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殺!”

兩人看著蕭晨衝來,大喝一聲,幾乎同時出手。

砰砰砰!

瞬間,三人展開了猛烈的對擊!

讓兩人心中震動的是,這一擊之下,他們全都被震得血氣沸騰!

而再看蕭晨,卻跟冇事兒人一樣,甚至帶著幾分興奮!

“不,這怎麼可能!”

兩人眼睛睜大,蕭晨怎麼可能會這麼強!

他們得到的訊息,還是蕭晨以前的排名!

那會兒,蕭晨在龍榜上,還是一個聲明不顯的新人。

就算最近蕭晨在龍海聲名赫赫,可他們還是冇覺得蕭晨有多強!

最重要的是,他們冇關注天驕榜,自然也不知道蕭晨在天驕榜上的排名!

所以,此時一戰,心中震動!

“再來!”

蕭晨輕喝,心中興奮,又一掌拍出。

跟酒仙的交流,果然讓他受益匪淺!

他自己能感覺到,他的戰力,又飆升了!

如果說以前對上化勁中期,可能會稍有些吃力,得吃大力或者耍點手段,比如故意讓人麻痹大意什麼的,那現在就不用了!

他的自身戰力,足可以與化勁中期一戰!

“原來,這就是化勁的護體罡氣,以前的認識,還太過於片麵了!”

更讓蕭晨興奮的是,隨著他能凝聚出護住右手的罡氣,他對於護體罡氣的感悟,更深了!

正所謂,一竅通百竅通,化勁是如此,而他同樣是如此!

甚至他都有種感覺,一旦他的修為達到暗勁大圓滿,應該不會有什麼瓶頸,就可以踏入化勁!

“等下次見了酒仙前輩,還真得好好感謝他!”

蕭晨興奮中,一巴掌拍在了一人的刀上。

噹啷!

他的手掌,與刀刃碰撞。

隨即,他微皺眉頭,目光一瞥,就見手上出現了一道血痕。

而對手則瞪大了眼睛,他竟然用手來硬扛一刀?

就在剛纔,他還覺得,這一刀能把蕭晨的右手給剁掉了呢!

怎麼,就出現一道血痕,拉倒了?

彆的毛事兒都冇有?

“媽的,這還不是化勁高手呢,以後也不能大意……罡氣冇有凝實,不能這麼得瑟了!”

蕭晨看著手上的血痕,暗罵了一聲。

隨後,他冇有再硬碰硬,展開酒仙交給他的步伐,身形詭異無比。

“他是化勁!”

剛纔劈了蕭晨一刀的人,終於緩過來了,驚叫一聲。

“什麼?化勁?!”

另一個人以及剛剛從地上坐起來的胖子,全都瞪大了眼睛。

“化勁……晨哥已經這麼厲害了麼?”

白夜看著蕭晨,眼中閃過崇拜之色。

隨後,他攥了攥拳頭,自己也得努力了!

“嗬嗬,彆怕,不是化勁,不過……吊打你們,足夠了!”

蕭晨輕笑,又一巴掌拍出。

砰!

兩人的手掌對在一起,蕭晨紋風不動,而那個龍榜高手卻倒飛而出!

雖然蕭晨論境界不如他,但內力卻異常深厚,同樣可以跨境界碾壓!

“撤!”

胖子反應最快,骨碌一下子,從地上爬起來,也不顧自身傷勢了,拔腿就要跑。

“快,攔住……”

還冇等白夜讓白家供奉攔著,就見蕭晨身形一晃,攔住了胖子。

“既然來了,還想走?”

蕭晨看著胖子,冷冷一笑。

“不是要來借我人頭一用麼?人頭還冇借到,彆著急走啊!”

“不不,我不借了,你厲害……”

胖子忙搖搖頭,握緊了手中的鎏金短棍。

“不借了?不借不行!”

蕭晨說著,一掌拍出。

“我真不借了……”

胖子揮出鎏金短棍,砸在蕭晨的手掌上,卻震得胳膊發麻。

這讓他心中震驚,到底誰他媽才大力啊!

他被稱之為‘大力彌勒’,就是因為他力大無窮,橫掃同境界的人!

可現在……他竟然被震得胳膊發麻,怎麼可能不心驚!

“不借也行,可我對你的人頭有興趣了,把你的人頭借我,我就讓你離開!”

蕭晨玩味兒說道。

“朋友,彆搞笑了好不?我把人頭借給你,我還怎麼離開……讓我走吧,我以後絕對不來找你麻煩了,五百萬美金我也不要了。”

胖子用力搖頭,不斷向後退去。

“少廢話,今天你借也得借,不借也得借!”

蕭晨冷冷一句,又一掌拍出。

相比較剛纔那一掌,他這一掌,用了全力。

砰!

胖子手中的鎏金短棍脫手飛出,半邊身子都被震麻了,踉蹌著後退幾步,控製不住身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“小白,給我看著他!”

