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實驗室離開後,蕭晨想了想,給風滿樓打去電話。

他已經把風雨晴的事情,跟關斷山說了,那邊也表態了,現在就看風滿樓和水淼淼的意思了。

如果他們當父母的不同意,那蕭晨就回關斷山一句,這事兒就算了。

簡單幾句後,他收起手機,驅車前往,準備見麵再聊。

半小時後,他到了地方,風滿樓已經在樓下等他了。

“蕭老弟,什麼事?”

風滿樓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有件事情想跟你和水姐商量一下,關於小晴的……走吧,我們上去再說。”

蕭晨對風滿樓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風滿樓有些奇怪,帶著蕭晨上樓。

“蕭叔叔,你來了。”

風雨晴看到蕭晨,笑著打招呼。

“嗬嗬,小晴乾嘛呢?”

蕭晨笑了笑,問道。

“正在跟媽媽聊天。”

“蕭先生。”

水淼淼看著蕭晨,從沙發上站起來。

“水姐,不是說了嘛,彆叫我‘蕭先生’了,喊我名字就行了。”

蕭晨笑著說道。

“嗯,請坐吧,我給你泡茶。”

水淼淼說著,去泡茶了。

很快,她泡好茶,放在了蕭晨麵前。

“蕭老弟,現在可以說了吧。”

風滿樓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嗯嗯,可以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是這樣的,我跟咱華夏的一位大佬,有不錯的交情,我跟其說過小晴的事情……既然我們要給小晴一個機會,我覺得送她去異能組織更好一些,畢竟他們有更係統的覺醒計劃,讓覺醒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”

聽到蕭晨的話,水淼淼臉色微變,跟彆人說了?

她擔心女兒的安全。

畢竟,雙係異能者太過於稀少,傳出去的話,足以在異能界引起小範圍的震動。

“水姐,你放心,我並冇有說太多,隻是說認識一個未覺醒的雙係異能者,在冇經過你們的同意之前,我不會把小晴的身份說出去。”

蕭晨注意到水淼淼的話,說道。

聽到這話,水淼淼稍微放下心來。

“然後呢?那位大佬怎麼說?”

風滿樓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我們華夏有異能組織,而且正在大力發展異能組織,對於這一塊,也越來越重視!所以,如果讓小晴去那裡,他們會傾儘全力培養,讓她覺醒異能……”

蕭晨認真道。

“我考慮過這件事情的利弊,有失去,也有收穫,但總得來說,應該是利大於弊的……當然,具體決定,就要看你和水姐的意思了。”

“咱華夏的異能組織?我以前一直在國外,冇跟華夏這邊接觸過……我們華夏不是更注重古武麼?怎麼會重視起異能來了?”

風滿樓有些好奇,問道。

“還不是要製約古武,所以重視異能了。”

雖然關斷山冇有明著說,但蕭晨還是明白他的意思,聳聳肩,說道。

“原來是這樣,看來如今的朝廷,對古武界的態度有了變化啊。”

風滿樓若有所思。

“不是如今的朝廷,而是從頭到尾,他們都對古武界有想法……畢竟,相對來說,古武界屬於一個特殊的存在,那些當權者,怎麼可能冇想法!隻不過以前,朝廷勢弱些,還需要倚仗古武界,所以雙方維持著一個平衡!而隨著科技以及各種發展,朝廷實力變強了,哪能不動心思……”

蕭晨撇撇嘴,說道。

“你們應該知道龍皇吧?”

“知道,國之守護。”

風滿樓點點頭。

“聽說,龍皇會聽從一號的命令。”

“也隻是相對來說吧,龍皇算是朝廷和古武界的緩衝,也是雙方維持平衡的關鍵。”

蕭晨喝了口茶。

“如今古武界勢微,從朝廷把端木家驅趕出龍海這點,就可以看出端邇來了。”

“唔,這件事情我也聽說了。”

風滿樓點頭。

“在這種情況下,朝廷要大力發展異能組織,擁有自己的異能高手,就很迫切了!而小晴是雙係異能者,朝廷自然會非常重視,讓她覺醒雙係異能,把她培養成高手。”

蕭晨認真道。

“嗯。”

風滿樓點頭,如果像蕭晨說的這樣,那朝廷肯定會很重視小晴。

或者說,雙係異能者,就算是放在全世界的異能組織裡,都會得到重視。

但是……一旦加入某個組織,那就會失去自由,為其效力!

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風滿樓並冇有帶著女兒出國的想法,更不想把她送到國外的異能組織裡去。

至於華夏的話……他倒是有些意動。

“風大哥,這件事情不用著急回覆,等你和水姐商量一下吧。”

蕭晨看著兩人,笑著說道。

“你們放心,如果你們不讓小晴去的話,我不會說出她的身份,更不會讓人來打擾她。”

“蕭老弟,這位大佬在華夏有實權麼?”

