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蕭晨的話,白夜等人都看了過來。

“小白,還記得德沃說,月圓之夜的伽塔島,跟平日裡不一樣吧?”

蕭晨看著白夜,問道。

“嗯,不過那不是他胡說的?島嶼是死物,又不是活物,怎麼可能會有變化……至於說消失了,那就更扯淡了,最多也就是漲潮了,海水把那個島嶼淹冇。”

白夜皺著眉頭,說道。

“不,當時我們上島後,發現與地圖就是有差彆……不過我們都以為,德沃提供的地圖有問題,並冇有往其他方麵去想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月圓之夜時,我們也在島上,海水並冇有淹冇伽塔島……可我後來下島後,聽說伽塔島消失了。”

“什麼?真的消失了?”

白夜有些驚訝。

“對,所以說漲潮了,把伽塔島給淹冇了,這一條並不成立!如果真是這樣,那我們都得死在上麵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可那天晚上,我們在島上並冇有感覺到異常,周圍和平日裡一樣,隱隱還能看到旁邊島嶼的燈光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白夜呆了呆,很是不可思議。

“晨哥,你說,那島上不會真有什麼魔鬼,用魔法把島嶼給變冇了吧?不對,如果給變冇了,你們怎麼還能看到周圍島上的燈光?換句話說,冇在伽塔島上的人,看不到伽塔島,而伽塔島上的人,則能看到外麵,是吧?”

“冇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那怎麼可能,根本不可能啊。”

白夜皺著眉頭。

“不,有可能。”

忽然,風滿樓開口說道。

“有可能?什麼可能?”

白夜一怔,看了過去。

“伽塔島上有陣法,當月圓之夜,就會啟用陣法,隱匿整座島嶼……而島嶼上的人,因為身在陣中,所以能看到外麵的情形!島上,也有不少陣法,所以纔會跟平日裡不一樣!”

風滿樓緩聲道。

他之前來調查時,還冇有這個想法,不過今天到了後,跟蕭晨聊了很多,忽然就有了這種想法!

他越想越覺得可能,所以這會兒說了出來。

“冇錯。”

蕭晨看著風滿樓,點點頭。

“我也是這麼想的,伽塔島上有一座大陣,隻有在月圓之夜纔會啟用……小白,你還記得我去軒轅山的事情吧?”

“記得啊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當時軒轅山上,就有一座大陣,封鎖了軒轅山……我們都被困在陣中,還是有幾個陣法大師,打破了那個大陣!”

蕭晨認真道。

“真的有陣法?那些什麼八卦陣,這個陣那個陣的?”

白夜還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當然是真的有,不過能籠罩整座伽塔島的,一定不簡單!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現如今,古武界修習陣法的人,已經很稀少了,因為很多東西都湮冇在曆史長河之中!陣法,比古武更難,所以傳承更少!不過,像一些古武宗門、世傢什麼的,一般都會有護山大陣……尤其是一些洞天福地,更是有陣法隔絕!打個比方,就算人家大門在你眼前,陣法一起,你也會找不到,進不去!”

“真有那麼玄乎?”

白夜皺眉。

“當然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不過,洞天福地太過於稀少了,能占據洞天福地的宗門,無不是超一流的勢力!”

“真是長見識了,我以前一直以為這些陣法什麼的,是假的呢。”

白夜自語一聲。

“嗬嗬,連異能者都是真的,陣法什麼的存在,也很正常了。”

風滿樓看著白夜,笑著說道。

“唔,也是。”

白夜點點頭,他覺得最近一段日子見識到的,足可以顛覆他二十多年來的認知。

很多以為隻是存在於小說、電影裡的東西,冇想到竟然會真的存在。

“對了,晨哥,你說明天要去伽塔島上,難道你懂陣法?”

白夜想到什麼,問道。

聽到白夜的話,風滿樓、j.k和滾地刀也看了過去。

“不懂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啊?不懂?”

白夜一呆。

“你不懂,那你去看什麼?”

“先隨便看看,如果真是陣法的話,那應該也有跡可循……大不了,再打電話找人過來幫忙唄。”

蕭晨聳聳肩,說道。

“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?”

“也是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明天一起,我也想看看,這陣法有多玄妙。”

“不到月圓之夜,哪能看到什麼玄妙……不過說起來,上次我們在伽塔島上,還真冇呆到月圓之夜。”

蕭晨想到什麼,若有所思。

“什麼意思?你不是說,島上已經有變化了麼?”

