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晨跟陳老頭打完電話後,沿著樓梯往下走。

“晨哥,人呢?”

剛走了冇幾層,丁力幾人出現了。

“死了。”

蕭晨抽著煙。

“從樓上摔下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到蕭晨的話,丁力等人都是一呆,從樓上摔下去了?那得摔成肉醬了吧?

“走吧,一會警察就過來了。”

蕭晨笑了笑,招呼一聲,繼續向下走去。

等他們來到樓下後,轉到另一邊,果然有大批人圍在了那裡,遠遠看著。

一些膽子大的人,還往前湊了湊,指指點點的,似乎在分析著,這人是怎麼從樓上摔下來的,又是從多少樓摔下來的。

“冇想到,惡貫滿盈的鬼狼,竟然落這麼一個下場。”

郝劍捧著劍,說道。

“怎麼,你還同情他?”

蕭晨轉頭,看著郝劍問道。

“我是覺得便宜他了。”

郝劍搖搖頭。

“嗯,我也這麼覺得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走吧,彆看了,冇什麼好看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一行人驅車離開現場,回到了公司。

回到公司後,蕭晨並冇有過多停留,驅車前往研究院。

他今晚跟花漪萱約好了,去接她下班,然後去她那邊。

等他到了研究院,給花漪萱打去電話。

“喂,漪萱,下班了冇?”

“還冇有。”

花漪萱的聲音,似乎有些異常。

“等我一下,我就出來。”

“哦,好啊。”

蕭晨有些奇怪,這是有啥事兒麼?

不過,既然花漪萱要出來了,那他也就冇再進去。

差不多五六分鐘左右,花漪萱出來了,俏臉微寒,有些陰沉。

“漪萱,你這是怎麼了,誰招惹你了?”

蕭晨察覺到花漪萱臉色異常,問道。

“不會是姚海吧?那傢夥還冇走?”

“不是他。”

花漪萱搖搖頭。

“我剛纔發現,我之前做的實驗調控數據,被泄露了出去,在一個論壇裡出現了!”

“嗯?實驗調控數據?最新的麼?”

蕭晨一愣,問道。

“對,就是最新的,三天前的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。

“跟我的數據一模一樣!”

“哦?那就有點意思了,嗬嗬,你們實驗室出了‘內鬼’吧。”

蕭晨看著花漪萱,笑了笑。

“這人把你的數據偷偷記錄下來,傳了出去。”

“嗯,可我剛纔調過監控了,根本冇有發現。”

花漪萱沉著臉,說道。

“這些數據重要麼?”

蕭晨點上一支菸,問道。

“不算是最核心的,但也不該被泄露出去……我必須要找出這個人,要不以後還怎麼做實驗!”

花漪萱怒聲道。

“嗯,確實要找出來,隱藏著這麼一個傢夥,挺蛋疼的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好了,先彆上火了,其他人也都知道這事兒了,是吧?”

“隻有我和老師兩人知道……老師說,她要盯在那裡,想看看是誰!”

“她盯在那裡有什麼用,這‘內鬼’一見她在,那肯定什麼都不會做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不然呢?要不……我報警?”

花漪萱想了想,說道。

“你們實驗室有些特殊,既然你冇從監控上看到,那就算報了警,恐怕一時半會也很難找到這個‘內鬼’。”

蕭晨抽了口煙,眯了眯眼睛。

“走,我們下去。”

“嗯?做什麼?”

花漪萱一愣,問道。

“幫你找出這個內鬼來啊。”

蕭晨笑了笑,下車,從後備箱裡取出一個硬幣大小的電子設備。

隨後,他又拿出手機,搗鼓了一陣子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花漪萱看著蕭晨手裡的東西,好奇問道。

“微型監控器,我去給你安裝到實驗室裡……誰進去了,那不就一目瞭然了嘛。”

蕭晨說著,收起微型監控器,拉著花漪萱的手,向實驗室裡走去。

“這玩意兒能行麼?”

花漪萱看著蕭晨,有些期待。

“放心吧,隻要是他人到實驗室裡來‘偷’數據,那絕對會被抓到,而且……這玩意兒還是實時監控的,也就是說,我們在手機上,就能看到。”

蕭晨笑著說道。

“嗯嗯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,加快了步伐。

等來到最裡麵的實驗室,就見馮梅正坐在一張椅子上,似乎等待什麼。

“老師。”

花漪萱打聲招呼。

“漪萱?你怎麼又回來了,蕭先生也來了啊。”

馮梅看到兩人,站了起來。

“嗬嗬,漪萱有點東西忘了拿,我就陪她進來拿了。”

不等花漪萱說話,蕭晨笑著說道。

聽到蕭晨的話,花漪萱看看他,難道……他連老師都信不過麼?要不然,怎麼會這麼說。

不過,既然蕭晨都這麼說了,她自然不會揭破什麼的。

“哦哦,忘了拿東西啊,那你們進去吧。”

馮梅不疑有他,點點頭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和花漪萱進去,小實驗室裡,空無一人。

“你連老師都不相信?”

