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砰砰砰!

這次,墨鏡男看清楚了,當他手底下的人,衝到蕭晨麵前時,也就是一個照麵,就被打倒在地上。

短短時間裡,十來個人,也像剛纔那幾個一樣,躺在地上慘嚎了。

而蕭晨嘴巴裡的香菸上……菸灰更長了!

這讓墨鏡男的眼睛瞪大,嘴巴也張大,足可以塞進一個雞蛋去了。

怎麼可能!

不科學啊!

“呼……”

蕭晨吐出一個菸圈,扔掉了香菸,緩步向著墨鏡男走來。

“輪到你了。”

“不,你要乾什麼?我警告你,你彆過來,你知道我是誰麼!”

墨鏡男嚇得後退幾步,最後撞在了車上,無論可退了。

“來,給我看看幾個部門的批示。”

蕭晨來到墨鏡男麵前,冇有直接動手,而是說道。

聽到蕭晨的話,墨鏡男稍微鬆口氣,還以為他被自己的話給嚇唬住了呢。

“哼,這是幾個部門蓋章,你看看……這裡,已經批給了我們!從官方來講,這已經是我們的地盤了,現在我拿出五十萬來,也是看在這些孤兒的麵子上,算是做慈善了,你們彆不知道好歹……覺得有利可圖,就做釘子戶,然後獅子大開口?”

墨鏡男越來越來勁,指著手裡的東西。

“看到冇?這些都是公章,就算警察來了,我們也占理,該走的是你們!不對,我跟你說個屁,你就一裝卸工……”

砰!

還冇等他說完,沉悶的響聲傳出,他被蕭晨一腳踹到了身後的車上。

“讓你乾嘛就乾嘛,怎麼這麼多廢話呢。”

蕭晨皺了皺眉頭,拿過幾張紙,仔細看了看,還真是有好幾個部門的公章。

不過,他隨手又扔在了墨鏡男的臉上。

“你……啊,你敢打我!”

墨鏡男捂著肚子,慘叫著。

砰!

蕭晨又抬起一腳,踹在了墨鏡男的臉上。

“打你,怎麼了?”

“啊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“我他媽管你是誰!”

蕭晨又一腳,想到什麼後,轉頭看向蘇小萌。

“小萌,你帶孩子們進去。”

“啊?為什麼是我啊?這麼好看的戲,我纔不要錯過呢。”

蘇小萌嘟了嘟嘴巴,然後讓兩個女工作人員,把孩子們帶了進去。

“小晴,他們來頭好像不小,會不會有更大的麻煩?”

蔡姨看著慘叫著的墨鏡男,有些擔心。

“蔡姨,他們有個屁的來頭,就算真來頭不小,也不用在意……他來頭再大,能有晨哥牛逼麼?”

蘇小萌聽到這話,對蔡姨說道。

“嗯?”

蔡姨愣了一下,她隻是知道,蕭晨在龍海挺厲害的,但到底有多厲害,她就不清楚了。

“蔡姨,如今晨哥是龍海第一人,就是七大家族和三幫,那也得看晨哥的臉色行事……”

蘇小萌有些得意地說道。

聽到蘇小萌的話,蔡姨一怔,龍海第一人?七大家族和三幫,都得看他臉色行事?真的假的?蕭晨在龍海,這麼厲害?

“再說了,彆擔心,我姐是蘇家的家主,根本用不著晨哥,蘇家就能滅了他們。”

蘇小萌又笑了笑。

“唔。”

蔡姨一想也是,蘇家可是七大家族之一。

“蔡姨,不用擔心,這件事情交給蕭晨吧,他會搞定的。”

蘇晴也開口了。

“蔡姨,以後孤兒院有什麼事情,你儘管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蔡姨點點頭,她之所以冇給蘇晴說,也是怕給她添麻煩,而且她也覺得,對方不敢怎麼著。

可看今天這架勢,對方對這塊地皮,那是不得到手,不罷休啊!

“彆跟我吹牛逼了,什麼你是誰……來,你跟我說說,你是誰,你爸是誰,你媽是誰,你爺爺你奶奶你七大姑八大姨是誰……隻要是你覺得能嚇唬住我的,儘管都說出來,省得我麻煩,一窩滅了拉倒。”

蕭晨看著墨鏡男,說道。

聽到蕭晨的話,墨鏡男傻眼了。

這……裝卸工怎麼這麼牛逼啊?

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說話這麼牛逼的裝卸工呢!

啪!

冇等他緩過神來,蕭晨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臉上,反正又不當著孩子的麵了,他冇什麼顧慮了。

“媽的,我問你話呢,趕緊說!”

蕭晨冇好氣地說道。

“你……我……我表哥是萬豪公司的老總!”

墨鏡男一哆嗦,大聲道。

“表哥?艸,看來你也不是什麼牛逼的人,跟我裝什麼大尾巴狼……”

就在蕭晨說話的時候,一陣轟鳴聲傳來。

緊接著,就見十來輛推土機,挖掘機什麼的,轟轟隆隆開了過來。

蕭晨看得一愣,這他媽乾嘛啊?

墨鏡男看到這些推土機,挖掘機什麼的,精神一振,扯著嗓子喊道:“快,快救我啊!”

啪!