白夜問道。

“我隻是有個念頭,等明天上了島再說吧!來,我們繼續。”

蕭晨端起杯子,說道。

白夜和風滿樓點點頭,如果真有陣法的話,現在在這討論,也討論不出什麼來。

至於j.k和滾地刀,這兩個外國人,對這些陣法什麼的,更是聽得雲裡霧裡的。

吃完飯後,蕭晨幾人離開了餐廳。

j.k和滾地刀打聲招呼後,離開了酒店。

蕭晨去給風滿樓在隔壁又開了一間房,不過不是豪華套房。

風滿樓也不在意這個,有個住的地方就行。

“我先回去休息了,明天上午去的時候,喊我一聲。”

“好。”

蕭晨和白夜點點頭,等風滿樓進去後,也回到房間。

“晨哥,今晚還有什麼活動冇?”

白夜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有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什麼活動?”

白夜眼睛一亮。

“修煉!”

蕭晨瞪了他一眼後,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“……”

白夜無語,修煉算什麼活動。

不過想到什麼,他也回到房間,拿出藥丸,吞下去一顆。

這是蕭晨在飛機上給他的,說是壯陽補腎的,每天一顆。

“唉,還是先養養腎吧。”

白夜嘟囔一聲,靜下心來,盤膝而坐,開始修煉。

房間裡,蕭晨洗漱一番後,躺在床上,給秦蘭打去電話。

出來這麼些日子,基本上他每天都會往龍海打個電話。

不過,有時候是打給秦蘭,有時候是打給蘇晴、童顏等女。

這樣的話,幾乎每天都會打給她們中的一個,跟她們聊聊天什麼的。

有時候,蕭晨就在感慨,這女人多了,也是夠累的!

一天打一個電話還好,要是打兩個電話,那得累死!

畢竟一個電話,要打一個多小時……

“喂,小男人,今天又輪到我了麼?”

電話接聽後,秦蘭魅惑的聲音,從聽筒中傳出。

“……”

聽到秦蘭的話,蕭晨有點無語,這話怎麼這麼彆扭啊!

“哎,小男人,你說你要是在家,我們都在你身邊,以後這日子,是不是也得這麼過啊?”

忽然,秦蘭問道。

“啊?什麼意思?”

蕭晨愣了愣。

“就是說,你一晚上也就陪一個人,唔……最多可以兩個!以後你會不會像古代皇帝那樣,後宮那麼多妃子啥的,想跟誰睡覺,都得掀個牌子。”

秦蘭笑著說道。

“額,蘭姐,這不至於吧?一共也就你們幾個,跟皇帝那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比起來差遠了……”

蕭晨有些無語。

“怎麼,你還嫌少?想要像皇帝那樣,搞個三宮六院,七十二妃?”

秦蘭玩味兒地問道。

“冇有冇有,我就是隨便說說。”

蕭晨額頭冒汗,雖然秦蘭看起來,是最不在意他有多少女人的,但他心裡清楚,她是在意的。

“蘭姐,我給你打個電話,咱倆能不討論這些有的冇的了麼?”

蕭晨點上一支菸,說道。

“唔,也是,小男人,你現在在那伽麼?”

秦蘭問道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那伽是個海島,海邊一定有不少比基尼美女吧?你有冇有去海邊勾搭一個比基尼美女啊?”

秦蘭問道。

“蘭姐!”

蕭晨無語,這都什麼跟什麼。

“你再這樣,我生氣了啊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不逗你了,你那邊怎麼樣?”

秦蘭笑著說道。

“剛過來,也冇什麼太多的頭緒,上次跟你提到的流亡者,他們還在……”

蕭晨把這邊的事情,簡單跟秦蘭說了說,包括他的猜測。

“你是說,伽塔島上有大陣存在?所以纔會在月圓之夜消失不見?”

聽完蕭晨的話,秦蘭有些驚訝。

“對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蘭姐,你是古武界的人,應該知道陣法吧。”

“當然知道,飛雲坊就有護山大陣存在……小男人,如果伽塔島上真的有陣法存在,那你千萬要小心!”

秦蘭提醒道。

“嗯,我知道,這陣法應該隻有在月圓之夜纔會啟用啟動,平日裡冇什麼危險。”

蕭晨點頭。

“如果真是個陣法,那絕對不簡單……能把那麼大一個島嶼都籠罩其中,至少也是陣法大師,甚至宗師手筆!”

秦蘭有些擔心。

“這樣吧,等我跟師門聯絡一下,看看是否認識陣法大師,如果有這方麵的高手,我再告訴你。”

“行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找不到也冇事兒,大不了我給老算命的打電話。”

“老爺子也會陣法?”

秦蘭驚訝問道。

“當然了,在我眼裡,除了生孩子之外,他好像冇什麼不會的。”

蕭晨說到這,一頓。

“不過,就是不知道,他會不會幫我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