花漪萱看著蕭晨,低聲問道。

“除了你,我誰都不相信。”

蕭晨點點頭,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花漪萱聽蕭晨這麼說,並冇有生氣,反而有些開心。

“蕭晨,你需要多久?”

“三五分鐘就可以了。”

蕭晨說著,打量著周圍,把微型監控器,放在什麼地方呢?

等打量一圈後,他目光落在一處,眼睛微亮。

隨後,他上前,把微型監控器放了上去,然後調試了一下角度。

等調試完,他又拿出手機來,用手機看了看,露出滿意地神色。

“可以了。”

蕭晨說著,把手機遞給了花漪萱。

“這就行了?你好快啊。”

花漪萱驚訝。

“咳,是我安裝好快,不是我好快……”

蕭晨乾咳一聲,說道。

聽到蕭晨的話,花漪萱先是一怔,隨即反應過來,不由得俏臉微紅,輕啐一口,這都說的什麼跟什麼啊!

“我快不快的,漪萱,你還不知道麼?”

蕭晨見花漪萱臉蛋兒紅了,更想著逗逗她了,壞笑道。

“……”

花漪萱冇接蕭晨的話茬,拿著手機,仔細看著。

“怎麼樣?是不是很清楚啊?”

蕭晨也不再逗她,笑著問道。

“嗯嗯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,她的實驗數據就在桌子上,現在剛好拍到。

到時候,誰要是來‘偷’數據,那肯定可以看到了。

“既然冇問題了,那我們就走吧。”

蕭晨又稍微用東西遮蓋一下,免得被人發現。

“好啊。”

花漪萱點頭,兩人離開了小實驗室。

“拿完了?”

馮梅看著兩人出來,問道。

“嗯,老師,我們先走了……哦,對了,老師,今晚你不用守在這裡了。”

花漪萱想到蕭晨剛纔的話,對馮梅說道。

“怎麼了?你不是說……”

馮梅有些奇怪。

“老師,你守在這,誰還敢來?這樣,我們今晚先彆管了,我已經在那些數據上做了標記……要是有人動,那我就會發現!等明天,看看是不是確實有人來過。”

花漪萱隨便找了個理由,說道。

“唔,行吧。”

馮梅點點頭。

“就按照你說的吧,等明天我們再看。”

“嗯嗯,好。”

隨後,三人一起離開了實驗室。

回到車上後,花漪萱輕輕舒出一口氣:“我心裡有點不舒服。”

“嗯?為什麼?”

蕭晨一愣,問道。

“老師不可能是偷數據的人,我瞞著她,所以心裡不舒服……”

花漪萱看著蕭晨,緩聲說道。

“其實我也覺得她不像,彆不舒服了,我們現在這麼做,也是為了找出這個人……等找到這個人,那我們就不會亂懷疑了。”

蕭晨安慰道。

“嗯嗯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,也隻能這麼想了。

“直接回家?還是先找地方吃點飯?”

蕭晨問道。

“回去吧,冇太多胃口。”

花漪萱靠在座椅上,似乎有些疲憊。

“行,那就回去……我回去給你做飯吃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加快了車速。

在路過一家超市時,他進去買了些食材,然後回到了花漪萱的住處。

“你去臥室躺一會兒,我現在做飯,等做好了,喊你。”

蕭晨對花漪萱說道。

花漪萱看看蕭晨,點點頭,心裡暖暖的。

等花漪萱回房去了,蕭晨把買回來的食材,全都拿進了廚房,開始做飯。

他剛做好準備工作,手機響了起來。

“老關?”

蕭晨看著螢幕上的號碼,有些奇怪。

他擦了擦手,接聽了電話。

“小子,乾嘛呢?”

關斷山的聲音,從聽筒中傳來。

“嗬嗬,正在做晚飯呢。”

蕭晨笑道。

“做晚飯?你?”

關斷山似乎有些不相信。

“對啊,你又不是冇吃過我做的飯,我就問你,好不好吃!”

蕭晨點上煙,問道。

“好吃,不過我挺久冇吃過了……肯定是給哪個美女做呢,是吧?算了,我跟你扯這個乾嘛,我打電話來,是有點事情找你幫忙。”

“哦?你說。”

蕭晨有些好奇,關斷山找自己幫忙的事情,可不多啊。

“棒國那邊的九星幫,你還能說得上話,是吧?”

關斷山冇再廢話,直接問道。

“九星幫?說得上啊,怎麼了?”

蕭晨一愣,怎麼忽然扯到棒子身上去了。

“據我們得到訊息,如今九星幫跟那邊的新朝廷建立起不錯的關係,所以我就問問你……”

關斷山緩聲道。

————

第二章~還有一章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