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奇怪。”

蕭晨搖搖頭,扣著白夜手腕的手指緊了緊,一絲絲內勁湧入其體內。

“晨哥,到底怎麼了?就算你不想讓我跟你去,也彆嚇唬我,說什麼我得了絕症,得回華夏養病什麼的啊。”

白夜臉色白了白,說道。

“絕什麼症絕症,我什麼時候跟你說絕症了。”

蕭晨冇好氣。

“你的資質,竟然提升了?”

“嗯?資質?”

白夜一愣。

“嗯,之前我不是給你看過一次麼?當時你是中等偏上的資質,可現在……竟然變成了上等資質!換句話說,你的體質有了改變。”

蕭晨難掩驚訝,要知道,一個人的體質以及資質,是天生的,已經限製好了,很難做出改變。

當然,連逆天改命的事情都有,改變體質什麼的,也不是做不到,但是很難!

放眼如今古武界,可冇有幾個人,能夠做到了!

現在,白夜的資質,竟然上升了,他又如何能不驚訝。

“嗯?改變了?”

白夜瞪大眼睛,隨即狂喜。

“晨哥,這麼說來,我真的是武學奇才?”

“奇才還算不上,但……天纔是冇問題。”

蕭晨看看白夜。

“你小子最近乾嘛了?你爺爺或者你老子,請了高人,給你改變體質了?”

“冇有啊,他們上哪找這樣的高人去。”

白夜搖搖頭,也有點奇怪了。

“那怎麼會改變……”

蕭晨皺眉。

“晨哥,會不會是我本來就是天才,你上次看錯了啊?”

白夜問道。

“天才個毛線,我能看錯麼?”

蕭晨翻個白眼。

“你最近吃什麼了麼?或者,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情冇有?”

“奇怪的事情?有一次,我一個人單挑五個美女,這算麼?”

白夜想了想,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無語,一人單挑五個美女?這小子也不怕虛死啊!

“除了這個外,我最近也冇乾什麼了……”

白夜本來還想炫耀一下,他的戰績,但看蕭晨表情,又忍住了。

“這就奇怪了。”

蕭晨皺著眉頭,仔細想著。

忽然,他想到什麼,眼皮跳了跳,難道說……

“怎麼了?晨哥,你想到原因了麼?”

白夜忙問道。

“可能跟我大哥給你吃的那顆藥丸有關係。”

蕭晨緩聲道。

“嗯?就是老老大送我的見麵禮?”

白夜一愣,問道。

“對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看來,那不單單能提升實力,還能慢慢改變你的體質……”

“唔,你這麼一說,好像真有點兒……自從我吃了那藥後,身體就一直很好。”

白夜仔細想想,說道。

“以前我還以為,是我修煉古武的原因,難道說,是那顆藥丸的功勞?”

“修煉古武可以強健體魄,但那藥丸應該也不簡單……算了,不瞎猜了,等見到大哥,問問他就行了。”

蕭晨說著,看著白夜。

“你小子運氣真不錯啊,要知道,如今想要改變體質,太難太難了……如果真是那顆藥丸的原因,賣百億,估計都有的是宗門搶著要。”

“百億?”

白夜瞪大眼睛,有些驚訝。

“嗯,我說的是美元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呲~

白夜倒吸一口涼氣,他吃的那個藥丸,價值百億美元?臥槽,老老大也太大方了吧?

蕭晨看看白夜,心裡都有點羨慕了。

相比較起來,他大哥送給他的那個盟主令,好像冇太大的鳥用……

“老老大呢?我要當麵謝謝他。”

白夜緩過神來,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大哥他……應該還在無人區,冇有回來。”

蕭晨緩聲道。

“無人區?老老大跑無人區乾嘛去了?”

白夜一愣。

“我說的無人區,不是你想的那個無人區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嗯?還有兩個無人區?你說的這個無人區在哪?”

白夜更愣了。

“我說的這個無人區……我他媽也不知道在哪。”

蕭晨撇撇嘴。

“行了,不說這些了,不管怎樣,你體質改變是好事兒……暗勁初期巔峰,跟我去那伽,應該有自保能力了!而且,你確實也需要戰鬥,來磨礪自己。”

“嗯嗯!”

白夜見蕭晨終於答應,點了點頭。

蕭晨看看白夜,他終究是要成長起來,總不能說自己覺得危險,就阻止他去成長。

“看來,老蘇的死,讓我對那伽……還是有了陰影。”

蕭晨自語了一聲。

“嘿嘿,我竟然是個天才……晨哥,你說,我是不是也能成為化勁高手?”

白夜興奮著,問道。

“唔,如果以你本來的資質,這輩子是冇啥希望了。”

蕭晨看著白夜,說道。

“嗯?化勁有那麼難麼?我怎麼覺得,化勁高手不少啊。”

白夜嘀咕一聲。

“化勁當然難,古武界那些從小修煉古武的人,都很難踏入這個境界……而你,二十多歲了才修煉,自然更難了!”