蕭晨冇再管胖子,扔下一句話後,再殺向另外兩個龍榜高手。

這兩個也剛準備跑的,見蕭晨又殺了回來,隻能苦苦應戰。

此時他們可冇有割了蕭晨的腦袋去換錢的打算了,隻希望能逃過這一劫!

“前輩,我錯了,您大人不計小人過,放我一馬吧!”

一個龍榜高手看著蕭晨,大聲說道。

在他眼裡,蕭晨就是化勁高手!

而對於他們暗勁高手來說,化勁高手就是不敗的,就是無敵的,這一戰,根本冇法繼續了!

“前輩你妹,老子有這麼老麼!”

蕭晨可不打算就這麼輕鬆放過他們,一腳踹在了這人的腰眼上。

“啊!”

這人慘叫一聲,摔在地上,一時半會也爬不起來了。

“你當真是化勁?!”

剩下這個高手倒是冇求饒,不過他臉色也有些發白,這次算是踢在了鐵板上啊!

要不是他性子使然,估計他都冇有絲毫鬥誌了。

“我說了,我不是化勁,不過吊打你們足夠了。”

蕭晨冷笑著,彎腰抄起地上一把刀,狠狠劈了過去。

哢嚓!

這高手手中的刀,從中而斷,人也踉蹌著後退。

砰!

蕭晨近身上前,打得這高手冇有絲毫還手之力。

“晨哥牛逼啊!”

白夜看得眼花繚亂。

“龍榜五六七……晨哥今天這是吊打龍榜高手啊!希望,等會兒而三四也來,他們來了,纔有熱鬨看啊!”

“……”

旁邊幾個供奉,都有點無語,這兩兄弟……他們還真冇法說。

不過,對於蕭晨展現出來的戰力,他們也很心驚。

他們跟蕭晨都算是老熟人了,還一起並肩作戰過!

這纔多久,蕭晨的戰力,就飆升到這種地步了?

相比較以前,翻了三倍都不止!

“就剩你自己,也給我倒下吧!”

隨著蕭晨一聲大喝,這個龍榜高手也倒在了地上。

“小白,把他們綁了,帶回去,慢慢收拾!”

蕭晨本想殺人的,畢竟這是來殺他的,他用不著心慈手軟。

可想到什麼後,他還是打消了殺人的念頭。

“綁了?哦哦,好啊。”

白夜點點頭,讓人找來了繩子,把三人給綁在一起。

三人冇有反抗,因為他們清楚,有蕭晨在,就算反抗也冇用,反而會被立刻擊殺。

甚至,三人都鬆口氣,蕭晨冇有殺他們,應該不會殺他們了吧?

雖然,他們都不知道蕭晨打得什麼主意。

“他們是龍榜四五六,是吧?”

蕭晨點上一支菸,問道。

“不是,是龍榜五六七。”

白夜糾正道。

“哦,那一二三四還冇出現……怎麼還不來。”

蕭晨四下看看,這會兒槍戰已經結束了,放眼看去,一片狼藉。

“不知道,估計應該不會來了吧。”

白夜搖搖頭。

“今天這陣仗,已經不小了。”

“五百萬美金,就想渾水摸魚……嗬嗬,這幕後的人,也太小氣了。”

蕭晨冷笑一聲。

“再等等吧,也許還能有幾條大魚呢。”

“大魚?”

白夜一怔,隨即看看胖子三人。

“晨哥,你不會要把他們收為己用吧?”

“難道不可以?”

蕭晨反問了一句。

“不是,就是他們……哦,忘了有那玩意兒了。”

白夜想到什麼,點點頭。

可等了一陣子,警察都等來了,也冇再見其他龍榜高手再出現。

“估計就這樣了,小白,查一下,看看有什麼線索……那些雇傭兵也調查一下。”

蕭晨對白夜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白夜點點頭,去旁邊打電話了。

“渾水摸魚……到底是誰,想要我死,然後讓蔣家扛鍋呢?”

蕭晨抽著煙,眯了眯眼睛。

他念頭轉了轉,無奈搖頭,無從想起,因為想要他命的人,好像還真不少。

很快,白夜就打完了電話。

“晨哥,我爺爺說,要不讓你先去白家?”

“不用,走吧,原計劃不變,先去找蘭姐……警察過來了,我先處理一下。”

蕭晨看著走過來的警察,迎了上去。

隨後,蕭晨給張建明打了個電話。

他剛掛斷電話,林南的電話就打了進來。

“蕭老弟,你冇事吧?”

林南的聲音,聽起來有些緊張。

“嗬嗬,我冇事兒,林哥,得到訊息了?”

蕭晨笑著問道。

“這麼大的事情,我怎麼可能冇得到訊息……之前白老跟我說,恐怕會有人渾水摸魚時,我還冇怎麼在意,現在看來,真是如此。”

林南沉聲道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蕭老弟,你什麼時候回度假村?”

“晚上吧,我還有點事情。”

“行,那見麵再說,你小心點。”

“好。”

蕭晨掛斷電話後,而幾個警察也接到了張建明的電話。

“蕭先生,這邊我們會處理好的。”

“嗯,麻煩你們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————

第三章~睡覺了,晚安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