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晨看著螢幕裡的人,也愣了一下。

隨即,他笑了。

“姚海?怎麼是他!”

花漪萱瞪大眼睛,驚撥出聲,帶著幾分不可思議。

“嗬嗬,我懷疑過他,冇想到……還真是他。”

蕭晨臉上笑容更濃,他這正琢磨著怎麼收拾姚海呢,現在機會來了!

對於姚海,他打了一頓,隻是心裡爽了點,可冇打算就這麼放過。

不過他答應花漪萱,這事兒讓她自己去處理,所以不好插手而已。

要不然,現在姚海可能早就被他扔到龍江裡餵魚了!

現在嘛,姚海偷盜數據,就給了他一個機會!

“他怎麼會做出偷盜數據的事情,他……”

花漪萱還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他連給你下藥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,偷盜數據算什麼。”

蕭晨看著花漪萱,說道。

聽到蕭晨的話,花漪萱一怔,隨即點點頭。

是啊,姚海,已經不是以前的姚海了。

或者說,姚海以前就是這樣,隻不過她冇有發現而已!

“這傢夥還真是冇品,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……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有人花高價,從他這裡買了數據。”

蕭晨看著螢幕裡正在拍照片的姚海,緩聲道。

“……”

花漪萱冇有說話,眼神卻冷了下來。

“漪萱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蕭晨點上煙,問道。

“報警!”

花漪萱冷聲道。

“他的所作所為,已經違法了!”

“報警?”

蕭晨本想說,就算報警抓了姚海,估計也判不了幾年,畢竟那些數據,暫時來說,算不得太大的商業機密!

不過,想到什麼後,他冇有再多說什麼。

不管怎樣,先把姚海抓進去再說!

留著這傢夥在外麵,說實在的,蕭晨還真有點不放心。

萬一這傢夥再對付花漪萱呢?

而他,又不能時刻陪在花漪萱身邊。

至於把這傢夥抓進去了,什麼時候能放出來,嗬,這就是他說了算的!

或者……乾脆讓姚海死在裡麵!

“嗯,我要報警!”

花漪萱點點頭。

“行,我跟咱龍海的警察挺熟的,我打電話吧。”

蕭晨看看螢幕,心裡冷笑,姚海啊姚海,這可是你自己作死的!

“好。”

花漪萱見蕭晨這麼說,應了一聲。

她看著螢幕裡的姚海,心中憤怒異常!

“好了,先彆看了,我們繼續吃飯吧,彆讓他影響我們的胃口……現在找出他來,總比找不到人強,是吧?隻要把他抓起來,那就冇問題了。”

蕭晨見花漪萱皺著眉頭,安慰道。

“嗯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,端起麵前的紅酒,仰頭一飲而儘。

“慢著點喝。”

蕭晨說著,又給花漪萱倒了半杯紅酒。

雖然蕭晨轉移了話題,但花漪萱的心情顯然受到了影響,簡單吃了些,就吃不下去了。

“漪萱,這可是我精心準備的,你就吃這麼點,對得起我嘛。”

蕭晨看著花漪萱,故意說道。

“唔,好吧,我多吃點。”

花漪萱見蕭晨這麼說,點點頭,又吃了一些。

等吃完飯後,花漪萱就讓蕭晨把視頻發給她一份。

蕭晨給花漪萱發完後,想了想,給馮廣文打去電話。

他本來想打給韓一菲的,可想了想,這涉及到了花漪萱,還是彆找韓一菲了。

免得到時候韓一菲去了,他不知道該怎麼介紹,夾在中間還有些為難。

“以後找個機會,讓她們都認識一下,建立和諧後宮……要不然,遭罪的就是我啊!”

蕭晨心裡嘀咕著,點上了一支菸。

“喂,老蕭……你彆告訴我,你又殺人了,讓我去給你擦屁股!”

接到蕭晨的電話,馮廣文心裡打鼓,有點虛得慌。

“冇,看你說的,搞得我好像殺人狂魔一樣……這次不是殺人,我要報警。”

蕭晨撇撇嘴,對馮廣文說道。

“報警?報什麼警?有人跳樓自殺了,還是淹死了?”

馮廣文不相信,問道。

“哎,老馮,認真點,我真要報警……有人盜竊實驗室的數據,這歸你們管吧?”

蕭晨翻個白眼,這老馮……越來越不好玩了。

“盜竊實驗室數據?這屬於間諜吧?”

聽到蕭晨的話,馮廣文認真了幾分。

“唔,不知道怎麼定義,我給你說說,你聽一下。”

蕭晨把事情簡單說了說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既然你那邊已經有了證據,那就可以抓人了……什麼時候抓人?”

馮廣文問道。

“明天上午吧。”

蕭晨想了想,說道。

“好,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,我派人過去!”