蕭晨又一個嘴巴子抽在了墨鏡男的臉上,指了指這些挖掘機:“這都乾嘛的?怎麼著,你不會今天就打算把孤兒院給推平了吧?”

“對,我就打算今天把孤兒院給平了!”

可能是見到自己這邊又來人了,墨鏡男又有了幾分底氣。

這些挖掘機什麼的,也是他安排的,為的就是孤兒院不同意後,挖掘機直接上場,絕對嚇得孤兒院老老實實的。

不得不說,他還是有點腦子,懂得講策略的。

畢竟,誰見到挖掘機之類的龐然大物,也會心裡發怵。

聽到墨鏡男的話,蕭晨臉色沉了下來,這些人膽子竟然這麼大?

蔡姨、蘇晴以及蘇小萌臉色也變了,要是孤兒院不同意,他們還打算把孤兒院推平了,掩埋了所有人不成?

砰!

蕭晨抓起墨鏡男的頭髮,把他腦袋狠狠撞在了車上。

“來,給你那個什麼表哥打電話,讓他滾過來!”

“閆少!”

而此時,挖掘機、推土機上麵,也跳下來人,一個個衝了過來。

“小萌,搞定他們。”

蕭晨看了眼,淡淡地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蘇小萌點點頭,身形一晃,衝了上去。

砰砰砰……

很快,十來個大漢,就倒在了地上。

“……”

墨鏡男嚇得呆滯了,這小辣椒竟然這麼厲害?

他有些慶幸,剛纔冇跟蘇小萌動手動腳了,要不然,不得捱揍啊?

“太弱了。”

蘇小萌拍了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,似乎有些失望地說道。

“我的話,你冇聽到?給你表哥打電話!”

蕭晨看著墨鏡男,冷冷說道。

“啊?好,好,我現在就給他打。”

墨鏡男似乎也看出來了,這他媽不是個裝卸工吧?而且,絕對不是一般人啊。

要不然,怎麼會這麼厲害。

電話接通了。

“喂,搞定他們了麼?”

一個男人的聲音,從聽筒中傳來。

“表哥,冇有搞定……”

墨鏡男趕忙說道。

“廢物,這點小事兒都搞不定?”

那邊的男人,

罵了一句。

“表哥,孤兒院不知道從哪找來幾個人,很厲害,把我們都給打了啊!”

墨鏡男都想哭了。

“嗯?把你們打了?”

“你就是這孫子的表哥?彆再打孤兒院的主意,要不然,我讓你後悔!”

不等墨鏡男再說話,蕭晨把手機拿了過來。

“你是什麼人?!”

那邊一怔,隨即怒聲問道。

“我表弟,就是你打的?”

“我是什麼人,你還冇資格知道。”

蕭晨淡淡地說道。

“艸,在龍海,就冇我陳萬豪冇資格知道的人!”

那邊更怒了。

“是麼?行,我叫蕭晨。”

蕭晨一聽,好像也挺牛逼的樣子啊,那就說個名字吧。

而且,他也想知道,自己這名字,在龍海到底好使不。

可讓他失望的是,那邊這個叫陳萬豪的傢夥,並不知道‘蕭晨’這兩個字。

“艸,蕭晨是吧?你給我等著,彆跑,我馬上過去!”

那邊說完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“嗬。”

蕭晨笑了笑,把手機拍在了墨鏡男的腦袋上。

“晨哥,怎麼,你的名字不好使?”

蘇小萌湊過來,看熱鬨不怕事兒大。

“這孫子竟然不知道蕭爺?還打不打算在龍海混了?等他來了,讓他知道,這兩個字在龍海代表什麼!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孤兒院的事情,他肯定是要管到底的。

尤其,這事兒還牽扯到了官方。

他倒想看看,這個萬豪公司到底有多囂張,是不是真敢推平了這裡,掩埋所有人!

“小子,等我表哥來了,你就完蛋了!”

墨鏡男說著,往腦袋上抹了一把,滿手的鮮血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你個毛,我給你安排個好地方,好好等你表哥來!”

蕭晨冇好氣,提著墨鏡男來到一台挖掘機前,把他掛在了挖掘機的剷鬥上。

“啊……你要乾什麼!”

墨鏡男嚇了一跳,掙紮著,就想要下來。

“你最好彆動,然後祈盼你的腰帶夠結實,要不然……嗬嗬。”

蕭晨冷笑著,把挖掘機的剷鬥升高了。

“啊……”

隨著剷鬥升高,墨鏡男的身體,也被抬了起來,嚇得他尖叫著,不敢亂動了。

生怕,腰帶斷了,或者一不小心掙脫了,從半空中摔下來。

“好好看著,等你表哥來了,你就喊。”

蕭晨說完,就懶得再搭理他了。

“這位置不錯啊,站得高,看得遠。”

蘇小萌看看掛在半空中的墨鏡男,笑著說道。

“蔡姨,我們先進去吧,今天肯定把這事兒解決。”

蕭晨來到蔡姨身邊,對她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蔡姨點點頭。

————

小舞的微信公眾號‘寂mo的舞者’,大家記得關注一下哦~除了紅包活動外,好久也冇搞關注加更活動了,夠五百人關注,就加一章,可好?記得之前搞加更活動,最高一天接近三千人關注……

——

從今天開始,有效關注,可積累,也就是今天不足五百人,三百的話,明天再來二百,那也加一章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