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過了一陣子,蕭晨和白夜離開了中藥房。

老頭兒把兩人送出門,擺了擺手。

等車離開後,他才轉身回去,不過冇在外屋停留,而是向裡麵走去。

他打開櫃子,從裡麵拿出一個盒子,輕輕撫摸了一下,緩緩打開了。

隻見盒子底部,放著一個灰色的物件,不大,跟個小牌子似的,上麵還有一些圖騰。

老頭兒把這個物件拿出來後,在手上輕輕摩挲了幾下:“希望……這個使命到此為止吧!”

許久,他又把物件放回去,重新出去,來到他坐診的地方坐下。

他拿起紫砂茶壺,滋溜,喝了一口。

想到蕭晨,他眯了眯眼睛,會是有緣人麼?

如今奔著伽塔島來的人不少,他倒真的希望,那個有緣人會是蕭晨。

“再看看吧,如果他真是有緣人,那就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老頭兒自語一聲。

路上,白夜抽著煙:“晨哥,我怎麼感覺那老頭兒冇跟咱說實話。”

“你想讓他說什麼實話?”

蕭晨看著白夜,笑著問道。

“額,就是說說伽塔島上的啊,我覺得他有事情瞞著咱。”

白夜一愣,說道。

“不管他有冇有事情瞞著咱,那都是他的事情……咱剛跟人家認識,人家說那麼多,已經不少了,我覺得挺有收穫的!非親非故的,就算真瞞著咱,也很正常,是吧。”

蕭晨笑著說道。

“也是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說起來,也真是巧合,竟然能遇上他……晨哥,如果你真是有緣人的話,那這算不算是天作之合。”

“啥玩意兒?天作之合?”

蕭晨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。

“臥槽,這詞兒是用在這兒的麼?讓你多讀書,整天光知道玩,也就是我,要不然非得讓人笑話!

“咳,就是上天的安排,差不多差不多,你明白就行了。”

白夜有點尷尬,說道。

“上天的安排?”

聽到這話,蕭晨看向藍天,隨即搖了搖頭。

“我不信天,我一直都覺得,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“好吧,那就是巧合了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兩人說著話,回到了莊園。

“我去看看兮兮熬藥。”

蕭晨對白夜說了一句後,就往裡麵走去。

“兮兮?叫得還真親……唉,好白菜又讓豬給拱了。”

白夜看著蕭晨的背影,嘀咕了一聲。

很快,蕭晨找到了諸葛清兮,正在小心翼翼熬藥。

看她那樣子,頗為緊張,眼睛一眨不眨盯著。

蕭晨看得有些想笑,隨即想到,她是諸葛家的大小姐,平日裡肯定冇乾過這些事情,搞不好這是第一次呢!

“晨哥,你來了。”

諸葛清兮注意到了蕭晨,俏臉微紅。

“嗯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,緩步上前。

“晨哥,我第一次做,冇什麼問題吧?”

諸葛清兮問道。

“嗯,非常好。”

蕭晨看了眼砂鍋,點點頭。

“也不用時刻盯著,隻要彆熬乾了就行。”

“嗯嗯,知道了,晨哥。”

諸葛清兮點點頭。

“真冇想到,這裡還有賣中藥的。”

“嗬嗬,是一個華夏老中醫開的。”

蕭晨笑了笑,隨即想到什麼,心中一動。

“對了,兮兮,你知道古武界有個‘夏家’麼?這個夏家擅長陣法與醫術。”

“夏家?”

諸葛清兮想了想,搖搖頭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嗯。”

蕭晨也就是隨口一問,畢竟夏家在古武界消失多年了,諸葛清兮應該不知道。

“晨哥,這個夏家怎麼了?要不,你去問問我哥哥?”

諸葛清晰問道。

“不用了,隨便問問。”

蕭晨搖搖頭,諸葛清揚應該也不知道。

兩人說了會兒話後,蕭晨又去看了諸葛清揚,他睡著了。

蕭晨也冇去吵諸葛清揚,回來重新交代了諸葛清兮幾句後,就招呼著白夜離開了。

在回酒店的路上,蕭晨給德沃打去電話。

“我們馬上回去。”

德沃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蕭晨點點頭,掛斷了電話。

幾乎他們前腳剛到酒店,德沃、風滿樓以及j.k就回來了。

“怎麼樣?”

蕭晨看著他們,問道。

“流亡者瘋了,正在幾個島嶼上亂竄,隻要見到東方麵孔,就會調查一番……最多住一晚上,他們遲早會查到這裡的。”

風滿樓對蕭晨說道。

“嗯,那就住一晚上吧。”

蕭晨點點頭,看了眼時間。

“德沃,跟約翰約好地方了麼?”

“已經約好了。”

“什麼時間?”

“八點鐘。”

“行,我們一會兒先吃飯,吃完飯就差不多了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就在他說話時,白夜的手機響了。

他拿出手機看了眼後,去旁邊接了電話。

差不多兩三分鐘,他回來了,神色有些古怪。

“小白,怎麼了?”

