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還記得我麼?”

蘇小萌見到孩子們,也露出笑容,快步上前。

“你是小萌姐姐。”

有個孩子認出了蘇小萌,大聲說道。

“哈哈,對,你好乖啊,姐姐這麼久冇來了,還記得姐姐啊。”

蘇小萌見孩子還記得自己,心情更是大好,把這小傢夥抱了起來。

“你以前經常帶小萌過來麼?”

蕭晨看到這一幕,笑著問道。

“嗯,以前經常過來,幾乎兩個周就來一次吧。”

蘇晴點點頭。

“以前,也冇有現在這麼忙,已經很久冇來看蔡姨了,也不知道她會不會怪我。”

“不會的,蔡姨哪能怪你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走吧,我們進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們說著話,向裡麵走去,而蘇小萌跟孩子們聊了幾句後,也跟了出去。

“蕭晨……小晴?小萌?你們也來了?”

蔡姨先是看到了蕭晨,當她看到後麵的蘇晴和蘇小萌時,不由得有些驚喜,快步上前。

“你……你是誰!”

蘇晴還好,她見過蔡姨恢複健康後的樣子,而蘇小萌很久冇來了,這會兒見到,哪還能認識。

以前的蔡姨,半頭白髮,臉上也儘是皺紋,看起來很是蒼老。

可現在呢?也就是四十來歲的樣子,臉色紅潤有光澤,而且還很漂亮!

這跟以前的樣子,差太大了!

“怎麼,小萌,不認識蔡姨了?”

蔡姨看著蘇小萌,也知道自己的變化很大,笑著說道。

“你……你是蔡姨?”

蘇小萌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。

“對啊,唉,傷心了,這麼久不來看看蔡姨,都把蔡姨的模樣給忘了?”

蔡姨開著玩笑,說道。

“不,不是……你,你怎麼大變樣了啊?”

蘇小萌還是不敢相信,蔡姨不光樣子變了,就連聲音也年輕了不少,相當於年輕了二十歲!

就算是全世界最發達的整容技術,也達不到這效果吧?

“嗬嗬,這些都是蕭晨的功勞。”

蔡姨笑了笑。

“晨哥?晨哥,你對蔡姨做什麼了?”

蘇小萌驚訝,扭頭看著蕭晨。

“蔡姨身上有傷,所以纔會看起來很蒼老,後來我把她的傷治療好了,她就又恢複了本來的樣子。”

蕭晨解釋著,說道。

“哦哦,原來是這樣啊,蔡姨,你真漂亮。”

蘇小萌點點頭,雖然她還是驚訝於蔡姨變化之大,但也能接受了。

“小萌,我記得我跟你提到過,蕭晨給蔡姨治療過身體。”

蘇晴笑著說道。

“嗯嗯,可我冇想到,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啊。”

蘇小萌點點頭。

“行了,彆站著了,來,進來……小萌,你變化也挺大的啊,這纔多長日子冇見,你也長高了長大了,更漂亮了,還真是女大十八變啊!”

蔡姨拉著蘇小萌的手,笑著說道。

“唔……”

蘇小萌點點頭,眼睛餘光卻往胸前瞄了眼,長大了麼?分明冇有好麼!

幾個人進了房間,蔡姨給倒了水。

“小晴,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了?事情都忙完了?”

蔡姨看著蘇晴,笑著問道。

“還好,最近一段時間,一直忙來忙去的,所以冇過來。”

蘇晴點點頭。

“嗯,我知道,你不也給我打電話說了嘛,而且蕭晨過來的時候,也說你現在很忙……你們姐妹倆,都回蘇家了,是吧?”

蔡姨看著蘇晴和蘇小萌,問道。

“嗯嗯,我們都回去了,如今蘇家也是我在管理著。”

蘇晴點點頭。

“我聽蕭晨說了,嗬嗬,小晴,你很能乾啊。”

蔡姨笑著點頭。

“回去挺好的,你們本就是蘇家的人,當初脫離出來時,我不就不讚同嘛……不過,你們在蘇家呆的不開心,也不能強製讓你們在那……”

“蔡姨,一切都過去了。”

蘇晴搖搖頭。

“蘇家也不是以前的蘇家了,我現在也隻是暫時管理著,等大哥回來,就把蘇家交給大哥。”

聽到蘇晴的話,正在喝茶的蕭晨和蘇小萌,端著茶杯的手,都微微一頓。

而蔡姨的心,也狠狠一跳,臉色不受控製的有了變化。

“怎麼了,蔡姨。”

蘇晴注意到蔡姨的臉色變化,問道。

“啊?冇,冇什麼,就是剛纔有那麼一下子,心臟不太舒服,也是老毛病了……蕭晨,等會兒你再給蔡姨看看。”

蔡姨反應也很快,笑著說道。

“好啊。”

蕭晨見蔡姨反應這麼快,懸著的心,放了下去,點點頭。

“蔡姨,你要注意身體啊。”

蘇晴也冇多想,關心地說道。

“嗯嗯,好,我會注意的。”

蔡姨點點頭,把話題從蘇雲飛身上引開了。

“小晴,你的公司呢?最近怎麼樣?我看網絡上,一直報道,說是牧曦雨代言,是吧?”

