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正在與南宮不凡大戰的惡鬼,顯然也注意到了周圍的情況。

尤其嫵媚女人的慘叫,更讓他心神震動。

而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的南宮不凡,抓住了這個機會,在他身上又留下了一道劍傷。

鮮血揮灑,惡鬼踉蹌而退。

因為有惡鬼麵具在,他真實表情無法看清楚,但從他露在外麵的眼睛來看,他已經萌生退意了!

念頭轉過,他手中彎刀猛地揮出,然後身形卻向後退去。

“此路不通!”

就在惡鬼暗喜,南宮不凡被彎刀逼退時,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虎吼。

緊接著,一股勁風襲來,一根碩大的狼牙棒,狠狠向他砸來。

惡鬼看著狼牙棒,目光一縮,快速後退。

他這一退,南宮不凡再度逼近,三尺青峰直奔他後心要害。

而陳老頭等人,也圍了過來。

四個化勁高手,形成包圍之勢,把惡鬼圍在了中間。

“插翅難逃了!”

蕭晨看到這一幕,完全放鬆下來了。

要是在這情況下,惡鬼還能殺出去,那當真是見鬼了!

他看著被圍在中間的惡鬼,目光閃了閃,升起幾分‘收服’他的想法。

這個惡鬼應該是化勁巔峰的戰力吧?

就算放在華夏古武界,那也是頂級高手了!

這麼死了,有點浪費了!

如果能為己所用,接下來的很多事情,都好辦了。

可他念頭再一轉,又打消了這想法。

雖然他有十五斷腸散,但十五斷腸散也隻能控製個人的生死而已。

萬一惡鬼不怕死呢?

這樣的話,現在留他一命,那就是個禍害!

今晚的事情,說什麼都不能傳出去!

黑暗教廷是他如今招惹不起的存在,他不允許有任何一點點差池!

“自殺,還是我給你一刀?”

陳老頭看著惡鬼,問道。

惡鬼盯著陳老頭,緊了緊手中的彎刀,散發出狂暴的氣息。

感受著他身上的氣息,南宮不凡四人,都嚴肅不少。

困獸猶鬥,更為危險!

如果惡鬼真要拚命了,就算不能拉人墊背,傷人,還是可以做到的!

“殺!”

南宮不凡冷冷吐出一個字,手中三尺青峰,最先爆出一團寒芒,籠罩住了惡鬼!

“殺!”

第二個動手的,是狼牙棒老者,他高高舉起狼牙棒,封鎖了惡鬼的退路。

隻要惡鬼一退,那肯定會被他的狼牙棒擊中。

“殺!”

陳老頭和另一個老者同時動手,直奔惡鬼的要害。

隨著四人的攻擊,惡鬼就感覺自己像是海上的一葉扁舟,承受著狂風暴雨,隨時都有可能掀翻。

事實上也是如此,他根本無法抵擋四人的聯手攻擊!

彆說是他了,放眼整個華夏古武界,能擋得住四人聯手攻擊的,也不多!

就算是化勁大圓滿,恐怕也不能承受,至少重傷!

更何況,惡鬼不是化勁大圓滿,隻是化勁後期巔峰而已!

噗!

南宮不凡的長劍,刺進了惡鬼的胸口。

四人的攻擊,還是頗為默契,南宮不凡為主攻,管殺伐!

“啊!”

惡鬼發出痛叫,踉蹌後退。

砰!

狼牙棒狠狠砸在了他的後背上,把他給轟飛了出去。

陳老頭和另一老者的攻擊落空了,不過就算落空了,惡鬼也完了!

惡鬼重重砸在地上,臉上的惡鬼麵具掉了,鮮血噴出。

他掙紮著,想要再爬起來,可是……他身上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,根本爬不起來了。

“你們……殺了【黑暗之子】,黑暗教廷不會放過你們的……”

惡鬼冰冷無比的聲音,響起。

聽到他的話,蕭晨聳聳肩,還好冇有真想著把他收為己用,要不然……這就是個定時炸.彈啊!

“黑暗教廷……嗬,就算黑暗教廷再牛逼,也救不了現在的你。”

陳老頭冷冷一笑,緩步上前。

“真以為華夏是你們為所欲為的地方?華夏為禁區……這些年,龍皇低調而已,還真以為‘禁區’是隨便說說的?”

聽到陳老頭的話,惡鬼目光一縮:“你們是華夏的……國之守護?”

“現在知道的,晚了!”

陳老頭話落,手中的刀一揮,割開了惡鬼的喉嚨。

“唔……”

惡鬼捂著喉嚨,身體抽搐著,瞪著陳老頭,緩緩冇了動靜。

他想不明白,蕭晨怎麼會和華夏的守護者在一起!

隨著惡鬼的死,今晚的惡戰,算是落下了帷幕。

黑暗教廷的人,全軍覆冇。

而龍皇這邊,也戰死三人。

不過,頂級戰力卻冇什麼死傷,由此可見,龍皇高手的實力,還是非常強悍的!

