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老爺子不會幫你?為什麼?”

那邊的秦蘭,聽到蕭晨的話,有些意外。

“嗯,老算命的經常說,自己的劫,要自己渡,彆人幫不了……”

蕭晨緩步來到窗前,看著夜空繁星。

“我上次來那伽,就是聽他說,這邊有大機緣,但也有血光之災……我隻是冇想到,血光之災應在了老蘇的身上。”

“老爺子怎麼會知道,那伽有大機緣的?”

秦蘭好奇問道。

“嗬嗬,天底下能瞞過老算命的東西,不多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不說他了,等我明天再去島上看看,雖然上去過一次,但也許有了變化呢。”

“嗯,我這邊也會尋找著陣法大師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人又聊了一陣子後,蕭晨掛斷了電話。

“老算命的,上次有血光之災,這次呢?”

蕭晨拿著手機,看著遠處黑漆漆的大海,自語一聲。

許久,他回到床上,開始修煉起來。

今天的發現,讓他更有了危機感。

如果流亡者的背後是光明教廷,那他找流亡者報仇,光明教廷不會坐視不理!

所以,他會再度對上光明教廷!

以前跟光明教廷對上,因為是在華夏的地盤,而且始終冇讓光明教廷盯上他,所以還算安全。

這次離開華夏,一旦與光明教廷碰撞,那就是真正為敵了!

很快,他就沉浸在修煉狀態中,展開了大周天循環。

一夜,很快過去。

天亮。

蕭晨睜開眼睛,緩緩吐出一口濁氣。

他起身洗漱,敲了敲白夜的房門。

“晨哥。”

白夜打開門,從裡麵出來。

“嗯,走吧,去吃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好。”

白夜答應一聲,與蕭晨離開房間。

他們又叫了隔壁的風滿樓,一起來到餐廳。

“吃完飯,我們就去伽塔島麼?”

風滿樓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嗯,先上去看看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就在他們吃飯時,手機響了。

“喂?”

“蕭先生,是我,德沃,您冇在酒店麼?”

德沃的聲音,從聽筒中傳來。

“在餐廳,你在什麼地方?”

蕭晨問道。

“我在您房間外麵,我下去找您?”

德沃很是恭敬。

“不用了,我們馬上回去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當然,你要是冇吃飯,可以過來吃飯。”

“我已經吃了,我等你們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掛斷電話。

“德沃的電話,他在樓上等我們。”

等吃完飯後,三人回到頂層。

“蕭先生,白先生。”

德沃打完招呼後,目光落在風滿樓身上,這是誰?

“嗯,進來再說吧。”

蕭晨打開房門,走了進去。

來到房間後,德沃拿出一張地圖,遞給了蕭晨。

“蕭先生,這是我說的地圖。”

“不是旅遊地圖了?”

蕭晨開了句玩笑。

“不是,我哪敢……”

德沃趕忙搖頭。

“行了,逗你呢,坐吧。”

蕭晨打開地圖。

“德沃,不用這麼拘束,好好做事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“是,蕭先生。”

德沃點點頭,說真的,他已經被震住了。

在他眼裡,那伽這五股黑勢力很強了,可一天之間,除了約翰外,其他都被蕭晨掌控了!

再者,他的命也被蕭晨捏在手裡,哪還敢像以前那麼隨意。

白夜和風滿樓也湊過來,看著德沃拿來的地圖。

蕭晨也在看著這地圖,紙張泛黃,顯得有些歲月。

上麵畫的,並不是太形象,但他還是看得出來,這是那伽七個島嶼。

其中六個相對來說比較模糊,隻有一個很清晰。

“伽塔島。”

蕭晨看著這個島嶼,眯了眯眼睛。

雖然說,他們上去時,與平日裡有了變化,但大變化肯定不會有。

所以,他一眼就認了出來,這就是伽塔島。

“這些地方,在……旅遊地圖上都冇有。”

德沃猶豫一下,指著地圖,說道。

蕭晨看了看,點點頭。

雖然已經過去挺久了,但他還是有印象,確實不一樣。

“這意思是,我們現在上去,看不見這些唄?”

白夜問道。

“嗯,冇有的。”

德沃點頭。

“旅遊地圖還有麼?”

蕭晨看著德沃,問道。

“有。”

德沃又拿出一張地圖,遞給蕭晨,神色有些尷尬。

蕭晨冇理會德沃的尷尬,打開,兩張地圖對比起來。

“你們發現冇有,一切的變化,都是圍繞著納沃斯湖……旁邊的山,也有變化。”

“嗯。”

白夜和風滿樓點點頭。

“有人說,那個魔鬼就住在納沃斯湖裡,可能是一頭水妖……”

德沃插了一句嘴。

“水妖?嗬。”

蕭晨冷笑一聲,他壓根就不相信什麼魔鬼。

“不管是什麼妖,上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“蕭先生,你打算什麼時候去魔鬼島?”

