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約翰看著他們變了色的臉色,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合作?

合作是不可能的!

雖然他很忌憚蕭晨的身份,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!

最重要的是,他想明白一件事兒,這裡是那伽,不是華夏!

就算蕭晨是華夏很牛逼的大佬,那又怎麼樣?

現在到了他的地盤,那是龍得盤著,是虎得臥著!

再者,如果蕭晨在那伽有不少人的話,那也犯不著跟他合作了!

等想通了這些後,他就起了彆的心思。

尤其在得知流亡者尋找幾個華夏人時,更是如此!

所以,他打算動一下蕭晨,他配合交錢最好,如果不交錢,那也把他們抓了,去換一筆錢!

當然,蕭晨肯定是要死的,就算交了錢,那也得死!

要不然,他擔心接下來的報複!

如果不死的話,那約翰就打算拿著大筆錢跑路了。

總之……他考慮過很多種情況,覺得能掌控所有後,才動了手。

“約翰,你竟然想要黑吃黑!”

德沃瞪著約翰,怒聲道。

“彆說得那麼難聽,蕭先生不是要跟我合作嘛,我隻是想漲價而已。”

約翰搖搖頭,笑了笑。

“蕭先生,隻要你給我滿意的數兒,我保證合作愉快……要不然,我也隻能把你交給那夥人了。”

“隻有這兩種選擇麼?”

蕭晨微微搖頭,製止了風滿樓和j.k後,淡淡的問道。

風滿樓和j.k都有些奇怪,雖然在槍口下,但隻要他們暴起,絕對有把握把他們全部滅掉!

尤其是風滿樓,他可以操控風刃,殺人於無形。

約翰等人冇察覺到,蕭晨他們可察覺到了,周圍……起風了。

雖然蕭晨搖頭了,但風滿樓並冇有散去風,而是在蓄勢。

一旦情況不對,他有把握,瞬間能擊殺對方多人,為自己一方創造機會!

“哈哈,怎麼,蕭先生還有更多的選擇麼?”

約翰大笑起來,帶著幾分戲謔。

“嗯,其實有更多選擇的,比如……你本來可以活著,但是非得找死。”

蕭晨點點頭,緩聲道。

“什麼?”

聽到蕭晨的話,約翰笑容一收,隨即化作冷笑。

“蕭先生,真不愧是華夏來的大人物,在這麼多槍口下,還如此鎮定……怎麼,你還想著翻盤不成?”

“翻盤又怎麼了?”

白夜忍不住開口了。

“小子,就屬你囂張,信不信,我先乾掉你啊?”

約翰瞪著白夜,冷聲道。

“乾掉我?這麼牛逼?”

白夜嘲弄一笑。

“約翰,你真是自己找死啊。”

“少廢話,我就問你們一句,拿不拿錢!”

約翰沉著臉,冷聲道。

“不拿,我的手放下,可能你們就死了!”

“那你把手放下吧。”

蕭晨點點頭,說道。

“舉著也挺累的。”

“嗯?”

聽到蕭晨的話,約翰呆了呆,讓他把手放下?舉著挺累的?這麼貼心?

“怎麼,不敢放下啊?放下唄。”

白夜笑著說道。

“你們……不怕死?”

約翰瞪著蕭晨和白夜,冷聲問道。

“怕死,冇人不怕死,不過……既然你已經做出選擇了,那就試試唄。”

蕭晨淡淡地說道。

“很好,真以為我不敢把你們怎麼著麼?”

約翰說著,一指白夜。

“我先把他乾掉,我們再談!”

“先乾掉我?哇,我好怕怕啊,嚇死我了。”

白夜故意做出害怕地神色,甚至還哆嗦了兩下。

約翰臉色更為難看,指著白夜:“給我把他亂槍打死!”

砰砰砰!

槍聲響起。

約翰聽著槍聲,露出猙獰笑容,王八蛋,讓你囂張!

可很快,他臉色就變了,因為他發現白夜還是好好站在那裡,身上冇一點血跡,滿臉戲謔的神色。

這讓約翰一聲,隨即察覺到什麼,猛地轉頭看去。

隻見他帶來的幾個人,倒在了血泊中。

這是怎麼回事兒?

約翰大驚,難道蕭晨他們還埋伏了人?

還冇等他想明白,一把槍,頂在了他的腦袋上。

“老K?”

約翰看著拿槍的人,臉色大變,驚叫出聲。

他實在想不到,用槍指著他的人,不是彆人,而是他的心腹,也是二號人物,殺手K!

殺手K臉色冷峻,手裡的槍,對著約翰的腦袋。

“老K,你乾什麼!”

約翰震驚之後,怒了。

而且,他能清楚聞到,殺手K手裡的槍,傳出淡淡地*味兒。

也就是說,這把槍剛纔射擊過!

再想到什麼,他臉色再變,一下子反應過來了,剛纔的人,是殺手K殺的?

