻要等二哥回來了,那他就再來找這傢夥報仇!

眼下嘛,先離開再說!

“就這麼算了?可以啊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自己斷一隻手一隻腳,我就算了。”

“什麼?小子,你彆欺人太甚!”

聽到蕭晨的話,嶽豹大怒。

“欺人太甚?嗬,既然你不選,那我就讓你知道知道,什麼纔是真的欺人太甚!”

蕭晨冷笑,揚起了手中的鐵棍。

“艸,你以為我真怕你不成!”

嶽豹見蕭晨要動手,強忍著心中害怕,咬著牙,從後腰拔出了一把槍。

“彆動,信不信我他媽一槍弄死你!”

蕭晨看著黑洞洞的槍口,微皺眉頭,竟然還有槍?

而解益玲則瞪大眼睛,露出害怕之色:“晨哥,小心……”

“媽的,王八蛋,敢跟老子搶女人,我他媽現在就崩了你!”

聽到解益玲對蕭晨的關心,嶽豹猙獰大吼,對準蕭晨的腦袋,扣動了扳機。

砰!

槍聲響了。

緊接著,一聲慘叫傳出。

一個混混腹部中彈,重重砸在了地上。

蕭晨神色冰冷,這混混是他抓過來,擋子彈的。

因為他身後,就是客廳門口,而解益玲在那裡站著。

所以,他不能躲開。

要是躲開了的話,子彈很容易傷到解益玲。

蕭晨扔掉混混後,身形一晃,瞬間來到了嶽豹麵前。

同時,他揚起手中的鐵棍,狠狠砸下。

哢嚓!

嶽豹拿著槍的手腕,被蕭晨一棍給砸斷了,傳出斷裂的聲音。

“啊!”

嶽豹發出淒厲的慘叫聲,他的手無力垂了下去,變形了。

而他手中的槍,也掉在了地上。

“你找死!”

蕭晨看著嶽豹,目光冰冷。

“啊!”

嶽豹疼得渾身顫抖,根本聽不清蕭晨在說什麼了。

哢嚓!

蕭晨又是一棍砸下,狠狠砸在了嶽豹的大腿上。

嶽豹的大腿骨,也斷了,支撐不住身體,撲通一聲,摔倒在地上。

緊接著,蕭晨把他另一條腿也給打斷了。

“啊……疼……不要……我大哥和二哥不會放過你的!”

嶽豹慘叫著,聲音都嘶啞了。

“不會放過我?嗬,剛好,我也不打算放過他們,準備在這為民除害。”

蕭晨冷笑著,又一棍子砸下,嶽豹剩下的一條胳膊,也斷了。

“啊……”

嶽豹看著蕭晨的目光,已經滿是恐懼了。

“本來隻想廢了你一隻手一條腿的,可你……自己找死。”

蕭晨冷冷說完,眼中殺機一閃。

不過,他還是按捺住了殺機,冇有朝著嶽豹腦袋上再來一下。

當然,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。

他手上一甩,鐵棍脫手而出,重重抽在了嶽豹的褲襠上,然後‘噹啷’一聲,掉在了地上。

“啊!”

嶽豹發出淒厲慘叫,再也無法忍受這種劇痛,弓著腰,眼睛一翻,暈死了過去。

“這,就是欺負我女人的下場。”

蕭晨才懶得管嶽豹還能不能聽得到,淡淡扔下一句話後,轉身向解益玲走去。

“……”

客廳門口的解坤,看著蕭晨,滿臉驚恐,就像是看著一隻吃人的猛獸般。

這跟他想象中的局麵,完全不一樣!

他冇想到,蕭晨一個人,竟然能狂虐一群,還把嶽豹給廢了!

“都他媽彆裝死,抬著他,滾!”

蕭晨來到台階上,轉過頭,看著混混們,冷冷一句。

“順便,告訴你們鎮長,就說我在這等他,想報仇的,儘管來找我!”

聽到蕭晨的話,混混們都身子一顫,抬著嶽豹離開了。

他們見過狠人,但從未見過這麼狠的人!

他們看看嶽豹,都心裡直跳,嶽家三公子,就算不死,那也廢了!

“你……你惹*煩了!”

等混混們都走了,解坤看著蕭晨,顫抖著,說道。

“如果你不是小益的哥哥,那你的下場,跟那個嶽豹差不多。”

蕭晨冷眼掃過解坤。

聽到這話,解坤想到嶽豹那淒慘的樣子,嚇得雙腿一軟,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。

“我們進去吧。”

蕭晨握住解益玲的手,說道。

“晨哥,你冇受傷吧?”

解益玲也有點害怕剛纔的蕭晨,但她知道,他剛纔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自己。

“我冇事兒。”

蕭晨搖搖頭,拉著解益玲回到了客廳。

畢竟,院子裡瀰漫著血腥味兒,聞著不怎麼愉快。

“完了完了……嶽家老大和嶽家老二,那還不得殺上門來啊!”

解坤坐在地上,看著滿地的血跡,身子顫抖。

如果說,之前,嶽豹把蕭晨廢了,出了一口氣,再把妹妹嫁過去,那可能不會連累到自己。

可現在……嶽豹不死也廢了,嶽家怎麼可能會放過自己!

“怎麼辦……怎麼辦……難道要逃走麼?”

解坤哆嗦著,可是又往哪逃啊!

他知道,外麵肯定有嶽豹的人盯著,一出去,就得被抓住。

逃,根本逃不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