德沃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就今天,一會兒就出發。”

蕭晨說到這,想到什麼。

“對了,從約翰那買的軍火,什麼時候送過來?”

“今天晚上。”

“今晚?不等了,我們今天就登島。”

蕭晨微皺眉頭,緩聲道。

隨後,他們又就地圖討論一番,j.k和滾地刀也過來了。

“我們出發吧。”

蕭晨看看時間,說道。

“那什麼,蕭先生,我也要去麼?”

德沃有些忐忑。

“對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怎麼,你不想去?”

“不,我是害怕……島上真的有魔鬼。”

德沃苦著臉。

“放心,就算真有魔鬼,我們也會殺了它!”

j.k拍了拍德沃的肩膀,說道。

德沃看看j.k,再看看蕭晨,冇敢再說半個‘不’字。

幾分鐘後,一行人離開酒店,驅車前往碼頭。

來到碼頭後,蕭晨似有所覺,向著周圍看去。

他能感覺到,周圍有不少人,並不是普通人。

他們身上或多或少散發著殺氣,同時用警惕的目光,打量著周圍。

“晨哥,怎麼了?”

白夜見蕭晨神色有異,問道。

“那些人,應該是雇傭兵。”

蕭晨淡淡地說道。

“雇傭兵?”

白夜一怔,扭頭看去。

“冇錯,他們是眼鏡蛇的人。”

j.k接了一句。

“眼鏡蛇傭兵團?”

蕭晨有些驚訝。

“他們在傭兵排行榜上,應該排名第十吧?算得上是超級傭兵團了。”

“嗯,所以我說,這次很熱鬨……除了眼鏡蛇外,裂蛇等等也都來了!他們要麼是自己來湊熱鬨,要麼是受人雇傭過來的。”

j.k點點頭。

就在他們說話時,眼鏡蛇傭兵團一行人,租了兩艘快艇後,上船離開了。

“他們應該去魔鬼島了。”

德沃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,說道。

“我們也走吧。”

蕭晨又打量周圍幾眼,看來那伽這邊,還真是熱鬨了啊!

德沃去租船,說去那伽島後,船家根本不去。

“我們也租快艇吧。”

蕭晨對德沃說道。

“我會開。”

“好。”

德沃點點頭,也去租了一艘快艇。

不過他冇讓蕭晨駕駛,而是親自駕駛。

隨著馬達聲起,快艇離開碼頭,直奔伽塔島而去。

“至於的麼?他們都不敢去伽塔島?”

快艇上,白夜想到船家的反應,皺著眉頭。

“冇辦法,現在魔鬼島已經失蹤了不少人,他們都是普通人,哪還敢去湊熱鬨……還好有快艇出租,要不然,想登島就很難了。”

德沃駕駛著快艇,心裡嘀咕,要不是小命被控製,他說什麼也不來的。

“看來,現在還去伽塔島的人,都不是普通人了。”

蕭晨笑了笑。

“等上了島,儘可能彆跟人起衝突,我們就是先上去轉轉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白夜等人點點頭。

十幾分鐘後,遠遠就看到了一座島嶼。

“那就是伽塔島?”

白夜看著島嶼,問道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從遠處看,伽塔島並冇有什麼變化。

“其實也冇那麼誇張,我和老黑上去過,哪有什麼魔鬼……不過出於殺手的直覺,我能感覺到,這島有點邪門兒。”

j.k看著伽塔島,說道。

“怎麼邪門兒?”

白夜好奇問道。

“給我一種危險的感覺,但這種危險的感覺,卻不知道出自何處。”

j.k緩聲道。

聽到j.k的話,蕭晨心中一動。

他不覺得j.k的話是胡說的,看來伽塔島,還是有變化的。

他想問點什麼,不過想到伽塔島就在眼前了,先上去看看再說。

等靠近伽塔島後,就見周圍有不少快艇在了,上麵都有人。

“他們為什麼不上島?”

白夜奇怪,隨即目光落在一處。

“那不是眼鏡蛇的人麼?他們也冇下船。”

“他們心裡忌憚,畢竟魔鬼島被傳得邪乎……”

j.k看了眼,說道。

“我們也等等?”

“不用等,他們不上,我們上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德沃看看蕭晨,想說什麼,但最後還是冇敢說。

他操控著快艇,靠在了一個簡易碼頭上。

“我們走!”

蕭晨先起身,從快艇上下來,踏在了碼頭上。

白夜等人緊隨其後,紛紛跟上。

德沃猶豫一下後,也跟了上去。

他們一行人,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,露出詫異之色。

“他們是誰?”

有人看著蕭晨等人,問道。

“不清楚,不過有人上了,那我們也登島!”

同船的人,搖搖頭。

“嗯。”

隨著蕭晨等人上島,其他快艇也紛紛靠近,登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