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晨哥,我也聽過,嶽鎮長這個人心狠手辣……”

解益玲看著蕭晨,也有幾分擔心。

“心狠手辣?嗬,希望真是這樣,彆讓我失望。”

蕭晨收斂殺機,笑了笑。

如果說,這事兒跟解益玲沒關係,他聽說嶽波這麼個魚肉鄉裡的傢夥在,也會出手,為民除害。

更何況,這事兒還跟解益玲有關係,那他更不會放過嶽波了!

差點逼得自己女人割腕,彆說嶽波隻是個小小的鎮長了,說句不吹牛逼的話,就算他是龍海市的市長,蕭晨也得弄死他!

“我覺得,我們還是應該逃跑……嶽鎮長出手了,那嶽家老大和老二肯定也會回來……”

解坤看看蕭晨,到了這會兒,他很清楚,他們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。

嶽波不會放過蕭晨,同樣也不會放過他!

“嗬,我等的就是他們……回來了,正好一窩端了!”

蕭晨淡淡地說道。

“一……一窩端了?”

解坤呆了呆。

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,外麵傳來了刹車聲。

“人來了,人來了……”

解坤聽著刹車聲,嚇得臉色煞白,猛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。

不過,也可能是嚇得雙腿發軟,冇走出一步,又摔倒在了地上。

蕭晨看著解坤這樣子,忍不住搖頭,這傢夥……膽子也太小了吧?

隨後,他扭頭向門口看去。

隻見從門口,進來幾個警察。

最前麵的,是箇中年人,看起來一臉正氣。

不過,此時能出現在這裡的警察,蕭晨可不覺得有什麼正氣。

很快,幾個警察從外麵進來。

“你們找……”

解益玲站起來,詢問道。

可還冇等她問完,就見這滿臉正氣的中年警察,目光掃過三人,一指蕭晨:“把他抓起來!”

“是!”

幾個警察點點頭,就要衝向蕭晨,抓人。

“你們要乾什麼!”

解益玲見他們要抓人,不由得急了,張開雙臂,就擋在了蕭晨麵前。

“你們為什麼不分青紅皂白,就胡亂抓人啊!”

“不分青紅皂白就胡亂抓人?嗬,他故意傷人,難道不應該抓麼?你讓開,阻礙警察執法,小心把你一起抓!”

中年警察冷笑一聲,說道。

“誰故意傷人了?明明是嶽豹帶著黑社會來找我們麻煩!”

解益玲怒聲道。

“你身為警察,怎麼可以睜眼說瞎話,跟嶽豹狼狽為奸呢!”

“你說什麼!”

聽到解益玲的話,中年警察的臉色沉了下來。

“我說……”

“小益,彆跟他們說這個,冇什麼意思。”

蕭晨打斷瞭解益玲的話,緩緩站了起來。

“哼,小子,你真是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傷嶽三少……在土山鎮這一畝三分地上,還冇人敢這麼做呢!”

中年警察看著蕭晨,冷哼一聲。

“就因為他老子是鎮長?然後還和你們這些警察狼狽為奸?”

蕭晨冷笑著。

“你……小子,等把你帶回去了,我看是你的嘴巴硬,還是我的刑具狠!”

中年警察瞪著蕭晨,說道。

“怎麼,真要抓我回去?看來,真是一夥的。”

蕭晨說著,拿出手機,晃了晃。

“你們可以抓我,不過隻要我輕輕點下一個鍵,剛纔我們的對話,就會被上傳到網絡上……到時候,嗬嗬,你們可就火了!雖然這是窮鄉僻壤的,可是……一旦在網上火了,自然會有人關注,到時候就算有嶽波罩著,你們這身皮啊,也得扒下來。”

聽到蕭晨的話,中年警察臉色一變。

“哦,對了,還有一件事,得告訴你們……我還是個大V,你們知道什麼是大V麼?就是在網絡上有很多粉絲的那種,隨便發點什麼,都能在網絡上引起轟動。”

蕭晨笑眯眯地說道。

“大V?”

中年警察眼皮又是一跳,他當然知道什麼是大V了。

“來吧,想抓我,那就儘管抓……我剛纔就編寫了一篇長文,把事情原原本本說了,再加上你們,我相信……嗬嗬,一定可以在網上引起轟動。”

蕭晨神色有些玩味兒。

“……”

中年警察咬咬牙,他當然想抓蕭晨了,可他……有點投鼠忌器!

萬一真像這個年輕人說的一樣,那絕對會有*煩!

他想了想,壓下怒意,暫時先不抓了。

反正嶽鎮長也冇說,讓他抓人,隻是讓他看好了,彆讓傷人者離開就行。

而他,想在嶽鎮長麵前好好表現,爭取讓嶽家老大把他調到市裡去……

可現在,他不敢了。

真要把事情搞大了,彆說市裡了,這警服都被脫了。

“小子,行,你等著……等會兒嶽鎮長就會親自過來!”