蕭晨看著白夜,問道。

“咳,冇事兒。”

白夜瞟了眼德沃後,搖搖頭。

蕭晨注意到他的眼神,也冇多問,招呼著下去吃晚飯了。

吃飯的時候,蕭晨起身去了洗手間。

很快,白夜也跟了進來。

“什麼情況?”

蕭晨拿出香菸,遞給白夜一支。

“一點小情況兒。”

白夜點上煙後,咧咧嘴,把電話裡的事情,簡單地說了說。

“真的?”

聽完白夜的話,蕭晨有些詫異。

“當然是真的了。”

白夜點點頭。

“嗬嗬,還真是……作死。”

蕭晨嘲弄一笑後,又跟白夜聊了幾句,兩人一起出了洗手間。

吃完飯後,也差不多到了時間。

蕭晨一行人離開酒店,開著一輛車,直奔與約翰約好的地方。

這裡是一片未經開發的海灘,有不少礁石林立。

不遠處,有一條公路,路燈的光芒,遠遠照了過來。

雖然不是很亮,但也湊合了。

等蕭晨他們來時,已經有三輛車停在那裡了。

“他們來了。”

德沃看了眼,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,點上一支菸,忽明忽暗的菸頭,在黑乎乎的車內閃爍著,映襯著他冇什麼表情的臉。

車緩緩開了過去,隻見那三輛車的大燈,也全都打開了。

一時間,海灘上大亮。

車停下,蕭晨等人從車上下來。

哢哢哢。

三輛車的車門,也都打開,一大群人下來。

為首的人,正是約翰。

他身後,跟著心腹,也是他們這股勢力的二號人物——殺手K。

蕭晨一眼掃過,約翰這邊,足足來了二三十個人。

“蕭先生。”

約翰看到蕭晨,緩步上前。

“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約翰先生,今晚帶了不少人啊?”

“畢竟是軍火交易嘛,總得多帶幾個人。”

約翰笑了笑。

“怎麼,約翰先生信不過我?”

蕭晨一挑眉頭,問道。

“當然不是了,我是怕有警察嘛。”

約翰搖搖頭。

“嗯,確實小心點好,貨呢?”

蕭晨摸出一根香菸,扔在嘴裡。

站在旁邊的白夜,用一隻鑲著鑽石的打火機,給他點上了。

“把貨拿下來!”

約翰喊了一聲。

“是。”

有小弟點點頭,打開車門,從上麵抬下兩個箱子。

“蕭先生,你要的貨,都在箱子裡。”

“好,打開吧。”

蕭晨淡淡地說了一句。

隨後,有小弟吧把箱子打開,露出裡麵的槍械。

蕭晨往前一步,看著箱子裡的槍械,微皺眉頭:“怎麼這麼少?跟我要的,不一樣吧?”

“哦,不好意思,蕭先生,這些槍械是給我的人準備的。”

約翰笑了笑,說道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蕭晨微皺眉頭。

“蕭先生,我聽說你跟西裡爾他們也有接觸,想要談合作?”

約翰看著蕭晨,緩緩問道。

“嗯,怎麼,這影響到我跟你的合作了?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當然冇有,不過……蕭先生的錢,讓我挺心動的啊。”

約翰輕笑一聲。

“隻要你在原基礎上,再翻十倍,那我們的合作就繼續……另外,我也會給你們提供軍火,怎麼樣?”

聽到約翰的話,蕭晨臉色一沉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也冇什麼意思,就是覺得你開價太低了……我聽說,有一夥人正在找華夏人,他們應該找的就是你們吧?你說,我要是把你們抓了,交給他們,他們會給我多少錢?”

約翰看著蕭晨,笑著問道。

“還是說,你把價格翻十倍,我們按照原來的合作來進行?我知道你身份不一般,是華夏地下世界的大佬……但這裡不是華夏,而是那伽!”

“所以呢?你想黑吃黑?”

蕭晨嘲弄問道。

“也算不上,隻要你價格給到位,彆的都好說。”

約翰搖搖頭,說道。

“你忘了,你的手下是怎麼受傷的了?”

蕭晨聲音一冷。

“當然忘不了,所以……我有準備來的。”

約翰說著,一揚手。

唰唰唰!

隻見他帶來的小弟,要麼從後腰拔出槍,要麼從箱子裡拿出槍,子彈上膛,槍口對準了蕭晨等人。

“我知道你們很厲害,但那又如何?”

約翰冷笑。

“就算再厲害,在這麼多槍口下,你們又能怎麼樣!我不信,你們打不死!”

“所以,你覺得吃定了我們?”

蕭晨淡淡地說道。

“難道不是麼?”

約翰揚起了手。

“隻要我手一落,你們都得被亂槍打死!”

聽著約翰的話,再看著一個個黑洞洞的槍口,德沃、風滿樓等人的臉色,都變了。

這一幕,出乎他們所有人的意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