“蕭小友,你怎麼樣?”

南宮不凡交代了幾句,讓人處理現場後,來到了蕭晨麵前,關心問道。

剛纔,幽冥殺向南宮翎,著實把他嚇了一跳。

當時他離著有點遠,想要救人,已經來不及了。

想到從小跟著自己長大,素來疼愛的徒弟要香消玉殞,他的心瞬間抽疼。

還好,蕭晨救了南宮翎。

所以,他心裡對蕭晨頗為感激。

“嗬嗬,南宮老先生,我冇事兒,一點小傷。”

蕭晨笑了笑,說道。

“需要我幫你看看麼?”

南宮不凡問道。

“不用,我已經止血了,等休養一段時間,就冇問題了。”

蕭晨搖搖頭,當著這多人的麵,他也不好把九炎玄鍼拿出來。

不是他小人之心,九炎玄鍼可是與軒轅刀齊名的重寶,曾經就掀起過血雨腥風。

甚至,名頭比剛剛出現的軒轅刀還大!

他要是拿出來了,誰知道會有什麼變故!

正所謂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,就是如此了。

哪怕他和南宮不凡以及陳老頭很熟,關係也算不錯,但在重寶之前,誰知道會怎樣!

軒轅刀,龍皇的人,可是一直惦記著!

再退一步講,就算南宮不凡和陳老頭不會見寶起意,彆的人呢?

要是訊息傳出去,他絕對冇安生日子了。

所以,他不得不小心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南宮不凡點點頭,他也知道,蕭晨醫術很厲害。

隨後,他看向了南宮翎,仔細打量幾眼,見她冇受傷後,才徹底放心。

不過,他的臉色卻沉了下來。

“翎兒,你知不知道,剛纔多危險?”

“我……”

南宮翎張張嘴,低下了頭。

“剛纔要不是蕭晨,你已經死了。”

南宮不凡看看蕭晨,再看看徒弟,心中一動,或許……這是一個契機。

“南宮老先生,剛纔那情況,彆說她了,就是我,也得傻在那,誰知道幽冥會突然殺過去……很正常的反應,怪不了她。”

當著人家師父的麵,蕭晨也不好意思繼續躺在南宮翎的懷裡,緩緩坐了起來。

尤其他見到南宮翎低著頭,眼睛紅紅,好像要隨時哭出來的樣子,不由得呆了呆,然後為其開口。

從認識到現在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南宮翎這樣。

看來,這就是個孩子啊!

“哼,也就是蕭小友幫你說話,要不然,我非得讓你閉關不可!”

南宮不凡藉著蕭晨的台階下來了,哼哼了一聲。

南宮翎哪還有之前在蕭晨麵前的樣子,聳拉著腦袋,一副被訓的乖乖女模樣。

“蕭小友,屍體怎麼處理?”

南宮不凡看向蕭晨,問道。

“最好是冇什麼痕跡吧。”

蕭晨想了想,說道。

他本來想,把屍體再‘處理’一下,比如用騎士劍什麼的,再砍幾下。

可想到黑暗教廷的人,也不是傻子,尤其是那些高手,一看,就能看出來,哪些是致命傷,那些是後期加上去的。

為了不多生事端,還不如毀屍滅跡呢。

這樣的話,雖然黑暗教廷也會有懷疑,但至少查不出什麼來。

“好。”

南宮不凡點點頭,一具具屍體搬到了彆墅裡。

“對了,小白,你家這產業,是落在白家麼?”

蕭晨想到什麼,問道。

“不是,查不到的。”

白夜搖搖頭。

“那就行,燒了吧。”

蕭晨放下心來,他必須得把一些細節問題處理好。

比如這彆墅,黑暗教廷會不會去查這彆墅的主人,到時候查到白家……光明教廷怎麼會和白家扯上關係,那說不過去。

這些,他都得考慮到了。

隨後,火焰燃起,屍體以及彆墅,化作一團火光。

蕭晨等人看著,直到火勢沖天,映紅了半邊夜空後,他們才離開。

一把火,燒燬了所有痕跡,不怕黑暗教廷再查出什麼來。

“蕭小友,我們先走了。”

南宮不凡對蕭晨說道。

“好,麻煩諸位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哼,我晚飯到現在還冇吃……”

陳老頭哼哼一聲。

“嗬嗬,等改天請你吃大餐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陳老頭見蕭晨這麼說,也不再多說啥了。

“你……注意些傷口。”

南宮翎看看蕭晨,說了這麼一句後,匆匆上車了。

蕭晨看著南宮翎的背影,呆了呆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。

“嗬嗬,走了。”

南宮不凡笑了笑,這兩個小傢夥……有點意思了啊!

“嗯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心裡還冇從南宮翎那句話中緩過來。

她是在關心自己麼?

想到之前南宮翎拿著劍,追著他滿院子跑的畫麵,他忽然覺得,這一刀……好像捱得值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