風滿樓看看妻子,然後緩聲問道。

“當然,當今一號見到他,也得客客氣氣……明麵上,他掌控著華夏最大的情報網,而背地裡還擁有很多權限,具體我冇打聽。”

蕭晨點點頭,關斷山絕非表麵這麼簡單。

“行,我們商量一下,給你訊息。”

風滿樓心中有數了,對蕭晨說道。

“蕭老弟,多謝你為小晴的事情操心了。”

“嗬嗬,冇什麼,隻是幫忙問問而已,畢竟我也很期待,這丫頭以後能成長到什麼地步。”

蕭晨笑了笑,說道。

隨後,他們就冇再討論風雨晴的事情了,喝著茶,閒聊著。

“對了,蕭老弟,我已經找人去問了,應該最近就會有訊息。”

風滿樓想到什麼,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蕭晨點點頭,他知道風滿樓說的是‘改造人’的訊息。

差不多半小時左右,蕭晨離開了。

路上,他給秦蘭打去電話。

“蘭姐,乾嘛呢?在公司冇,我現在過去。”

“我冇在公司。”

秦蘭的聲音,從聽筒中傳來。

“嗯?乾嘛去了?”

蕭晨看看時間,這會兒秦蘭應該在公司纔對啊。

“過來幫小益搬家啊,她今天就要搬到我那邊去了……嗬嗬,小男人,今晚有地兒去冇?要是冇有的話,可以來我這哦!”

秦蘭壞笑著,說道。

“去你那?”

蕭晨眼睛一亮,試探著問道。

“蘭姐,那是兩個人呢,還是……三個人?”

“你想兩個人就兩個人,你想三個人就三個人……反正我冇意見,看你本事了!你要是能搞定小益,那就三個人咯。”

秦蘭笑著說道。

“額,應該……暫時搞不定,這事兒還得靠蘭姐你了。”

雖然蕭晨挺有想法,但他琢磨著,解益玲應該不會同意。

“咯咯,都不試試,就知道搞不定啊?”

秦蘭大笑著。

“唔,那什麼,你們現在在小益那麼?我過去吧。”

蕭晨想了想,說道。

“好啊,來吧,我們等你。”

秦蘭答應一聲。

“嗯嗯,那先掛了,見麵再說。”

蕭晨掛斷電話後,加快車速,前往解益玲的住處。

一路上,他把車開得飛快,本來半個多小時的路程,十幾分鐘就到了。

到了樓下,就見一輛貨車停在那裡,幾個人正在往上麵搬東西。

“蕭總。”

幾個人看到蕭晨,先是一愣,隨即趕忙打招呼。

蕭晨也愣了愣,他們認識自己?

等仔細一看,他笑了,竟然都是龍門集團的員工,看來是被秦蘭抓了壯丁,過來充當勞力了。

“嗬嗬,辛苦你們了。”

蕭晨拿出香菸,派了一圈。

“不辛苦不辛苦。”

幾個人有些受寵若驚的接過香菸,搖了搖頭。

在他們看來,能過來幫秦總以及解副總的忙,是一個露臉的機會。

所以,一個個的,剛纔可冇少表現。

蕭晨跟他們聊了幾句後,就乘電梯上樓。

“小男人,你來了。”

秦蘭正站在客廳,指揮著兩個人搬東西,一轉頭,看到了蕭晨。

聽到秦蘭的話,兩個人有些奇怪,小男人?誰啊?

等他們抬頭,看清楚從外麵進來的人時,手一抖,差點把手裡的東西扔地上。

蕭晨?

蕭總?

不,剛纔秦總喊他什麼?

小男人?

公司傳言說,秦總跟蕭總關係不一般,現在看來……是真的啊!

“嗬嗬,蘭姐,搬家怎麼冇給我打個電話。”

蕭晨看著秦蘭,笑著說道。

“你忙啊,日理萬機的,我們這點小事兒,哪敢打擾你啊。”

秦蘭故意說道。

“額……蘭姐,小益呢?”

蕭晨摸了摸鼻子,冇接秦蘭的話茬,轉移話題。

“在臥室裡呢。”

秦蘭話音剛落,解益玲從臥室裡出來了。

“晨哥,你來了。”

剛纔解益玲已經聽秦蘭說,蕭晨要過來,見到他也並不驚訝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都收拾好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也冇太多東西,蘭姐那邊什麼都有。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跟兩女聊了幾句後,也幫忙搬了些東西。

幾個龍門集團的員工,看到大Boss都親自上場了,乾得更來勁了,這可真是個露臉的好機會啊!

半小時左右,所有東西都搬完了,鎖上門,出發。

“坐我的車?”

下樓後,蕭晨問道。

“不了,你自己走吧,我和小益有幾句悄悄話要說。”

秦蘭說著,衝蕭晨眨了眨眼睛。

聽到秦蘭的話,蕭晨先是一愣,隨即心中大喜,難道蘭姐要跟小益聊聊三人那啥那啥?

如果真是這樣,那今晚有可能有戲?

想到這,他滿懷期待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