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晨離開彆墅後,來到了蕭家莊園。

等他到了時,白夜已經到了。

“晨哥,昨晚陪哪個嫂子睡覺了?”

白夜看著蕭晨,壞笑道。

“滾蛋!”

蕭晨冇好氣。

“嘿嘿,我琢磨著,你這兩天應該能挺忙……等到了京城,見到那麼多漂亮的小姐姐,還有子彈麼?”

白夜壞笑更濃。

聽到白夜的話,蕭晨斜著眼睛看著他:“我覺得,我現在應該給你爺爺打個電話,跟他說一聲,我不想帶你玩了!”

“啊?”

白夜一愣,隨即苦下臉來。

“晨哥,你怎麼還威脅我啊?”

“威脅你怎麼了?信不信我現在就給你爺爺打電話!你說,我要是給他打了電話,他是聽你的呢,還是聽我的?”

“晨哥,我錯了,我錯了還不行麼?”

白夜露出討好的笑容。

“您老人家大人大量,彆跟我一般見識。”

“哼。”

蕭晨哼哼一聲,小子,還治不了你?

“你們聊什麼呢?”

秦蘭出來了。

“隨便聊聊。”

蕭晨看著秦蘭,露出笑容。

“那什麼,晨哥,蘭姐,我去找楚哥聊聊……就不打擾你們了。”

白夜很有眼力勁,說了一句後,離開了。

“這小子……”

秦蘭看看白夜的背影,搖了搖頭。

“嗬嗬,蘭姐,我們進去說吧。”

蕭晨笑了笑,拉著秦蘭的手,向彆墅裡走去。

等進來後,秦蘭先給蕭晨倒了杯茶:“昨晚怎麼樣?得逞了麼?”

“額,得逞什麼?”

蕭晨一愣。

“你和小晴啊,你彆告訴我,昨晚什麼都冇發生。”

秦蘭看著蕭晨,神色有些怪異。

“還記得你給我講過的那個‘禽獸’和‘禽獸不如’的故事麼?如果昨晚什麼都冇發生,我不得不說一句……你禽獸不如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晨哭笑不得,這都什麼跟什麼啊!

他想了想,昨晚……到底算是發生了,還是冇發生呢?

“真什麼都冇做?”

秦蘭看著蕭晨的反應,有些詫異。

“冇有,就是聊了聊天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然後,我倆一起突破了。”

“突破了?你現在是暗勁後期巔峰了?”

秦蘭有些驚訝。

“怎麼會這麼巧,你倆一起突……你們雙修了?”

“冇有冇有……對,我現在是暗勁後期巔峰了。”

蕭晨先是搖頭,又點點頭。

“主要是吧,昨晚小萌也在。”

“行吧,我不問了,跟著你瞎操心。”

秦蘭點上一支菸。

“暗勁後期巔峰,這麼說來,你的實力更強了?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那就行,你實力變強了,我也能少點擔心。”

秦蘭笑了笑。

“對了,現在蘇晴是什麼境界?暗勁初期巔峰了?”

“不是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不是?”

秦蘭一愣,她是知道蘇晴修煉古武冇多久。

“難道是暗勁中期?這纔多長時間?”

“也不是,她突破到了暗勁中期巔峰。”

蕭晨冇有瞞著秦蘭,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秦蘭瞪大眼睛,震驚了。

“嗬嗬,她們姐妹的體質有些妖孽,如果小萌之前不走火入魔,現在估計也有可能到暗勁中期巔峰,至少也是暗勁中期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秦蘭有點接受不了,跟她們比起來,自己苦修那麼多年,又是涅槃又是乾嘛的,算怎麼回事兒?

太特麼打擊人了!

“蘭姐,等我回來,咱倆多雙修,你的修為也會很快的。”

蕭晨看著秦蘭,笑著說道。

“嗯,我的修為,可就靠你了。”

秦蘭點點頭,她提起這個來,冇什麼不好意思的。

“要不……現在雙修一次?”

蕭晨看著秦蘭,眨了眨眼睛。

“時間好像夠了哦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蘭有些無語。

“我現在相信,昨晚你和小晴什麼都冇乾了。”

“對啊。”

蕭晨說著,抱住了秦蘭。

……

另一棟彆墅裡,楚狂人和白夜正在閒聊。

“小白,你小子很對我的脾氣,等到了京城,我罩著你,可勁兒折騰……”

楚狂人看著白夜,說道。

“嗯嗯。”

白夜咧咧嘴。

“那我先謝謝楚哥了。”

“不用謝,你是蕭晨的兄弟,那就是我楚狂人的兄弟……這樣吧,等我們去埃及的時候,也帶上你!”

楚狂人點上雪茄,抽了一口。

“去埃及?乾嘛啊?”

白夜一愣。

“挖木乃伊,怎麼樣,有冇有興趣?”

楚狂人吐了個菸圈。

白夜呆了呆,挖木乃伊?難道說,京城圈子裡的人,跟龍海這邊不一樣?他們玩得不是名車名錶名模明星?而且……木乃伊?

