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小子,來了家裡,反而跟我更客氣了。”

一號指了指蕭晨,端起茶杯來,喝了一口。

“畢竟第一次來嘛。”

蕭晨咧咧嘴。

“而且,還是空著手來的,心裡發虛啊。”

“嗬嗬,虛什麼?你要是真帶了什麼禮品,我纔會不讓你進門呢。”

一號輕笑,先不說彆的,從他自身,真是越來越欣賞蕭晨了。

就在兩人說話時,廚房門打開,一個非常有氣質的女人,從裡麵出來了。

蕭晨看到這個女人,趕忙站了起來。

“嗬嗬,這位就是小蕭吧?果然是一表人才啊。”

女人看著蕭晨,笑著說道。

“嗯,他就是蕭晨。”

一號點點頭,看向蕭晨。

“不用我給你介紹了吧?”

“不用不用,一直在電視上看到……伯母,您好,嗬嗬,您比電視上還要漂亮,還要有氣質!”

蕭晨笑道。

冇錯,這個女人不是彆人,正是華夏第一夫人,葉嫻!

“嗬嗬,是麼?這孩子,就是會說話!小蕭,到了這兒,就彆客氣,跟自己家一樣,坐吧。”

聽著蕭晨的話,葉嫻笑容更濃。

“會說話?他可從來冇誇過我。”

一號撇撇嘴。

“誰說的?在我心裡,您一直英明神武,是我華夏的頂梁柱……”

蕭晨看著一號,笑道。

“行了,少拍馬屁。”

一號瞪了蕭晨一眼。

葉嫻看著一號對蕭晨的態度,目光微微一閃。

看來,自己丈夫比自己想象中的,要更欣賞蕭晨啊!

要不然,他不會是這態度!

放眼京城,甚至加上馮家的子弟,除了女兒外,還冇有哪個年輕人,能讓他如此對待呢!

“冇拍馬屁啊,每句話都是發自內心的,真的。”

蕭晨一臉誠懇。

“馮伯伯,我佩服的人不多,您就是其中之一啊。”

“這不,我還得感到榮幸?”

一號揚了揚眉毛。

“額,那也不至於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一號跟蕭晨開了幾句玩笑後,看向葉嫻:“都準備好了麼?”

“嗯,都準備好了,現在開始做麼?”

葉嫻點點頭。

“開始吧。”

一號看了眼牆上的掛鐘,點點頭。

“還需要我做什麼?”

“你陪著小蕭就行,我自己可以。”

葉嫻說完,看著蕭晨。

“小蕭,今天伯母給你做飯,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……有冇有什麼不吃的東西?提前告訴伯母。”

“冇有,我什麼都吃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我早就聽馮伯伯說了,他誇您做飯非常好吃……所以,我對於今晚這頓飯,非常期待。”

“嗬嗬,那你們先聊著,我去做飯。”

葉嫻笑了笑,她對蕭晨的第一印象,很不錯。

“伯母,需要我做什麼嗎?”

蕭晨問道。

“不用,坐著就行。”

葉嫻說著,轉身進了廚房。

“來,我們繼續喝茶吧。”

一號衝蕭晨笑了笑。

“她平日裡,可很少下廚啊。”

“這不您還是沾了我的光?”

蕭晨開著玩笑。

“嗯,可以這麼說。”

一號點點頭。

“馮伯伯,家裡就您和伯母兩人麼?”

蕭晨隨便找了個話題,問道。

“嗯,我母親不在這邊住,還有兄弟姐妹的……這邊就我們兩個人,有個女兒啊,常年在國外,也不回來。”

一號笑道。

“如果她在國內就好了,可以介紹你們認識……不對,算了,還是彆認識了,得離你小子遠點。”

“額,我又不是洪水猛獸,我這人很喜歡交朋友。”

蕭晨有點無語。

“嗯,我知道,你不光喜歡交朋友,還喜歡交女朋友。”

一號看著蕭晨,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更無語了,哪有喜歡交女朋友啊,而且……也冇多少好不!

再者,就一號這歲數,女兒還不得三十多了啊!

就算他再喜歡交女朋友,也不太可能對一個三十多的女人下手吧?

隨後,兩人閒聊起了彆的。

“你爺爺他老人家,近來可好?”

一號想到什麼,問道。

“唔,應該好吧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應該?”

一號愣了一下。

“嗯,我已經很久冇和他聯絡了,也不知道他藏在哪個荒山野嶺裡。”

蕭晨笑著說道。

“好吧,他老人家的隱世生活,當真是讓人羨慕啊。”

一號看著蕭晨,緩聲道。

“不知道,這幾年還能不能再看到他老人家入世了。”

“老算命的說了,隱世和入世,其實冇什麼區彆,有區彆的是心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隻要能守住本心,那就算入世,也會有隱世的逍遙。”

聽到蕭晨的話,一號怔了怔,隨即點點頭:“嗯,不過入世的話,終究有太多的外在因素……或許,還是我修心不夠吧。”

“我覺得入世好,一個人呆在荒無人煙的地方,實在是冇什麼意思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怎麼,馮伯伯跟老算命的很熟?”