中年警察指了指蕭晨,轉身向外麵走去。

“嗬。”

蕭晨看著中年警察的背影,冷笑一聲。

“晨哥,你太厲害了。”

解益玲見中年警察走了,不由得有些崇拜了。

等警察都出去了,她看看蕭晨,有些疑惑。

“晨哥,你什麼時候變成大V了啊?”

“我哪是什麼大V,我都不玩微博什麼的,就是偶爾上去快看看熱鬨。”

蕭晨搖搖頭,把手機扔在了旁邊。

“啊?不是?好吧,你剛纔都是嚇唬他的啊。”

解益玲哭笑不得。

“對啊,我也冇編寫長文啊,哪有那時間。”

蕭晨笑了笑,說道。

“嗯嗯。”

解益玲點點頭,隨即有些擔心。

“晨哥,雖然暫時把他們嚇走了,可等會兒嶽波來了,我們該怎麼辦。”

“該怎麼辦,就怎麼辦。”

蕭晨並不在意。

“最近在龍海糟心的事情挺多的,剛好蹦出這麼幾個不長眼的傢夥,讓我虐一下,挺好。”

“糟心的事情挺多?晨哥,龍海那邊出什麼事情了?”

聽到蕭晨的話,解益玲關心的問道。

“冇什麼,已經都解決了。”

蕭晨搖搖頭,並冇有說太多。

因為他說了,也冇用。

時間,一分一秒過去。

很快,外麵傳來很多刹車聲。

“來了。”

蕭晨聽著外麵的聲音,點上煙,緩緩吸了一口。

“完了完了……”

解坤癱軟在地上,爬不起來了。

“小益,你去樓上吧。”

蕭晨看著解益玲,說道。

“不,我要陪著你。”

解益玲搖搖頭,她已經有決定,不管發生什麼,也要跟蕭晨在一起。

“行。”

蕭晨看看解益玲,點點頭。

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傳來,從外麵進來大批人。

當頭一人,是個老者。

他臉色陰沉,讓人望而生畏。

在他身旁,那箇中年警察跟著,還有之前那個賊眉鼠眼的中年人。

“嶽鎮長,那個傷了嶽三少的人,就在裡麵。”

中年警察指了指客廳,對老者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嶽波點點頭,大步向客廳門走去。

還冇等他走到,就見從客廳裡出來兩個人,一男一女。

女的,他認識,是解益玲。

而男的……出現在這裡的,除了傷害自己三兒子的人,冇彆的陌生麵孔了!

他停下腳步,一雙眼睛變得銳利起來。

“嶽鎮長,就是他。”

“就是你傷了我兒子?”

雖然嶽波已經有了猜測,但還是陰沉著臉,問道。

“你就是那個魚肉百姓,橫行鎮上的鎮長?”

蕭晨叼著煙,淡淡反問了一句。

聽到蕭晨的話,嶽波皺起眉頭,這傢夥還真是囂張啊!

“老孫,先把他抓起來!”

“這個……嶽鎮長,有個情況。”

中年警察看看蕭晨,低聲把微博大V的事情,說了一遍。

聽完中年警察的話,嶽波皺起眉頭,微博大V?這是什麼鬼?

中年警察見嶽波的反應,就知道他不知道什麼是微博大V,又給低聲解釋了一遍,還說了一下嚴重性。

“你這意思,就憑他是個什麼大V,老三的事情,就得這麼算了,他也白白被人廢了?”

嶽波沉著臉,問道。

“不,當然不是了……嶽鎮長,你剛纔不是說,二少要回來了麼?等他回來,讓他收拾這傢夥就是了……到時候,他也說不出什麼來,是吧。”

中年警察小聲說道。

嶽波看看中年警察,再看看蕭晨,想到大兒子曾經說的一些網絡輿論,哪怕心中再怒,也忍下了。

他能混到如今,自然不是個頭腦簡單,光憑意氣用事的莽夫!

“小子,你傷了我兒子,這件事情,不可能就這麼算了吧!”

“你想怎麼樣,劃出個道兒來。”

蕭晨淡淡地說道。

“好!”

嶽波點點頭。

“我這會兒的身份,不是鎮長,而是一個父親……我要以一個父親的方式,來解決這件事情!”

聽到嶽波的話,蕭晨眼中閃過一絲訝然,這傢夥不簡單啊。

不過,他也不在意。

“說說吧,你想怎麼解決。”

“當然是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!”

嶽波的神色,陡然變得猙獰起來。

“你把我兒子廢了,那麼……我就要十倍還回來!”

“行啊,隻要你有本事,那儘管還回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哼,你等著!”

嶽波冷冷說完,又看向解益玲。

“哼,解家丫頭,這事兒,你們解家也跑不了!”

“鎮長,這事兒跟我們解家沒關係啊!”

不等解益玲說什麼,就見解坤從裡麵,連滾帶爬出來了。

“你說沒關係,那就沒關係?如果我兒子有個三長兩短,我讓你們所有人陪葬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