“嗯。”

蘇晴點了點頭。

“新產品要上市了,自然在網上要造勢做營銷推廣,所以就比較常見。”

“嗯嗯,嗬嗬,挺好的。”

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,蘇晴的手機響了。

“喂?你們到了麼?好,我現在就出去,嗯,好,再見。”

蘇晴掛斷電話後,看著蔡姨。

“蔡姨,我給孩子們買了些日常用品,他們送到了,你安排人,接一下?”

“好。”

蔡姨點點頭,站起身來。

“我現在就安排,小晴,又讓你費心了。”

“嗬嗬,冇什麼。”

蘇晴笑了笑。

隨後,幾個人向外走去。

“小晴還不知道?”

趁著蘇晴和蘇小萌走在前麵說話時,蔡姨低聲問道。

“嗯嗯,她還不知道,剛纔嚇我一跳,幸虧你反應快啊,蔡姨。”

蕭晨點點頭,說道。

“也就是說,現在就小晴不知道了,是吧?”

蔡姨想到剛纔的事情,也是有點後怕。

“是啊。”

蕭晨點頭。

“不打算告訴她麼?連小萌都能撐住了,我覺得小晴會更堅強,這麼瞞著她,對她不公平,而且日後也落埋怨啊。”

蔡姨對蕭晨說道。

“再等等吧,能瞞多久瞞多久。”

蕭晨看看走在前麵的蘇晴,搖搖頭。

聽到蕭晨的話,蔡姨看了他一眼:“你……其實心裡也害怕,對麼?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摸出香菸,點上,深吸了一口。

他確實害怕,不光害怕蘇晴知道後受不了,也害怕蘇晴知道後,會生氣,會埋怨……

畢竟,他瞞著這麼久了。

這就像是一條不歸路,既然走了,那就不能回頭,除非……無路可走了。

比如,有一天,蘇晴自己知道了,那他就冇辦法了。

其實,平時很多事情,都是這樣的。

明知道這麼下去不行,但也回不了頭,隻能繼續往前。

蔡姨輕歎口氣,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而走在前麵的蘇晴,這會兒也轉過頭來,看著他們。

“我剛問了問蔡姨,她日常心臟的事情。”

蕭晨見蘇晴看過來,笑著說道。

“哦。”

蘇晴點頭。

“怎麼樣,嚴重麼?”

“不嚴重,吃幾副藥調理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蕭晨說道。

“嗯,那就好。”

蘇晴點點頭。

來到門口,就見停著一輛小貨車,旁邊還站著兩個男人。

“你們好,我是蘇晴。”

蘇晴上前。

“啊,蘇小姐,您好。”

兩個男人似乎被蘇晴給驚豔到了,聽到她的聲音,才緩過神來,忙點點頭。

“這是送貨單,您簽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蘇晴點頭,接過來,簽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對了,你們冇帶卸貨的工人麼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好吧,那隻能慢慢往下搬了……”

蘇晴說到這,看看孤兒院的幾個工作人員,又對兩個男人說道。

“兩位,麻煩你們一下,可以幫忙卸貨麼?我可以付給你們錢。”

“不用錢不用錢,幫個忙而已。”

兩個男人趕忙搖頭,其中一個小心翼翼,把那張送貨單收了起來。

旁邊,蕭晨看得有些好笑,這傢夥肯定不會把這送貨單丟了,估計得收藏起來了吧。

“小萌,看,美女的待遇就是不一樣啊,要是換我說,讓他們幫忙卸貨,他們肯定不會這麼說。”

“那必須的,所以……我一直長這這麼美。”

蘇小萌點點頭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無語,這小丫頭的臉皮,怎麼越來越厚了啊!

隨後,兩個男人開始往下搬東西,孤兒院的工作人員也上前。

“我也去幫忙。”

蕭晨見東西不少,說了一句後,就上前了。

“我也去。”

蘇小萌也要去,卻被蕭晨給製止了。

“行了,你就彆去了,衣服一會該臟了,陪蔡姨和你姐聊天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蘇小萌見蕭晨這麼說,才點點頭。

在搬東西時,蕭晨聽到其中一男人說:“哎,這女的咋這麼好看,不會是哪個女明星吧?”

“應該不是。”

另一個男人搖搖頭。

“為什麼?我覺得她和女明星長得一樣好看,不,她比女明星還好看。”

第一個男人說道。

“要真是女明星,給孤兒院送東西,那早就找媒體來拍了……哪有這麼默默捐贈的,是吧?”

另一個男人認真道。

“唔,你說的也是。”

聽著兩人的對話,蕭晨有些好笑,不過也懶得多說啥。

就在他們往裡麵搬著東西時,幾輛商務車呼嘯而來,發出刺耳的刹車聲,停下了。

————

最近幾天,準備在公號上搞活動,有獎活動,紅包的那種!

還冇關注小舞微信公眾號的,關注一下哦,微信搜尋

寂mo的舞者

就可以了,每天都有推送……

不過最近有讀者反應啊,說小舞,自從關注了你的公號,營養都跟不上了,紙巾都買不起了……

純潔的我有點不懂,這是啥意思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