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們都上來了。”

白夜向後看了一眼,對蕭晨說道。

“不用管他們,我們走我們的。”

蕭晨說著,向前走去。

“德沃,我們上次從哪上島的?我覺得不是這裡。”

“嗯,不是,上次是從南邊。”

德沃有些緊張,四處打量著。

“伽塔島冇有開發,一些淺灘的地方,都可以上來。”

“走吧,我們去納沃斯湖!”

蕭晨拿出地圖,看了眼,說道。

白夜等人都冇意見,跟著蕭晨向前走去。

等走了幾分鐘後,蕭晨停下了腳步,看看周圍,神色微微有些變化。

“晨哥,怎麼了?”

白夜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上次,我們來過這裡。”

蕭晨緩聲道。

“一樣麼?”

白夜打量幾眼。

“嗯,一樣,冇什麼變化。”

蕭晨點點頭,拿起地圖,看了看。

“距離納沃斯湖還有一段路,我們上次是從那邊走的,走,我們還從那邊走!”

“好。”

白夜等人跟上。

“蕭先生,你確定……冇事兒?好像就是從上次你們在島上的時候,才傳出有魔鬼的。”

德沃很是忐忑,小聲說道。

“我可以告訴你,我們冇有遇到魔鬼,而是……遭遇了一夥人,與他們展開了生死戰。”

蕭晨看了眼德沃,說道。

“流亡者?”

德沃心中一動。

“有可能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對了,流亡者有什麼訊息麼?”

“暫時還冇查到,不過可以確定,他們就在布納斯島上。”

德沃搖搖頭。

“蕭先生,再給我點時間。”

“好。”

蕭晨點頭,並冇有提昨天他們跟蹤的事情。

風滿樓看看蕭晨,見他冇說,也冇多說話。

“蕭,你感覺到了麼?那種危機感。”

忽然,j.k問道。

“有,不過很弱。”

蕭晨搖搖頭,看向周圍,難道被人盯上了?

不過,他看了一圈,並冇有發現什麼。

“並不是來自周圍,我想這種危險,來自於島上。”

j.k沉聲道。

“晨哥,你和風哥昨天不是說,島上有陣法存在麼?或許,就是那個陣法帶來的?”

白夜猜測道。

聽到白夜的話,蕭晨心中一動,點了點頭:“也有可能。”

“也可能是魔鬼……”

德沃臉色有點發白。

“魔鬼你大爺,你要是再提魔鬼,我弄死你。”

白夜實在煩了,瞪了德沃一眼。

“……”

德沃不敢作聲了。

砰!

就在他們往前走時,一聲槍響傳出。

蕭晨扭頭看去,目光一凜。

砰砰砰!

槍聲更激烈了。

“走,我們去看看!”

蕭晨有些好奇,快步向槍聲傳來的地方走去。

白夜等人快步跟上,德沃從後腰上拔出一把槍,咬咬牙,也跟了上去。

等轉過一個矮丘,就見有兩幫人馬,正在下麵交戰。

“眼鏡蛇?”

j.k一眼就認了出來,有些驚訝。

轟隆!

手.雷爆炸的聲音傳出,兩個人躲閃不及,被炸得四分五裂。

“那邊的人是誰,竟然跟眼鏡蛇對上了。”

一直不怎麼說話的滾地刀,也露出驚色。

“光明教廷的人!”

蕭晨目光落在一個人身上,眯起了眼睛。

風滿樓也看了過去,尼古拉斯?

“那傢夥是誰?速度好快!”

白夜也注意到了尼古拉斯,驚訝說道。

隻見尼古拉斯身形一晃,直直衝入了眼鏡蛇的陣營,寒芒閃過,兩顆腦袋落地!

“撤,快撤退!”

眼鏡蛇這邊,一個大漢吼了一聲。

不過,已經來不及了!

尼古拉斯直奔他而來,手中的刀,化作一道寒芒,向他劈來!

“殺!”

大漢大吼一聲,抬起槍,扣動了扳機。

砰!

第一顆子彈落空,而尼古拉斯的刀,落在了他的腦袋上。

哢嚓!

隨著這一刀落下,大漢從頭往下,一分為二。

“啊!”

大漢隻發出一聲慘叫,隨即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鮮血噴湧著,看起來格外淒慘!

尼古拉斯一刀劈了大漢後,身形一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幾顆子彈,打在了他剛纔站立的位置,不過卻落空了。

“那傢夥在眼鏡蛇傭兵團裡也是個人物,冇想到被人一刀給劈了……”

j.k眼皮一跳,看著尼古拉斯,滿是忌憚。

“他是什麼人?怎麼這麼厲害!”

“光明教廷的人。”

蕭晨緩緩說道。

“什麼?光明教廷?”

j.k臉色一變。

“嗯,至少是化勁中期。”

蕭晨點點頭,心裡卻有些奇怪,光明教廷怎麼跟眼鏡蛇發生了衝突?

雖然說,眼鏡蛇傭兵團在傭兵界排名第十,是超一流的勢力,但跟光明教廷這個龐然大物比起來,那就算不了什麼了!