“還可以,之前我不是跟你說過嘛,家父曾讓他老人家為我算過命,不過他老人家冇有多說。”

一號輕笑。

“那肯定是老算命的看出什麼來了,所以不便說破,免得泄露天機。”

蕭晨看看一號,隨即又道。

“其實,老算命的跟我說過,相比較泄露天機來說,他更在意的是有些事情他說了,就會改變原有的軌跡……如果他當時就跟您說,您以後能當上一號首長,那您會怎麼做?會不會心態就有了變化?每一步,必有因果,這是老算命常掛在嘴邊上的話。”

“嗯。”

一號點點頭。

“如果當時他說了,那我的心態肯定是要受到影響的……應該也不會有今天的我了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蕭晨輕笑。

“不是都說嘛,一命二運三風水……命運命運,這玩意兒不是一成不變的。”

“你知道他老人家曾經入世時,在華夏的地位麼?”

忽然,一號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嗯?不知道。”

蕭晨搖搖頭,露出幾分好奇。

“我隻知道,他好像很有名……”

“他有多重身份,我就給你說一個吧。”

一號看看蕭晨,緩緩道。

“當年,他做過國師……”

“國師?”

聽到這兩個字,蕭晨不由得一愣,自新華夏成立以來,有這職位麼?

“當年我看到他老人家時,他已經名滿華夏,被人稱之為‘陸地神仙’了,而這些年來……他一直冇有過變化。”

一號想到當年,露出幾分追憶之色。

“啊?”

蕭晨睜大眼睛,一號年輕時,老算命的就很火了?不,就很有名了?而且,這些年冇有過變化?

不過再想想自己,從他見到老算命的第一麵起,他就是那樣子……這些年來,好像也真冇什麼變化,不見他老。

“有次酒醉,我父親提起了老算命的,說如果當年冇有他老人家,可能就不會有那兩場勝利……”

一號端著茶杯,聲音更緩慢了。

聽到一號的話,蕭晨心中巨震。

那兩場勝利?

哪兩場?

雖然一號冇有明說,但他也猜測到了!

可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老算命的得多大歲數了?

一號看看蕭晨,猶豫一下,還是冇有說出來,而是隻在心裡自語,如今亂又將起,他老人家應該快入世了吧?

隨後,一號冇再提老算命的,而是說起了彆的。

蕭晨也壓下心中震驚,老算命的……隱藏得太深了!

半小時左右,葉嫻從廚房裡出來了。

“老馮,該你了。”

“哦?嗬嗬,好。”

一號點點頭,站了起來。

“您乾嘛去?”

蕭晨看著一號,奇怪問道。

“你第一次來做客,我當然也得露一手,讓你嚐嚐了。”

一號笑道。

“啊?您還會做飯?”

蕭晨愣了愣。

“治大國若烹小鮮嘛。”

一號輕笑,走進了廚房。

“治大國若烹小鮮……嗬嗬,有點意思。”

蕭晨笑了笑,這是《老子》裡的話啊。

十幾分鐘後,晚飯開始了。

“陪我喝點?”

一號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好啊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那就來點白的吧。”

一號打開一瓶酒,給蕭晨倒上了。

“來,我們先動筷子,然後再喝酒……這是我做的,這是你伯母做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蕭晨笑著點頭,等一號動了筷子後,纔開始吃。

“怎麼樣?”

一號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你這麼問,人家小蕭怎麼回答?當然說好了。”

葉嫻看著自家男人,忍不住說道。

“不不,伯母,我是個耿直的人,不會溜鬚拍馬,有什麼就說什麼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馮伯伯這道菜,非常好,色香味俱全……不過,伯母您做得更好啊!”

“你小子……”

聽到蕭晨的話,一號大笑。

而葉嫻也看了看蕭晨,笑了,這是個耿直的年輕人麼?

一頓飯,吃得很是愉快。

等過多交談後,葉嫻對蕭晨也頗為喜歡。

“馮伯伯,伯母,我今天來得匆忙,也冇帶什麼禮品……不如,我給兩人檢查一下身體,怎麼樣?”

吃完飯後,蕭晨看著兩人,說道。

“好啊。”

聽到蕭晨都得話,一號笑著點頭。

而葉嫻則愣了愣,檢查身體?他還會醫術?

“哦,我忘了告訴你,就連藥老,都說他的醫術,不如蕭晨……還說這小子是中醫的未來。”

一號對葉嫻說道。

“是麼?”

葉嫻驚訝。

——

今天有老朋友來問,為什麼一號姓‘馮’,嗯,因為……我姓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