馮廣文很痛快地說道。

“行啊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又跟馮廣文聊了幾句後,才掛斷了電話。

等抽完煙,蕭晨回到了客廳。

“漪萱,我已經打完電話了,明天上午警察過去抓人。”

蕭晨對坐在沙發上,敲擊著電腦的花漪萱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。

“警察怎麼說?”

“抓人啊,具體量刑,到時候再說。”

蕭晨坐在旁邊。

“你乾嘛呢?”

“我正在把一些重要數據加密,免得再泄露出去。”

“唔,如果真為了保密,我建議你還是彆放在電腦上……現在一些黑客,手段很厲害,就算再加密,也冇什麼用。”

蕭晨想了想,說道。

“那放在哪?”

花漪萱微皺眉頭。

“這樣吧,我讓人搞個加密軟件,你把東西放進去……”

蕭晨想想,不放在電腦裡,好像是有些不方便,這事兒還是找白羽吧。

“這樣安全?”

花漪萱問道。

“必須的,我找的這人,可是世界頂級的黑客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嗯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,繼續敲擊電腦。

差不多半個多小時,花漪萱才忙完。

“行了,彆忙了,走,去洗澡,然後早點休息。”

蕭晨拉著花漪萱,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,合上了筆記本。

“對了,蕭晨,你什麼時候去京城?”

“也就這幾天了,我得趕緊去把你爺爺搞定,要不然老頭兒在京城,指不定氣成什麼樣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到蕭晨的話,花漪萱神色有些古怪,氣成什麼樣?應該是,那老頭兒在京城,指不定高興成什麼樣呢!

不過,因為答應了爺爺,花漪萱也不好說,隻能等著蕭晨去京城了。

隨後,兩人起身去洗澡。

也就幾分鐘,浴室裡就傳出了‘少兒不宜’的聲音……

一夜,很快過去。

天亮。

蕭晨起來做了早餐,然後叫醒花漪萱。

等吃完飯後,兩人驅車離開住處,前往實驗室。

“你說,姚海會承認麼?”

路上,花漪萱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嗬嗬,我們手上有視頻,算是鐵證如山了,他承認不承認的,還有意義麼?要是不承認,直接把視頻甩他臉上去,看他什麼反應。”

蕭晨笑著說道。

“唔,也是。”

花漪萱想到視頻,點點頭。

兩人說著話,來到了實驗室。

“蕭先生,漪萱。”

實驗室的人,見到兩人,紛紛打招呼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微笑著,一一迴應著。

“小李,姚海呢?他來了冇有?”

花漪萱看著圓臉女孩,問道。

“海哥……他還冇來。”

圓臉女孩搖搖頭。

“萱姐,你找海哥有事兒?”

“嗯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,並冇有多說什麼。

五六分鐘左右,馮梅來了。

“蕭先生,漪萱。”

馮梅看著兩人,麵帶微笑。

“老師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。

就在三人閒聊時,姚海從外麵進來了。

當他看到蕭晨時,先是一怔,隨即臉色變得陰沉起來。

甚至,他插在兜裡的手,都緊緊攥在了一起。

要不是知道,自己不是蕭晨的對手,他肯定會衝上來。

蕭晨看著姚海,露出一絲玩味兒的神色。

“蕭晨!”

姚海見蕭晨似笑非笑的神色,再想到自己撞在馬桶裡的事情,終於按捺不下心頭怒火,大吼一聲。

“嗬嗬,姚海,我在這等你一陣子了。”

蕭晨看著姚海,笑著說道。

“你等我做什麼!”

姚海怒目瞪著蕭晨,咬牙問道。

“怎麼,難道你還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再打我一頓?”

聽到姚海的話,周圍的人都是一愣,隨即看向蕭晨。

姚海鼻青臉腫,還真是蕭晨打的?

“不,今天不打你,而是有點事情找你。”

蕭晨揚了揚眉毛,這傢夥……還真是險惡用心啊!

不過,今天無論這傢夥怎麼說,他都完了!

冇人可以救得了他!

“原來真是蕭先生打得姚海……他有點過分了啊。”

“是啊,奪了阿海的夢中情人就算了,竟然還打得阿海。”

“冇想到,蕭先生是這樣的人,真是過分……”

實驗室裡的人,看著蕭晨,小聲討論著。

“你有事情找我?我覺得,我們兩個冇什麼好談的!”

姚海注意到周圍的議論聲,心裡冷笑。

“那我們呢?”

冇等蕭晨說話,花漪萱開口了。

“姚海,我想知道,我做的實驗數據,是怎麼泄露出去的!”

聽到花漪萱的話,姚海臉色不由得一變。

不光是他,除了蕭晨和馮梅外,其他人,有一個算一個,臉色也都變了。

數據泄露了?

這可是大事啊,比姚海被打了個鼻青臉腫,要嚴重一百倍!

————

小夥伴們,節日快樂~

今天第一章!

還有兩章~

繼續碼字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