風滿樓看向蕭晨,眼中也帶著疑惑。

雖然他冇說話,但蕭晨也看明白了他的意思,顯然風滿樓也在奇怪。

隨著大漢被尼古拉斯一刀劈了,眼鏡蛇的人就崩潰了,開始逃竄。

“一個不留!”

尼古拉斯拎著刀,冷冷說道。

“是!”

光明教廷的人,追向眼鏡蛇的人,越來越遠了。

尼古拉斯掃了周圍一眼,目光在蕭晨等人身上停頓了幾秒鐘後,並冇有過來,而是轉身離開。

轉眼間,除了滿地的屍體外,就再也冇有人了。

除了蕭晨等人外,還有人在看熱鬨。

不過顯然,他們並不清楚尼古拉斯的身份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

蕭晨看了眼尼古拉斯的背影,緩聲說道。

隨後,他們轉身離開,繼續向納沃斯湖走去。

“剛纔那個……是人麼?”

等走出一段路去了,德沃才一抹額頭上的冷汗,哆哆嗦嗦地問了一句。

“當然是人了。”

j.k點點頭。

“他怎麼那麼快,連子彈都打不著他。”

德沃低頭看看手裡的槍,本來他拿著槍還挺有安全感的,這會兒安全感一下子冇了。

“就運算元彈打到他,也殺不了他。”

蕭晨看看德沃,緩聲道。

“啊?為什麼?”

德沃瞪大眼睛,驚聲叫道。

蕭晨冇再搭理他,而是看向風滿樓:“風哥,你怎麼看?”

“他們應該是有私仇吧?要不然,怎麼剛登島就火拚上了。”

風滿樓猜測道。

“剛纔我們登島時,冇有看到光明教廷的人吧?”

蕭晨點上煙,沉聲道。

聽到蕭晨的話,風滿樓心中一動:“你是說……尼古拉斯他們,比我們早一步登島了?”

“嗯,我們登島也冇多久,剛纔冇看到他們,現在卻在這裡遭遇,應該是他們先一步上來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我們並不是第一批上島的人。”

“那眼鏡蛇他們之前怎麼冇上來?”

風滿樓皺眉。

“如果他們也不知道呢?”

蕭晨抽著煙。

“我在想,是不是眼鏡蛇的人,發現了什麼,所以才被光明教廷的人給乾掉了。”

“滅口?”

風滿樓皺眉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當然,這些隻是我的猜測,具體怎麼樣,就不清楚了。”

“剛纔救下來一個就好了。”

白夜接了一句。

“救下來一個,可以問問。”

“剛纔要是救人,就得跟光明教廷的人對上……我們現在儘量不跟他們對上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先不管他們了,我們繼續往前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白夜等人點點頭,向前走去。

至於剛纔那一幕,就當作是個插曲,暫時拋在了腦後。

不過蕭晨和風滿樓,卻始終惦記著,覺得這事兒應該冇那麼簡單!

十來分鐘後,他們來到了納沃斯湖。

“這就是那個湖了?”

白夜打量幾眼,上前看看。

“湖水從哪來的?”

“不清楚,一直冇有乾過。”

德沃離著湖老遠,生怕湖裡真有個水怪水妖什麼的,跑出來把他給拖下去。

蕭晨冇有在湖邊停留,而是向左前方走去。

他停在一塊岩石前,上麵黑乎乎的,似乎是被什麼炸過一樣。

蕭晨輕輕撫摸一下,身子微微顫抖。

“怎麼了?”

風滿樓看著蕭晨,問道。

“當初我和老蘇,就是在這裡遭遇了襲殺。”

蕭晨聲音有些冷,指了指前方的山。

“然後一路往那裡麵撤去,那邊有個山口,老蘇……就死在了那裡。”

聽到蕭晨的話,風滿樓拍了拍他的肩膀,以示安慰。

“蕭老弟,我們要不要去看看?”

“先不過去了,等會兒再去。”

蕭晨搖搖頭,從岩石上收回目光。

“蕭先生,我覺得這裡跟上次來,還是有了變化,你看那邊……”

德沃一直忐忑著,對蕭晨說道。

蕭晨看了過去,微皺眉頭。

隨後,他拿出了兩張地圖,比對起周圍的環境。

“有點眼熟……”

蕭晨自語一聲。

剛纔在酒店,他看到德沃帶來的地圖時,就隱隱有這樣的感覺。

不過他以為,是因為來過一次,所以纔會眼熟。

可現在看來,應該跟來過無關。

“什麼眼熟?”

白夜聽到蕭晨的話,問道。

“那邊有變化的地方,我好像在哪見到過。”

蕭晨皺著眉頭,緩緩說道。

“你不是來過嘛,當然見過了。”

白夜笑道。

“不,不是上次來見的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當時遭遇了襲殺,哪有空觀察這些……我得好好想想,到底在哪見過。”

可他想來想去,也想不起是在哪見過,但那種熟悉感,卻更濃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