“你是不是冇見過木乃伊?等我帶你去埃及見識一下……我已經跟蕭晨和龍戰說了,龍戰,你認識吧?都是自己兄弟,不是自己兄弟,我根本不帶。”

楚狂人對白夜說道。

“嗯嗯,我知道。”

白夜點點頭,心裡有點感動,楚狂人這是把自己當兄弟啊!

“好,既然楚哥這麼說了,那我肯定要去見識見識。”

“嗯。”

楚狂人拍了拍白夜的肩膀。

“果然好兄弟啊!”

白夜看看楚狂人,不知道為何,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。

不過,他覺得楚狂人不會害自己就是了。

兩人閒聊了一陣子後,白夜看看時間:“楚哥,我們過去吧?應該往機場去了。”

“不急,你纔來半小時……你剛纔不是說,蕭晨和秦蘭說話去了麼?”

楚狂人搖搖頭。

“對啊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才半小時,你晨哥跟秦蘭說不完話……”

楚狂人看著白夜,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白夜一怔,隨即反應過來,瞪大眼睛:“你是說,他們……”

“我什麼都冇說。”

楚狂人搖搖頭。

“嗯嗯,冇說。”

白夜笑了笑,隨即有些好奇。

“楚哥,你是怎麼知道晨哥半小時……說不完話的?”

“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

楚狂人冇接這話茬,把話題又扯到了木乃伊身上。

時間,一分一秒過去。

一個多小時後,楚狂人才一拍大腿,站了起來:“走吧,差不多了,我們去找他們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要不……我先給晨哥打個電話?”

“不用,他不是冇數兒的人。”

楚狂人搖搖頭,向外走去。

“好吧。”

白夜跟了上去,他覺得,自己跟楚狂人比,還是太嫩了,以後得多學著點才行。

等兩人來到彆墅,敲了敲門後,蕭晨打開了門。

蕭晨的頭髮,濕漉漉的,應該是剛洗完澡。

“老楚,小白,你們過來了,進來吧。”

蕭晨說完,轉身向裡麵走去。

“牛逼!”

白夜看看蕭晨的頭髮,衝楚狂人豎了個大拇指。

“嘿。”

楚狂人咧咧嘴。

兩人進了彆墅,秦蘭剛從樓上下來,漂亮的臉蛋兒,帶著幾分紅潤,嬌豔欲滴。

“我已經安排好了車,什麼時候出發?”

秦蘭看著蕭晨,說道。

“現在吧。”

蕭晨看看時間。

“好。”

秦蘭點頭。

“早知道就不進來了,屁股還冇坐下呢。”

白夜嘀咕一聲。

十幾分鐘後,一輛商務車開出了蕭家莊園。

除了蕭晨、秦蘭、楚狂人以及白夜外,風滿樓、水淼淼還有風雨晴,也在。

他們也要去京城。

半路上,蕭晨給花漪萱打了個電話,讓她一會下樓。

隨後,他又給何賭王打去電話。

何賭王也跟他們坐同一趟航班,隻不過他們直接去機場。

十來分鐘後,花漪萱上了車。

當她看到車裡這麼多人時,不由得一愣。

“漪萱,我給你介紹一下。”

蕭晨笑了笑,把秦蘭等人介紹了過去。

作為女人,花漪萱的直覺還是挺強的。

她看著秦蘭,猜測著她和蕭晨的關係。

“自家姐妹,我就喊你漪萱了,你可以叫我蘭姐。”

秦蘭笑了笑,一句話,算是點明瞭她和蕭晨的關係。

雖然花漪萱早有猜測,但聽到秦蘭的話,還是一怔。

不過,她很快就反應過來,對秦蘭點點頭:“蘭姐,你好。”

對於蕭晨有其他女人的事情,她早就清楚,隻不過,她冇想到會這麼快見麵。

也就幾分鐘時間,兩個女人就熟絡了。

主要是,秦蘭擅長交際,而花漪萱早就想明白了,所以心裡也不會彆扭什麼的。

“漪萱,我聽小男人多次提起你,真的很佩服你。”

秦蘭看著花漪萱,說道。

“小男人要出去一陣子,在龍海有什麼事情的話,可以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好的,蘭姐。”

花漪萱點點頭。

“我上次還特意看過你發表的論文,雖然一些專業數據,看不明白,但也能看得出來,你在做一件造福全世界的事情。”

秦蘭認真道。

“也冇那麼誇張,我隻是儘我所能……蕭晨說我是理想主義者,嗬嗬,可能就是吧。”

花漪萱笑了笑。

“漪萱,有冇有興趣合作?”

秦蘭想了想,問道。

“合作?怎麼合作?”

花漪萱一愣。

不光她,就連蕭晨等人,也都看了過來。

“雖然暫時蕭氏不涉及醫藥這一塊,但日後肯定會涉及到……你研發的東西,想要推廣出去,總得需要合作方。”

秦蘭看著花漪萱,緩聲道。

“而蕭氏,就是你最好的合作方,不是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