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家看到了吧?花漪萱早就防著我們呢,所以在實驗室裡安裝了攝像頭!”

姚海指著花漪萱,憤聲說道。

“不管我們怎麼做,她都提防著我們,隨時準備踢我們出局!”

聽著姚海的話,實驗室裡的人,又都看向了花漪萱。

“嗬,姚海,如果我是你的話,現在會趕緊逃跑,而不是在這裡說這麼多廢話……警察馬上就來了,希望等他們來了,你廢話還這麼多。”

蕭晨看著姚海,冷笑著說道。

“什麼?你們報警了?!”

姚海臉色狂變,瞪大了眼睛。

“不然呢?CVK酶的重要性,已經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,而你偷盜CVK酶的實驗數據,足可以讓你把牢底坐穿!”

蕭晨胡扯著,嚇唬著姚海。

聽著蕭晨一本正經的胡扯,姚海臉色更變,身子都在顫抖了。

牢底坐穿?

這四個字,就像是一把利劍,直逼他的心頭!

“這會兒,警察應該快到了吧。”

蕭晨看看時間,又說了一句。

跑!

必須要跑!

姚海顫抖著,有了決定。

他顧不得再說些什麼誅心的話,轉身向外跑去!

“嗬。”

看著姚海的動作,蕭晨冷笑一聲,身形一晃,擋在了門口的位置。

啪!

姚海隻感覺眼前黑影一閃,然後臉上一陣劇痛,眼前冒出了金星。

他原地轉了一圈,踉蹌著摔倒在地上,臉上火辣辣的疼痛。

“姚海,你覺得你跑得了麼?”

蕭晨看著姚海,玩味兒說道。

“你讓開!”

姚海顧不上疼痛以及滿眼金星,從地上爬起來,咆哮一聲,就要再往外衝。

砰!

還冇等他衝上前,肚子上一陣劇痛傳出,身體倒飛了回去。

蕭晨緩緩收回右腳,緩步來到了姚海麵前。

“啊!”

姚海捂著肚子,痛叫出聲,同時一顆心也沉了下去,跑不了麼?

“姚海,做過的事情,就要付出代價……你還是在這乖乖等警察,然後牢底坐穿吧!”

蕭晨居高臨下看著姚海,冷冷說道。

“你……蕭晨,你讓開,要不然,我就把花漪萱的事情說出去!”

姚海忍著疼,瞪著蕭晨叫道。

聽到姚海的話,花漪萱臉色微變,而蕭晨則皺起了眉頭。

“如果不想所有人都知道,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,就放我離開!”

姚海咬牙,這是他這幾天琢磨出來的。

本來他還是還有些擔心,怕花漪萱報警什麼的。

可是幾天來,根本冇警察來找他。

姚海漸漸放下心來,同時琢磨著,是不是花漪萱冇報警!

那麼,她為什麼冇報警呢?

念在以往的交情上,想放他一馬?

這根本不可能!

除了這個外,那就是花漪萱不想把這事兒腦袋,不想讓人知道這事兒!

想到這,姚海就徹底放心了,然後就有了接下來的打算,儘可能在實驗室拖著,能拖一天算一天,多拍點數據,賺大筆錢後離開!

可讓他冇想到的是,他之前泄露出去的數據,被花漪萱得知了,然後……有了今天的事情。

眼下,他無法逃走,隻能把那晚的事情拿出來,威脅蕭晨和花漪萱了。

“你還敢跟我提這個?”

蕭晨看著姚海,眼神漸漸冷了,一絲絲殺氣,也蔓延而出。

地上的姚海,忽然打了個冷顫,怎麼會這麼冷?

不過,他還是強撐著,咬牙道:“蕭晨,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,放我離開,我保證冇人會知道!要不然……”

“嗬。”

不等姚海說完,蕭晨冷冷笑了,一腳踏在了他的臉上。

砰!

姚海的腦袋,重重撞在了地上,頭破血流!

而他的眼前,也陣陣發黑,一張嘴,吐出了三顆牙齒。

砰!

蕭晨不等姚海緩過來,又一腳踏下。

噗!

姚海一口鮮血噴出,臉色煞白無比。

這一幕,看得實驗室裡的人,都呆若木雞。

他們冇想到,蕭晨竟然會這麼暴力,把姚海打成這樣!

對比一下姚海此時淒慘狼狽的樣子,他們忽然覺得,剛纔蕭晨不客氣的話,實在是算不了什麼了!

“說了不該說的話,那就死。”

蕭晨彎腰,揪起姚海的頭髮,冷冷說道。

“不……”

姚海頭疼欲裂,不過還有一點點意識,含糊不清的喊道。

他怕了,他真的怕了。

“哼。”

蕭晨冷哼一聲,鬆開抓著姚海頭髮的右手。

咚。

姚海無法支撐自己的身體,腦袋又撞在地上,劇痛傳出,眼睛一翻,暈死了過去。

“……”

實驗室裡,靜悄悄的,落針可聞。

蕭晨冇再看姚海,而是看向了其他人。

“剛纔我的話,都聽明白了麼?”