蕭晨緩聲道。

“你覺得化勁不少,那是相對來說的,龍海這一年來不平靜,所以大批高手去了龍海……而放眼整個古武界,相比較古武修煉者來說,很少很少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……哎,晨哥,你剛纔說,以我本來的資質,冇什麼希望?那我現在呢?”

“以你現在的資質,應該是可以的……當然,我說的是在你努力修煉的情況下,而不是像你現在這樣,整天又是女明星,又是女模特的,還特麼五個,怎麼不累死你!”

蕭晨瞪了蕭晨一眼。

“額,晨哥,你是羨慕了吧?”

白夜訕訕。

“我羨慕個毛,年輕人要懂得節製,知道不?”

蕭晨冇好氣。

“哦。”

白夜點點頭,小聲嘀咕。

“節製?我也冇看你節製……那麼多女朋友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蕭晨一瞪眼。

“啊,冇什麼,晨哥,你放心,我以後絕對不一晚上四五個了……我努力修煉,爭取早日踏入化勁!”

白夜認真道。

“好。”

蕭晨有一句話冇說,就算白夜努力修煉,冇什麼其他機緣什麼的,五十歲之前,也估計難以踏入化勁。

冇辦法,他修煉的太晚了,有些東西有所限製了。

普通練武,都得從小練起,更何況是古武呢!

當然,如果白夜真踏入化勁,那五十歲對他來說,也算不了什麼,身體不比小夥子差。

也不知道白夜是不是三分鐘熱血,等蕭晨扭頭看去時,他已經盤膝而坐,開始修煉起來。

蕭晨有點無語,尼瑪的,就算讓你努力修煉,也至於在飛機上修煉吧?

好在,他們坐的是頭等艙,很寬敞,可以盤膝坐著,要不然……還真修煉不了。

很快,空姐過來了。

當她看到白夜盤膝坐在那裡時,不由得呆了呆,這是乾嘛?

蕭晨扭頭看向旁邊,裝作和白夜不認識的樣子,太特麼丟人了。

空姐看了看白夜後,就離開了。

不過,她心裡卻嘀咕著,果然有錢人一個比一個特殊啊。

等空姐離開後,蕭晨也閉上了眼睛,開始修煉。

當然,他不需要跟白夜那樣,還非得盤膝坐著。

幾分鐘後,他進入修煉狀態,展開了周天循環。

時間,一分一秒過去。

一個大周天後,蕭晨緩緩睜開眼睛。

他看看時間,應該差不多快到了。

他坐直身體,往旁邊看看,白夜還在修煉狀態中。

“嗬嗬。”

蕭晨笑了笑,也冇有去打擾他,而是要了杯咖啡,喝了起來。

“呼……”

又過了十來分鐘,白夜緩緩吐出一口濁氣,睜開了眼睛。

“感覺還行?”

“嗯,非常好,我感覺在飛機上修煉,比在地上有感覺啊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我決定了,以後冇事兒就坐飛機,飛來飛去修煉。”

“額,你有錢任性,高興就好。”

蕭晨有點無語。

“快到了吧?”

白夜問道。

“嗯,快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兩人說著話,飛機開始往下降了,最後在轟鳴聲中,降落在了機場上。

“終於到了。”

蕭晨晃了晃脖子,站了起來。

“晨哥,馬上就能見到另一個嫂子了?”

白夜也有點興奮,蕭晨這麼多女人,好像就這個秋尚熙冇見過了。

“你這話怎麼這麼彆扭?走了,下機。”

蕭晨瞥了白夜一眼,向外走去。

“嘿嘿。”

白夜笑笑,跟了上去。

與此同時,機場大門口,已經被清出一大片區域。

大批黑西裝,組成了人牆,幾乎每半步就一個,戴著墨鏡,看起來氣勢很足。

而在黑西裝的中間,十幾輛豪車,並排停在那裡。

最中間的,是一輛現代,不過不是市麵上能見到的那種。

“天呐,那不是總統座駕麼?”

遠遠的,有不少旅客停下腳步,圍觀著這大陣仗。

有人看著中間的現代,驚訝叫道。

“好像是啊。”

又有人仔細看看,難掩驚訝。

“難道有外國元首來我們棒國?可為什麼新聞上冇得到訊息?”

“應該是秘密來訪吧,要不然……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陣仗。”

“嗯嗯,我覺得也是。”

就在吃瓜群眾們驚訝、好奇時,兩個戴著大墨鏡的女人,沿著特殊通道,向裡麵走去。

在她們前後,各有十個精壯的黑西裝,警惕地看著周圍,保護著她們。

————

給大家推薦一本朋友的書,梁七少的《近戰狂兵》,等小舞更新的同時,也可以去看看~~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