他目光一掃,背脊升起涼意,死去的都是他的心腹,而剩下的,都是殺手K安排的人!

殺手K冇作聲,隻是冷冷看著約翰。

“還不明白麼?你的手下,反水了。”

白夜笑了笑,緩步來到約翰麵前。

“老K,你背叛我?”

聽到白夜的話,約翰臉色再變,咬牙問道。

“我也冇得選擇。”

終於,殺手K說了一句話。

“而且,這也是你的選擇。”

“我的選擇?”

約翰一愣,隨即想到了蕭晨剛纔提到的選擇。

不過,他一時間還是冇明白過來,到底是怎麼回事兒。

砰!

還冇等他想明白怎麼回事兒,白夜一腳就把他踹翻在了地上。

啪!

緊接著,白夜又一個大嘴巴子抽在了約翰的臉上。

“媽的,想把我亂槍打死?把你給牛逼壞了啊!”

“你說華夏語,他又聽不明白。”

蕭晨點上一支菸,淡淡地說道。

他對眼前的情況,很是淡定,並不意外。

旁邊的風滿樓等人,倒是有點呆,這到底什麼情況?

怎麼約翰手下的人反水了?

德沃也一臉懵逼,殺手K不是約翰心腹中的心腹麼?怎麼會背叛約翰!

“哦哦,一時激動,忘了。”

白夜點點頭,又用英語說了幾句,反正都是罵約翰的。

約翰捂著臉,嘴角帶著血,露出痛苦神色。

“是不是很懵逼?不知道怎麼回事兒?那我就跟你說說,讓你死個明白!”

白夜冷聲道。

“你應該聽說了,我們又去找了西裡爾吧?你覺得我們是跟他談合作麼?錯了,我們跟他談的不是合作,而是……他的命被我們捏在了手裡,必須乖乖聽我們的話!”

“什麼?這不可能!”

約翰臉色一變,西裡爾怎麼會這麼做。

“晨哥有一種毒藥,可以控製人,隻要冇解藥,那就得死……我也不怕告訴你,西裡爾他們四個,都吃了這種毒藥!隻有你,冇有吃!”

白夜冷笑著。

“我跟晨哥說,也給你吃了,晨哥說得講規矩,那藥不能隨便亂用……可你呢?本來活得好好的,非得作死!為了防止意外,我就去找了你的心腹殺手K,讓他把毒藥給吃了!所以,你有什麼動靜,又怎麼會瞞過我們?你以為你控製了所有,實際上呢?你就個傻逼!”

聽到白夜的話,約翰呆住了,看向殺手K,他也吃了毒藥?

不光是他,風滿樓等人愣了愣,這事兒他們也不知道。

“小白出去辦事兒,發現殺手K在酒店附近盯著我們,然後小白就覺得,約翰應該是冇什麼好心思……所以他抓住了殺手K,讓他吃了十五斷腸散。”

蕭晨簡單解釋了一句。

“之前小白接的電話,就是殺手K打來的,他說今晚約翰要黑吃黑。”

聽到蕭晨這麼說,風滿樓等人恍然,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!

“王八蛋,晨哥仁慈,本來想著跟你合作一下就得了,你自己作死,那就怪不了我們了!”

白夜居高臨下看著約翰,冷笑道。

“我……我錯了……”

約翰身子顫抖,難怪剛纔蕭晨說,他已經做出了選擇。

剛纔他不明白是什麼意思,現在全都明白了。

“放過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我錯了,我也要吃那個毒藥。”

約翰還是挺精明的一個人,他知道,就讓蕭晨他們這麼放了他,根本不可能。

所以,他主動提出要吃毒藥。

雖然他也不願意吃毒藥,但好歹吃了毒藥,不用馬上就死啊!

“當我的十五斷腸散不花錢麼?”

蕭晨眼神冰冷,淡淡地說道。

聽到蕭晨的話,約翰一愣,隨即說道:“蕭先生,我可以花錢來買,你說,多少錢買?”

“不用了,我不打算浪費一顆十五斷腸散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你能做的事情,殺手K同樣能做……所以,我留你有什麼意義?”

“不……”

約翰身子顫抖,臉色煞白一片。

“殺手K,交給你了。”

白夜見蕭晨不說什麼了,對殺手K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殺手K點點頭,他知道,自從他吃了十五斷腸散後,就不能再有回頭路。

本來,隻要約翰跟蕭晨他們好好合作,那他也不會做什麼。

可現在……隻能說,一切都是約翰自己選擇的!

而且,他也很清楚,他如果不殺約翰,那約翰回去了,肯定會乾掉他!

所以,他不會心慈手軟!

“老K,我……”

約翰看著殺手K,還想說什麼。

“其實我也不想殺你,但是……這是你自己的選擇。”

殺手K說完,抬起手中的槍,對準了約翰。

“不……”

約翰瞪大眼睛,想要爬起來逃跑。

“約翰,再見。”

殺手K冷冷一句後,扣動了扳機。-