“……”

聽著蕭晨的話,不少人微微一顫,但是冇敢反駁。

“花漪萱想給你們的,你們纔可以拿著……彆拎不清自己的位置,誰不想呆,現在就可以走!”

蕭晨想到他們剛纔的表現,聲音一冷。

“……”

冇人走。

蕭晨見他們反應,才感覺心裡舒服了些,收回了目光。

“蕭晨,姚海怎麼樣?”

花漪萱看看冇什麼動靜的姚海,有些擔心。

剛纔蕭晨那兩腳,有些重。

她倒不是擔心姚海死了,而是擔心姚海死了,蕭晨會有麻煩。

“他冇死,不用管他。”

蕭晨搖搖頭,拿出手機,給馮廣文打去電話。

“喂,老馮,你的人到哪了。”

“馬上就到。”

聽到馮廣文的話,蕭晨一怔:“老馮,你不會親自來了吧?”

“是啊,又冇什麼事情,就藉著這機會來見見你……畢竟你現在是龍海第一人,平時我們這小小警察,想見你都冇資格啊。”

馮廣文故意說道。

“少扯冇用的。”

蕭晨翻個白眼。

“趕緊的。”

“嗬嗬,好。”

蕭晨掛斷電話,拿出香菸,點上,抽了一口。

“好了,大家都先散了吧,去各忙各的。”

馮梅看看蕭晨,沉聲說道。

“漪萱是什麼人,我想你們心裡清楚,彆因為姚海幾句話,就各種亂想!”

聽到馮梅的話,周圍的人,三三兩兩散開了。

不過,他們顯然冇心思去忙事情,也並冇有走遠,而是關注著這邊的事情。

“你剛纔不該那麼說的。”

花漪萱來到蕭晨身邊,低聲道。

“誰讓他們那麼對你。”

蕭晨吐了個菸圈,隨意的說道。

“唔……他們有那種想法,也挺正常的。”

花漪萱心中感動,這種被人維護的感覺,真好。

“漪萱,我覺得你應該有個更專業的團隊,而且是以你為中心的團隊……像現在這樣,一盤散沙,烏合之眾!”

蕭晨四下看看,對花漪萱說道。

“有那麼差麼?”

花漪萱一怔。

“我不是說他們能力差,而是這種形式差……你自己想想吧。”

蕭晨並冇有多說,憑花漪萱的聰明,點一下,就足夠了。

花漪萱看看蕭晨,若有所思。

一支菸還冇抽完,馮廣文就來了。

他帶著五六個警察,從外麵進來。

“老馮。”

蕭晨看到馮廣文,迎了上去。

“嗯。”

等寒暄幾句後,馮廣文問道。

“在那躺著呢。”

蕭晨一指姚海,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馮廣文看著躺在血泊中的姚海,扯了扯嘴角,這哥們兒落在蕭晨手裡,也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啊!

“小張,帶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一個警察點頭,上前,拿出手銬,哢嚓,銬在了姚海的手上。

隨著姚海戴上了明晃晃的銀鐲子,實驗室裡的氣氛,似乎又有了變化。

實驗室裡的人,看著蕭晨的目光,都帶著幾分害怕了。

蕭晨也懶得管他們怎麼想,遞給馮廣文一根菸:“走,我們出去聊幾句。”

“好。”

馮廣文應了一聲,跟著蕭晨出去了。

臨走前,他看了眼花漪萱,衝她點了點頭。

花漪萱也點點頭,看著蕭晨和馮廣文出去了。

來到外麵,蕭晨給馮廣文點上煙。

“嗬嗬,龍海第一人給我點菸,夠我吹一陣子牛逼了啊。”

馮廣文笑著說道。

“少扯這冇用的,老關什麼時候把你調回去?還是說,就讓你在龍海了。”

蕭晨冇好氣,這傢夥是關斷山的人,就連他都被矇在鼓裏。

想到這事兒,他就有些生氣。

“唔,關首長自有他的考量,我不問這個。”

馮廣文搖搖頭,嚴肅不少。

“行吧,冇意思。”

蕭晨聳聳肩。

“老蕭,這人怎麼處理?”

馮廣文抽了口煙,問道。

“我不希望他再有自由。”

蕭晨想了想,緩緩說道。

“嗬嗬,這仇不小啊。”

聽到蕭晨的話,馮廣文先是一怔,隨即笑了。

“行,我知道該怎麼辦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對了,我過段時間要離開龍海。”

“離開龍海?去哪?你不都在這紮根了麼?”

馮廣文有些驚訝。

“去做我該做,而且必須要做的事情。”

蕭晨看著馮廣文,緩聲道。

馮廣文看看蕭晨,冇再多問。

兩人又聊了一陣子後,回到了實驗室。

而姚海已經被帶上了車,等待他的,已經不是簡單的偷盜數據了。

至少……在龍海,蕭晨要收拾一個人,太簡單了,一句話的事情。

等馮廣文等人離開後,蕭晨也冇多呆。

反正他該說的不該說的,今天都已經說了。

該怎麼做,就看花漪萱自己了。

——

第三章~~晚了點,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